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不愧是我男神啊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淼水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闱刚刚结束,榜还没有放。京城的百姓还未从又有几个举子被抬出来的谈资中缓过来劲来,便迎回了本朝的第一位女将军。

街边的酒楼上,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慵懒的靠在二楼的栏杆上,看着楼下人头攒动的街道,抬起脚踢了踢自己身边那个懒洋洋的挂在栏杆上,手里提着酒壶,不停的打哈欠的男人,笑道:“你真的打听清楚了,阿孜一会儿真的从这儿过吗,唐唐?”

男人特意加重的两个字,令桌旁自斟自饮的男人“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刚刚入口的酒水直接喷了对面那个一直装睡的男人一头一脸。这下子,装睡的男人也不装睡了,哆嗦着就掉到了地上,可是连头上的酒都顾不得擦一下,直接就趴在地上捶着地哈哈大笑。

刚刚还懒洋洋的挂在栏杆上冯唐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的跳了起来,脸色涨红,指着卫诚高叫道:“小卫子,不许再叫那两个字,你听到没有?”话音一落,冯唐就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了看,似乎是在担心着什么。

要说这冯唐,也是京城中有一号的人物。他乃是开国将领冯老将军的老来子,自小就受尽宠爱,飞扬跋扈,恣意妄为。就是当今的几位皇子,一言不合,他也敢一拳就砸过去。

当然,当年纵横京城的小霸王冯唐也不是没有害怕的人的。能令冯唐感到害怕、甚至连声音都能令冯唐哆嗦的人,就只有那么一个。原因无他,只因为冯唐是真的打不过她,使尽浑身解数、用尽撒泼打滚的无赖招数,也无法获胜。

“唐唐”这个名字,也是当年他打架输给了她之后,被强安上的。可以说,唐唐这两个字,就是冯唐童年的阴影。

就算是到了现在,即使那个女人为父从军,在战场厮杀了六七年的时光,冯唐都不敢吃糖。就怕他刚刚将糖放到嘴里,那个女人就会突然跳出来,狠狠的扯住他的耳朵,对着他的耳朵如魔音穿脑一般的叫着“唐唐唐唐……”。

卫诚将手掩在唇边笑了一下,口中却是明显的敷衍:“怎么,你就这么想阿孜吗?”卫诚也没想到,当初那个别着小鞭子招猫逗狗上窜下跳、打架闯祸勇字当头的假小子,竟然比他们这些男人都强:真的上了战场,成为了本朝绝无仅有的女将军。

“唐唐当然想阿孜了,”长公主之子杜若随意的擦了擦脸上的洒水,拍拍屁股站起来,勾着卫诚的肩膀,一脸坏笑的道:“你没看到唐唐手里的酒瓶子吗?估计等一会儿阿孜经过的时候,嗯哼……”

几个损友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表情,冯唐顿时觉得脖子上冷风吹过,条件反射般的感觉到了浑身上下哪哪都疼。

冯唐一边在心里暗骂着“真是交友不慎,这帮子缺了大德的混蛋,竟然敢编排爷,说爷要将酒倒到贾家那个野女人的脑袋上,爷就不会直接扔酒瓶子下去”,一边在心里做出了“等到明天真见到了那个暴力女,一定要恶人先告状;不对,是直接倒打一耙,将事情推到这几个混蛋身上”的决定。

虽然心思千回百转,可是冯唐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一副义正词严的模样:“你们可别瞎说。我这不是看着小卫子这都一年多没出来了,所以才特意拉他出来,松泛松泛嘛!”

卫诚给了冯唐一个你心知肚明的眼神,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你别忘了,我可正守着孝呢!”卫诚的父亲一年多以前去世了。卫诚也一直窝在家里守孝。要不是这次,冯唐他们硬把他拉出来,估计卫诚还是不会出来的。

卫诚看着桌子上的素菜与素酒,心里还是很感动的。最起码,这帮朋友看似不着调,可却还记得他的父亲才去世一年多的时间。不像他的那几个庶出兄弟,别说大酒大肉了,就连通房丫头可都已经上床了。

听到卫诚的话,再看看卫诚可称精致的眉眼,以及偶尔看向他们时流转的眼波,几个已经通人事的男人对视一眼,心里同时想起了当初宁国府的贾孜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要想俏,身带孝”。

“滚!”一看到几个朋友的眼神,卫诚就明白了这几个人在想什么,不禁愤怒低吼出声。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一贯以来的形象,他一定要拉着几个人的脖子,使劲的晃一晃,并全力的吼上一句“爷是爷们,纯的!”

一看卫诚真的生气了,几个人赶紧收回了自己散乱的心思。

“呵呵,”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陈瑞文揉了揉鼻子,干巴巴的笑了笑:“这几年,这京中卖身的好像又多了起来……”要知道,当年贾孜在京城的时候,这京里可是很少有卖身葬父葬母、一开价就是几十两甚至上百两银子的。

“那就等着阿孜回来,”冯唐笑眯眯的喝了一口酒:“大家再一起去砸……做善人喽。”差点直接将“砸场子”三个字说出来的冯唐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完全不觉得“砸场子”和“做善人”之间有什么区别。

冯唐的话音一落,几个人眼前就出现了当年仅有五岁的贾孜带着一群六七岁的小纨绔,甩开身边的护卫和小厮,在街上嬉耍闯祸,遇到有卖身葬父葬母葬小强的姑娘便兴冲冲的冲上去调戏,不,是帮忙的情景。当然了,贾孜以及他们几个从来都没帮上过什么忙,也没买成过什么人。甚至到了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传的,那些要卖身的小姑娘一看到贾孜一行人出现,就立马收拾东西,如丧家之犬般的逃窜。闹到最后,整个京城可是连一个卖身的姑娘都没有。

京城治安一片大好,不只府尹大人得到了当今的夸赞,就是贾孜等这几个小孩子,都受到当今的赏赐。

卫诚挑了挑眉:“你现在去买,就会有人跟你走了。”也许当年的卫诚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买不到小姑娘,现在却早就已经知道了:能开出那个价码的姑娘,有几个是真的单纯的想要为奴为婢侍候人的?而胸怀“大志”的姑娘,又怎么可能跟十岁不到的孩子走呢?

冯唐露出了开心的笑脸:“那是爷的魅力大。”冯唐当然明白卫诚的意思,不过还是得意洋洋的夸了自己一句。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给了冯唐一下:“那是你的银子魅力大。”

“滚!”

杜若咳了一下,学着冯唐的样子挂在栏杆上:“唐唐,你确定阿孜真的走这条道吗?”

陈瑞文也挂到了另一边,笑眯眯的拍了拍杜若:“怎么,小杜要去打听?太好了,我们可都指着你喽。”

“滚。”杜若踢了陈瑞文一脚,一副悻悻的模样:“现在太子哥哥已经出城了,你让我上哪打听去?你总不会要我去找……”含混的说了一声,杜若一脸理直气壮的模样:“我可不敢。”

众人自然明白杜若含混的那两个字是什么,不禁默契的相视而笑。

对于杜若一见到那位就哆嗦的事,大家都觉得有些纳闷:杜若从小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他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怕,可却偏偏怕那位连他把天捅个窟窿都不舍得说他一句,反而会出手替他摆平一切的舅舅。这京中谁不知道,皇上最宠的人,一个是太子,另一个就是杜若了。皇上整天挂在嘴上的话就是:就是朕自己饿到了,都得给太子和杜若吃饱。

如果杜若知道这些向来只会看他笑话的朋友们的心声,他一定会揪着他们的耳朵告诉他们“那老头玩的是捧杀,捧杀”。可惜,杜若并不知道大家的心声,他只是想到了昨天偷偷听他老爸老妈说的话:贾孜的年龄应该可以出嫁了。

想到自己父母对贾孜的满意程度,杜若的心里不禁暗暗的祈祷:这倒霉的帽子可千万别落到他的头上啊!

“这可是赦赦说的。”冯唐懒洋洋的挂在栏杆上:“他是从他老子那里得到的消息。”贾赦的父亲贾代善是当今心腹,这次凯旋而归的又是贾孜,因此,从贾代善那里传出来的消息自然是可信的。

听到冯唐的话,杜若和陈瑞文对视一眼,又同时默契的笑了出来:荣国府的贾赦和宁国府的贾珍,现在应该是浑身哆嗦了吧?要知道,贾孜的鞭子,那玩得叫一个出神入化,全京城都找不出第二个。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贾孜的鞭子六亲不认。

“他人呢?”卫诚好奇的看着冯唐:“还没来吗?”贾赦是贾孜的堂哥,可比起和他同父同母的亲妹妹贾敏,贾赦和贾孜倒更像是亲兄妹。因此,按常理来说,贾孜回来,贾赦是一定会来的。

冯唐、杜若、陈瑞文三个人一起看着卫诚,一脸“你说呢”的表情。

卫诚一拍脑门,微微的勾起嘴角:“好吧,当我没说。”想到贾赦家里的情况,卫诚这才反应过来,贾赦应该是被他的母亲,荣国府的当家主母留在家里了,理由都是现成的:贾孜今天回来,你往外跑什么。

“唉!”冯唐转过头,笑眯眯的看着下面的街道,喃喃自语的道:“十八的姑娘一枝花,也不知道阿孜现在长成什么样了。”

杜若挑了挑眉,和其他几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刺槐。”

而此刻,大家翘首以盼的“刺槐”贾孜正带着自己手下所有的士兵一起,接受着当朝太子,也是传说中当今最宠爱的儿子的检阅。

缓缓的走在足足等了三天的队伍当中,随手拍一拍士兵们强健的胸肌,想到刚刚看到的上千人的队伍却整齐得犹如一人的动作,听到的山呼海啸般震耳欲聋的呐喊,太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早就听说贾孜治军有方,军纪严明,手下军队更是训练有素、战无不胜,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

“真应该让父皇来看一看什么才叫真正的军队,”感受着身边的人身上传来的只有真正在战场搏杀过的人才有的肃杀之气,太子在心里暗暗的腹诽道:“什么叫真正的铁血之师。这样才不会被那些只会耍花架子的老家伙们给骗了。”

虽然太子没有从过军,可是却还是能够轻易的看得出来,贾孜带回来的这支军队,比起她那身为京都节度使的堂叔贾代善掌管的京畿大营真的是强了不止一点。

当然,太子的心里也明白,对于京畿大营的事,贾代善不是不想管,而是根本管不了——能进入京畿大营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世族贵勋,又有几个是好相与的?就算贾代善是当今的心腹,可是却也没那个魄力,整顿京畿大营。

想到京畿大营的事,太子不由自主的看看始终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贾孜:他倒是相信贾孜有那个能力与魄力管好京畿大营,只可惜他的父皇……

太子的心里一边思考着京畿大营的各种问题,一边比较着贾孜与贾代善,或者说是宁国府与荣国府的不同,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的脚下。

脚下一滑,太子的身子控制不住的向前倒去。太子心中一惊,却强忍着没有喊出声,只是再想稳住自己的身体却也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太子以为自己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与大地进行一次亲密接触的时候,一只纤细、柔软的小手轻轻的托住了他的胳膊,扶住了他的身子,带来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使他免去了一场本无可避免的尴尬。

太子的心神微微的一荡,正想着这柔弱无骨的玉手的主人,会是怎么样的倾国倾城的时候,耳边却突然响起一个令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的声音:哎哟喂,这位哪是美女啊,明明是活祖宗嘛!

“太子殿下,小心!”

延伸阅读

源码战纪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netzjk.cn/xn37.shtml
林泽安抚的摸了摸狗头,随即看也不看站在那里碍事的两个人,绕过他们上前去敲门:“阿姨,

小社会意外抽奖【求收藏!】  http://www.netzjk.cn/xszz.shtml
叮!人气值+5000’‘叮!人气值+8000’数据还在疯狂的翻滚着,叶凡的脑子里,已

流浪剑客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netzjk.cn/gq8e.shtml
赶来的警察叔叔没能来得及阻止李洪的暴虐行径,眼睁睁看着顾瑶如同块破布一样被踹飞出去,

醉卧江山第7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tzjk.cn/penk.shtml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日,谷雨。在陈丁亥再次上门骚扰之后,乐亦还是选择了不告而别。他打醒

三十八年往事集(HP——伏地魔之子)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tzjk.cn/prf4.shtml
叶子绮拿起了自己可以使用的抽奖道具【运动护腕】【运动护腕】:可以有效的在运动中保护手

网游之风色传说少女赠酒  http://www.netzjk.cn/xhpy.shtml
君若尘回到老屋的时候,夕阳已经渐渐靠上山头了,只差一线,便可顺理成章地落下去。他从屋

轻尘柳色在线阅读城北徐公  http://www.netzjk.cn/yw0d.shtml
“你说什么?我打死你”听到秦枫又一次的嘲讽自己,骊姬再次的冲了上来。邹忌再次的把两个

一颗水蜜桃之最强随身空间  http://www.netzjk.cn/abrz.shtml
玲珑天九重天。不计其数的岛屿漂浮于空中。人族与妖族领域交界处,一座颇为宏伟的宫殿群坐

扶摇而上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tzjk.cn/6dzk.shtml
“喂!张天,醒醒!”“快醒醒!老师叫你!”一阵急促的声音传入耳中,同时伴随的是自己的

佛系人生(快穿)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netzjk.cn/bnrh.shtml
自从校庆后,宋单走到哪儿都有别人在谈论她。虽然不是恶言,但是感觉不自在,好像被扒光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行者歌第3章在线阅读

    凌薇到麦当劳的时候,君皓已经点好单,坐在靠玻璃窗的桌子上等她了。当君皓看到凌薇已经换回自己的休闲衣服时,他很开心,看着她一直傻笑着。而站在桌子旁边的凌薇,看着君皓一直笑,她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今天她穿的很随便,她感觉君皓在嘲笑她,但她又不敢说,只是很不自觉的摸着她的脖子,笑的很僵硬。凌薇有点自嘲着,早

  • 刀域之不死人在线阅读第4节

    “你叫什么名字?”郁金端坐岩石之上,面向晚霞余晖,召来少年询问。他纵观大叶的一生,仅仅了解大叶的所作所为,世界的构架和部族现况,对部族每一个人的名字并不清楚。“我叫潮汐。”少年稍显紧张的说,毕竟正在问自己话的不是人类,而是传说中的异兽山魅。“部族幸存者有几十?”“六十。”“今日起,你代替我传达对部族

  • [楚留香]之一川波之拔河比赛前的大虐杀》

    “呵,真的很搞笑啊,2015年,我们会在这阴森的田径场上度过,而跨年,我们还是在这阴森的田径场上等待2016年......”我冷冷地笑道。“不知道爸妈怎么了,她们会很担心我们吧,担心到什么样的程度呢,我们该怎么办!”柳沐卉双手抱着腿痛哭着。......尴尬地聊了几句之后,这才发现已经整点了,新年的钟

  • 我是大异端在线阅读遇仙

    方雷,他现在已经有点后悔方才的冒失了,至少他认为自己应该准备一张地图。凯旋城是凯龙帝国的是一座要塞,是整个帝国西方的壁垒。也正是这个原因,凯旋城的地理位置非常偏僻。凯旋城外乃是一片崇山与峻岭,这是一片巨大的缓冲带,战争的缓冲带。眼前这片森林名叫慕斯森林,南北各有两条山脉,正好将这一片森林夹在中间。出

  • 舱内之眼之魂体双修

    仅仅过去了一个时辰,叶靖宇就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脑海之中已经多了一篇极其深奥的修练心法——《霸元诀》。《霸元诀》共分三篇,分别为养身篇,战技篇,神通篇,其中每一篇又分为十重……以叶靖宇现在的理解能力,后面的战技篇和神通篇根本就不懂,只知道养身篇是教导自己如何修炼体魄……所谓的体魄,自然是人的灵魂和肉

  • 二十八岁那年之这是故意的【求鲜花,求收藏】(10)

    使用卡片后的秦山的全身一震,浑身这种感觉就这个飙~倍爽儿~爽爽爽爽爽~…….嘿嘿,我先试试。看看效果!怎么个不一样法?秦山爬近柳眉的。慢慢靠近轻轻触碰~。。。。。。“柳眉,怎么了?”莫菲正吃着鸡腿,停了下来,疑惑问道。柳眉赶紧深埋下头,掩饰道:“没事,就是噎住了!”“哦,那喝点汤….”莫菲给柳眉盛了

  • 幻想乡乐园化计划第六章在线阅读

    又是一个新的早晨,此时的杨潇等人正热火朝天的办着大事。只见石烨和丘南两人不停的挖着一个的大坑,而谢淡及马乐则在坑中埋上各种尖锐的物体,旁边的秋巾帼和秋雨两姐妹则向大坑已经埋好了的部分之上铺上几层薄薄的草皮。在不远处,杨潇的面前摆着密密麻麻的木棍,有粗有细,他正用小刀不停地将这些木棍的一端都削尖,小的

  • 诸天:等了系统一千年*钱不输方

    “这位官人既然胜了赢钱,双鹿自然要找回场子,奴家自幼在*坊长大,耳濡目染,也学得一二,不如由奴家与官人*上一*”聂政见来人,铺翠冠儿,捻金雪柳,身披黄金缕,面透微红,薄施朱色,眉目含春,艳比西施,招魂荡魄。他不敢多看,亦不敢轻敌。这女子既然敢在赢钱输掉后继续来*,自是有所依仗。女子随手一指,道“那官

  • 兄长在上在线阅读第10节

    “凌儿...凌儿~”远处飘来一个女子有些悲伤的叫唤声。我还没听清,对面的一堆人立刻自动让开了一条道,从扎堆到整齐两排,动作之快弄的我一个人站在那里莫名其妙。“徐妃娘娘,您快过来看。二小姐真的死而复生了!”刚才那个小丫头,搀扶着她朝我站的位置靠近。我呆站在门口,她们那个死掉的二小姐,不但长得跟我一样,

  • 繁华结第6章在线阅读

    林媚眼睁睁的看着李斯被龙虎会的人带走,当黑衣人也退出房间后,林媚在房间里的众人反应之前,冲出门去。林媚跟着他们来到了龙辉大厦的酒店内,跟着黑衣人们进了电梯。“喂!你谁啊!”黑衣人明显注意到了进了电梯林媚。直接摁住就林媚。“我是客人!我警告你们放开我!”林媚想挣扎但是黑衣人们把他钳制的死死的,林媚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