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异志苍茫录灵韵公主

作者:欧阳知月 来源:17K小说网

在宫中的这大半个月里,即使未出过碧芙园半步,陆容予也听闻了许多关于七皇子程淮启的传言。

七皇子乃皇后所出,与三公主为一母同胞的嫡子女。

皇帝独宠皇后,自然就对这七皇子和三公主宠爱有加。

除十分得宠以外,七皇子自己也十分争气。

他十五岁就第一次领兵出征,帮內荆击退外荆的攻势,使內荆对大邺心悦诚服;在不久前,也就是十七岁之时,他又亲自领兵,再次平定外荆与大邺交界处的战乱,以仅仅八千兵马,击退敌军两万,且仅伤亡不到两千。

捷报传来之时,令大邺无数百姓和王公贵族赞叹不已,但其本人却没有丝毫波动,只淡淡一句“儿臣本分”,一笔带过。

明眼人都看得出,诸皇子中最有能力、最得皇帝宠爱、年龄阅历最为合适的,皆是七皇子,除此之外,再无第二人。

但不知为何,年过半百的邺谨帝却迟迟没有册立太子。

这让某几个皇子十分骚动。

子嗣之间、甚至后妃之间的明争暗斗,尤为激烈。

今日宫宴,在座之人无不身披华服,唯有他,仍是一袭玄色衣袍,面色淡漠如天边低悬的冷月,不见半分喜色。

无论何时,皆一幅宠辱不惊的模样。

先前所见之时的凌厉杀气,此刻也被他收敛地一干二净,整个人像一尊器宇轩昂的高大雕塑,空有一副好皮囊,而无半分情感。

程淮启早就感受到陆容予的目光,落座后,便将目光转了过去。

墨玉绿衬得少女肤若凝脂,与初见时的素净不同,今日的她,倒有几分媚态。

宫服肩膀处宽大,显得人愈发娇小,又在媚色中添了些清纯。

容颜姣好,气质清婉,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美人儿。

两队宫女在这时端着美酒进入殿内,正巧挡住了两人之间的视线。

陆容予大松一口气,闭上眼,脑中却全是他那如深潭一般乌黑不见底的眼眸。

又有穿着粉色纱裙的舞女从门口鱼贯而入,丝竹之声同时响起。

邺谨帝环视一周,问道:“怎么不见安儿?”

安儿便是当今最得宠的灵韵三公主。

她与七皇子同为皇后亲生,性子活泼喜闹,一向骄横跋扈、胆大包天,时常惹出些事来。

可因着连皇帝都让她三分,其他人更是不敢多言。

照理说,今日这样欢腾的场合,三公主是断然不会缺席的,但今天却不知怎么了,到现在还未出现。

众人正面面相觑时,又见殿中央有一个身着大红舞服的倩影袅娜而来,莲步轻移至粉裙舞女中央,翩然跳起了舞。

她一双盈盈含笑的美目流转,身段窈窕柔软,与水袖漾出的波纹恍若一体,似风中摇曳的娇花,又如海里翻涌的赤浪,看得在场众人都纷纷惊叹。

“安儿特以此舞为父皇庆贺。”

一舞毕,程淮安对邺谨帝福了福身,巧笑嫣然。

“好,好!安儿有心了,快到父皇身边儿来。”

邺谨帝大笑,带头鼓起掌。

底下也是赞叹声一片。

程淮安走到帝后身边,忙有范公公赐了座,她便亲亲热热地挨在邺谨帝身边坐下。

“安儿一向会哄你父皇开心。”皇后笑道。

“那是自然。”

程淮安养着下巴环视了一周,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新面孔身上。

“这位可是那从南阜远道而来的嘉和郡主?”

陆容予起身对她福了福,答道:“臣女给三公主请安。”

程淮安仔仔细细地打量她一番。

“倒是长得与本宫不分高下。不知郡主可否也献舞一曲,看看郡主的舞,是否同样与我不分高下?”

此话令在场众人皆是一惊。

三公主一向跋扈,却没想会在此时说出这样轻佻又有失身份的话来。

陆容予闻言一愣,强稳住心神,神色间却还是透出些许慌乱。

一片静默之时,一身着冰蓝云纹紬直裰广袖袍,生得眉清目秀、仪表不凡的九皇子程淮义猛然从席间站起身来,皱着眉,对程淮安道:“三姐莫要强人所难!”

九皇子之母怡妃见此情状,立刻以眼神示意他不要胡闹,程淮义却视若罔闻,仍倔强地站着。

程淮安忽地笑了出来。

“九弟平日里最喜这些歌舞丝竹,今日为何对嘉和郡主如此庇护?莫不是……”

程淮义正欲反驳,一相貌平平、身量健朗的男子拱拱手,也发了话:“久闻南阜钟灵毓秀、美女如云,如今得幸一见,果觉名不虚传,不知本殿是否有幸,一观美人舞姿?”

“我赞同五哥之言,”出言的是十三皇子程淮旭,唇红齿白、面如冠玉,与他母妃瑾嫔有七分相似,“大邺最喜歌舞,郡主无需害羞。”

“那便舞一曲吧。”邺谨帝道。

陆容予窘迫至极,面上早已泛起嫣红,跪下身作礼。

“陛下恕罪,臣女着实对舞乐一窍不通。”

“既如此,那你会什么?演些别的来助助兴也好。”程淮安道。

这话,竟是将她放在一个与艺伎同等的位置上了!

跪在一旁的画婉顿觉委屈至极,却只能隐忍着不发,掌心都被指甲掐出两道痕来。

陆容予垂眸,低声答道:“臣女不才,琴棋书画皆不通,只好作首诗,以搏陛下和公主一笑。”

邺谨帝应允。

立刻有公公抬着桌案和纸笔来,陆容予思考一番,慢吞吞地写。

待她收了笔,范公公将宣纸先呈给帝后和三公主看过后,又有小太监,顺着座位席次,将诗作给在场的诸位传阅。

“是夜沸欢声,满月照宫墙,佳人翩然舞,风姿碾群芳。”

一首诗并不出彩。

格律与平仄不齐倒罢了,字迹也无笔锋性格。

虽挑不出错,却平淡至极。

连程淮安见了都是一愣。

没想到这嘉和郡主唯一能拿得出手的才艺,也不过尔尔。

大邺能文善武,稍有些家世的女子都会同男子一样读些书。在座的各位妃嫔、宫人皆出自官宦世家,自然一眼就看出这诗作平庸,不过作势点着头,随口扯了几句搪塞之语敷衍过去,心中却对这位自弱国而来的无才郡主,又鄙视几分。

程淮启坐在下位之首,是在帝后与三公主之后最先看到诗作的。

他见那字幼态且结体不均,力度连四五岁的孩童都不如,目色不由得一沉。

他将宣纸交还给面前的宦官,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红着脸、垂手低眉站在大殿中央的女子,心中疑惑更深。

这场闹剧好歹是结束了,众人又饮酒赏乐、诗词歌赋了一番,便各自散去。

陆容予拜过礼,由画婉搀着走出游仙宫,却迎面撞上了方才为了自己出言顶撞三公主的九皇子。

她福了福身,开口道:“臣女见过九殿下,多谢九殿下方才解围之恩。”

“你不必多礼。”程淮义想伸手将她扶起来,却又恍觉不妥,伸到一半的手收了回去,轻咳一声,“你在大邺过得可还习惯?”

陆容予颔首:“多谢九殿下体恤,臣女一切都好。”

“那便好,那便好……这皇宫不比市井,人心凶险,须得时时提防着。你自遥远而来,无依无靠,若真遇到什么事儿了,自可来寻我。我虽没有七哥那样的身份和心计,却好歹能比你多说上几句话。”

这便是金口玉言的承诺了。

不知为何,陆容予总觉得,这九皇子与宫中其他人不同。

似乎对她尤其好些,也仿佛没什么心计,倒有几分憨厚可爱。

但她只身一人处在这皇宫之中,并不敢轻信这样突如其来的关心和示好,只得淡淡道:“臣女惶恐。”

“你……哎。”程淮义见她这样回答,丧气地叹了声,“天色已晚,你早些回去歇着吧。”

“对了,”陆容予正欲行礼道别,又听他叫住自己,“婧嫔有些心计,却不会害人,住在她那儿,你大可放心。另须得注意高嫔和惠妃,前者蠢,后者坏。至于我七哥……他似乎对你颇有些成见。我从小与他一处长大,虽然他未曾明说,我却能感受的出来。七哥心思深沉复杂,工于算计,为人阴狠,你要小心些才是。不过……他应当也不会对你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下手。”

陆容予闻言一愣。

九皇子实无必要拿这等事欺她,他这么说,必然是真心待自己好。

她心下默默将话仔细记下。

“多谢九殿下提点,臣女恭送九殿下。”

她半蹲着身子迎送,直到他离开好远,才缓缓站了起来,由画婉搀着,预备回碧芙园。

脚下才迈出半步,身后就传来一个极为低沉、又有几分熟悉的声音。

惊得她整个人都缩了缩。

“嘉和郡主。”

陆容予受了惊,心跳得又急又乱,勉强稳了稳身形,转过身去,低头福了福身。

“臣女见过七殿下。”

此时已近辰时末,四周一片乌压,好在一轮皎月又圆又亮,发着盈盈白光。

月光如水般倾泻在少女挽得一丝不苟的青丝上,为乌发镀上一层银光。

正如上好的绸缎一般,还飘散着她身上独有的馥郁清香。

程淮启没有让她起身,她便始终低垂着头。

一直这么半蹲着,腿已开始泛酸。

这七皇子总给人一种神秘莫测、深不见底的感觉,仿佛他一眼就能勘破万象,而她却永远也无法窥探他内心的一星半点。

深沉的可怕。

今日他身上那肃杀的威压虽然敛尽,但她仍旧是怕他的。

何况,九皇子方才提点过,他这就出现了,也不知将他们的对话听去了多少。

“郡主请起。”

他缄默许久,终于发话。

陆容予直起身,轻微地动了动僵硬的腿,低声道:“谢殿下。”

程淮启低头直视着她的双眸。

他凌厉的眼神将她牢牢吸住,让人想躲而无能,只能被迫与他对视。

那洞穿一切的目光,让她一颗心都像是被人吊了起来。

程淮启见那双眼睛澄澈无比,如一眼就望得见底的小溪般,因为害怕,还有白光在里面微微闪烁着。

不禁微微皱起了眉。

虽说着先前思考了许久的话,语气却不受控制地放柔了些。

“郡主此番北上若别有用心,本殿奉劝你早日收起心思。”

延伸阅读

顶尚佳美装饰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p209.shtml
北京顶尚佳美装饰材料有限公司位于北京市昌平区,顶尚佳美装饰是一家从事A级防火膜(光幕

沈字坊臭豆腐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bvhx.shtml
沈字坊臭豆腐其名俗气、外陋内秀、平中见奇、源远流长。沈字坊臭豆腐是一种具有特色的休闲

一品莲祛斑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sjfg.shtml
亚洲国内外集团翌芙莱香港有限公司是一家专门解决色斑.暗疮.枯黄.衰老等问题性皮肤的品

爱尚都家纺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nx9q.shtml
爱尚都家纺能够根据客户的要求打样生产,爱尚都家纺工厂主要生产床上用纺织品(如儿童床品

润天威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pcys.shtml
深圳市龙润彩印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一家集打印机/UV平板喷绘机研发设计、生产、销售于一

御雷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nzjz.shtml
御雷导航仪所在公司是一家从事汽车车载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公司主要

优迪欧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dxe8.shtml
优迪欧眼镜和国内外物流企业的经验于一体,在长期供应链服务中与上游与下游的客户建立了稳

无疆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pgbk.shtml
无疆转鼓过滤机加盟总店是一家致力于市政、工业污水固液分离设备研发、生产的环保设备制造

咪咪宝贝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y31b.shtml
咪咪宝贝毛绒公仔总部专做各类毛绒玩具、高中低端小公仔,抓机娃娃游戏城,公司企业礼品、

创金天下加盟  http://www.b2bpackingmachine.com/u43x.shtml
创金天下品牌企业商城分销加盟发展全面提速,创业者想在电子商务上创业的需求猛增,创金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璇界在线阅读第九章

    如果说音乐课裴海西上的格外愉快的话,那舞蹈课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他的节奏感应该是ok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会慢上一点点,他自己也很明确地感觉到了这个错误,却怎么也改正不了。后期采访,裴海西:当时就感觉,脑子和身体不是很同步。就一心想着跳的动作要到位,要显得有力,然后,一个动作到位了,后面动作就全慢了

  • 洪荒:咸鱼圣人回归家族,习武技

    他并知道时间过去多久,在他识海当中只记得体悟那神奇的黑洞到底是怎么形成于丹田之处。吱吱白鼠双腿站立,一双鼠眼死死盯着那皎洁的月光。在它眼中闪烁着惊奇的神色,它好像已经被眼前所见到的场景惊呆了。它好像知道一些什么事情一般,一双小爪子来回挥舞,相似把那些光晕挥舞到它自己身上一般。这样的情况每天都会发生,

  • [火影]逆光在线阅读第3节

    庆历四零零年,刚登基两年的皇帝肖哲突然驾崩,传位其弟肖信,肖信原本是一个无追求的闲散王爷,突然从天而降的帝位,如同一个铁做的馅饼,砸蒙了这位不关心国事的王爷,肖信继承帝位之后,自称“逍遥帝”,外任命大将军甄武戍守边疆,内由秦苏把持朝政,而他自己,则利用现有的更高的地位,继续甚至变本加厉的追求曾经不能

  • 异常收容录在线阅读第八章

    何离被小雪拥着在天上飞过,很多下面猎杀小哥布林和狗头人的学生都看到了,羡慕的却是没几个,更多的是冷笑。如果一开始,众人对何离拥有小雪这样高颜值又能打的杀戮天使肯定是羡慕不已。可是几个小时过去,大家也基本都弄明白了青铜之书的用法,在场的不少人,手里都有普通三星,甚至是精英一星的召唤生物。而何离这杀戮天

  • [全职高手 王杰希]买定离手第一章 遇见扫把星后,我被龙卷风卷走

    A市的天空,阴沉沉的一片,风猛烈的吹拂着,将街边的大树拦腰斩断,或拔地而起,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大家都在家里,将门窗关得死紧。“这种鬼天气,应该没人会出来找死吧。”两辆巡逻车在风中穿梭着,随时准备解救受困的人员。只不过,他们开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街上都没有一个人,别说人了,连老鼠都没有一只。“废话

  • 我知道豪门所有的秘密在线阅读第1章

    “唔,头好疼。我这是在哪里。”青年摇晃了一下有点儿昏沉的头脑,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许久之后,终于清醒了一些看着周围的建筑,感觉到一阵阵的陌生,周围的建筑。原来这少年名叫叶晨,应届毕业生,正迎合一句话毕业即失业。一毕业叶晨就失业,找了很多公司都没有肯招收他的,只能在某网站当一名扑街写手,正所谓一人吃饱

  • 黄昏里的星辰第2章在线阅读

    “呵,那林黛玉再是娇贵也是使得的,谁比得她的才情外貌,比得她的家世?”这边林素还没有开口,刘绫冷冷地声音便已经传了过来,口气中毫不掩饰对秦怜的鄙夷。林素冷眼看着刘绫,心下暗忖,倒是个看得通透的姑娘,可惜性子太直,怕是会有些苦头吃。而从此番话中看来,那秦怜怕是没有才情,家世也不见得好罢。“你·····

  • 理想型在线阅读第7节

    “好,我都听大师兄的。”在这位拥有最终拍板儿权的乐容真人面前,“不知世事”的乌灵自然要暂时维持一下妖设。“到了。”乐容真人突然放慢了御风的速度,向下方缓缓落去。乌灵立刻跟上他,稳稳落在了一处城门之前。她仰头望去,只见面前一片墨色的高墙直直深入云中,让人看不见顶端究竟止于何处。正中两扇巨门洞开,门边无

  • 因子缘第四部在线阅读第5节

    夏临夏给整懵逼了。房门一关上,她立即松开手,仰着头东张西望:“什么接吻?你还想接吻?可做你的梦去吧,姐姐我这天使吻过的嘴也是你能亲得的?”季逢雪抿了抿嘴,双手环胸,颇为好奇地打量着她。夏临夏更加飘了:“看什么看,我跟你讲,虽然我们现在签了合同,但你休想从我这吃到一点豆腐!豆腐渣都不给你!”季逢雪又好

  • 人形立牌消失了第七章在线阅读

    在天空如此蔚蓝的一大清早,有两个疯子(无误)打断了这美好的早晨“有人吗~”十四松在大裤杈家前喊的欢腾春松更是拿出不知从哪来的大声公给十四松,自己也用大声公开始呐喊“有人吗!”“现在?还有这样不吵吗”一松看着人不出来就不停止的两人,嫌弃的眼神只对向春松姐姐“有人吗~”“有人吗!”正准备接下一句时,大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