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独傲万古外面

作者:悬铃木 来源:纵横中文网

23

水头镇虽小,却是中国的四大皮都。

沈木星每次写作文的时候,都会骄傲的这样介绍:“全世界每五条皮带,就有一条出自水头,我的家乡。”

在这里,几乎家家都有转鼓,沈木星的二叔就是做皮革生意的,小的时候她最常听到的就是小作坊里生皮在转鼓机里翻滚着的声音,最常闻到的就是鳌江水里飘过来的污染臭气。

夏成的母亲练**就是镇上最出色的皮革老板,干练自强,不甘心和丈夫窝在小小的牙科诊所里,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找个几个合伙人,在镇外的破房架子上改了一张油毛毡,建起了自己的厂房。

如今,练**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大皮革厂老板,就连母亲也在她的厂里做会计给她打工。可正是这样一个大人物,却总是对沈木星这个小女孩另眼相看。

从小到大,练**就总是开玩笑说喜欢头脑灵活、聪明嘴甜的沈木星,将来要讨她到家里做媳妇,替她管家,尽管只是玩笑,但以夏家这样的大户地位,又哪里用得着去跟谁攀亲家,毕竟有人想到贴还来不及。

夏成带回来的姑娘是个东北女孩,叫叶晓芙,是夏成他们班的支书,在夏爸爸诊所里堵完了牙,练**出于礼数,就在家里安排了一顿火锅,留叶晓芙在家里吃了饭。

就像许多北方人觉得南方人又坏又狡诈一样,练**一直觉得东北人粗鲁又愚蠢。

“阿姨您不用给我夹...谢谢阿姨...哎!好好。”

“小叶呀,多吃点,像是到了自己家一样。”

“阿姨您真好,整得我都想我爸我妈了,我没上大学的时候,我妈就老给我整火锅,我贼爱吃。”刚上大学,叶晓芙的东北口音还没有来得及改掉,听起来很明显。

沈木星对这女孩的印象不错,一来她素来就喜欢东北女孩的直爽大方,二来叶晓芙的模样也很周正。

叶晓芙坐在沈木星的右边,练**坐在沈木星的左边,沈木星被夹在他俩中间,安静的低头吃火锅,偶尔看一眼对面的夏成。

夏成把头发剪短了,穿着也时尚了许多,看起来更像个大学生的样子,他见到沈木星的时候只是冷淡的打了声招呼,到现在也没说一句话,与平日里的那个缺心眼又嘴贱的臭小子判若两人。

沈木星不动声色的看着他,他的目光忽然又从盘子上面离开,抬起眼看她,沈木星赶紧低下头去吃鱼丸。

练**推推眼镜,婓颜腻理的脸上露出一抹认真的表情,看着叶晓芙像是看着一件稀世珍宝,不禁微微摇头感叹道:

“我实在是太喜欢你们东北女孩子了,大方实在,又白净个子又是那么高,真好。”

“是吗?哈哈,被夸了好开心!他们平时都说我自恋,可我觉得我还行吧哈哈!”女孩爽朗的笑声带着点年轻人的活泼,牙齿特别好看,转头看了看沈木星说:“不过我还是觉得她长得更好看。”

沈木星被点名了,赶紧也露出个谦虚的笑:“没有没有。”

练**关切的问道:“小叶,怎么想到跑这么远来看牙齿?”

叶晓芙的嘴角立刻弯了弯,转头看向夏成:“您问他!”

那抹笑容和略带羞涩的眼神让练**心头一滞,夏成一再强调的两个人只是普通同学,俨然是在骗她这个妈妈,练**是什么样的人物?这一个眼神她就能看穿这小女孩的所有心思。

夏成撂下筷子,面无表情的说:“上次我脚受伤,是晓芙送我去的医院。”

练**惊讶的问:“你脚怎么了?”

叶晓芙是个急性子,忍不住插嘴道:“两个月前的事了,那天在学校门口的公交车站点碰到他,我看他一瘸一拐的就问他怎么了,他说刚才不小心踩到了钉子施工的钉子,流血了,我一看可不真的流血了?当时还在下雨,他连伞都没打非要走,我说我带你去医院吧,他不听,偏要去火车站,说是已经买好了去温州的票,这大下雨天的脚又在流血,不打破伤风怎么行?我就生拉硬拽的把他拉到了校医院打针去了。我是支书啊,怎么能看到同学有困难不帮忙呢?”

去温州...

他是想来找她吗?

沈木星的身子一僵,抬头看着夏成,夏成也恰好在看她,两腮处的线条起伏,他咀嚼着吞咽下一大段情绪,又低下头去默默吃饭。

24

练**听得心惊肉跳,仿佛那颗钉子扎到了她的脚上一般:“哎呀!那是要赶紧去打针的!成成你在外面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呢?下雨天也不打个伞!流血了也不去医院!”

叶晓芙说:“阿姨你放心吧,已经没事了,当时伤口的确挺大,幸亏我拉他去医院了,当时他心情可能不好,对我态度也特别不好,后来为了感谢我,就说要请我吃饭,我说我牙坏了吃不了,夏成就告诉我说叔叔是牙医,免费给我堵牙还包我来回的火车票钱,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是要感谢的。”练**笑着说。

沈木星听了她的话,立刻一点吃火锅的心情都没有了。

她几乎能够想到夏成不打伞等公交车时的样子,他一定是生她的气了,气她不联系他,所以要跑来温州的复读学校来。

别看他平时嘻嘻哈哈的,这小子一不顺心思,就往死里作。

叶晓芙继续和练**说说笑笑,席间不小心把筷子弄掉在了地上。

“没事没事,不用捡不用捡,”练**精明的眼睛朝木星看去,像对待自己的女儿说话一样,吩咐道:“木星,去给小叶拿双薪筷子来。”“哦。”沈木星很自然的起身去了厨房。

叶晓芙望着她进厨房的身影,微微有些怔神。

她本以为,这女孩跟她一样,也是客人呢...

沈木星进了厨房,走到筷笼子里抽出两根筷子,一回身,夏成的身子就堵住了她的去路,沈木星吓了一跳,摸摸胸脯,看着他:“你吓死我了。”

“为什么不回我短信?”他的声音明明是质问,却是冷冷的,似乎是压抑了很久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沈木星像哄沈冥一样促狭的笑了:“我手机被我妈没收了呀,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要不是你,我能被老师训吗?”

“那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

他打断她:“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我的电话,临走之前我是不是给过你一张电话卡?上面有我的号码!”

他突然的激动语气让沈木星手无足措。

她吸上一口气,狠下心咬咬牙,看着地上的瓷砖:“你说那样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回。”

夏成咬咬牙,目光中霎时间风云涌动,脸上变得惨白一片,他把脸侧过去,也低头看着地面,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站着,却站成了两条平行线。

不多时,他的脸又转了回来,看着她。

沈木星也抬头看着他,他的眼眸像是台风过境后的烟雨江南,朦胧而温柔。

他说:“联系不上你,我快要疯了。”

25

沈木星的呼吸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急促起来。

从小到大他第一次离她那么远,也是第一次这么久没有联系。

“对不起。”她沉声回答。

“哪里对不起?”他逼视着她:“我以为我们之间并不会因为环境和距离而改变,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的心思。”

“我是早就知道,可是夏成,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不应该再往前走一步,我怕那样的话就再也回不去了。”她十分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

记得有一次,他曾问过她,你想不相信日久生情?沈木星回答:一见钟情和日久生情我都相信。

他说:那咱俩呢?

沈木星说:屁呀,我和你要是日久生情现在孩子都打酱油了,为啥我对你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呢?

在男女关系这方面,沈木星觉得自己已经明里暗里拒绝了他许多次了,可是夏成总有一种能把认真变成玩笑的能力,经常让她觉得很无力,又不能冒着伤他心的危险去跟他较劲。

夏成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忽然抿起唇,点了一下头,又点了一下头,深吸一口气,后退一步,转身出了厨房。

他转身的前一秒,他的眼神似乎是从沈木星身上生生撕下来的一样。

沈木星拿着给叶晓芙的那两根筷子,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来,长长的呼出来,却又总觉得心口堵得慌。

她在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以后就不要再来夏成家吃饭了。

晚上她坐在书桌前望着对面的窗子发呆,母亲推开了她的房门,送上来一碗又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营养餐,沈木星赶紧把视线收回来,低头假装在学习。

“今天火锅吃得怎么样啊?”母亲问。

“挺好的。”

“夏成妈跟我说了,那女孩,吃饭砸吧嘴,说话大大咧咧不经大脑,下巴上还没有肉一点福相都没有,跟你半点都比不上。”

“你们怎么都这样啊?人家夏成都说了,两个人就只是普通同学,跟着瞎操心,真是...”

“普通同学坐六个小时的车来堵牙啊?你脑子念书都念傻了。”

“不念了不念了!去皮革厂做会计去,行了吧!”

“胡说八道!你就拿你妈有能耐!你妈妈当年要不是因为怀了你,早就...”

“去意大利发财了!”沈木星转着笔,翻了个白眼,托腮懒洋洋的说:“您都说过一百八十遍了!真搞不懂你们这些崇洋媚外的人,出国有什么好。”

“出国就是好!你看你姑,你看你表叔,出去了都发财了,夏成以后也是要出去的。”

母亲说:“我们温州人自古以来最大的特点就是精明和冒险,老话怎么讲来着?只有鸟飞不到的地方,没有温州人到不了的地方!温州人在巴黎,就连警察都要说温州话,你还这么年轻,怎么连出国都不敢想?”

“就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打,别说国外了,您女儿要是能在深圳那样的地方活过两年,您就去烧高香吧!”

“死丫头!没出息!”

许多年后的某一天,沈木星走在繁华的深圳街头,忽然就想起了年少的自己跟母亲说过的这句话,摇摇头笑了...

延伸阅读

贝瑞过滤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x7w1.shtml
作为市场上新起的产品,贝瑞过滤依靠强大的科技力量和出众的创新能力,形成了自己产品的巨

雷士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xutc.shtml
自1998年创立来,雷士一直保持高速增长,通过自主研发体系,开展持续创新运动,为大众

麦8度精酿啤酒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6lde.shtml
麦8度精酿啤酒坚持纯麦芽发酵,现场装瓶,每一口都让你体会到自然的香气!不仅精酿啤酒诱

小源宝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gtsh.shtml
源昇科技,主要是做技术研发的公司。我们自己研发了一个软件,今年刚上市场,叫做小源宝商

鑫淼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yski.shtml
鑫淼服装修补有限公司(鑫淼洗染)坐落在中国古都、历史文化名城、火种的的起源地-河南省

水晶山管线饮水机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su36.shtml
水晶山管线饮水机加盟_公司简介景坚电器(深圳)有限公司-水晶山牌饮水机以其优良品质,

瑞尔可滋甜甜圈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62fh.shtml
武汉苗氏之心糖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瑞尔可滋品牌。1940年代,美国有一位葛雷船长,他

春天里酒店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ufxg.shtml
春天里酒店加盟广州春天里精品酒店座落于天河区燕岭路,是一家按照星级标准装修设计的精品

远东爱买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xltp.shtml
远东爱买进口食品连锁店体系成立于2001年,是隶属于东莞市冠禾贸易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支

华沃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ytkt.shtml
华沃彩色钥匙是珠链、匙圈匙扣、铃铛、链条、手机绳、登山扣、钥匙链、书圈、饰品配件等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剑侠乾坤**重要我重要

    中国天海市一所大学内,雷辰抱着电脑正在宿舍玩**,英雄联盟,当下特别火热的一款竞技类网游,其受欢迎程度用一句业内话来说就是‘全民皆撸’“上上上,兄弟别怂啊,能杀能杀”同寝室的一个室友吼的声音很大,穿着一双拖鞋,顶着一头好几个星期没洗已经很油的头发,宿舍的老三边打**边指挥着舍友该怎么打,典型的一副宅

  • 神战纪之弑神在线阅读第9节

    要叫救助站所有的员工来说,艾梅克都是一个好孩子。他没有这个年纪青少年特有的浮躁与轻狂,不热衷于电子产品,也从不熬夜,没沾染什么酗酒吸烟之类的恶习,衣服从来都干净整洁,说话慢条斯理轻声细语,空闲的时候还会自觉地找书来看,甚至在员工们进行打扫的时候回自觉地询问是否需要帮忙——他完全不像是个流落街头无家可

  • 星武者之上弦月

    想要保护哥哥,想要保护爸爸,想要保护小可,月。想要保护小狼,知世,我的朋友……害怕,好害怕。大家,为什么都消失了?不要离开我!“你讨厌我吗?”一个声音凭空响起。“你是谁?”樱抬起了头。“我?就是你啊!”一模一样的脸出现在眼前。“不——!”惊醒的樱一下子从床上翻起身。她接着微光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这是一

  • 冰山部长崩坏史在线阅读第十节

    “怎么说,那个“剑帝”来到华夏就没有什么动作了?”老人听完消瘦男子的报告后,皱着眉问道。“是的!”“你退下吧。”老人对着消瘦男子说道。“是!”消瘦男子对着老人心里一个军礼后就快步离开了这间房子。“你们两怎么看?”老人对着站在身后的一男一女,用一种询问的语气说道。“继续监视他。”那名女子面无表情的说了

  • 武安侯传第5章在线阅读

    他对主任微微颔首:“陆老师,好久不见,您还记得我吗?”主任看了他一会儿,恍然哦了一声:“是你啊。”便缓了脸色,道:“现在该叫你卓大医生了。倒难为还记得我——怎么今天过来了?”卓风华笑道:“我来接佳瑶。”他跟佳瑶的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后来他很少出现在校园里,佳瑶又不爱刻意宣扬,不知情的便以为他们早

  • 十世转生II——毁灭之神篇之垫脚石

    “小洛,这样的男人,不值得为他伤心……”宝嘉一改平时的强势,难得降软了声音。宝嘉声音低软,可是眉头却高挑着。嘴里说着劝慰林洛然的话,叫她不要在意那个负心汉,其实宝嘉心里恨不得提刀将那贱男剁成肉肉沫喂狗!宝嘉看向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怔怔发呆的好友——今年27岁的林洛然,少女时代饱满水润的双颊早就没有了

  • 都市:神经谈判官第6章在线阅读

    风波过去,此事休矣。赵三全得以回去复了命,李巍终将那牛肉收入了府邸,老叟似是安了心,踉踉蹡蹡朝屋走去,背影落寞,未再回首。屠夫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杀生取肉,乃他职责所在。几人合力将死去黄牛抬至屠夫铺中,还需剥皮抽筋,剃骨去脏。傻子还晕倒在地,无人扶持,只有几只大黄狗焦急的围着傻子,时不时舔衹他脏兮

  • 海贼之最强枪神第一卷 祖巫 第二章 巫族

    恍恍惚惚,黄伟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荒野,周围的树草都出奇的高大,天空也格外的蓝,一丝白云点缀其间。黄伟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感觉到心怀从没有如此的舒畅过,困顿生活带来的压力,他都抛到了脑后。周围的虫鸣鸟语仿佛天籁,黄伟顺着一条小径,朝前方走去,走不多远,面前忽然现出一片水田,水田边有几间茅庐。黄伟昏

  • 西游!超神骗术之章:算命·上

    “不劳护法挂心,我现在感觉好得很。”见水来得刚刚好,白练心里松了一口气,面对教主的死缠烂打可有些头疼。“既然护法来了,那我就先退下吧。”白练起身往门外走。“你走什么,让见水走。”荆三江心里不太高兴。白练也不理会他的想法,走得倒快。见水走到床边坐下,轻衫散发,芙蓉玉面,颇有飘飘渺渺的仙气。如果不张嘴巴

  • 绿光事件簿博弈(一)

    两天时间转瞬即逝,翌晨,破庙中的师徒二人相对而坐,之前二人的确有了点钱财,但是由于梧桐树的消息传出,城中的客栈一时间爆满,再加上客流大增的同时住宿的费用也是水涨船高,几可说是一天一个价,索性二人还是住在城外的破庙里。“徒弟啊,一会师傅我出去打点好物资,买齐咱们路上的用度,你先把咱们的家伙事儿拾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