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人人都爱容氏子[穿书]在线阅读仲春之月

作者:封玖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分这一天,小城显得格外的忙碌,家家户户开始扫墓祭祖。少年提着一个竹娄,里面装着祭品,与坐在屋檐下喝酒的箐箐说了一声便是离开了铺子,少年一路上脸上都是带着笑意,看得出来少年心情很好。箐箐在几日前身体便已经无恙,那段时间虽然过得很忧心,但结局总是好的,不免少年往往复复的跑到山上庙里去烧香,别看少年有时候嘴里碎碎念埋怨着菩萨,但是心底却还是惦记着菩萨的好。

少年一路来到了西街,站在自家房门口好一会儿,看着那明显被重新张贴了的一对门神,转身敲了敲李婶的房门,只是没有人回应,少年便离开了,沿着西街出了城,城外有一条浅溪,水很清,溪水里面隔着半步距离放着一些稍大的石头,露出水面很大一块,足以让人落脚,少年踩着石头来到溪水中央,蹲下身子伸了一根手指在水里面,还是很凉,可是已经能看见一些小小的鱼虾。

按照习俗,春祭这一天先是要扫祭远祖墓,但是小城的这些岁月,就连小城最年长的几人也不清楚远祖墓在哪里,于是小城的人就自作主张的齐力建了一座空墓。当少年提着竹娄来到这座墓前的时候,祭台上面已经满是香火以及贡品,少年拿出贡品摆放好,磕头上完香就去了下一处地方。

少年父亲走的早,母亲又早早失踪,那时候还很小的少年哪里记得清家里逝者的坟地,能够记得住的也就两三处地方,而关于少年的母亲,少年一直不愿意多提,最多就在心底念想,不是少年不愿,只是听过了太多的流言蜚语,少年愈发的缄口,犹记得第一次去箐姨家那一年,少年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没爹没娘成了一些孩童口中的童言无忌,那时的少年倒也没有为此而生气过,只是还嘴说着娘要回来接自己。

童言自可无忌,流言却可伤人。

少年第一次感到伤心是无意间听到有人在议论他的爹娘,说他爹就是一个短命汉,年纪轻轻就死了,而且死了他娘就怀上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家的种,还说他娘是丢下他跟别人跑了,蒙昧的少年原本应该听不懂这些话,可就是感觉很扎心,心里疼的难受,每次听到这些,少年就一个人跑到父亲的坟前哭,每一次都是箐姨把他接回了家。

过后的少年就从不在外人口中提起爹娘,也变得越来越懂事,而小城的人好像也是在那段时间,渐渐的对箐箐越来越敬畏,这些流言也渐渐的少了,直到再没人提及。少年在心底有埋怨过娘吗?没有的,只是有时候一个人闲的无事想起来后,有些委屈罢了,这世上哪有不疼孩子的娘。

少年最后走到的坟地,埋的是他父亲。看着已经生满杂草,只是用石块简单垒砌的坟,少年心底有些伤心,他那些藏在心中的愿望,其中一个就是从新给父亲建一座像样的墓碑,只是一年年过去,一直都办不到,不是箐姨不给帮忙,只是少年有着自己的坚持,这件事,只能是自己来做。

放下竹娄,少年开始扫墓,嘴里碎碎念着悄悄话,说着这一年发生的事情,自己又长了一岁,好像又长高了,自己过得很好,箐姨对自己也很好,一直从去年头说到今年年初,好像有着说不完的话,说到高兴的事了就自顾着笑了起来,说到不好的事了也不伤心,就平平淡淡的,只是少年的神色越来越低落,到最后眼睛有些湿润了,又过了一年,娘还是没有回来。

一粒石子落在少年腿上把少年惊醒了,只是少年没有在意,又是一块两块三块,于是少年目光开始在周围寻找,在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流着鼻涕的少年蹲在地上,抓起一块块石子向这边丢过来。

看着对方终于发现了自己,流着鼻涕的少年顿时神色一正,丢下手中的石子,站起来跑了过去,“你在哭什么?这么大的人了还哭鼻涕?”

少年看着这名叫王冬隐的少年,有些无语,哭鼻涕?那你那两个鼻孔里窜来窜去的算什么?不过因为天气渐渐回暖的缘故,王冬隐洞穴中的规模倒是小了一些。

察觉到余岁的异样,王冬隐嘿嘿一笑:“知道为什么我叫王冬隐吗?”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脸色有些得意,“我爹说了,这是富贵相。”

“那为什么不叫‘王冬现’或者‘王富贵’?”少年不再理会,继续扫墓。

王冬隐瞪了余岁一眼,不屑道:“你懂个屁嘞,我爹又说了,‘隐’比较有意境。”

余岁一听乐了,停下手中的动作,笑问道:“那你爹还说什么了?”

“没了。”王冬隐摇头。

余岁笑了笑。

王冬隐伸手就想要去拿竹娄里的贡品,结果余岁举起一根木棍就要打过去,王冬隐顿时缩回了手,讪讪笑着,“我记得你是住在正街半仙铺子里的是吧?叫余岁?”

余岁点点头,小城里有人这么称呼箐姨,王冬隐忽然凑近,在余岁耳边神神秘秘的道:“余岁,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不要传出去啊。”王冬隐顿了一下,这才继续道:“我刚才见到真正的神仙了。”

余岁一愣,顿时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王冬隐。

王冬隐也是一愣,而后就急了,原以为对方会大吃一惊的,最起码也会有猜疑吧,可谁知对方就是这幅神色,“真的,不骗你!就在后山那边,两个神仙,绝对是神仙!”

不想再搭理王冬隐,余岁便不搭话,把竹娄提起来放在自己身前,怕那有些不正常的王冬隐趁自己不注意顺走里面的贡品。

“哎呀!你不信我就带你去看看。”王冬隐是真的急了,怎么就不相信呢?他跑过去一把拉住余岁的手腕,就要拉着少年离开。

余岁差点一个踉跄,挣脱手来,有些不高兴的道:“干什么?没看见我忙着吗?要看你找别人去。”

“不就是扫墓嘛?拖拖拉拉的,我来帮你。”王冬隐说完就蹲下身来,飞快的拔起坟上的杂草,一点不用心,毫无章法,连带着坟土一起拔了起来丢在一边,只是察觉到一旁脸色渐渐冷淡下来的余岁,王冬隐便有些心虚,慢慢的停下手中的动作,默默的蹲在一旁,一副我不插手了的样子。

余岁一直从分头打扫的坟尾,看的一旁的王冬隐心中痒痒的,想着怎么会有这么拖沓的一个人,扫个墓就像是大过年穿新衣服似的,里三件外三件,从头到尾,自己以后决不能这样,不然媳妇儿都找不到,于是王冬隐看余岁的目光就有些怜悯。

好不容易等到余岁上完香烧完纸磕完了头,王冬隐上前一步拉着余岁就开始飞奔,“快点快点,去晚了说不定神仙就走了。”

“诶,我的竹娄!”

“什么竹娄?回头再来拿,又不会长脚跑了,神仙可是会飞的。”

于是一个少年拉着另一个少年在山间飞快的跑着。

与那有寺庙的山头相邻的一座山上,有两人身着白袍,腰悬长剑,在他们身前,有一口古井,木质的辘轳因长时间没有使用的原因已经开始腐朽。

“这是最后一处地方了。”年轻女子摩挲着剑柄,神色间有些疲惫。

男子也是苦笑道:“怨不得宗门没人愿意来此,原来竟是一门苦差事,半点不讨好。”说完取出符笔,开始在古井上画一些符文,不似符箓,更像是某些咒文,总计十二个,这十二个符文就花去了一个时辰才写完,还是两人共同完成,男子只是写了七个便身心不稳,再无法下笔,后面五个是女子补上去的。

取下腰间悬佩的长剑,年轻男子如拐杖住地,咬牙道:“回去那老头子要是敢说话不算数,看我不一剑劈了他那宝贝疙瘩。”

“孟棠,你说宗门花费这么大精力与财力培养这地府一角的山水神祗,即使犯了忌讳,但也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宗门为何选择直接打杀?”年轻女子疑惑的问道,世间山水草木,有天生地养的精灵鬼怪,也有其后被封正的山水神祗,只是后者多为艰难,需世人敬仰,真真正正的承认对方为一处山水神祗才可封正,做到名正言顺,而要做到这一点,无非便是恩泽万民,可是做起来却并不简单。

被封正的山水神祗,分为两种,一种是自世人的愿望中产生,一种是苟且在阳间的残魂怨鬼,前者属于出现很难,不知要累积多少人的愿望才能在很小的几率诞生出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作是天生地养,可是后者残魂怨鬼世人避之不及,更何谈封正?但是要是有修行之人手执法旨为其封正,那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就像之前那怨鬼老妪,本是到手的山水神祗,奈何福浅缘薄,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年轻男子想了想,道:“前些年在申土阳州那边有一处小世界被几个宗门侥幸寻见,当时宗门几个老头子舔着脸美名其曰的是见识见识,结果就赖在那里不走了,连哄带骗的带回来这块地府的边角,本着打发叫花子心态的那几个宗门便也捏着鼻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还是低估了老头子不要脸面的程度,到现在都还赖在那里,脸红脖子粗的争抢地界,真是恨不得连一块石头都要划到自己这边来。”

“虽然这等事情说起来简直令人发指,但是几个老头子总归是为宗门着想,于是便共进退,隔了一州之地跟别人抢饭碗,而且还浑然不自觉,听说传回来的消息,那处小世界里每天嗓门最大的就是几个老头子。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块地府一角才一直被宗门落下,不是宗门不重视,只是腾不出手来。”

年轻男子看着女子,笑道:“姚之,你可知那老妪生前与宗门有一段渊源?据说是某位已逝弟子的长辈,具体是谁已经无可查证,就是因为这点情面,再加上宗门腾不出手的缘故,才给了那老妪一份福缘,一是为了镇守住那些鬼魂,二是那老妪若真能牢牢抓住这份福缘,宗门自当省心省力。”而后话锋一转,男子冷笑道:“奈何终究是一个福缘淡薄的怨鬼,抓不住这份可以说是鱼跃龙门的福缘,死有余辜,本来可以不用再死一次,只是确实该死,那便只有再死一次了。”

年轻女子暗自点头,男子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她还是不明白其中缘由的话,恐怕就真的不适合修行了。本来一场可以弥补的过错,但是宗门却选择放弃那老妪,显然是宗门如今已经有了余力来插手这块地府一角之事,那便说明远在阳州的那处小世界各宗门所占的利益快要谈好了或者是已经谈好了。

只是女子犹有疑惑,男子最后那一句话里显然还有其它意思。

男子笑道:“这块地府一角能在此地扎根不是巧合,既然占了别人的地界,出了事就要赔罪。”

没有明说其中缘由,年轻女子识相的不再多问,目光似无意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的一颗大树,男子重新把剑悬佩在腰间,也是笑了笑,没有在意,“走吧。”

等到两人走远后,远处的一棵树下才响起一道嗓音:“这就是你说的神仙?”

余岁黑着脸看着王冬隐,这两人不就是之前来铺子的那两个莫名其妙的外乡人嘛,还神仙,虽然装束有些奇怪,还佩了剑,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害的他还期待了一下。

“怎样?没骗你吧?是神仙吧?不然哪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王冬隐猛地吸了口气,把鼻息间想要游走的两条大龙拘了回去,只是不一会儿又流了出来,一脸得意的看着余岁。

“你是不是看见好看的人都觉着是神仙?”余岁没好气的道。

“那可不是,书上都说了仙子仙子的嘛。”王冬隐呵呵笑道:“要是我以后能娶到这么好看的媳妇儿,那可真是光宗耀祖嘞。”

无趣,这就是余岁现在的心情,再说了,好看?有多好看?半点没有箐姨好看!

结果王冬隐看在眼里,摇了摇头,惋惜道:“可惜可惜,榆木疙瘩不开窍,以后找媳妇儿难哟,要是真有哪家姑娘看上你余岁,那姑娘也是猪油蒙了心,脑子勾了芡。”

余岁就是一脚踢了过去,王冬隐瞬间躲开,哈哈笑着跑了。

与王冬隐分别过后,少年返回父亲的坟地,又是磕了几个头,这才拿起竹娄返回铺子,结果在铺子里又撞见了那两个外乡人。

箐箐依旧坐在房檐下喝酒,那两个外乡人站在房檐下,那个男子手里捧着一物,递给箐箐,这便是少年进铺子看见的一幕。

结果箐箐跳过两人,一眼就看见了少年,笑着对少年招招手,示意少年过来,“东西就给我家小岁吧。”

男子脸上的犹豫转瞬即逝,随后递给少年,笑道:“收下吧小兄弟。”

少年一脸茫然的看着箐箐,箐箐轻轻点头,少年这才接过男子手中那一块木牌,上面歪歪扭扭画着一些线条,有些像符箓,但是又不是。

男子如释重负,略有深意的看了少年一眼,便对着箐箐作了一揖:“就不再叨扰。”说完与年轻女子一起离开。

两人一路没有言语,直到出了城,年轻男子才长长的松了口气,神采飞扬,“倒不全是苦差事,光这事儿,回去就可以喝上好几壶了。”

腰间长剑应声出鞘,悬停在男子脚边,男子一脚踏上去,剑光一掠天穹上,年轻女子亦如是。

小城里,鼻息间大龙隐现的少年抱着脑袋,望着天,优哉游哉的走在街道上,忽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瞪的越来越大,都没有察觉那两条大龙都爬到了嘴边,猛地就跳了起来,发疯似的乱跑乱跳,嘴里嚷嚷着:

“神仙!神仙!余岁,真是神仙!”

延伸阅读

无能天师之柳家  http://www.xingfuyu.cn/am8l.shtml
“殿下,安排妥当了。”一老奴悄悄在男子耳边说道。男子听得这话,邪魅一笑,那老奴便了然

不死僵尸修仙传二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xingfuyu.cn/pfd2.shtml
喂,小子醒醒。。喂喂。。。谁啊、谁在叫我?死了都不让睡个好觉吗!这难道就是地狱?爷爷

九龙争霸录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xingfuyu.cn/pbow.shtml
“快看,前面好像有个村子!”赵倩指着前方说到。众人看去,果然。前方平原处正是一处小村

战纹之血魂之神秘物种  http://www.xingfuyu.cn/6rqh.shtml
慕奕承站在竹屋门前,四周环顾着林中的风景,不得不说,迷雾林的内部比外面的世界都要好啊

偏执反派的心尖宠[穿书]第三章  http://www.xingfuyu.cn/pt8j.shtml
第3章“来,小一多吃点,看你这是瘦了吧。”苏母用公筷给付洵一加了好几块糖醋小排,“你

美漫随机召唤之表姐  http://www.xingfuyu.cn/uk89.shtml
刘景还想再说些什么,外面仇叔的声音突然传来“大小姐,小少爷,晚宴已经准备好了,请准备

我不是妖怪啊之第一卷 凡人篇 第5章 突破(5)  http://www.xingfuyu.cn/nut0.shtml
岳不群自前日打发了令狐冲先行前往衡山后,又派了二弟子劳德诺和女儿岳灵珊下山后,就不知

神奇宝贝之我是坂木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xingfuyu.cn/sxun.shtml
孟胜很悲伤。无可救药,别无他法,绝望地感到悲伤。相信每个男孩子都曾幻想过自己化身成为

我的女友们黑化了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xingfuyu.cn/bp4d.shtml
潘肖手里有钱,以前是不自觉往牌场上跑,那如今就是不自觉往李玉家跑了。李玉和许诺是两种

重生七零虐渣渣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xingfuyu.cn/xi91.shtml
见面会果不其然被带歪了。从肖赞出来开始,闪光灯就没停过,**圈的记者们嗅觉有多灵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甜桃在线阅读开搞开搞

    看着眼前法坛上的始皇陵内部构造图,赵顺成试着使用了一下,发现这张图不但可以随意在局部放大缩小,甚至还能够生成立体3D地图,凭空显现在空气上,简直比打**都要方便许多。看到这个,他心里顿时稳了。“这不就是一个塔防**嘛。”赵顺成想着。然后他也不耽误时间,很快开始操纵天火,准备将整个始皇陵外部加强一下。

  • 云伴明月在线阅读第6节

    安排好评委教授,轩辕绫便把评委的名讳,发送给王晓风。一般论文答辩的流程,先是问候评委老师,如果王晓风连评委姓谁名谁都不知道,那不是gao乌龍吗?得到自己明天答辩的评委名单,看着上面着重提示的刘中源教授,乃是中科院院士!王晓风zui角微微一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评委水准越高,才能更清楚自己论文的真实价

  • 龙门镖局之相遇恰好结界之后

    从这天起,陈塘关的街道上少了一对如漆如胶、单向恨不得穿一条裤衩的好朋友。传闻,那生得温润如玉的龙三太子选择了龙族大义,与李三太子于东海决裂,分道扬镳。而那李哪吒因未能制住敖丙,一怒之下逼着自己在李府闭关修炼,不问世事。这些年来关于此事,陈塘关百姓人云亦云,衍生的版本不计其数,内容各有千秋。只道武王伐

  • 皇冠下的小人耍赖

    顾正和手捂额头闭着眼,一副痛苦的表情,这样子把范云清唬的一愣,记忆里这老头古板严肃,今天这是唱哪出?简直一秒钟戏精上身!奥斯卡影帝的交椅,不让您独占都不好意思!开头就这么闹腾,再说下去指不定偏到哪去。只得拿出哄外公的那套来对付:“爷爷您别急,我先给您把把脉,凡事好商量,搬出去也是迫不得已,雅丽和徐姨

  • 篮球帝国衰亡史在线阅读第3章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苏雨辰,辰哥有着深深的不解。“听阿哥的,就能吃鸡!”小雨只是如此简单的说了一句,同时接下来的**完美的诠释了这局话的意思。即便是空头砸脸,白灵没有说话,小雨也不会去捡。“这不科学,为什么他总是知道敌方的位置在哪里?为什么他让开的每一枪都能有收获?”白灵自然不会给苏雨辰解释,但

  • 暗典七年

    第九章春去冬来,时间的脚步总是快的让人有些追赶不上。是夜,温县豫园药坊的炼丹室内,一个看似身形瘦小的少年正在一座丹鼎旁边聚精会神的看着鼎中的火焰。一会儿就看见少年手脚麻利的往丹鼎中添加各式的药材,手法快到让人眼花缭乱。等到他把身旁的东西全部加入丹鼎之后,就看见少年双手掌心向上突然催生出两团紫金色的火

  • 卿何在在线阅读第五节

    今天外出一天身上沾满了灰,加上阳泽西本就有洁癖的心理,一个澡愣是耗费了他将近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阳泽西稍微用毛巾擦干了头发顺手把毛巾搭在肩膀上,从冰箱里拿了一听可乐,随着可乐入喉,冷意袭遍全身驱走了些许的困意,拖沓着一双家居鞋哒哒的走到沙发边上坐下,靠近沙发处的茶几上放着今天还没来得及看的报纸,可乐搁

  • 玄幻:无限强化在线阅读第十章

    惨叫声转眼间便戛然而止!楼下传来西瓜被打爆的声音!往楼下看了眼,昏暗之中,方千越看到了各种红的白的撒了满地!在这样一刻,他整个人陷入惊悚,感到毛骨悚然!他耳边传来个声音,快走!也不知道是谁在说话,方千越赶紧拔出水果刀,迅速从女生宿舍离开!方千越本想离开学校,但幽暗中有人一把将他拉扯走上了教师宿舍楼!

  • 超级夺宝系统之砖家(7)

    “砖家”姓王,单名一个威字,五短身材,严重偏胖,此刻正端坐于家中,面对电脑,双手并用,忙得不亦乐乎,他在——“吃鸡”!王威王“砖家”是顾小石的发小兼死党,两人父母以前都在厂里上班,后来胖子老爹辞职下海经商,开了家火锅店,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好,今时今日已有四家分店,在山城小有名气,王胖子家早已步入“千万

  • 时间劫月宿在线阅读第二章

    先来的黑影吐出一口黑血,被击飞坠落正好倒在剩军身边。剩军视觉模糊,看到黑影好像想离开,突然停顿下来,伸手抓住自己的小手。感觉到有一股阴冷气息进入手中。好像黑影发出一道光芒射进自己的眉心,眉心一痛,昏睡过去。黑影射出光芒,马上展开血魔解体大、法,一闪,出现在空中,接着消失。后面的黑影紧追不舍,很快就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