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这不是我笔下的世界之第六章

作者:一桶墨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屈守疆果然还是答应了李景信的请求,这在李景信的预料之中。

毕竟他只求一队护卫护送他回京,这实在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若是他日他得势,这落难相助的恩情,他定然记在心中;相反,若是他失势,不过是损失一队护卫罢了……对有圣上特许,可有三千护卫私军的屈家来说,实在是不痛不痒。

至于屈守疆对他那略显冷淡的态度,李景信也不太在意。

毕竟众所周知,屈家并不愿意卷入朝堂之争,处于边疆的上堰并不欢迎他这个京城来的皇子,也是情有可原。

自觉想通其中关节,李景信也不欲在上堰久呆,屈守疆一说人准备好了,他立刻提出了告辞。

屈守疆:……

#表情瞬间狰狞.jpg#

再给他一个月,不、半个月……十天,他一定能把军师留在上堰。

这么想着的屈守疆连忙藏起前几日的敌意,分外真诚地请求六皇子殿下在上堰多留几日。

李景信以为他这骤然好转的态度是因为自己提出离去,离开的态度更加坚决。

屈·笑容渐渐消失·守疆:……京城的人果然狡猾,皇子没一个好东西!!

李景信:屈将军果然不愿意他久留……尽心竭力驻守边疆,不为名利、不涉党争,屈家真乃忠义之辈也!

时越在旁看着这鸡同鸭讲的两人,借着喝茶的动作才掩住了嘴边的笑。

——先前怎么没发现,李家小六这么有意思。

……

临走之前,屈守疆还是单独请时小先生吃了一顿饭,正正经经地阐明了心迹……

——不出所料,被一口拒绝了。

#哭成个两百多斤的胖子.jpg#

到手的军师飞了,屈守疆怄得心口疼,连送别都称病没去。

——眼睁睁地看着军师离去,他怕自己承受不住这沉痛的打击。

*

李景信不知道屈将军的心痛,他见到那几个护卫,着实惊讶了一阵儿。

人数不多,只有十几个人。

——这是他提的,毕竟人多目标也大,容易引人注意。

可这十几个人,都是下盘沉稳、气息悠长,一看就是练家子,而且令行禁止、纪律严明,这般训练有素,一看就是屈家军的精锐。

时越倒不意外:置身在这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超然,屈家也是要押宝的。

李景信想起了临行前小先生和屈将军的单独相聚:是因为小先生帮他求的吗?

他转身向着时越,拱了拱手、行了一礼。

时越虽然动作避让,但是心里倒是受得十分坦然。

——虽然和李小六想的不太一样,但是李小六确实该谢谢他,不然屈守疆那个脸盲,很可能将信将疑地随便给一队护卫就把他们打发了。

*

时越想的确实没错,但是他还是漏了一点——

“先生,药好了。”

护卫队的首领屈平,毕恭毕敬地端了一碗黑漆漆的中药,送到时越旁边。

时越:……妈的,失策了。

他微笑接过那药碗来,似乎觉得有些烫,没有立即饮下,而是端着轻轻晃荡着。

屈平趁势道:“上堰位于边境,常有胡商往来,有些内地不常见的药材,先生他日若是闲暇,可去看看,说不定有可以用的种类……”

时越:……

他这个是debuff,治不好的那种。

——这种解释显然说服不了他人,上辈子时越就领教过了。

于是,他照例让系统封了味觉,然后干脆利落地将碗里的黑漆漆的药汁一饮而尽,又同屈平道了谢。

屈平有点遗憾地拿着药碗告退,心里还想接着说说上堰的好处。

上堰真是个好地方,民风淳朴、姑娘也好看……若是想看大漠孤烟,城外跑马半个时辰就行了。

不着急,下次送药的时候接着说就是了……

这一路,务必要让时小先生对上堰留下个好印象。最好把那位皇子殿下送到京城之后,他们带着时小先生一起回去。

时越:……

不去、不去,打死都不去!再去第二次他改跟李小六姓!

#冷漠.jpg#

*

所谓中药,不仅喝的时候苦,喝完之后,那味道更是会在嘴里存留许久,让人慢慢“品味”。

时越喝完药,盯着马车矮桌上那精致的小点心看了几眼,又意兴阑珊地翻回身去、重新窝在马车的一角。

——要么他重新打开味觉,被那苦中混杂着酸的奇妙味道洗礼一遍;要么他继续封着味觉,眼前的小点心只能看不能吃。

哦,也不是不能吃,只是吃起来……跟嚼蜡似的。

李景信掀开车帘进来的时候,就正看见时越窝在马车的一角、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想到刚才端着药碗出去的屈平,他顿时心生了然。

虽然这一路上已经见过不少次了,但是每一次看见小先生这个模样,还是忍俊不禁。

先前小先生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是一副游刃有余、尽在掌控之中的态度,教人不知不觉就忽略了他的年纪。

——如今这表现,这才让人想起,这终究是个少年人。

李景信顺手拿起了一块芙蓉糕,几乎同时,一道幽幽的视线就落到他身上。那糕点离他越近,那道视线就越发灼热……

李景信有点想笑,但是他忍住了,重新把那块芙蓉糕放了回去——一脸正经的模样,一点都看不出来他刚才再刻意逗人。

他咳了一下,用哄自己拿五岁大侄子的语气道:“京城有好些个糕点铺子,等过几日到了京城,我带先生过去。”

……宫外有好些个糕点铺子,等过几年你年纪大些,我带你过去。

——连说辞都没怎么变。

时越不知道自己被当小屁孩哄了,只暗道李家小六还算懂事。矜持地答应了一声,行为上倒是很实诚地坐了直,拉开系统地图看了眼现在的方位。

又是一愣……

李景信看着他突然严肃起来的神色,不由也收了先前玩笑的心思,他端坐了姿势,问:“先生,可是有什么不对?”

时越:不对大了!

前面密密麻麻的红点,全是怪,额、不……全是敌对势力。

这景象,大概就类似于他在北沧被迫和李霍两人组队之后所见。

因为大盛人口密集些,这情形还更壮观一点。

李景信问:“可要立即停车?”

时越立刻摇头否了。

不能停在这里,十数人的车队,都是青壮年,突然堵在路上才显眼,便是一开始没注意到,这会儿也会被注意。

他当机立断地对李景信道:“绕路!前面再走百丈远有个岔路口,走西边的路。”

李景信点头答应了一句,先是立刻掀开帘子吩咐下去,见时越拧着眉思索什么,他甚至都没有立刻打断他问原因。

时越见李景信这样,神色忍不住缓和了许多。

穿越任务做多了,什么样的“天命之子”都能遇见。有些天命之子甚至都让人怀疑那个世界的是不是眼瞎……

对比起来,虽然这个世界有debuff在身,但是天命之子实在是太叫人省心了。

大部分时间对他的建议都是从善如流地采纳,就算有异议,也有理有据地提出疑问,等被解释清楚了,再按照执行……

甚至遇到情况紧急的时候,也会先按照他说的行动之后,再询问原因。

对比起某些个对人不对事、偏偏要和他对着干的天命之子,时越甚至想给李昀打个五星好评。

——要是天命之子都是这样的,他也不用这么早就心力憔悴,只想着去干文职养老。

现在李家小六也继承了他爹这个优良的品质,虽然只是暂时同行,但是简直是太让人舒心了。

李景信觉得他竟然从小先生眼里看出点……慈爱?

他眨了眨眼,将那点错觉甩出脑海,又问了一遍,“先生?”

时越这才想起解释来,“我觉得前面那座城有点不对。先绕开,然后叫个人去城里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什么事儿。”

时越只是含糊的一句“我觉得”,但是李景信神色立刻就凝重起来。

从北沧过来拿一路,这位小先生的“感觉”帮他们一次又一次地避开北沧人的巡逻。

而且他每次虽然说是“觉得”,但是神情却总是笃定之态,像是天下间无人无事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这让他想起一个人……

每逢大宴,帝王左下首位定然是空置的。

崔司空在父皇尚未发迹之时便已跟随,数十年出谋划策,呕心沥血、劳苦功高,可这样的人甘愿居于那空位之下。

庞义勇庞太尉,追随父皇多年,南征北战,大盛的半壁江山由他打下,可这样的大功臣却也心甘情愿的往后挪了一个座次,并不与那空位相平。

至于其余人等,更是毫无异议……

他没有见过那个人。

不、或许见过,但那时候他实在太过年幼,一点零星的记忆都没有,那人也并没有画像留存。

——凌云阁三十六功臣中,第一张画像是空白的。

因为画这些画像的画师并未见过那个人。

父皇曾酒后笑言,他要苦练画技,日后亲自补上这个空白。

不过也只是酒后笑言罢了,毕竟只处理政务就已经足够父皇从早忙到晚,哪有空闲习练画技呢?

延伸阅读

精彩塑胶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pkcz.shtml
精彩塑胶坐落于号称“江北塑料乡”的河北省东光县。东光地处天津、石家庄、济南三大经济开

嘉年华十字绣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6xjo.shtml
嘉年华十字绣是义乌市宝绣堂工艺品厂旗下品牌。嘉年华十字绣本着新颖的设计,独特的艺术风

米兰干洗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g6ka.shtml
米兰实业是一家从事洗涤设备研发与制造,引进高明的干洗连锁经营模式的综合经营模式的综合

九萱哈你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uxsp.shtml
哈你运动馆面向3—70岁全体健康人群,是哈你公司在成功运作哈你小孩运动乐园基础上,潜

尚泰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x7rm.shtml
尚泰饰盒总部主要生产经营各种仿古家具、酒具、屏风、花瓶等木制工艺品、家居饰品。经数年

爱无极24小时无人售货店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uq2v.shtml
爱无极24小时无人售货店项目是一种新颖的创富项目,通过自助研发的专用成人性保健品自助

美丽梦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xk9p.shtml
美丽梦床上用品是床上用品、窗帘、家居布艺套、地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长安耀特金属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nu49.shtml
长安耀特金属于2003年就通过了ISO9001:2000国内外管理体系论证。展望未来

从锐自动化机械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doi7.shtml
从锐自动化机械于2008年9月成立,是一家集自控设备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科

欧文蛋糕加盟  http://www.woodendollshouseblog.com/uwza.shtml
烘焙是一种艺术,欧文西点带着对西点艺术的较好追求,从揉制面团、发酵到烘烤,都能感受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破烂王之无限融合在线阅读第八节

    “叮!打败青学部长大和,获得经验值999”脑海里的声音响起,南也zui角抽了抽。999。。数据面板自动打开。姓名:南也隆一年龄:12岁力量:3.1速度:4.1体力:4技术:3.4精神力:4五维总和:18.8潜力评级:全国级经验值:2659点南也着实惊讶,他的技术点竟然增加了0.2点!力量和速度提高0

  • 江城疫战第一章

    车队在蜿蜒的山间缓慢行驶。已经连续几天没有下雨,车子驶过崎岖的土路扬起漫天的灰尘。山路狭窄,仅够一车通行。魏衍从车窗向外望去,感觉车子只要再偏那么几公分就会翻入山间。一个直直的上坡,惯力使他紧紧贴住椅背。他不由得抱怨:“这破路,难怪你说我开不了。”他自诩车技非凡,面对这样的路也甘拜下风。司机是张致远

  • 凌天游龙录双逃婚

    两个人都背了包裹,将新房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然后,夏青梅穿着红红的嫁衣,马君竹穿着红红的喜服,鬼鬼祟祟的从新房里溜了出来,王府的地形马君竹熟悉,所以,由他带路,两个人在后院避开所有守卫,向树林深处的高墙走去!借着月光,一对新人身上的红色喜服非常的乍眼!马君竹在前面带路,无心去看身后的娇小玲珑的

  • 哑之咒术师在线阅读南危孤星

    “看来他已经知道了。”紫潇仙子喃喃自语。“仙子您说什么?可否等神君回来让小仙代为转达?”由于刚才紫潇仙子声音极低,沐鲤没有听清,于是问道。“不必了。”紫衣飘动,一闪而逝。“唉,这紫潇仙子也真是可怜,人这么美,神君却是对人家不冷不热的,真是……不过,很早以前还有一位仙子喜欢神君,叫什么…仙子来着?而且

  • 我在地府当差穿越了?

    “殿下、殿下”,天才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旁边说话,他想睁开眼睛看看,但是轻轻一动浑身就传来剧烈的疼痛。他勉强睁开了眼睛,只是眼前的一切都有点模糊,天才使劲的眨了几下眼睛,看东西才渐渐清晰了起来。一张俊秀的脸庞出现在天才的眼前,看见天才醒过来之后,那个人好像非常的喜悦一样,仿佛自己醒来了是一件多么让人

  • 我的老婆是女公爵在线阅读第4章

    因为没有食道细又没有胃,吞下去的东西都储存在肚子里消耗。所以挺着大肚子的饿死鬼哪怕吃再多也不会有饱腹感,看见什么都想吃。幸运的是,长期的食物匮乏让他的鬼脸看起来清瘦又白净,巧的是这刚好符合人类时下的审美。只露脸不露肚子,这个直播模式简直是饿死鬼的福音。成了吃播的饿死鬼很快就走红网络。签了直播公会的后

  • 我变成了一个系统第8章在线阅读

    “你还会进宫吗?”苏楚涵抛出这个问题后,深深看了她一眼。随后就如同来时一样,不带走一片云彩地悄然离开。留下消化她话中信息的纪诺汐。刚才通过那些简单的只言片语,她已然明白那本妖修录是用来干什么的。顾名思义,妖修录,就是教妖如何修炼。它偶然的选择其实带有一定的必然性,只有生辰八字相符的人在机缘巧合下才能

  • 女主触不可及第10章在线阅读

    随后的华景,神兽之间的力量让我们逼出山洞。不归林之所以称之为不归,不仅是因为其各处地形植被几乎完全相同,身在其中很难分清方向,而且其中阴气极重,往往可以汇聚迷惑人的心智。此时不归林深处,古木参天,遮天蔽日,神秘莫测,但其中心却又一处百丈大小的地方,常年被狂风包围,与周围形成强烈的对比。狂风内部却又十

  • 异能者之冰帝降临在线阅读第5节

    诱饵好好发挥效果了呢,不过对方的攻击同样超出想象——躲在建筑物yin影之中的天雾凝冬望着那边的熔岩坑,shen手抹去额角上留下的冷汗,继续着与尤丝提娅的通信,“似乎这个诱饵格外好用啊。”“那是当然,妾身专门模拟了汝的所有魔力信号,如果不是妾身,没有人能够看出来是假货,”听着她洋洋自得的语气,想象着她

  • 幻雪联盟在线阅读第1节

    江依死后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男的,二十三岁,身高一米八出头,长得白白净净,不丑。过了十八年的女性人生,自己总算不用再遭受姨妈造访的痛苦啦,可喜可贺,啦啦啦啦啦!~\\(≧▽≦)/~这一世的江依,名叫江义,性别男,爱好男,有房也有车,就是——没钱、没媳妇o(╯□╰)o北风那个吹,将茅草屋上的稻草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