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白衣泼墨在线阅读第4章

作者:亦漫天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佛堂灯烛通明,烟雾浓重,智普住持颓然坐在椅子上默然不语。中午的事情让一寺僧众触目惊心,一直到掌灯时分也没有一个人离开佛堂和各自的职位。佛塔一声鼓响,宣告夜晚的来临,几只夜鸦从塔楼惊起,呱呱怪叫,绕着佛塔飞了几圈,然后一头扎进夜色渐浓的西方。而佛堂里的气氛十分凝重,智普想了许多,丝毫也猜不透这件怪事的来历。寺里的几位执事侍立左右,满脸踌躇,等待住持发话。素延当然也没有走,他混在众僧之间,垂目静祷,双手合什。

中午王爷受惊后不久,寺里就闯进一名骑士,径直冲到厢房前,那位骑士才翻身下马,高声叫唤萧王爷出来接旨。原来皇上有急事相议,王爷不敢逗留,再加上刚才受到惊吓,便与住持告别,匆匆赶往京城。

随即寺里展开一场大搜索,希望能够找到那幅画的踪影,然而一直到日落西山,哪里有那幅画的痕迹。整个寺内人心遑遑,大家都希望住持能够出面解释,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一幅画,竟然引来一阵莫名的妖风。

智普住持感到压力山大,他仔细思索了半天,怎么也说不清楚其中的原委。这幅画虽然来历不易,但也不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最后不但惊了王爷,而且也让天洽寺的颜面扫地,毕竟佛门净地出了这样的事,传出去对佛寺的声誉总不太好。所以王爷前脚离寺,智普便严禁下众传说,尽量要把事情控制在寺庙的范围内,个中的原因可以慢慢访查,要是佛寺的清誉受损,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缓过劲来的。

当前面对一群僧众,作为主持总得多少说个明白,好让家里人先心中有底,不至于胡猜乱想,不好收场。于是智普抬起头来,缓缓说道,“各位弟子,你们心中可曾想过是什么回事呢?”

他环顾四周,僧众个个双手合什,低头不语,估计百十来号人中,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疑问。

“这幅《摄摩腾官服图》出自汉世匠人之手,据传是当时的某个绝顶法师所作,历经战乱,好不容易流传到今世,”他目光转向人群中的素延,神情严肃,素延不觉心头一紧,把头埋得更低了。“此画得来全不容易,不过并无多大过分之处,虽然捐献之人我不便公开,但肯定是世道上的正人君子,与旁门左道全不相干。至于画作的好劣,当然不是我等法外之个所能体察。如今这幅画不知流落到何处,想必不在我寺之内,但愿从此能够风平浪静,与我寺无干。我等日夜念佛,心诚可鉴,想来佛祖必能保佑,度过此劫,阿弥陀佛。”

住持合掌,口中念念有词,众人亦躬身诵经,空气中充满庄严的气息。

少顷,住持轻轻摆了摆手,“大家都散了吧,从今以后,禁止有人再提起这件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就算世上有什么不洁之物,恐怕在我寺中也无法容身吧。”

僧众次弟退去,住持慢慢低声说道,“素延留步,余者都退下吧。”

素延心中诧异,不敢挪步,立定在原处。

待众人退尽,大门紧闭,智普站起身来,走到素延身边。

“这件事与你无干,本来不想让你留下,然而事关重大,我又不得不尔,素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素延低声回应,“师傅教训得极是,在下不明大理,恐怕当时惊动了什么不利之物。”

智普说道,“非也,我看此事与你毫无关系,换做谁都会遇到那种情况,只是让众人受了惊吓,我想你也吓得不轻。”他的语气充满关心,甚至有点过分关切。

“不敢,师傅,在下不能为师傅分忧,心里甚是过意不去,”素延道。

“这幅画你是看过的,所以我才让你留下,你心里应当还有印象吧。”

“是的,师傅,恍如还在眼前,在下怎么敢忘掉,”素延说道。

智普缓了口气,“既然你的印象很深,我就不再强调画的细节。”智普轻轻叹了口气,“世道纷扰,天下难得太平,我们这所寺院本应超脱世事之外,然而竟然不能得,可见世风坏到什么程度了。”在徒弟面前说这些话,显然已经把素延看作亲近之人。

素延道,“谢谢师傅教诲。”

智普接着说道,“这幅画确有矛盾之处,似乎不是汉世之作,然而为何有人如此托辞,其中似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原因,素延,你能够帮为师想想吗?”

素延默然无声,他从小在寺内长大,对世道上的行事不尽熟悉,这会儿要他想出其中的缘故,实在很为难。

智普微微一笑,“这件事你就不要太多想了,估计我们也很难参悟出来。我把你留下来,那是因为我还有一事相托。”

素延忙说道,“师傅有事只管吩咐,在下怎么敢劳师傅相托呢。”

智普顿了一顿,说道,“你可知道延陵有一座称作松音寺的佛寺吗?那座寺的住持是我的师弟智空和尚。”

素延回答说,“如雷贯耳,智空是一个得道高僧,可惜我虽然读遍经堂的佛经,却无缘当面向智空法师请教。”

智普说道,“那现在有机会,你愿意吗?”

素延一阵茫然,“不知道师傅说的是什么机会?”

“我想让你去一趟松音寺,送一封信函过去,明天你过来,我晚上把信写好。让你一个人去延陵似乎不相宜,但如果去的人太多,兴师动众,似乎更加显眼,容易弄出乱子。”

素延道,“听从师傅安排,我也想出去见见世面,我从小在寺内长大,接触的世事不多,也想利用这个机会历练一下。”

智普说道,“如此甚好,之所以让你过去,是因为你对那幅画很熟悉,只是你不谙世事,我有点担心路上会有不便之处。”

素延想了一想,说道:“我想带随身的小厮同行,不知道师傅是否允许?”

智普不觉心中一宽,“我倒忘了,你身边的小厮叫什么来着的?有他跟着你,我当无忧。”

素延道,“谢谢师傅恩准,我佛护我,我肯定不会无事。”

智普摆了摆手,素延合掌,躬身退出门去。

远处的佛殿传来一阵模糊的钟磬之声,中间夹杂着一两声夜鸦的号叫,智普沉默不语,径直走到佛前,深深拜了下去,他那布满皱纹的额头叩到地面,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地面的冰凉,一股凄凉之意从腹中涌起,直冲到他干涩的双眼。他哆哆嗦嗦地捏着那串佛珠,嘴唇颤抖,不住地喃喃念着“我佛慈悲”。

此时,夜诵时刻已到,大殿上木鱼渐紧,一轮红色的月亮高悬半空,星星却不见踪影,声声松涛在寺院周围翻滚,冲击着这座寺门紧闭的庙宇,好似一艘在大海之中找不着陆地的船。

素延的小室在寺院西北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内,这里本来是洒扫工人栖身的茅屋,后来住持倡导寺院自立,于是就辞退了工人,此地空出不少小屋,因为素延本是皇家后裔,住持额外开恩,把这几间小屋让给素延居住。素延就和小厮占了紧邻的两间,其余小屋均成了堆放柴薪的仓房,而管理那些柴薪的任务也就落在素延的身上。素延平日不管闲事,实际上也就是放手让小厮去管。说是管事,其实也就是帮着搬进搬出,从寺外搬进来,在需要的时候再搬到后厨去。所以小厮其实也是寺里的苦工之一。

素延明天就要启程,因此晚上可以不去殿上诵经,这是寺里不成文的规矩。他走进小院,发现小厮并未回来,一如常例。素延干咳了两声,果然里面没人答应。虽然他知道小厮肯定趁这个没人管的机会出去溜哒,刚才他心里却还存着一点侥幸。月光洒在院子里,一片亮堂,只是今夜的月光隐隐透出一丝红色,看在眼里让人有点心悸。

推进屋门,月光从矮小的窗户照在一床一桌一椅上,屋内另有一只书箱,别无旁物。小厮不在,素延也不想去后厨找些残饭剩汤,这些事本来是小厮去干的。所以他就忍住饥饿,盘坐在床上,闭目冥思。佛家的心法本就是内照参悟,借此通彻世事,了却尘缘,超然物外。素延闭目半刻,心神已经进入内省状态,全然忘却了眼前饿着的肚子。

少顷,只听见院内似有声响,素延心知是小厮回来了,但正处于忘我之境,心中不想就此醒来,于是继续顺着神志的踪迹,直入内心深处。

不知过了多久,素延还没有听到小厮的动静,心中觉得奇怪,于是一股游思从心底慢慢回拢,渐渐冲醒他的神志。等他终于睁开眼睛,眼前仍然是一片茫茫的月光,由于刚才在黑暗中沉思过久,室内的一切要比冥想之前明亮得多,他几乎能够看清所有东西,桌上分明多出一物。

素延心中一惊,马上起身,只见一卷画轴端端正正地放在桌上,他觉得眼熟,下意识地迅速打开,分明就是中午观赏的那幅《摄摩腾官服图》,在打开的画轴上,跳出一张纸条,定睛一看,上面只写着几个墨色的字“收好,延陵见”。

素延冲出屋门,院子里空无一人。

迎面走来两个僧人,素延认出来正是自己的师叔定净和师兄素慧,两个人说说笑笑,似乎是下完晚课回房,路过素延的居处。

这两个人虽不是一辈人,却喜欢混在一起,本来两个人的年龄相差不到六岁。这会儿看到素延站在院子里发呆,与平日里的那种愣样全无二致。素慧禁不住高叫道,“素延老弟,你在院子里找什么宝贝呢,还是你屋里有姑娘,你不敢进屋啊!”

定净佯装斥怪道,“出家人不打逛语,嘴里别不干不净的,素延老实人,别戏弄人家。”

素慧岂肯放过素延,更加高声地说道,“你老人家不知道,上次他家小厮拿着半片鸡进寺,不想被执事逮到了,要不是我,估计素延老弟要挨板子,你想住持爷爷会放过犯禁的大罪吗?是我求情放了小厮,但要小厮说出原因,你猜小厮说什么来着,他说是要孝敬主子,我就问,哪个主子呢,他眼睛乱翻,半天没想明白,嘴里吱吱唔唔的。谁不知道他的主子是谁,素延,你说是吗?定净师叔,你说他的主子会不会是素延呢?”

定净忙念了一声佛,说道:“你就瞎说了,那个小厮不过是信口胡说,推托责任,素延是那种犯禁的人吗?说出去,住持不会相信的。”

素慧恨恨地说道,“住持偏心,全寺的人都知道,谁让他的祖宗高人一等呢。素延,你可别忘了,这个帐还没有和你算,你也不要装傻,定净师叔不相信你吃鸡,难保我不相信呢。”

素延呆呆地站着,听到小厮从寺外拿鸡进来,还说给自己吃,心中不知是喜是悲。喜的是,自己一无所长,却也是小厮的依靠;悲的是,小厮被人欺凌,自己却无法相助。

他虽然谈起佛法来滔滔不绝,如数家珍,说起这些无赖的浑话,却力不从心。

“这个,师兄……师叔,你知道我不知道……,那个小厮,嗯……”。

素慧笑道,“你想用怎样的说辞开脱啊,查查经书去吧,看看在第几卷第几页。”他一只手傍着定净的肩膀,“佛祖曰,鸡不可食,食则来世为鸡,为人所食也;那个时候,我不做和尚,我就食你,尝尝皇鸡的味道。哈哈。”

定净笑道,“罪过,罪过,别再说浑话了,我们快点走吧,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慌。”

两个人说说笑笑,扬长而去。

素延合掌低首,一句话也不敢说,料定他俩去远后,这才抬起头来。

这个时候从院角转出一个人影,素延一眼就看出是小厮来了,他手里拎着一物,走近一看,竟然是一串佛珠,在月光下油光可鉴,素延认出来,这是素慧的东西。

小厮把那患佛珠举到素延眼前一晃,做了个鬼脸,也不说话,紧接着向屋后奔去,啪的一声扔进了茅坑。

延伸阅读

NEMVANTHANH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ap9y.shtml
越南NEMVANTHANH乳胶床垫创建于1982年,专注生产%天然乳胶床垫、枕头,天

泰斯科玛垃圾净化器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u1kx.shtml
泰斯科玛垃圾净化器介绍健康文明的家居生活环境一直都是人们的追求,垃圾净化器是一款专门

艾尼尼童装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u6no.shtml
随着二胎的开放,童装似乎也焕发他的第二春。艾尼尼童装就是一个非常知名的童装品牌,这个

伊桐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y6ik.shtml
伊桐女装总部是女式T恤、女装、裤类、卫衣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

乐朗乐读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g0g5.shtml
品牌优势:中国学习能力提高的倡导者,线上教学系统全新业态革命。乐朗乐读学习潜能开发中

爱斯米尔时尚家居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sbx2.shtml
深圳爱斯米尔时尚家居有限公司是全球首家以纽丽石为基材的时尚家居企业,致力于向消费者提

日高包装机械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n4x0.shtml
温州市日高包装机械有限公司创建于1987年,系中国包装技术协会、中国制药装备行业协会

世椿涂覆机设备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audq.shtml
世椿涂覆机设备涂覆机,灌胶机,点胶机,滴胶机厂家,深圳世椿成立于2005年,位于改革

blueriver布鲁威尔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xcym.shtml
blueriver布鲁威尔奶粉来自新西兰南端Invercargill的气候环境和区域

鼎达加盟  http://www.hcscutler.com/yo5t.shtml
鼎达渔具是抄网、支架、漂盒、仕挂盒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回眸一笑共度余生之南风幻想:柚子危机(五)

    踏进来的黄发男子戴着奇怪的方方正正又有卷边的紫色帽子。“吾自出江湖,不求宦达于世,只求平安度日。但你却以神之卷为饵,欲多钓尽天下野心者,欲咬饵者不上钩,却逼我上战场。这笔账,我该向谁讨?!”这人脸色语气真的都是一脸委屈的,还有点可爱。“嗯?”南风不竞完全不理他说什么,直接示意出手。“集境天梁院主履冰

  • 无限世代之引狼入室(7)

    老头子平日里是个小保安,一个干巴老者,但是打扮一下画个妆就成了典型的富老头,没人能看得出来他就是那个小区保安,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他就是老头子,我也看不出来。只见老头子一身名牌西服,手杵着硬质拐杖头戴黑色帽子,皮鞋擦得蹭亮,从人群中走出来宛若鹤立鸡群,逼格相当高。见到老头子来了,最兴奋的人莫过于赵世荣

  • 无限恐怖同人--拯救在线阅读第九节

    既然孙老夫人此时不见客,花想容便打算去拜望一下自己那位高权重的尚书父亲。怎料丫环回说孙耀礼不在家中,想到那位继室夫人的眼神,花想容心里就犯怵,算了,去拜访一下自己的大哥吧。孙尚文正在房中看书,见花想容进来微微一笑说道:“过来,尝尝我的新茶。”花想容问道:“你一直在等我?”孙尚文说:“是啊,我在等你,

  • 三国:开局吃了不死药在线阅读第六节

    打量了一番罗云若后,南宫夜扶了扶额头,对眼前的伤也感到棘手。自小在南天上域长大,跟随过药帝修行,也拜过不少药王,更是常年在域中与各种大药师交往!虽说看病治病南宫夜不在行,但是这么多年耳濡目染下来,也知道一二。但如果不是百变提醒了南宫夜,只怕是有心救人也是回天乏术!扶起罗云若,南宫夜顿时感到一阵冰凉,

  • 我靠美食称霸两个世界第6章在线阅读

    初二一早,天刚微亮,林老太刚刚起来,正在从外面往厨房抱柴,只见杜太太已经进院了,赶紧打招呼:“你来了!来!来!屋里坐!”“坐啥啊!别再那儿假惺惺了,”杜老太说,“我看你平时挺会来事的,没想到你和你那光棍儿子干那么龌龊的事,快把我们小娟交出来!林老太一听,吓的楞住了,她在想:“平时杜家的人都是活的小心

  • 万界:呼吸就变强在线阅读第十节

    “S每次都会留下一系列的蛛丝马迹让我们前往下一个地点,而且每次的恐怖行动都没有证据证明他有间接参与,有的时候甚至会让你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在帮我们。因此高层对他的定位随着时间的推移,竟越来越宽容。但是一次在游乐园里,一艘海盗船和一辆过山车停在了半空中。他告诉我们里面都有**,如果启动一方,另一方就会爆炸

  • 反派:我成了高富帅在线阅读第2章

    大周十二年,皇上御驾亲征,大败外番。其二,救驾有功的李朝晨被封为将军,官居三品。穷小子一跃成为新起之秀,年岁不过十六,成为人们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京城贫民住的地方,有一处不惹人瞩目的小宅子,正是李朝晨的家。“元娘,大喜啊,你弟弟回来了。”王寡妇推开院门,一边走一边大喊着。她的话刚落,就见厨房里钻出

  • 三国之征战百族第十章

    十、在东区的日子,不能算过得很好,但是也不赖。格瑞塔的母亲是相当有名气的女巫,他们藏匿在繁华的城市中,用古老的咒语和魔法解决着生活上的事情和同类的挑衅。虽然生活不是一帆风顺的,但若谈起什么大风大浪来,格瑞塔也并没有经历过。她从小并不是很熟悉魔法,偶尔用意念移动物体,她的妈妈也并不告诉她前因后果,和她

  • 孤舟在线阅读第9节

    第1节首次驻点工程师公司的一位合伙人叶总接了一个大客户、德国的一家百年企业、位于深圳宝安的大中华总部需要驻点网络工程师,杨总监推荐我去、因为我在工作的这一段时间没有和任何客户或者同事红过脸、我总是笑笑的。从公司做了一份简历、还让我背了一段个人工作经历、都是服务外企的工作经验,还特意叮嘱我要穿的正式和

  • 不可方思之第九章

    离开西西里的塞拉不久之后出现在美国一个边陲小镇。这里实在不算热闹,虽然学校医院百货商场电影院这些都有,但相对漫天黄沙的环境真不是年轻人所向往的。塞拉就时常听到附近的高中生在念叨着毕业后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去大城市追寻美国梦。塞拉也不觉得这里适合她长期生活,只不过大城市生活成本高,她离开西西里之后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