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361°融化你在线阅读第一章

作者:你的爱 来源:飞卢小说网

阵阵颠簸中,身子有了些许知觉,浑身湿哒哒的,说不出的难受,苏锦只觉眼皮重得睁不开。

隐隐听见有女人的哭声,头昏沉沉的,她想出声也无能为力,在不断的颠簸中又晕了过去。

“瑾儿……”

“瑾儿,你睁开眼看看娘啊……”

不知过了多久,女人的抽泣声清晰入耳,让人心酸,让意识处于混沌中的苏锦奋力睁开眼,视线由模糊到清明,她终于瞧清了一直在身边哭泣的妇人。

但妇人的着装打扮让她恍惚,以为自己尚在梦里,身上的痛感又如此真实。

这怎么可能?

自己明明已死在了医院冰冷的病房内。

可眼前这个眼眶通红的粗布衣美貌妇人……她又是谁?

不可能的。

一定是做梦,破败絮褥下酸软无力的手在腰间一掐,很疼。

“嘶……”竟然会痛,她木然瞪大眼。

会痛就不是做梦。

伤心抽泣的妇人见她醒来,扑在床边紧紧将她的手抓住,惊喜呼喊,“瑾儿,娘在这儿,你别怕。”

娘?

苏锦顿觉天雷滚滚。

妇人没有察觉她的异常,激动地将她抱在怀里,喜极而泣。

“瑾儿可算是醒了,你若有个三长两短,让娘可怎么活啊。”

苏锦尚在呆愣中,她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目光所及可称之为家徒四壁,老旧的木桌,摇摇欲坠的土墙,破洞的茅草屋顶……

就算年幼出生在农村的她也没见到过这样破败的茅草房,小时候一家三口好歹住的还是土坯房,屋顶盖的是瓦片。

“瑾儿可是饿了?”

“瑾儿先歇歇,娘给你煮了粥,这就给你盛去。”

妇人没听见回答,松开了她,见她神情恍惚以为是身子不适所致,便又轻轻将她扶着躺回床上,替她拉好被子后才抹着泪起身走出去。

身下的木床硬邦邦的,苏锦抬手再次掐了自己的脸,痛感让她找回些理智,这是真的,并非梦境。

她也曾拥有过完整的家和父母的爱,只是过于短暂,父母离异后她便独居在外,直至躺在冰冷的病房内咽下最后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苏锦闭上眼呼了口气。

脑中渐渐涌现出一些零碎的记忆,属于这具原身安小瑾的记忆,方才那妇人是她的母亲贞娘。

贞娘早年丧夫,与女儿相依为命多年,日子过得清苦。

少顷,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她抬眸望去。

“瑾儿,娘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玉米粥。”贞娘手中带缺口的碗中腾着热气,她小心翼翼地端着来到床前。

这样的家境能有一碗玉米粥喝已是难得,苏锦看着眼前消瘦单薄的贞娘有些心疼。

“娘,瑾儿让您担忧了。”稚嫩的嗓音沙哑不已,每一个字皆吐得艰难。

贞娘把手中的碗放在木凳上,坐到床边把她扶起揽进怀里,疼惜地抚摸着她头,哽咽道,“是娘没本事让瑾儿跟着受苦了。”

安小瑾弱小的身体窝在贞娘温暖的怀中,她不想再动。

“来,玉米粥要趁热喝。”贞娘松开她,弯腰将凳子上的碗端起,用木汤匙舀了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才递到安小瑾嘴边。

安小瑾乖顺地张嘴喝下,一碗见底,贞娘扶着她躺下后便拿着碗走了出去。

日光从屋顶的缝隙穿透,几缕光影映在地上,安小瑾眼一眨不眨地望着破败的屋顶发愣。

一晃眼便在木床上躺了两日,安小瑾终于能下床走动。

贞娘一大早便出门了,说是到三里外的岳府领月钱。

早年丧夫,贞娘与女儿相依为命,家中没有男丁,贞娘的公婆不待见她们母女,就连其夫安大郎留下的三亩也被公婆据为己有,还与贞娘母女断了关系,贞娘只得到镇子上的岳府打杂洗衣,赚些银钱养家糊口。

安小瑾小小年纪便已知晓替母亲分忧,常到山里挖些药草到镇子上的药埔去卖钱,贴补家用。

两日前进山挖药,意外踩滑从山坡上滚下来,这才让二十二岁的苏锦成了十一岁的安小瑾。

贞娘出门后,安小瑾动了动麻木酸痛的身子,起身活动活动筋骨。

在柴扉小院里走了一圈,总算见识到一贫如洗是何等凄凉的境况,摇摇欲坠的茅草屋可能坚持住下一轮狂风的扫荡,好在她恢复得不错,很快能自食其力减轻贞娘的负担。

“此处可是贞娘家?”一道粗犷的陌生男音自身后传来。

安小瑾闻声望去,一身短打的中年男子站在栅栏外,身旁立着一位十三四岁的俊美少年,身着月白织锦长衣长衫,翩然而立,眉眼带着温润的笑意。

好一个翩翩少年郎,安小瑾在心中暗叹,目光直愣愣盯着美少年看。

“嗯哼,此处可是贞娘家?”见小姑娘总盯着自家少爷,中年男子握拳轻咳又问了一遍。

安小瑾上前,隔着柴扉木门回道,“这里便是,大叔可是有事找我娘?她有事外出还未回来。”

岳府的管事打量了安小瑾片刻,随即含笑将手中的竹篮递上,“我是岳府的管事,姓刘,这位是我家二少爷,夫人听说贞娘家里出了事,特意吩咐送些鸡蛋来。”

安小瑾并未伸手去接,先是看了眼俊美少年,而后才看向中年男子,摇头道,“多谢刘叔,劳烦您代劳向夫人道谢,这鸡蛋您带回去,我是万万不能收的。”

还未等管事开口,一旁的美少年就蹙起眉,不耐道,“今日我岳家添喜,府中下人俱有赏赐,贞娘虽未卖身进府,到底也是府中帮工,岂能厚此薄彼。”

安小瑾腹议,这岳家的少爷好看是好看,就是耐心不太好,方才还一脸笑意,一言不合就垮下脸来,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少爷,脾气大得很。

既然是送上门的好事,她岂能拂了岳府的一番好意,便含笑接过管事手中的竹篮,有礼道谢,“多谢岳少爷,多谢刘叔。”

刘管事再次细看眼前的小姑娘,历经世故的双眼中满是赞赏,受伤的头还包扎着,小小年纪便知察言观色,懂人情世故,且还进退有度,着实难得。

“小丫头下回上山可要仔细些,不可再如这回一般大意,那日惊闻你出事,可把你娘吓坏了。”刘管事瞧着眼前小姑娘尚未长开却已有容色的面容,心中也是一软,想到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的凄苦,不免多嘱咐几句。

安小瑾面露感激道,“多谢刘叔,要不您与少爷进屋来歇息片刻,估摸着我娘也该回来了。”

“不了……”

“正好我也想歇歇脚。”

刘管事正要回绝,美少年却比他更快,上前走去,自行推开木门便往里走。

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不曾想岳大少爷还真不客气,安小瑾暗自撇嘴腹议这古代富二代还真是……理直气壮。

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软,她只能赔笑引着两人进屋。

顺手将竹篮放在陈旧的木桌上,安小瑾将家里仅有的两条木凳给找出来擦干净后才拿出来待客。

“真是失礼,家中并无可以招待岳少爷与刘叔的,望二位见谅。”她耐着性子解释,实则暗示只能给他们喝白开水,要不要喝取决于他们。

管事犹豫地看向自己少爷,主子在前,他不敢贸然出言,谁知少爷会不会又心血来潮忽然想喝农家水了呢,正如方才,一向喜洁的少爷竟会突发奇想要进草屋坐下歇一歇。

美少年坐下,打量了屋子后,微微蹙眉又若无其事展开,摆手道,“不必麻烦,我与刘叔还有事,稍歇片刻便要回府。”

如此正合安小瑾的意,起灶生火烧水也是麻烦,更何况大少爷喝不喝还是未知呢,瞧他的做派,恐怕看到用破碗喝水就怕了,又何必折腾她。

不过她眼下最好奇的是到底是何缘由竟能让岳少爷亲自到这穷乡僻壤里来呢,岳夫**恤下人,那是内院女眷的事,与这位金贵的少爷并无多大干系。

她站在一旁试探问,“少爷是来村里踏青的?”

这个时节踏青,还是来这鸟不拉屎之地……

闻言,刘管事稍愣,颇为好笑,少爷不过是闲来无事碰巧听闻夫人吩咐送些鸡蛋来给贞娘,因记着贞娘的恩情,少爷便想亲自来瞧上一瞧。

瞧着自家少爷黑了脸,刘管事立即背过身看屋外佯装打量,茅屋四处通风,这炎炎夏日倒是凉快,不过现如今已至夏末,即便真是来游玩,似乎不该叫踏青,该称之为避暑才是。

“贞娘于我有恩,听闻你出事,我特地来瞧一瞧。”美少年架不住她好奇的目光,撇开眼,淡淡来了这么一句。

别扭的语气却是暖心的话,安小瑾又重新审视了眼前这位岳少爷,出身在富贵人家,还能记得别人的恩惠实属难能可贵,听闻恩人家中遭难第一时间上门问候更是能瞧出他有一颗赤子之心。

安小瑾真挚一笑,客套道,“多谢岳少爷挂怀。”

半个时辰之内听过她多次致谢,美少年明显烦了,初时的温润早已磨光,好看的眸子瞪着她,“今日我来是想给你找份轻巧差事的,姑娘家整日在林子里乱跑,早晚会出事。”

话一出他便后悔了,听起来就像是咒她一般,张了张口想弥补,却又悻悻住嘴。

为给他台阶下,安小瑾佯装没听明白,懵懂问,“有人愿意雇我做工么?”

美少年面色稍霁,接着便说明来意。

“我身边正好缺一个机灵的丫头,你可愿意随我到岳府去?”

差事听起来是不错,但安小瑾犹豫了。

大户人家一般在适龄的少爷房中安排丫鬟,除了照顾起居外,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很明显她是不愿做通房丫鬟的,不过她年纪尚小,岳家少爷该不会对她一个不满十一岁的孩子下手,若是只是进岳府打杂倒是可以一试,母女二人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至少不用再住在这既不能遮风也无法避雨的茅草屋里。

“可否不签卖身契?”她最在意的还是这个,若是卖身了,便入了奴籍,生死全凭主人家的拿捏,对她可是大大不利的。

美少年瞧了眼站在屋外的刘管事后才悠悠开口,“签卖身契的话可多得几两银子,不签便少些银两,每个月的月钱也比别人少五文。”

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管吃管住还有月钱,只比卖身为奴少五文。

她眨了眨眼,稍有意外,很快镇定了,这话是出自大少爷之口,可信度极高,他总不会有闲心来坑骗她一个小丫头。

大少爷一句话便能解决她不少的麻烦。

“我愿意。”她欣喜答应。

眨巴着的大眼水灵灵的,美少年不由的又温润笑了起来,“待你伤好后便与你娘一同前来便可,届时刘叔会带你去见内宅管事的嬷嬷。”

还不及安小瑾道谢,美少年便翩然离去,月白袍角很快消失在柴扉外,若不是桌上放着的鸡蛋,她会以为又做了一个美梦。

天上真掉馅饼儿砸在她头上了,显得有些不真实。

岳家添喜,岳家老爷再得一子,虽是妾室所出,岳老爷却是老年得子,很是高兴,阔手一抬,岳府中的下人可是人人有赏。

岳夫人心善,记着贞娘曾救过自己的儿子,特意嘱咐管事来贞娘家探望。

令刘管事意外的是,自家少爷不仅亲自前来,还破例让这个小丫头进岳府,还是不签卖身契的自由身,夫人那边可是挑好了两个模样周正的丫头,就等着少爷点头呢。

马车在岳府门前停下,扶着主子下了马车,刘管事才忐忑问,“少爷,您让那丫头进府伺候之事该如何向夫人禀报?”

美少年不以为意轻笑,“这事我自会向母亲说明,她挑的那两个丫头我瞧不上,我瞧大哥似乎很中意,不若做个顺水人情,让母亲将两个丫头给大哥好了,在我身边伺候之人,我总要选个瞧着顺眼的,我瞧着今日这丫头就不错,挺机灵的。”

刘管事面上称是,心中却是哭笑不得,夫人的用意很是明显,奈何少爷不开窍啊,贞娘家的丫头是不错,但年纪却小了些。

转眼,少年翩然身姿早已跨进府门。

“唉,夫人就少爷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从不会拂他的意,这丫头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入了少爷的眼……”管事暗自感叹,末了让候在一旁的小厮将马车卸了。

岳府,凌阳县的大户人家。

岳家世代经商,在凌阳扎根,如今的岳老爷已是第三代家主,虽不复前两任家主手中的昌盛,但胜在家底厚。

岳老爷膝下算上刚出生的幼子,有三子二女,三子中也只岳泽轩这一位正房夫人所出的嫡子。

美少年便是岳泽轩,岳家二少爷,是岳老爷唯一的嫡子,年满十四已是才名在外,且相貌俊美,俨然已是凌阳县有名的翩翩佳公子。

岳泽轩与刘管事离去不久,贞娘便挎着竹篮回来,见桌上摆放着鸡蛋颇为意外,邻里间似乎没人能如此阔绰。

放下竹篮便往灶房而去,在没有门的灶房门前驻足,疼惜望着灶前生火的瘦小身影。

灶中火光燃起,安小瑾放下吹火筒,揉着微酸的腮帮子回头便瞧见贞娘站在门外。

“瑾儿,今日谁上门来了?”贞娘上前,拉过她细细看,见她起色好了许多,安心笑了笑,问起桌上的鸡蛋从何而来。

安小瑾将方才岳泽轩上门之事说了一遍,将他的来意也一并说了,却不曾想贞娘面色大变,咬牙摇头。

“无论如何,娘也不能让你去为奴为婢,少爷心善,但娘觉着此事极为不妥,明日娘亲自去给少爷请罪将差事给推了。”

本以为贞娘也会与她一样觉着是好事,哪料到贞娘会是如此反应,低语劝道,“娘,我觉着这是件好事,如今这家里已是风雨不避,岳少爷也说咱们母女依旧是自由身,并非卖身为婢。”

贞娘默然,攥紧了衣袖。

安小瑾察觉异样,“娘,您怎么了?”

不怪她会多心,贞娘的反应确实让她不解,对别人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没……没什么,容娘再想想。”

贞娘艰难扯着唇角笑了笑,走到灶前的木凳上坐下,拿起火棍拨了拨,轻声道,“瑾儿去玩吧,饭好了娘叫你。”

安小瑾应了声后便转身出了灶房,心中的疑惑却越发深了。

五日后,贞娘简单收拾了衣物带着安小瑾住进了岳府。

带着对陌生环境的新奇,安小瑾打量着这座大宅院,又不好明目张胆地观望,只得跟在贞娘身后,时不时抬眼偷瞄。

刘管事从庭廊拐角处走来,对贞娘身边的管事嬷嬷低语了几句,而后抬眼看向贞娘母女。

“贞娘,二少爷让瑾儿前去,有事要交代。”

贞娘点了点头,转身对安小瑾嘱咐道,“莫要没规没矩地冲撞了二少爷。”

安小瑾应声,随着刘管事往北院而去。

管事嬷嬷望着远去的瘦小身影别有深意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瑾儿是个有福的,贞娘你日后不愁没好日子过。”

贞娘面色变了变,闷声不搭话。

进屋时,岳泽轩正执笔作画。

刘管事对安小瑾使了使眼色,示意她在一旁候着,安小瑾点了点头,他悄然退去。

不多时岳泽轩便收了笔,抬眼看她。

延伸阅读

[HP]猫的报仇在线阅读准备  http://www.hao85.cn/nthu.shtml
从医坊回来已经是下午申时,饮露吩咐着给弄了饭菜,就把院里今天发生的事报给了褚子墨。“

漫威里的灰烬使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hao85.cn/s0op.shtml
叮。系统邮件请查收:由于“谁他妈是你对象别痴心妄想了”未去参加学校组织的月考,本次任

灵破天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hao85.cn/gk9f.shtml
故人?陈飞儿抬头向前方望去。六楼的free咖啡座,落地窗前。一个英俊的男人,穿着一身

艮艮男女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hao85.cn/aoaw.shtml
“又是梦吗?”馆长叹了口气,拿着图纸坐到了病床另外一边的凳子上,在确认是墨棋的东西后

穿越:从动漫妖狐小红娘开始的天道我也会尽力帮助你们的  http://www.hao85.cn/g27r.shtml
赵适月坐在榻榻米上等待着。不一会儿脚步声响起,一位中年女性走了进来,表情严肃得近乎冷

[综英美]马甲不能掉重生诬陷显锋芒  http://www.hao85.cn/gp2u.shtml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微光穿过木屋低檐,勾勒出明艳精致的面容,沉睡的少女微微皱眉。“沈

[综主刀剑]当夏目成为继任审神者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hao85.cn/yxhn.shtml
不同的选择造就不同的结局,哪怕那个选择看上去多么微不足道。当德拉科·马尔福被一道绿光

哈利波特模范贵族之紫微的命格(4)  http://www.hao85.cn/nlym.shtml
夜里,润玉给紫微上了沉眠咒,守在对方的床榻边。想着对方一本正经的编造小时候见过自己和

未来男友图鉴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hao85.cn/ag4e.shtml
……东西到手后,顾若曦变得更加小心了,她知道凌以辰一定不是那种说放弃就放弃的人,对于

我和人类HE了瞧不起我?  http://www.hao85.cn/s79b.shtml
中年死死咬紧‘外人’两个字,如果不是他的宝贝儿子,他也不知道秦峰原本没有秦家血脉。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梅花烙之我是福晋挥散不去

    秦倚天丝毫没有反感,反而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真性情,而且很有意思,那一句这他娘的是是技术活让人啼笑皆非。他到底是谁?!秦倚天越来越好奇了,往往异性之间的相互吸引,都是从好奇开始的。“哥,我也有绝活。”眼看着自己的姐妹跳了一场舞就拿了好几万的小费,有人开始按捺不住了,抄起了麦克风冲着张术通甜甜一笑。见这

  • 天地归墟之李寻(1)

    仙州大陆之上万族林立,群雄争霸,各族之间纷争不断,战火连绵。当今天下又以长年休养生息的人族最为昌盛,修仙问道之士不计其数,惊才艳艳之辈层出不穷,更不乏有修炼至圣的大能者出世各领风骚,震慑万族。苍华山脉位于仙华大陆西南方向,其峰入云霄,山峦起伏万里。越过那断壁残垣,又见那万丈山涧。烟云缭绕之中参天的古

  • 死对头他超甜的在线阅读第9节

    多日来的阴霾天气却在今天出其的好,万里无云,天空澄蓝高远一阵微风吹过带来了丝丝凉意,备觉舒爽。如此的好天气,自己也舒服很多,眼角眉稍都带了笑意,小小樱唇不觉间向上高高扬起。娜兰慢步而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唯美画卷。一位如画伊人,站立于这个红墙黄瓦之中,妸娜多姿、顾盼生辉!顺着她的螓首看去,纤细修长的脖

  • 恋上霸道公主在线阅读系统觉醒

    “穿越也是给个大礼包,给个金手指啥的。光是做梦威风威风,三天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简直就是被人当垃圾丢在这里一样。”朱弃侯想到连上厕所都没有手纸,只能用树叶时,不由更加痛恨老天这是在搞毛啊!“侯旗筑!旗筑!”一声急促的喊声由远及近,一个胖子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朱弃侯捏捏眉头,心中不由又开始大骂,“妹

  • 西游之太上老君是我爹竹酒论四鬼

    榆木坐在蒲公英上,望着下面越来越小的杏花山,以及山下小镇,半年内一直在山中,倒是没怎么觉察出自己修士身份如何如何。如今自己坐在师傅法器上,飞行于天上,才恍惚觉得是和做凡人不一样,自己也勉强能用几个小法术,配上符篆,再回到家乡小镇,岂不是也要被学塾好友认为是神仙中人,思绪一起,倒是有些向往更高境界的风

  • 誓把龙傲天男主踩在脚下在线阅读第五节

    东海,风车村。风车村内,此时的场面异常混乱。海军中将蒙奇D卡普,正在不停的追着一个戴着草帽的小孩子。“你这个小鬼,是不是想要气死我?一直整天嚷嚷着想要当海贼,今天不把你的脑袋敲醒,我绝对不罢休!”“不要,我就是要当海贼,不止如此,我还要跟艾斯一起去当海贼!”两个人在吵闹的追着,而被路飞提及的艾斯,则

  • [综]与鲤相伴在线阅读噩梦袭来

    宁静的山间别墅,在大雨磅礴的夜晚造访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浓密的黑发,没有胡渣,敲门的男人全身湿透孤零零地站在厚实的铁门前。“先生,这里是私人别墅,不方便借宿,还请离开。”“好的。”嘶哑的声音传进女仆耳中,可是男子却是丝毫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先生?先生!”打开铁门上的小窗,女仆对上了男子深邃的眼眸,空

  • 魔令情缘在线阅读第一章

    林浅浅扭开水龙头,久违的水柱从水龙头中哗哗淌出。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她将头低下,把长长的黑发全部拢到前面,将脑袋伸在了水龙头底下。背后被推了一下,林浅浅猝不及防一头撞上了水龙头。林浅浅面无表情地抬起头,鸡窝般的头发还在滴滴答答地滴着水,她伸手关了水龙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双手环胸一脸挑衅表情看着自己的

  • 翻身做主:抱走傲娇总裁之裴国公被拒亲(5)

    裴国公被晋国公拒亲了。虽然裴国公为了自家闺女,厚着脸皮去晋国公家主动求亲,想让那个谁也不敢嫁的混小子做自己的女婿。毕竟,就算那小子风流,有自己的虎威在,量他也不敢造次。没想到,他被拒亲了。他很生气,非常生气。一大清早,裴国公家就传来了茶盏摔碎的声音。裴国公粗狂的嗓门传来:“明明是我家先提亲的,怎的到

  • 来到异界打天下在线阅读青铜剑

    “门主,您老人家在吗?”次日清早,林凡便来到主殿门口,探着脑袋朝殿内轻声喊道。“我还以为谁呢,是你啊,大早上的在那鬼鬼祟祟的干什么,进来吧”张晨风每日必定饮茶,他所饮之茶可非寻常之茶,乃蜀山二十年方可采摘一次的野茶,缥缈门也就他与三位长老有资格饮此茶水,待张晨风瞥见来人兮林凡后,便捧起茶杯吹去茶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