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无敌:开局49999年修为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

作者:桦浩阳 来源:飞卢小说网

“咯咯咯,不错,能躲开我的一两记拳头了!”那女子一边蹂躏着张济善,一边赞赏道。

可张济善呢,气的牙龈直痒痒!这三日,他可是时时刻刻被这女子蹂躏着,连眼都没合一次!

每当张济善因为被打的有些麻木,想要昏睡过去时。那女子便给张济善喂了一不知名的丹药,张济善身体上的伤势不仅全好了,且精神头也更加的好了!

当朝阳再一次升起之时,那女子一脚将张济善踹入湖水之中。而后低声笑道:“呵呵,这三日的蹂躏,就当是对你看了我身体不敬的惩罚了!”

那女子的声音虽然小,但张济善却丝毫不差的听在耳中,或许是因为踏入了武者行列,六识变得更加敏锐的关系!湖水中的张济善气的牙直痒痒,好嘛,明明说要教我功夫的,却蹂躏了我三天!我还怎么报仇啊!

遂破口大骂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明明说要教我功夫的!却为了报复我,整整蹂躏了我三日!我跟你拼了!”

那女子闻言并未生气,反而露出一可爱俏皮的笑容道:“呵呵,此前还一口一个仙女姐姐的叫着,现在却变成恶毒的女人了!但是,你说的对,我就是为了报复你!怎么滴了!若不想继续挨打就老老实实的!”

不等张济善开口说话,那女子便再次笑道:“呵呵,你难道真的认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一个人么?”

说着,一枚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其手中。那女子对着湖水中的张济善一抛,那石子便急速射向张济善。

湖水中的张济善看着飞来的石子,侧身一躲,很是轻松的躲开了!

至此,张济善也终于明白了那女子的用意,但心中却很是不忿!好嘛,你训练我就训练我嘛,却将我当成了出气筒!可恶!但又无可奈何!

“呵呵,三天已至。你顺着这条小溪,就能到达你来时的地方!”看着湖水中忿忿的张济善,那女子微微一笑指了指小湖的一角,那潺潺流动的小溪。

“啊?仙女姐姐~我,我还能再见到你么?”张济善接过那女子丢来的一个药丸,吞入腹中后,有些不舍的问道。

那女子闻言,手一招,挂在张济善脖子上的玉观音便落入其手中。随着其手掌闪烁了一阵的光芒后,那玉观音还是那玉观音,只是那玉观音外表更加的具有神韵!

玉观音的背面,也刻上了一个‘帝’字,那‘帝’字虽然十分的秀丽,但无不透露着无上的威严!

“这玉观音后的‘帝’字便代表着我,若是有缘,我们自会相见!”

当张济善看了看手中的玉观音,再抬起头后,眼前的那美人儿已消失不见,只留下缕缕的清香随风而散!

“哎!惶惶然如一场梦呐!”看着手中的玉观音,张济善叹了口气,将其挂在了腰间。天地之大,不知其名不知其姓,仅凭一‘帝’字,如何找寻?正如那女子所说,若是有缘自会相见。

想罢,张济善捡起静静的躺在地上的,那把从城主府偷来的雪刀,将其系在背后,便顺着小溪向来时的地方走去!

天空上,白云巅,看着下方背着一把刀的少年,那女子不禁喃喃道:“难道真的是我们的决定错了吗?短短十数年,这天地就如此之乱了吗?这天下间又有多少的嫩芽身处火海呢?”

就在这女子感叹之时,一道轻灵悦耳的声音传入那女子的耳中:“呵呵,姐姐你说错了!乱世出英豪!我有感觉,这平凡的少年,将来一定不平凡!”

“哦?妹妹可有何见解?”看着眼前这容颜不逊色自己丝毫的女子,那穿着暴露女子好奇道。

“嘻嘻,姐姐若不是感觉那小子将来不凡,会不杀他么?会亲自指导他么?又会给其留下独一无二的信物么?”

“哎~或许吧!”那女子叹了口气,目光飘向远方的彩云,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七帝元年,一颗血红色的陨星从天而降!血红色的红光,照亮了整个天地!

当这颗红色的陨星从天而降之时,天地为之震动,七帝每每都被这颗血红色陨星上的邪魔之气所惊醒!

纷纷掐指推演,无一例外,他们所推演的结果是,在不久的将来,天地将有一场灭世的大劫,而大劫便是因为这颗血红色的陨星!

遂七帝便纷纷派人向那红星坠落之地,寻找那颗红色的陨星,同时寻找在红星坠落之时降生的婴儿!可时至今日,不仅红星坠落之时降生的婴儿没找到,就连那红色的陨星碎片都没找到一块儿!

正因为七帝的行动,让苍茫各处纷纷升起战火,原本安详无比的天地,一时间充满了悲伤之色!

一间极度奢华的房间内,张济善推开房门,看着盘腿而坐,背对着自己的莫风,一时间眼眸更是冰冷无比!这是杀害自己爷爷的罪魁祸首,一直隐匿在黑暗中的毒蛇!

若不是那日夜晚,他和韦任艺的丑陋暴露在自己的眼前。或许自己一辈子都还要将这莫风好生侍奉着,像对自己的亲爷爷一般对待着这条毒蛇!

“呵呵,看样子你是从韦任艺那知晓了你爷爷之死的真相咯!”感受着张济善身上那浓浓的杀意,莫风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道。

“不错!可否告诉我,当年,为何要杀害你最好的兄弟,我的爷爷!”张济善目光狰狞的质问道。

“呵呵,原因?我与你爷爷的事情,就如同那观音玉坠一般!”莫风闻言嘴角微微一翘,没有丝毫隐瞒的笑道。

“呵呵~”张济善一时间笑的有些凄凉,为了一些外物,竟然谋害好心待己的兄弟。自己是,当年的爷爷也是!“莫风老狗,你会后悔那天夜里放了我,下了地狱后,好好的忏悔吧!”

“哦?”莫风转过身,看着张济善从背后刀鞘内拔出的雪刀有些惊讶,但也并未在意。“呵呵,锻体一重,看样子你有了些奇遇。真的以为一朝就天下无敌了?小子,看在我们爷俩一场,今日我就好好的教导你一下吧!”

“爷俩?我呸!”张济善持刀指着莫风的脸门,狠狠的啐了一口。“爷俩,莫风老狗你配么!”

“呵呵,年少气盛呐!当年我也是如此,如今落得了这个下场。井底之蛙,今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武者世界的残酷!”

莫风微微一笑,言语之间,一根细如牛毫的银针,便瞬间射向张济善的眉心。

感受着那银针上浓浓的死亡威胁,张济善侧头一撇,成功的躲过了那根细如牛毫的银针!

正当张济善为躲开莫风这一击而高兴时,十数根细如牛毫的银针再次向张济善袭来。

银针入穴毫无声息,张济善一瞬间便失去了行动能力,如同八爪鱼一般软软的躺在了地上。

看着面带微笑走向自己的莫风,张济善一时间又是愤恨又是绝望,这莫风的实力竟这般可怕!自己在其面前,竟如同一三岁的小孩一般,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手中的雪刀,莫风一笑道:“呵呵,这城主府倒是收藏了一不错的宝刀,死在这把宝刀的刃下,也对的起你了!”

说着,莫风就将那高高举起的雪刀,从上而下一挥而下!看着斩向自己头颅的雪刀,张济善脸上那绝望愤恨之色一时间消散全无,露出一解脱的笑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但许久,张济善也未感受到疼痛,有些不解,缓缓地睁开双眼,看到正一脸慈祥微笑的看着自己的莫风也是一愣。

这莫风又在耍什么把戏?装慈祥感动自己?

“呵呵,如此一叶嫩叶现在夭折可惜了!”莫风一边笑着,一边走向其之前所坐的那个蒲团前。缓缓地坐下后,平静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张济善,手一招张济善身上的银针便尽数归于其手中。

“为什么?”张济善很是不解的问道。

莫风闻言微微一笑,露出一解脱之色道:“呵呵,为什么?也许是人之将死心也向善了吧!”

“人之将死?”张济善闻言一愣,而后仔细看了看莫风,果然其身上被一股浓浓的死气所缠绕,看样子的确是命不久矣了!

“怎么,看到将死的我心软了?”看着张济善变软的眼眸,莫风嘴角微微一翘道。“小子,记住,心慈手软的人可不适合在武者的世界生存!”

张济善听闻并未言语,这莫风说的一点也没错,且不说武者的世界,就是世俗界,心若不狠一些,真的会被人啃噬的连渣都不剩!

但这又如何?若是背离了本心,那还是自己么?一时间,张济善的目光又再次的坚定了起来。

“呵呵,罢了~你将来如何,老夫是看不到了,但希望你能记住我说的话!”看着目光从疑惑到坚定的张济善,莫风并未多说什么,缓缓地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籍道。“这本医书便是我当年杀害你爷爷的原因,其中还有一封留给你的书信,想来是你爷爷当年命不久矣前写下的。”

接过莫风手中的医书,张济善很是爱惜的在这古朴的医书上抚了抚。欲要向莫风询问些东西时,却发现莫风身上已没有了丝毫的生气。而后摇了摇头,转身离开此间房屋。

在离开莫风的小院后,张济善在那城主府中闹腾了一阵后,便带着城主府府库内的银票悄然离去。而后闻讯赶来的雪落城百姓,看着城主府正门墙上的一行大字,无不欢呼喜悦的跳了起来!

只见那围墙上‘天道好轮回,善恶终有报!’十个大字异常醒目。

PS:

原名《炁尊》,两个名字都能搜到哦!

读者群:808891308

微信公众号:三两姜山

延伸阅读

华悦袋泡茶包装机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xvi6.shtml
我公司成立十余年来一直从事全自动包装设备的研发与生产,产品在国内市场占有相当份额并远

庄家老头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djof.shtml
庄家老头粉业由河北聚誉食品有限公司运营,属小麦粉系列产品品质优良,工艺,口感良好。公

金殿环球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g2wb.shtml
公司运营金殿环球交易平台,受美国,英国,香港,新西兰金管局相关单位监管,平台正规合法

石门笋制品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a3dw.shtml
石门笋制品是余杭区级农业企业,主要从事早竹的栽培,竹笋的加工和各种笋产品的销售。以公

卡丽坦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yphc.shtml
卡丽坦卫浴现主要产品亚克力浴缸销量节节高国内二十多个省市,并远销欧美及中东地区。公司

龙康戒烟王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urqb.shtml
香港龙康集团总部位于尖沙咀新港中心,集团以国际贸易为核心,目前已在日本、美国、印度等

宝跃堂亲子乐园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ukrz.shtml
宝跃堂是为12岁以下孩子提供的专业的室内亲子乐园。孩子是父母独一无二的宝贝,但当家长

挪亚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xs9q.shtml
挪亚茶叶是杭州之江度假区挪亚茶行经销茶叶,总部是西湖龙井茶、九曲红梅、花茶、红茶、白

尚鼎鲜水晶焖锅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b809.shtml
深圳市尚鼎餐饮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全国连锁型的大型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公司以专业正规

一多洗衣加盟  http://www.conn-serv.com/pin2.shtml
陕西一多洗涤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干洗、湿洗、皮货保养及品牌推广为一体的特许加盟洗涤连锁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六界路第四章

    即使是地下拳击这种操作了好了短期内来钱比较快的项目对他来说很有诱惑力,但看着露西安那张脸他还是打了退堂鼓。先不提她是不是真的能够登上拳台,就算她登上了拳台那又怎能怎么样呢?看着那细胳膊细腿的,彼得很怀疑对方能够在拳台上面支撑多久,别说是靠着打拳挣奖金这种不怎么靠谱的事情,就说脸,这么一张可以带来更多

  • 魔血凌天在线阅读第6节

    “小七、小七、快开门,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小七揉着惺忪的眼睛,打着哈欠:“什么事儿呀?”“明天你把你们老大叫过来做评委吧!”“估计让老大来够呛!”“为何?”“老大那脾气很怪的!”“反正你明天和他说说!”“好!”“快睡吧,晚安!”“晚安!”一大早,末一的门店已经排满了人,打着哈欠的二人见此番热闹之景

  • 幻想士极夕在线阅读第10章

    林沅被朱凤带着来到了白府。白善前些日子跟着朱凤上林家砸场子,结果当天就被他爹抓回家关了禁闭,连着几日都得窝在小书阁里闷头苦读。在朱凤看来,白大人是还没睡醒——他觉得白善能靠念书出人头地。白府大门紧闭,朱凤也没打算从正门走,轻车熟路地步到一处矮墙边,侧头冲林沅道:“在角门边等着。”说罢一跃翻过墙头,将

  • 锦绣江山图之第三章

    “这不对啊!夷陵老祖说过的!高阶的只吃魂,低阶才会吃肉啊!”蓝思追有些崩溃魏无羡有些无奈“你迷信他干什么啊!他自己一堆东西都做得一塌糊涂!而且任何规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一个婴儿没牙时只能喝些稀饭汤汤水水之类的,一旦长大当然也会想用牙齿吃些肉类啊,她现在法力大涨了自然也会想尝尝鲜啊!”这时食魂天女从地

  • 守护甜心之被黑猫殿下拐走在线阅读明争暗斗

    “凯哥,我要吃鸡爪。”云溪为了照顾王凯的情绪,看到江浩离开后急忙转过身来笑着对王凯说。“可是你刚才?”王凯的眼神有点不解。“如果我不那样说,你哥现在会离开吗?我可不想被他用眼盯着吃饭,凯哥,你能帮我个忙吗?”云溪眼里闪过一丝不快。“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王凯脸上露出喜色。“我有点害怕你哥看人时那直

  • 玄幻之最强副本系统之宝箱捡到闺房中

    一处客厅中。“王爷,臣再敬您一杯,请!”“秦将军…”不等王腾制止,秦飞已然先干为敬。“王爷大婚在即,这些礼物是我等的一点心意,还请王爷收下。”“王爷,卑职斗胆敬您一杯。”秦飞没有让家人陪席,而是招来手下一大帮心腹将士。从秦飞对他们的言行举止上,王腾暗自断定道:“秦飞平日里也这样。”不管秦飞这么做是不

  • 我从港黑C位出道了在线阅读第八章

    一个月后,大蛇丸的实验终于做完了,带着她们接了一个A级的护送任务,任务金额达到了八十万两。她们要护送的是一队商队,来自一个小国家,做的是非常暴利的生意,但做这个生意的并非只有一个人,所以商人的生命安全很难得到保证,去哪里都会雇上忍者或武士保证自己安全。大蛇丸的名声还是很大的,这一队人至少没有给她们甩

  • 尘世背影第一章

    撩过火千面怪/文沿海的辽城,七月的天气暑气熏蒸,即便白天赤日炎炎,到了晚上,微风总会如期而至,徐徐吹来,清清爽爽的感觉。相比白天这座城市的浮躁,此刻倒显得有几分舒适恬静。然而。突然传来的汽车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宁静,拖着长长的高分贝尾音由远及近,最后,急躁的停在了路边。斑马线外等红灯的行人循

  • 忠犬大战抑郁症[星际]第十章在线阅读

    乔安娜被这称呼吓到了。她从一开始就很自主自觉把自己划分到了下人的阶层中,甚至觉得应该还要比下人更低级一些。无论把自己放在怎样的位置,她都不敢想象娜塔莉居然会以这般恭恭敬敬的态度对待她。她总觉得是什么地方出了错。大脑很快就给出了更符合实际的猜测——娜塔莉的这声“大人”并不是在说她。她急忙回头看了看,却

  • 飞升失败后我开始卖化妆品之馒头配烧鸡(1)

    送走了姐姐和姐夫,花唱晚就将注意力移回到了许南毅的身上,看那男人躲在被子里不好意思出来,耳尖红红的样子,就忍不住调侃道:“怎么,还害羞着呢,不想吃东西了?”“你,你先转过身去,我穿衣服!”许南毅面红耳赤,急急的说道。“呵呵,又不是没有看过,有什么好害羞的,就算是不穿也没事,你伤着,我还能做什么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