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飞天凌云之前尘往事误梦之

作者:苏飞少 来源:纵横中文网

瑾汝缘渐渐闭了眼,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一个丫鬟的声音:“九公主,九公主,你要去哪里?”小丫鬟说的,正是面前一位身上穿着蓝色仙纱的女子。那女子回眸一笑:“紫矜~~~知道了,别说了。本公主要去一个好地方。”瑾汝缘发现,那女子竟与自己生得一般无二,大吃一惊。那小婢女又嚷:“哼,九公主,我们还是走吧......呃,天帝会生气的!”被称为九公主的好言相劝:“好了嘛......大不了,本公主替你顶着,再说,本公主是谁啊?还会怕别人......”转眼,瑾汝缘的眼前一黑......

“呵呵,我是你的棋子,是你的工具,也是你的猎物.......不过,我竟真的为你放弃了那么多......十魂十魄仅剩二魂二魄......哈哈哈哈......看在往日情面上,我不杀你。你走吧。”九公主的笑是那样凄惨,绝情。九公主又自说自话:“我凤卿芷,就这样栽在你手中.......哈哈哈哈......可笑......”凤、凤卿芷?!那是她的前世?!

转眼,又到了冥界。凤卿芷身旁有一位绿衣美人说:“九公主,您真的要去吗?轮回可不能逆转啊......”九公主凤卿芷苦笑,说:“无法逆转......我......”“芷芷,你不必为他这样做啊。”凤卿芷笑了,笑得那么凄惨与悲凉:“我真的是个傻子......这是凝泪珠。”凤卿芷一边说一边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珠子,珠子中间有一个若隐若现的东西隐隐约约发出青色的光。那光倘若不是在幽冥,也不会让人感到一丝丝的诡异。“您这是要......?”“帮我收好它,菡馨。这件东西,我可能会用到。”说着,凤卿芷走向了奈何桥。“滴答,滴答......”凤卿芷的双眸竟流出两行血泪。“帮我将寒光照顾好......”突然,青白色凤凰一声啼,是那样的急切与悲哀。“寒光......等我......记得帮我酿几瓶梨花悴......”梨花悴是凤卿芷最喜欢喝的一种酒品。寒光在凤卿芷那里,除了灵力以外,提高的便只有酿酒,尤其是梨花悴。

画境又一变,又见一位温润如玉、潇洒英俊、白皙的皮肤、修长的手指......而那男子,却将一把冷剑刺入了凤卿芷的心脏......“......死了......也好。呵呵......看来一直都是我自作多情......”凤卿芷说着,狠绝的闭上了双眸。忽然,画风一变,凤卿芷见自己身着一身妖冶的红色,显得十分妖媚。半晌,凤卿芷说:“既然我已坠入魔道,可满意?我知道你心里没我。去找你心心念念的紫萱吧。我不怪你。你走吧,以后不要来魔界找我。”男子刚想说些什么,便被凤卿芷的法障隔断了声音。

凤卿芷愣了一愣,只见那位刺穿她心脏的男子踏上了奈何桥:“卿儿......是我错了,你在哪里啊......别人都说你死了,但你不会死......你只是失踪了。你只是去凡间历劫了......我陪你。”说完,男子饮下了孟婆汤,踏上了奈何桥。凤卿芷顿时感觉十分可笑。虽只是梦,但凤卿芷发现梦是那样的真实。这时凤卿芷觉得这可能是前世。前世今生?那既然自己前世已喝了孟婆汤,为何还会有记忆?估计是她上一世历劫太不甘与痛苦了。毕竟被自己曾经深爱过的人射一箭都不是那么好受。

同时凤卿芷还想听些什么,但心口一阵刺痛,如同刀割,没一会,凤卿芷便晕了过去。模糊中,又听到奴婢模模糊糊叫“小姐”的声音.....

延伸阅读

我在末世网游直播求生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1nao.cn/dbgs.shtml
整整一天,我们沿着当地的禾木河向上游走去,云压的很低,紧贴着群山山顶流动。胡杨林是褐

[综]我当二五仔的那些年之第二章(2)  http://www.1nao.cn/gzog.shtml
说起这具身体的原主,和其他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差不多,靠着爹妈在年轻时打拼出的一番家业,

[梁祝]文才自风流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1nao.cn/a2w7.shtml
是呀就是这枚戒指改变了他的命运,我没有它,说不定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应该还过着像以前

仙涯记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1nao.cn/re1.shtml
宗派大比百年一届,按理说应该是修真界的一件盛事,尤其是作为东道主的宗门,更是张扬本派

[王一博]你是人间星光之噩梦(下)  http://www.1nao.cn/x8i4.shtml
引擎的声音在Z区响起,但瞬间淹没在吃人者的嘶吼之中,张伟踩下了油门,远离了这个是非之

火影:秽土转生归来序幕  http://www.1nao.cn/dp9x.shtml
她呆呆地看着门边那块已经灰尘遍布的牌子,勉强分辩出几个字“式神管理课”,前面好像还有

邪气荡九天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1nao.cn/yv1o.shtml
库尔猛然睁开了眼睛,身上的汗浸湿整个的衬衫。「呼呼,还好只是个梦。」库尔的双眼遍布了

恶毒配角打脸逆袭[快穿]之船长是个傻子(3)  http://www.1nao.cn/nubr.shtml
她的名字直到很久之后,都是她的珍宝﹉﹉﹉﹉﹉﹉﹉﹉﹉﹉﹉“小鬼,你叫什么?”戴着草帽

妖精的尾巴之帝君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1nao.cn/n6b0.shtml
杨弛是被活活饿醒的,当他睁开眼的第一瞬间,看到窗外刺眼的阳光,要知道平时杨弛出门时,

奇门诡术在线阅读不愿被看到的事  http://www.1nao.cn/n5sm.shtml
大会第二天,灰暗的天空,刚蒙蒙亮起,向佑便已洗漱完毕,准备去找齐佐。他实在不放心齐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装A后对校草信息素上瘾了之地狱路(10)

    周黎等人一路向前走去,原本想象的僵尸,幽灵什么的居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只是孤独死寂。如果这种孤独只是持续一刻的话或许你会享受孤独所带来的感觉。可如果这种孤独持续一天,两天甚至是无穷无尽的时候呢。现在周黎他们就处于这种状态之下,黑暗,孤独又寂寥。正当他们快要顶不住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欢迎来到

  • 月主沉辛在线阅读第10节

    “放心吧,不是要你们跟严宇死磕。”格温斯看着亲信们,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当格温斯说出狙击严宇的计划时,亲信们几乎吓了一跳,黑手会主力都死了,就靠他们这些虾兵蟹将……所以听到不需要正面跟严宇交锋,心里都舒了口气。“嘿,格温斯,我们又见面了。”一个yin冷的声音传了过来。黑手会的人握紧了手里的枪支,分散包

  • 终极一班之星河在线阅读第10节

    几个同样穿着隔离服的四眼外星人正在拿着像浇花用的喷枪给一个巨型“泳池”浇水灌溉,而“泳池”中的被灌溉的“花朵”就是跟我们一样被“老鼠笼”带上来的人类!“浇花”的水浇淋洒在人的身上之后,人身上穿着的纤维布料之类的衣服就被化学反应一般溶解掉,只剩下人与人之间赤*相见,彼此之间尊严瞬间荡然无存!如果说这还

  •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在线阅读第9章

    六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原来,要这样开启任务啊。那我要乱说,结果中了呢?”节目组:……负责人出来,干巴巴的说:“要能蒙得中,那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只能说线索。”六人齐齐点头。木槿:“既然这样,那林导和魏洋在这里尝试。我们去找线索。”关于这个安排,大家都没意见。于是几人散开,各自去找线索,就留下林导

  • 快乐自杀的沢田纲吉综在线阅读第四节

    歌声在山谷中荡漾,一声高一声低,前一声好听,后一声魔音,系统恨不得把自己给屏蔽掉,它真的难以想象,作为朵白莲花,如此的魔音到底是怎么整出来的。【你别唱了,云莲。】系统表面毫无波澜,内心波澜壮阔,它觉得自己的寿命可能要缩短不止十年。奇怪的是这么流弊的声音,红飘飘居然面不改色地继续教她唱。系统:这特么的

  • 末世之领主无敌在线阅读第4章

    “你这家伙……”忍足谦也这时候也是从震惊中回复过来了,看着黑羽空的目光也变得严肃了起来,他确实是没想到这个一年级的小鬼,居然能够打出这样的发球来,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这个见面礼,还满意吗?”黑羽控微笑着说道。“你少嚣张了,刚才只不过是我大意而已,接下来你休想在得手了!”忍足谦也叫道,双目死死的盯住

  • 腹黑易少之樱花落雨第1章在线阅读

    问天宗,傲天广场上。“孽徒,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道错吗?”缓缓的抬起头,看着这位从小把自己带大,教自己修仙问道,甚至力排众议把并不出众的自己定为下一任掌门的慈祥老头。看着从来都是一付云淡风轻对自己从来都是如父般关怀有加,甚至有点溺宠自己的师傅,韦少清倔强的说道:“从小师傅你就教育徒儿锄恶扶弱,不欺弱小,

  • 重回90之留学生第六章在线阅读

    陈景说到做到,果真每天晚上安排了健身事项,陆廷绎表示非常满意。到了请柬上的日子,恰好是个周末,陈景特意给表演老师请了假,从早上起床开始就黏着陆廷绎,连牙膏都给人挤好了。餐桌上,陈景问:“您今天要去公司吗?”陆廷绎从昨天晚上就感觉到陈景有点焦虑,根本没有想起来今天是顾青的婚礼,“不去,今天就在家待着,

  • 血涩往事向山河

    木辰于昏昏沉沉中缓缓转醒,身上伤势已然无碍,只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觉酸痛,脸上痒痒的,胸口沉闷,不由得睁开眼睛,却见一袭白衣趴在他胸口上已经熟睡,木辰举手拂去面上的头发,引动伤口忍不住闷哼一声,白衣察觉着动静也是转醒,起身看向木辰,展颜笑道:“你醒啦。”木辰不由得一怔,面前少女一双美眸眼波流转,黛眉

  • 都市之我有99999个学生在线阅读第7节

    七、嗷呜,没用的东西二人走的不远,转个身就回到走廊上了,远远的就瞧着那两人紧贴着挨在墙上,乍看之下,像是好不容易再相见的情人,正迫不及待的亲吻。这二人的关系,十分暧昧。梁西林不太痛快,早上还冷漠的像截木头,不许他靠近她,现在又如此急色,自己扑过去,不可理喻的女人!他哪一点比不上江大生!梁西林故意轻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