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释放的青春年华在线阅读第八天早晨

作者:泪滴在琴弦 来源:纵横中文网

马可大概怎么也想不到,他煞费苦心想出的惊喜,竟正正地踩在舒茄的禁忌点上。

“她的前男友就是萨克斯风专业。”节奏欢快的舞曲响起时,谢天桦低声告诉陶西萌,“而且听说最初告白就是这首《夕阳醉了》……你还挺会选的。”

“啊?”陶西萌完全呆掉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

“这怪不着你,谁让他不来问我。而且我还真不知道他会萨克斯风呢。”

陶西萌皱着脸抓头发:“他说想听听女生意见……”

隔着一群跳起舞来的人,他们看见马可走到阳台上去了,和舒茄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匆匆忙忙跑回来,拿了一瓶酒和两个酒杯,跑出去时远远看见他们俩,两手举得高高地打了个招呼,一脸有点兴奋又紧张的样子。

两个漂亮的人影,站在月光下的阳台上碰起杯来了。居然是这样浪漫的情景,陶西萌不由得舒一口气:“是不是不要紧啊?”转脸看谢天桦,却见他微微皱了眉。

“……也许吧。”他答,又问她要不要跳舞。

“啊,我不怎么会的。”陶西萌吐吐舌头,看表,“而且现在晚了,我要早点回去睡觉,明天还得去刷墙呢。”

谢天桦禁不住笑,把啤酒瓶放下:“那我送你吧。”看她似乎想要拒绝,他补一句:“顺便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夜色里的街道空无一人。丝丝寒意伴着若有若无的花香,在风里拂过面颊。陶西萌有种微醺的感觉,她想也许今晚的确有些喝多了。

“……但愿我没有帮倒忙啦。今晚的Party除了这个,还真是挺好……哎,你怎么认识马可的?”她转身,问走在后面的谢天桦。

“打篮球。”他的手插在口袋里,朝地上的石子踢一脚,“那时候我刚来,和语言班同学组了个多国部队,跟他们德国学生玩了一场。这家伙嚣张得很,我看不惯,盖了他几个,他就老实了,打完了专门跑来找我聊天……就这样。”

看陶西萌瞪大眼睛,他笑起来:“挺单纯的吧,这家伙。你比他强,他就服气,开开心心跟你做朋友……我遇到其他很多人也这样,跟他们相处很容易。”

“跟什么人相处不容易?”陶西萌追问一句。

谢天桦抬一抬帽沿:“中国人。”

陶西萌一愣:“那我算不算?”

谢天桦也一愣:“你不算。”

“我不算中国人?”

“不是……”谢天桦哭笑不得,却见她仰起脸笑了:“对呀,那就说明,是你以前遇人不淑,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哦!”

她的小小笑脸,映在皎白的月光里,仿佛一支初开的马蹄莲。谢天桦微微发怔,她却已转过脸去,对着天空张一下手臂:“哇,真美啊,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天空。”

不自觉地仰起脸来。一轮明月,正在汹涌的云涛中光芒四射。

“是啊,”他喃喃地应了一声,“有星星的时候也很好看,可以看见密密麻麻的星群,像……像许许多多闪光的小石头。”

“是么?”陶西萌在原地跳一跳,望着天空的脸上一派神往,“看来到德国来是对的。”

“怎么?你来德国就是看星星月亮吗?”忍不住开玩笑。

“当然不是……”她笑,却背过脸去,“当然,嗯,来读书啊。”

“继续读设计吗?刚才舒茄说T大的视觉传达专业不错……”

“啊,我知道那个,不过我更喜欢M大一点啦。”陶西萌的声音忽然轻快起来,“我准备通过DSH*后就转到M大去,快的话也许只要半年呢……你有没有去过M城?” (*德国高校入学语言考试)

谢天桦脑子里嗡地一响,机械地应:“去过。”

“是不是很棒?我在网上查过资料的,本来我就是想去M大……”

有那么一会,谢天桦说不出话来。月亮没进了云层,他在昏暗的路灯光下,仍然将她脸上的憧憬看得清清楚楚。四下里是一片静寂,他的心在轻微的风声中,忽然就沉了下去,重重地,闷闷地,跌进了层层的黑暗里。

“就知道你还没睡!在赶作业?”陶西萌回到小阁楼,一时睡不着,重又跑到楼下的电话亭拨沈翼成的手机。建筑系学生嘛,快交图的时候总免不了开夜车。

“是,我这草图都改了七八十遍了,今晚怕是要通宵……”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疲倦,“你呢?没事熬什么夜?”

“嘿嘿,今晚在happy呀,有派对。”对着电话,陶西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这么兴奋,“德国人很有趣啊,唱的歌好好听,还有人深情告白,哇,《夕阳醉了》,真是有够浪漫——”

玻璃门外,一朵小花正在月光里静静地开着。我也想要那样的表白呢……她忽然就说不下去了。

“你喝酒了吧?”沈翼成却问了一句。

陶西萌愣了一下:“嗯……嗯,几瓶啤酒啦。”

“几瓶啤酒?你什么时候那么能喝了?”话筒里的语气忽然严厉起来,“你那是什么派对?谁带你去的?你才去几天,都交了些什么朋友啊?”

“……就是T大的学生嘛。”她觉得有点委屈。

“记着,别随便跟男生出去喝酒,女孩子要自重知不知道?”

从来没听他说这样的话。陶西萌一怔,气往上冲:“我哪里不自重了!”啪地挂上了电话。

一时间手脚冰凉。她呆了一秒,眼泪就往上涌。

电话铃又响起来。一声,两声,三声,她接起来,不说话。

“小萌,对不起啊,是我不好,连着赶了两天图了,心里很烦……”沈翼成的声音,疲惫里又有些无奈,“你别生气好不好?我不是担心你么,你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喝酒不好……”

“……别老把我当小红帽。”陶西萌扁了嘴,好容易才把泪压下去。

“是是,你是英勇的战斗型小强……”

她噗哧笑出来。

“不生气了?”他的声音有一点轻松,“下周我就来看你了,有礼物给你哦。”

“我要双份的。”陶西萌嘟起嘴。

“这个礼物嘛,本来就是双份的!”沈翼成笑起来,“对了,你喜欢樱桃还是苹果?”

问题好奇怪啊。难道他要变出樱桃来送她?回到小阁楼她还在琢磨,又想,其实什么礼物她都无所谓的……刚才那点不快就抛在脑后了。明天还要去刷墙呢……这是她睡着之前想到的最后一件事。

刚走进自家院子,便听见楼上传来隐约的音乐,贝司和鼓点隆隆地响着。

Party看来一时半会还结束不了。谢天桦走上台阶,推开门便看见楼梯口满身酒气的马可,正一手拿了酒瓶,一手扶住舒茄。

“怎么了?”他一怔,随即沉下脸来,果然被他猜到了。

“她喝醉了。”马可在音乐声中大着嗓门,“我要送她回去。”

“伏特加?”看见那瓶酒,谢天桦还是吃了一惊,“你疯了,给她喝这个!”

“她要喝啊,还说要跟我比赛,刚才已经灌了两杯威士忌,拦都拦不住……”马可口齿不清地说着,被谢天桦劈手夺过车钥匙:“我送她,你给我老实呆着!”

把舒茄扶进马可的车里坐好,谢天桦替她扣上安全带,听见她□□了一声。

“要吐提前说,不要吐在车上。”他发动车子。

“是你……”舒茄微微睁眼,苦笑了一下,“这种样子,好像回到两年前……”

“亏你还记得。”他冷冷回一句,不再说话。

开车到学生公寓只要十分钟。谢天桦扶着舒茄上楼时,遇见一拨刚刚聚会回来的中国学生,其中有认识他们的男生,当即便吹了一声口哨。

“谢兄,艳福不浅啊。”

谢天桦看他一眼,没有说话。进舒茄房间时,身后便是一阵哄笑。

他把舒茄扶到床边,然后转身去烧了一壶热水,又拿了个脸盆放在床边。

“行了,剩下你自己搞定,我走了。”

“你……”舒茄伏在床头,轻轻咳了几声,“我又让你讨厌了吧?”

谢天桦已经走到门边,又停下来转身看她:“我最讨厌不爱惜自己的人。”

舒茄牵牵嘴角,似乎想笑,可是却哭了出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

“我也不想知道!”他忽然有点火大,“马可对你这么好,你不喜欢也就算了;听了一首曲子,至于又喝成这样么?两年了,那家伙还不知在哪快活呢,你倒好,一点长进也没有,老是借酒浇愁有意思吗?”

他拉了门出去。

路灯在眼前一盏盏滑过。谢天桦摇下车窗,任夜晚的凉风呼啦啦地扑上脸颊。这一天的心情起起落落,让人应接不暇,而周身的疲倦,这时候便像潮水一般蜂拥而来。

为什么,快乐总是短暂,希望又总是让人把握不住呢?

车子轰响着爬上一个高坡。眼前是那轮云海中的圆月,仿佛触手可得。黑色的杉树林在耳边沙沙作响着,他踩一脚油门,车子在空旷的夜色里呼啸而去。

一进门,便看见坐在楼梯口的马可。楼上的音乐声已然消失,party想必是结束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两步路不就走回去了?”谢天桦把车钥匙扔给他。昏黄的灯光下,钥匙划过一道闪亮的弧线,喀琅一声落在马可的脚边。谢天桦一怔,马可慢慢抬了头,声音沙哑:“她以前喜欢的人,是不是吹萨克斯风的?”

谢天桦和灯光一起沉默了片刻。马可的头又慢慢地低下去。

拿了瓶啤酒,谢天桦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马可喃喃着,像是问他,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她不喜欢我的话,我该怎么办呢?”

谢天桦抿一口酒:“祷告啊。”

马可摇摇头:“伊拉克在打仗,东南亚在发洪水……上帝先生很忙的,没有时间给我,我知道的。”

“那你去求圣诞老人吧。”

“我不是小孩子了。Timo,你的主意很坏。”

谢天桦轻轻笑起来。

热闹之后的小楼,仿佛重又跌回了寂寞的黑暗里,只有一枚小灯泡,在头顶不时“嗞嗞”地响着。两人各自想着心事,把剩下的几瓶啤酒慢慢喝光。楼梯口的墙上挂了一幅画。以前谢天桦从没注意过它,可是这会儿,灯光打在上面,让它看起来亮亮的刺眼。他眯了眼看它一会,用胳膊肘碰碰马可:“嘿,知不知道那画叫什么名字?”

马可茫然地看一眼,摇摇头。

谢天桦站了起来,把啤酒一口气喝完:“叫第八天早晨。明天就是第八天,上帝先生造出来的全新世界,当然会有一个全新的早晨。加油吧。”用力拍一下马可肩膀,径自上楼去了。

剩下马可呆呆地坐了一会,伸出手掌来数指头:“明天是第八天?怎么算出来的?”

冲进自己房间,谢天桦把门关了,靠在门后定了定神。又忍不住笑自己:犯什么傻!M城,她不是还没去么?就算去,我明年毕业,在M城找工作也是一样……想太远了,睡觉!

延伸阅读

给你一点甜甜之地狱犬罗德大人(2)  http://www.dayantong.cn/6iru.shtml
柯尔放下餐具,心想着艾斯大人每次登场都有两位**美女助理相伴左右,于是转头看到果然她

星游记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dayantong.cn/d3go.shtml
祢豆子一被扔过来,白羽敏锐的感知便注意到了,只见白羽一跃而起,然后将祢豆子给接了过来

我与异常生物打交道的日子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dayantong.cn/aloa.shtml
车身宽敞,里面原来藏着四个健硕的妇人,她们齐齐动手,前后将苏意卿主仆的嘴巴用帕子捂住

灵兽天下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dayantong.cn/6w2z.shtml
跟上一世相同,崔成扣下了除程慕笙之外所有人的三个月工资。惩罚出来后,维修间里所有人顿

与浪漫热吻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dayantong.cn/6gdr.shtml
季得月看着娄台的行程表。不得不佩服这个人的精力,一个月内的行程排的满满当当,国内国外

一帘幽梦之复仇之自傲的结论  http://www.dayantong.cn/ya2p.shtml
乔晚看着唐泽辉的嘴脸,不知道为何,第一次有些反感,她甩开着男人的手,“放手。”“放你

万界开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dayantong.cn/6z4m.shtml
乐钢手下的第一个大玄师刚刚倒飞出去。另外一个大玄师也被邱景峰一拳轰退,满嘴带血的牙齿

和亲的公主(小改)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dayantong.cn/xo16.shtml
赵荞的年纪还够不上拥有单独居所,眼下随母亲住在郡王府北面的涵云殿,离西路客厢有点远,

神圣的爱源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dayantong.cn/gcdc.shtml
在华夏国南部的南平市第一人民医院产科家属等候室内,一名40岁左右的身躯魁梧高大的男子

问题本丸花丸化[综刀剑乱舞+剑三]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dayantong.cn/alwc.shtml
第五章谭宗明看着已经没音了的电话出神,他想象了很多种关之蓁可能的反应,却没有想到对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踏世而来在线阅读第3章

    菅原辉月在涂壁组成的围墙内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她咬着牙站在青石壁面前不知道该不该出去。听外面的动静两个绑匪头目应该是已经打起来了,这说明绿谷之前制定的策略已经成功了。先用涂壁的技能“地震”改变场地地形吸引绑匪注意力,然后用天邪鬼赤的“挑衅”引走第一波攻击。再由赤舌的“风雷鼓”扫射全场,因为人质们

  • 西游:天庭太子之月华初上(4)

    经历了一段不怎么愉快的小插曲后,神母的寿宴继续进行着,而紫月则是安静的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陌凌跟神母神皇撒娇调笑一言不发。陌凌在跟自己二姐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正站在百花神君身边的挚友百花浅伊。“师尊,弟子稍微离开一下。”陌凌当然没有忘记还坐在自己身边的自家师尊。“待会宴会结束还要回去做功课,别误了时辰。

  • 我在大秦当杀手在线阅读第十章

    看到死亡骑士都挂掉了,巴菲比这次真的有些慌了,赶紧对着卡扎丽菲施展黑暗魔法。“咕叽咕噜巴扎嘿...腐蚀雨。”一朵黑云在卡扎丽菲的头顶上方慢慢成型。虽然卡扎丽菲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这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她快速移动,离开黑云的覆盖范围。可是黑云好想认定她一样,一直跟着她。同时,它也已经不在变大了,一滴

  • 洪荒:随机惩罚一名幸运儿和尚?邪教?

    “你这小子!竟然在工作时间跑去网吧上网?!你诚心想气死我啊?!去上网就罢了,还被警察局张局长发现了!害得我扣了1000元的生活费!你……你说你该怎么办?!”一个身穿警服的中年男子对着眼前一脸忏愧的20多岁的年轻警察厉声批评,中年男子气得脑袋都炸了,对这个年轻警察十分愤怒。中年男子面前的年轻警察就是王

  • 诸葛大力叫我爸爸天地劫数

    在世间各种修士当中,仙,神,人在修炼的过程都需要经历三劫,一为脱凡之时的雷劫,籍升天仙之境。一为阴火劫,此劫在突破金仙之时才会出现,因为那时,修士已经修出三花,五气,元神由阴转阳,而所谓的阴火就是那种质变的过程,如果失败,则数千年修为将会在这一过程中一一消散。最后一劫就是赑风劫,所谓的赑风就是修士在

  • 亲亲宝贝们在线阅读第1章

    解语正在收拾出租屋内那少的可怜的行李,看着放在床边的那个相框内其乐融融的一家人,还有其中那个笑的一脸开怀的女孩,手头的动作一顿,眸色一暗,最终还是将相框收了起来,放进了行李箱,转头看了一眼这窄小的出租屋,无视门前一脸歉意的房东,转头离开了。她叫解语,原名谢舒同,十八岁,不,是现在是十八岁,她来到这,

  • 异界之装备商人之母慈子孝(求收藏!求鲜花!)

    004母慈子孝从李萌办公室出来后,季杨杨把自己的法拉利开到了学校外面,刘星和方一凡则是朝教室方向走去。刚刚季杨杨扔出去的书包虽然被刘星拦了下来,但方一凡还是不放心自己的女神,第一时间想要去看看黄芷陶。在教室呆了大概半个小时,马上就要放学的时候,方一凡再次被人叫了出去。据传话的学生所说,方一凡的母上大

  • 进八超人在线阅读第1章

    一、有一位姑娘,有一位不得不当女子生养的“菇凉”。风吹木叶,沙沙作响,阳光散发着懒洋洋的气息,任谁踏进了这片幽深的林子里,都压制不了一颗好奇的心儿。这片林子除了树就剩下树了,想见几朵小红花都不得见,为什么会这样呢?只因为一人:阮幽语。谁让这姑娘就一雅好,躺在树上贪睡!她认为树对她最重要,其他的都别讲

  • 三国:只要挂机就变强之第五章(5)

    加布琼斯、达姆弹杜根、吉姆莫里塔、詹姆斯法尔斯沃斯、雅克丹尼尔、杰丝巴恩斯和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组成的咆哮突击队,针对九头蛇在欧洲的各大基地展开了突袭行动,逐个击破。---摘自菲利浦上校的报告史蒂夫在制定计划的时候,认真的样子帅极了。就跟他原来做画时候的表情一样,认真,眉头微皱,在思考着什么。杰丝在

  • 笑看山河盗取火种

    “玩儿命”轻轻晃动有些麻木的双腿,在炎热的夏季,身着厚厚的迷彩,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是一件令人无比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在这蚊子满天飞的季节,头儿又不许喷洒驱蚊水。当然他只是抱怨一下恶劣的环境,他也很清楚,真是喷了那刺鼻的东西,找来的绝对不会是吸你一口血的蚊虫,而是用峨眉刺想要刺穿你心脏的“狴犴”。这是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