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他秒人这块一直可以的被锁

作者:怠惰dis乜 来源:纵横中文网

王氏起身送刘媒婆出门,张宝珠不让,一把捏了刘媒婆柴火棒似的手腕子:“我不要!让他不用来了,来了我也不在!”

刘媒婆被她动手,吓得蜷缩了一下肩膀,王氏赶紧拉开张宝珠,喝骂道:“怎么,你还要打人啊,你先打我这个做娘的!”

张宝珠哪能真的打人,呆会儿王氏还不把她皮给扒了,只能恨恨松开了刘媒婆,任由刘媒婆去了。

张宝枝张金山都躲在一边儿看热闹,没人上前来说话。

王氏送了人转身回来,就戳着张宝珠的脑门子数落:“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纪了,我给你找婆家容易吗,你怪我总给你找那些有钱人,人家看不上你,我还不是为了你能好过?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和你爹能占你多少便宜不成?”

然而她说这些,张宝珠在最开始都没想过,她能这样说,不正是证明了她的那点儿小心思吗?

每到王氏提起这事儿的时候,张宝珠都很头疼,王氏嘴里说着自己母爱似海,实则早把算盘打立起来了,然而最可怕的是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自私,认定自己是个为张宝珠操碎了心的好娘亲!

张宝珠不喜欢王氏,但是这具身体是王氏给的,她也吃着张屠夫家里的饭,用着张屠夫家里的钱,她不能真伤害王氏,不过为了自己的幸福,她就是昂着脑袋不肯认:“不行,我不要武大郎,你喜欢就让宝枝嫁过去!”

“宝枝?”

王氏和张宝枝都跳了起来,王氏更是指着张宝珠骂:“她是要嫁进城里的,用得着你来管吗!”

张宝珠懒得像个泼妇似的乱吵,扬了扬手,进屋子砰一声关上了门,打定主意呆会儿和张屠夫商量。

到了下午时分,她要去荣秀才那儿写字,依旧是找着打猪草的借口溜了出去,先到田里边儿割了一背篓的草,再溜去了荣秀才家里。

孟婶子因着前几日她给荣秀才做了几顿饭,这几日总是很热情,听见她的声儿就起身来拉着她进屋子坐。

荣秀才只抬了抬眼皮:“你来了?”

张金珠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儿,只觉得耳边全是孟婶子的说笑,因她心里想着武大郎的事儿,根本没心思和孟婶子寒暄,只是孟婶子说什么就应着便是。

孟婶子说了几句也不再扰他们,任他们在堂屋中写字。

张宝珠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了几个字儿就要告辞,荣秀才也不拦她,任由她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张宝珠又溜了回来说:“我明日告假。”

荣秀才凝着目光看着张宝珠,有些蹙眉:“你明日有事?”

“喔,家里有点事儿。”她没必要跟秀才说那么明白。

荣秀才也没再多问,只点了点头,说了句:“那你回去多写字,等你有空了来,把前面的补齐。”

张宝珠忽然觉得荣秀才真是块教书的材料,如果学生找个借口偷懒都不行,不过她现在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他催得紧她更高兴,张宝珠急忙点头应下来,撩了裙子就朝外面跑了。

张宝珠回到家里的时候,张屠夫已经坐在了堂屋里面和王氏说话,还没等张宝珠说话就先发制人:“宝珠,明天武家大儿子要来,你好好收拾收拾,用你妹妹的胭脂擦擦脸,看看你成天素着个脸,一点儿也不好看。”

很显然,张屠夫已经被王氏蒙蔽了双眼。

张宝珠仍旧是要为自己争一把,负气地坐在长条儿高脚凳子上说:“不行,武大烧饼太丑了!”

“丑?你多漂亮不是?你多大年纪了,还挑三拣四的,我巴心巴干替你找夫君,我容易吗我?”王氏老大不高兴了,于她眼里,张金珠就是眼高手低。

张屠夫听见王氏说张宝珠的年纪,也有些心烦,毕竟张金珠真的是个老姑娘了,老是这样挑三拣四的也不好,遂拍板儿了:“别吵了,宝珠明儿和武烧饼见一面!”

张宝珠哪里就能答应了,昂着脑袋说:“随你们,我可不待见他!”说着从凳子上下来,钻进房里,砰一声关上了门,夜里也不去做饭也不出来吃饭,张宝山在门外敲了许久的门,张宝珠也不去开。

第二天早上张宝珠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门上一阵响动,晕晕乎乎朝关着的房门望了两眼,只觉得那阵窸窣声不对,心道“不好”连忙跳下床就去开门,门已经从外面被扣上了。

张宝珠气得踢门大闹:“娘,你干什么,你疯了啊!”

王氏:“你胆子越来越肥,保不齐你今儿就跑出去坏了事儿,我告诉你,你就给我好好呆着,等着来人看亲!”

“你...简直是胡来!”张宝珠被气得说话都文明起来了!

张宝枝的声音响起:“你好歹也把亲看了,不能让咱爹娘给人赔不是。”

张宝珠气结,正要骂出来,五脏庙又开始造反,肚皮饿得咕咕叫,她省着力气,没再闹,又躺回了炕上。

到了中午时分,她饿得实在受不了了,要讨吃的,王氏才不给她吃的,只在外面说:“不饿你两顿,你不知道这钱来得不容易,成日里不听话,我把话给你挑明白了,你要是不听话就饿死在屋里就成了。”说着脚步声远去,伴随着她咧咧的声儿:“翅膀还没长硬就敢忤逆我,翅膀长硬了还了得?”

张宝珠听见脚步声不见,只能乱糟糟地坐在床上瞎胡想,这个婚肯定是不能成的,可是如果跟王氏对着干,保不齐王氏真要饿她个半死......她得让武大郎他们主动放弃她!

一个时辰之后王氏又来敲门:“想通了没有。”

张宝珠扶着门框子:“娘,我想通了,我答应就是了,你给我吃点儿饭。”

王氏听了才开门,叫张宝枝去给张宝珠端了碗饭。

胖碗似的武大郎和他胖板凳似的娘下午上门来相人,第一回上门还是比较懂规矩,提了只大/麻鸭和一坛子酒,王氏喜欢蝇头小利,张屠夫喜欢酒,夫妻俩被“投其所好”,自然也都不太挑剔武大郎的外貌,连忙迎了人过去坐着。

武大娘伸着脖子寻找张宝珠的身影,只看见门口有个娇娇俏俏的女娃娃,眼睛一亮,心说:怎么生得这般漂亮。

她赶紧朝张宝枝招手笑道:“你就是宝珠吧,生得真漂亮。”

张宝枝肯定不去,缩了脖子转身跑了,一边跑一边儿笑......

王氏拉了武大娘的手说:“那不是,宝珠在屋里,咱们先说事儿,说了再跟她见面。”

武大娘也是个精明人儿:“咱们先看人,他们俩看得上再说。”

王氏瞅了眼满脸麻子的武大郎,这人长得就跟他们家撒了芝麻粒儿烧饼似的,张宝珠再不济也不至于丑过武大郎吧!

张屠夫是个男人家,不懂弯弯绕绕,喜欢直来直往,立刻叫王氏去叫张宝珠出来。

王氏进门看见张宝珠坐在梳妆台前擦脂抹粉,脑袋上戴了两朵珠花,这么一打扮起来倒有几分颜色,王氏心头也更欢喜,低低嘱咐道:“你好好地在那儿呆着,他们说什么,咱们就应着。”

张宝珠点头应下,跟着王氏出门来见武大郎娘俩儿。

武大郎一看见张宝珠就拉着武大娘的袖子说:“不如刚刚的那个漂亮,何况也太高了。”

武大娘啐了他一口:“你知道什么,不懂就别乱说!”显然,她对张宝珠还是比较满意的。

武大娘伸手来拉张宝珠,将张宝珠前前后后打量了一遍,问了些话儿,大抵是在家干什么,喜欢什么,常做什么活计一类,张宝珠都一一答了,武大娘也很是满意。

两家人就商量起来张宝珠和武大郎的婚事儿,商量了一下午就把事儿商量了下来,说是过两天叫人合八字。

傍晚时分,武大郎母子二人才出了张家院子,走到外面武大郎又说:“真没有那姑娘漂亮。”原来是还惦记着张宝枝呢。

武大娘伸手就戳武大郎脑门子:“你个憨货,你才多高点儿,娘有意给你找一个高点的媳妇,以后生了儿子才能高高壮壮!”

武大娘才是真的会盘算,这时候已经知道“基因改良”了,要是张宝珠知道了,不定怎么佩服武大娘那灵活的脑瓜子。

让武大娘一说,武大郎脑子也打过弯儿来,凭他的相貌能找到张宝珠这样齐整的人已经是捡了便宜,怎么还敢肖想张宝枝那样娇嫩的小娘子呢!

武大郎挠了挠脑袋,嘿嘿傻笑:“她也好看,我还是看得上。”

两人正走着,遇上了牛心村儿的张大娘,张大娘今年六十五,闲来无事嘴巴碎,遇见个外村儿的人自然要上来寒暄八卦。

“烧饼他娘,你怎么来这儿了?”张大娘问。

武大娘笑眯眯指了指一旁的武大郎:“不就是给他说亲吗?”

“是吗?哪家姑娘?”张大娘在黑黢黢的天儿里瞅了眼武大郎,心中暗叹.....真他么丑!

武大娘说:“张屠夫家的大女儿!”

“喔~”张大娘又问:“他们家嫁女儿像卖女儿,说了多少桩婚事也不成,你怎么说成的?”

“还能怎么说成的,还不是钱来敲门!”

这人本/性/爱炫耀,武大娘伸了一只手出来比了一比,张大娘唬了一跳:“五十两?你可真是大手笔,能买两头牛了!”

武大娘神气地叉着腰:“那也没什么,多点儿就多点儿,咱们不差那点儿钱。”

张大娘只砸着嘴附和着武大娘......

张宝珠今天这样乖顺让张屠夫几人满意不已,王氏晚上还来挨着张宝珠睡,给她说了许多悄悄话,说是怕张宝珠嫁出去以后娘俩儿就没这么亲近了。

张宝珠一句话也没和王氏说,只是自己朝墙角挪了挪,一个人睡了。

延伸阅读

上书 一云之我还只是个孩子【新书求收藏】(2)  http://www.wdcar.cn/u3m6.shtml
第二章:我还只是个孩子叶晨愣住了。不是因为瑶池圣女的话,这些都是在叶晨预料之中的,不

灵纳万物之惊魂射杀!  http://www.wdcar.cn/pfak.shtml
战气纵横马长嘶。远方的地平线上,马蹄声震天动地,扬起大片烟尘。乌桓人兴起于匈奴衰落之

大魔物语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wdcar.cn/b8lz.shtml
距刘焉上书进言,也有几天时日了,朝延因益州刺史郤俭贪赃枉法,各地民不聊生,因此汉灵帝

对生劫之青七书院(3)  http://www.wdcar.cn/utgv.shtml
雕栏玉砌,雕的是诗词歌赋,砌的是山河星辰。青七书院外观即气派又不落俗气,让人一眼就能

来不及说再见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wdcar.cn/0pq.shtml
肖艺刚迈入准备大厅便看到站在休息椅上的艾伦用力的挥着手,随即一路小跑到其面前,相互握

红颜暮雪剑如歌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wdcar.cn/6dz9.shtml
到了秘王殿门口,王坚才发现,三座大殿从远处看似乎隔得很近,实际上,每两座大殿之间相距

悔忆江湖在线阅读第5章  http://www.wdcar.cn/ap2t.shtml
两个人很快回到了真田家。夜间的风凉凉的让人不由得颤抖起来,久美川披着真田的衣服都还觉

万域之剑帝归来之白月光,杀心燃(3/5)(3)  http://www.wdcar.cn/ptls.shtml
“谢,谢公子救命之恩,吾等皆为果敢卫士卒会骑马。”李玄霸话音刚落,从树林黑暗中传来一

仙侠文魔头穿进豪门爽文里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wdcar.cn/1nw.shtml
急匆匆的赶到太守府外,手脚麻利的翻墙入府,躲过巡逻查岗的护卫,她先是直奔了马厩,毕竟

古城故梦在线阅读第七章  http://www.wdcar.cn/l1t.shtml
沈明媚有些坐不住了,中午已经过去,李叔还在讲,从一次盘点,引出了很多公司营运上的问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修真劣等生在线阅读女神

    第六章女神我远远的看见马导带着几个保安在大门口和一大群拿着炮头的狗仔在讲数。他们好几个人不断的瞄向我的身后似乎他们要找的人并不在。我也郁闷这部电影的女主角名气真的有那么大牌么?看着那忙碌的狗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摄影棚发生了命案呢!“马导演,你知不知道那两架飞机的价值?你就这么砸还赶我们走难道你就不怕我

  • 都市:从直播开始在线阅读第4章

    货物确实不对劲。徐颜听到喊声之后便来到了货物跟前。这一望便陷入了沉思。“这批货也是稀奇,共分成了三层。”最先发现状况的老何指着货物说道。“这第一层尽是美酒,起先我看到的时候还以为咱们这次赚到了。”老何说着从身旁拿起一坛已经开了封的酒,酒香熏人,令人沉醉,就算是江晨也看得出来这些酒是好酒。“但第二层就

  • 缘幻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而今年,正是元年一年。要是自己生的早点,能够看着这个年代改朝换代该有多好,慕辞可惜的想。随后无所谓的摇摇头,她的父母是神医,身在江湖,所以她也不可能大老远的跑去看热闹。她也庆幸的想,好在自己身在江湖,不然要像宫廷女子那样行三拜,跪礼之类的,那简直是要她的命,像现在多好啊,爹娘疼她,爷爷奶奶宠她,哥哥

  • 佛系杀手第5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一早夜修就醒了过来,他快速的吃完了携带的面包,准备好之后他就要出发寻找雪拉比的痕迹了,当然就算找不到雪拉比,找到其他稀有的小精灵也是不错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期待过了。悄悄地走出了帐篷,天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夜修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才六点半,这个时候核心地带的人都还没有醒,显得非常安静,他有点口渴,

  • 美女总裁的绝品兵王在线阅读第6章

    路西法很喜欢卢卡斯。这种喜欢并不像卢卡斯与赫尔南之间的那种小男孩儿似的互相喜爱……路西法喜欢卢卡斯,是想要和对方makelove、想见证对方意乱情迷模样的那种喜欢。哦,当然了。这也并不是说路西法就真的非卢卡斯不可。最初他想和这孩子鼓掌也就只是完全一时兴起——他几乎见证了卢卡斯的整个青少年时代。而在这

  • 都市明月之啥叫牛逼?(8)

    “会是什么?难不成还是修真秘籍啊?”逍遥蛮不在乎的说道,他可不相信丰轩会违背师门将武当派的修真秘法告诉他。“你说对了一半,其实这也算不上是武当派的修真秘籍,只不过是修真界的一些通用法术,这可是我费了好久的时间写出来的,不过看你的样子是不想要了,我还是把它烧了吧!唉……真是可惜啊!本来还以为你会要的!

  • 洪荒:我忽悠了女娲之想死别连累柳家(8)

    被小男孩这般问起,陆玄不禁想起那道曼妙的身姿。绝世无双的容颜。还有洛红颜身上,醉人的体香。陆玄不禁神色微微失落,这般绝世无双的女子,有孩子了!“是很漂亮。”陆玄尴尬的笑笑。“那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娘亲?”洛天七八岁的孩子,人小鬼大的问道。陆玄更加尴尬了,干咳了两声,佯装拍了洛天一巴掌:“你还小,不懂什么

  • 寻真意你让我躺会儿,秋梨膏……

    山顶的日头已经开始有些炎热,一只耳百无聊赖的靠在一棵大树下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眼睛时不时的望向半山腰上的大路。吴麻子坐在不远处跟大伙吹着牛皮,这次他的官职是锦衣卫指挥使,他在讲自己当锦衣卫指挥使时的辉煌业绩,除寇平叛,开疆拓土,一语定山河,吴麻子吹的忘乎所以,生生把所谓的个人经历吹成了神话小说。马

  • [综]每天都想解除封印!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夜高烧不退,浑身酸疼,头痛欲裂的严四海,误食用了两片过期的退烧药。吃过退烧药之后,严四海的烧非但没退,反而烧得更严重了。甚至烧到惊厥,脑细胞功能发生异常紊乱,大脑神经元突然大量超同步放电,脑干和各神经接头兴奋性不断增高,体内电解质诡异突变……在一阵剧烈的抽搐过后,严四海只感觉两眼一黑,脑袋像是破碎

  • [综]主角光环聊天世界漫漫黄泉路,九叶彼岸花(二)

    过了黄泉路,就上了望乡台。位于中转站的望乡台是只一个高高的石台通体呈青黑色,散发着阵阵的阴光,上边书写着三个血红的大字——望乡台。显得有些朴实无华,却是生人与亡者最后的交汇处。所有的生魂排着长队,一个一个井然有序地登上望乡台,回头瞻望就能看见阳世里的家人朋友,以及自己的身体。那是最后的一眼,也是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