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斗罗同人之修罗影帝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卿尘不染 来源:晋江文学城

莫名其妙栽了一个大跟头,圣莲坛的两个护法都心有不甘,他们毫无惧意,凶狠地瞪视着周围,嘴里骂骂咧咧。

竹山县这边的口音跟附近几个县相差不大,这些圣莲坛的人过来传教,似乎也做过一些准备,所以最初他们说的话,大家都能听明白,可是这骂人话就不行了。

虽然不懂,但看这两人凶神恶煞的模样,百姓都感到害怕,纷纷绕着走。

看见众人不敢再围着他们议论,连视线也不敢跟他们接触,圣莲坛的护法顿时露出了恶意的笑容,眼神轻蔑。

“老实点儿!”秦捕快大怒。

护法阴沉沉地瞥了他一眼。

秦捕快对上这满是杀意的目光,被惊住了,抬起的铁尺举在半空中,迟迟没能落下。

于是圣莲坛护法哈哈大笑,他们一路传教,差役捕快也不知道杀过多少,根本不把这样的人放在眼里。虽然现在被困,但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圣莲坛有几十万教众,随随便便就能把竹山县推平,圣莲坛的人不是没被关过大牢,结果他们杀了狗官,烧了县衙,不仅把人救了出来,还把当时揍了他们的捕快吊死在城门口。

“尔等冒犯紫微星君,十恶不赦……”

话还没说完,浓浓的白雾喷了圣莲坛护法一脸。

——熬药的墨大夫揭开了锅盖。

这药汤很苦,苦到了根本不要喝,单是闻一闻,就能让人难受得皱眉。

圣莲坛这帮俘虏被扔在火堆边,跑又不跑不掉,首当其冲。

“咳咳。”他们苦着脸呛咳不止。

圣女比手下的人更惨,她被封了穴道,没法说话,又不能动,只能憋气硬挺着,整张脸生生地皱成了一团。

这还只是个开始,被热气一熏,圣莲坛众人之前挣扎、摔倒所沾在身上的积雪开始慢慢融化,顺着衣服跟脸颊流了下来,冻得瑟瑟发抖。

又是圣女最倒霉,之前她被墨鲤掀飞出去之后,是脸冲下扎进了雪堆里。

她愤怒地瞪视着罪魁祸首,可是墨大夫站在锅的另一边,隔着浓厚的雾气,连人都看不清,就算把眼睛瞪到脱眶也没用。

看到他们的惨状,秦捕快先是解气,随后又感到有些不妥,要是把人冻出毛病,还得浪费草药,不划算。

结果墨大夫轻描淡写地说:“没事,那几个有点武功底子,撑得住。”

秦捕快打了个冷战,紧接着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墨大夫把这些人都在火堆前是挡风的,照理说烟雾飘动的方向跟圣莲坛的人不在一边啊,怎么会反过来对着他们脸上喷呢?完全不是这个风向啊!

难道说——

秦捕快转头看了一眼正在锅前搅拌药汤的墨大夫,后背一凉。

呃,内功登峰造极的高人真是得罪不起。

“一人分一碗,喝了药汤之后就不要再饮姜汤了,出了汗的人不要站在风口。”墨大夫招呼村长乡老,让尽快拿碗,趁着药没凉,赶紧喝了。

大锅这边立刻排成了长龙,拿瓷碗的人都少,这天也冰手,都是用木碗。

分药汤就不需要墨大夫费神了,三个村中的大婶很自然地接手了这个活计。

“来,秦捕快,您也喝一碗。”

“我就不用了吧,我一餐能吃三碗饭,身体好得很……”

秦捕快在墨大夫无声的注视下,乖乖地接过大婶递过来的碗,一仰脖子喝完,然后苦得脸皱成一团,眼睛都没了。他心里感慨着墨大夫年纪不大,却尽得秦老先生真传,连这样威慑病人喝药的眼神都如出一辙,从哭闹小儿到顽固老者,无往不利,没有人敢不听话。

竹山县很多人都知道墨大夫还有位老师。

那位德高望重的长者,从前也在竹山县行医,只是居住在山中,想要找他很不容易。后来有了墨大夫,秦老先生就更加难得一见了。

秦捕快倒是知道秦逯的隐居处,一来他是捕快,知道的事情总比别人多上一些,第二他跟秦逯一个姓,也算有缘,秦逯还指点过秦捕快的功夫,虽然连个记名弟子也算不上,但是秦捕快对秦老先生还是恭恭敬敬的,偶尔买些米面油往山里送。

不仅如此,县衙的李师爷也叮嘱秦捕快多多照顾秦逯,对秦逯的态度要谦恭,故而秦捕快心里猜测这位秦老先生的来历不凡。

秦捕快平时总是很注意,从不主动跟人谈起墨大夫的老师,就算别人提起,他也要打个岔带过去。比如几天前,墨鲤进山采药,秦捕快心里猜测墨鲤其实是去探望老师的,但他跟卖馄钝的牛大闲话时,却扯了一段人参娃娃的传说。

“哎呀,我忘了一件事!”

秦捕快一拍大腿,把墨鲤拉到旁边,低声说了那个参客的事。

墨鲤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秦捕快焦急地说:“不是啊,墨大夫。咱们县衙就那么一点人手,我原先派出去盯着那家伙的人,今天都派到这些村子里救灾了,我怕那家伙溜了。”

“这么大的雪,他能去哪儿?”墨鲤对歧懋山的地形很有信心。

这是一座草木繁盛时很难找到路,积雪冰封之后还是找不到路的山。

“也对,听说他的同伴还在山里呢,这场雪一下,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来。”秦捕快自言自语。

墨鲤心想,可能都死了。

今年的雪格外大,那群人摔下去后,带落的雪也很多。一般人埋在积雪里,在铜壶滴漏的一刻钟之内没爬出来,就没救了,那些侥幸没死的人,不管他们出没出山,都很难生还。因为那夜忽降暴雪,山道一改再改,对歧懋山不熟悉的人,根本走不出来。

“竹山县四周都是山,不走鸡毛山,就得走羊肠沟跟野狼岭。”

秦捕快咂舌道:“冬天的狼可不好惹……羊肠沟只有一条路,雪下得这么大,他想过去,还得把积雪全部清一遍。”

墨鲤想了想,然后说:“跑了也没关系,留着倒是个祸害,万一他不死心,想进山找同伴,抓个百姓强迫人带路,找不到人又迁怒,反而麻烦。”

秦捕快深吸一口气,苦笑道:“是啊,比起圣莲坛,那个参客也不算什么。”

墨鲤看着那群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圣莲坛教众,皱眉问:“我没听说过圣莲坛,他们居然有几十万教众?”

秦捕快干脆地摇头说:“我知道的也不多,都是听李师爷说的,好像这些人在南边闹得比较凶,还归顺了一个义军,帮着那个号称天授王的家伙打天下,占了西南好几座大城,气焰嚣张。”

“天授王?”墨鲤对这个名号十分陌生。

“哦,去年才冒出来的。”秦捕快努力回忆,确定自己没有记错,他苦笑道,“墨大夫,您也知道,这天下大乱,什么样的事都有。像咱们竹山县这样还能安居乐业的,已是生来有福的了。那巍峨繁华的皇城,今年姓赵,明年姓张。北边有个造.反的,南边又插了反旗,大家整天打来打去,没有一日安宁,也不能怪那些百姓听了这劳什子的圣莲坛蛊惑,活着不容易啊!”

墨鲤不由得多看了秦捕快几眼:“这话,是你自己想的?”

“不不,是李师爷说的。”秦捕快赔笑道,他看村里已经没有什么事了,连忙招呼衙役锁了圣莲坛的人回县城。

墨鲤阻止道:“这些恶徒有些本事,你应付不来,待我看完诊,我随你一同回去。”

秦捕快求之不得,连声答应。

圣莲坛的人纷纷怒视墨鲤,尤其是头发结冰,冻得脸色发青的圣女。

护法眼珠一转,高声道:“我圣莲坛教主,乃是紫微星君座下神使,净灵圣莲所化,有幸见过教主原身的,都能得莫大的好处。”

墨鲤:……

莲花妖?

净灵圣莲,这莲花妖倒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还拉来了一个紫微星君的名头。老师说过,紫微者,帝星也,简单地说,想要犯上作乱的人,都喜欢给自己加上这层光环。

“教主奉星君之令,教化苍生,今日神龙现世,正是紫微星君降世之兆……”

“胡说!”墨鲤本能地打断了护法的话。

护法露出一个狡诈的笑容,好整以暇地等待着墨鲤反驳。他冷笑着想,百姓多愚昧,看到一点异象就慌得不行,而蛊惑人心这一套,圣莲坛最是拿手。

然而墨大夫只是喊了一声,转身继续忙碌了,也不搭理护法。

护法惊愕,正要再说,却发现自己穴道被封住了。

圣莲坛护法:……

圣莲坛圣女:……

等等,这跟他们想的不一样!为什么不生气的反驳?为什么不跟他们辩真说理?为什么就隔空点穴了?就不怕百姓心生疑惑,对他不满吗?

然后他们转头看村民,气了个倒仰。

“紫微星君,这是谁,没听说过啊!”

“就是就是,龙王不是行云布雨的吗,什么时候去管送子投胎了?这不是越界了吗?胡说,绝对是胡说,墨大夫骂得好!”

“我看他们是想建庙,又不想出钱,扯了龙王来说事,到时候就把龙王庙占了,去拜他们的那个什么紫微星君!”

“没错没错,岂有此理!”

百姓们义愤填膺,想建庙,自己建去啊,怎么能抢呢?

墨鲤听着议论,原本莫名生起的怒气,不知不觉消散了大半,嘴角隐隐挂上了笑容,他抬头看天。

龙行云气,那条龙应该也希望这里太平无事,生灵安逸。

延伸阅读

[全职高手]山有木兮在线阅读新晋弟子大比前的准备  http://www.10vn.cn/pk1i.shtml
有了石珠朱提供的充足的修炼时间,赵牛的进步也显得异常明显。没过多久,他就已经接近炼气

幻想乡的血族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10vn.cn/do1v.shtml
银光一闪,李穆一一阵头晕目眩,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不多时,李穆一悠悠转醒,便被眼前的

综漫:从幻想乡开始选择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10vn.cn/bv1b.shtml
顺手秒了一张160神兵拍上,等待着那一条提示。恭喜!这物品可能变成特有装备,特有装备

天妒者联盟之新生  http://www.10vn.cn/8ti.shtml
微风吹过,带起林间枝叶摇动的沙沙声响,亦如他发丝凌乱飘动的样子,让周围的一切都好像柔

抖音:女装就变强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10vn.cn/g8di.shtml
三、可惜,她是女人身为代理队长的李文凯,比其他几个更加清楚,队长这一职,要承担怎样的

魔济天下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10vn.cn/p6gp.shtml
寒冬的大山深处,早以枯枝败叶,草药也是极其难以采集。云忆顺着山间小路攀爬一个上午,也

不能吃的祭品在线阅读第一章  http://www.10vn.cn/6lar.shtml
“碰……”穹顶黑夜,大雨倾盆的焰都环城路上,传来一阵巨响,线条流畅的RCZ翻腾半空,

魔逆贰在线阅读异朽阁  http://www.10vn.cn/s43y.shtml
夏日本来就极其闷热,霓漫天虽然无恙,但花千骨还披着御魔锦,裹的严严实实的。早已额头冒

我在万界跑滴滴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10vn.cn/dkmv.shtml
陈宁的修为还只有淬体境,还没有开辟气海,所以他灵脉中的灵力少的可怜,大概只能炼制一份

开局就参加相亲综艺!在线阅读业力是疾  http://www.10vn.cn/seis.shtml
“唉,都是当年欠的债啊!”骑在小狼狗上奔腾的谷,再次感叹道。在这里,需要科普一下,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jojo+家教]沢田纲吉不想当boss在线阅读第1章

    第0001章地狱阎王缅西边境之地,群山延绵,峰峦叠翠,一片青砖瓦房在参天大树中若隐若现,溪水潺潺,仿佛世外桃源,人间仙境。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月亮湾!然而讽刺的是,这里却是雄霸整个东南亚毒品市场的秘密组织基地。这两天,基地里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可是,如今已经整整过去了四十八小时,这

  • 当我不再秃头我英之第八章(8)

    等到柳沉轲替邢百涟绾好发后,时间又过去了不少,但是成效却很显著。柳沉轲有一双化腐朽为神奇的手,邢百涟的头发在他的手中乖巧地不得了,或曲或直,想有什么形状就有什么形状。邢百涟就看着她师兄变戏法一般,指尖微动,发髻就渐渐成型。柳沉轲笑着依次打开梳妆台上摆放了一排的楠木盒子,在一堆琳琅满目的珠翠中挑挑捡捡

  • 一切从那本书说起在线阅读第3节

    幸好夏惊蛰并不是自哀自怨的人,相反,她除了娇气了点,还挺随遇而安的。大概出身不错,没怎么为生活烦恼过,当别的同学毕业后为就业奔波,为租个房子便宜一百几十块,每天多花半个小时在路上的时候,她已经住在半山豪宅,进入她爸爸的公司实习,司机每天准时接送。只可惜毕业没多久,她就莫名其妙穿到了这里。寒暑假仅有的

  • hp同人——唔,没想好魔杖!元素女神的垂怜!!

    莉莉亚懵逼了道:“林……林恩,你是人是鬼?”林恩动作娴熟地脱下盔甲,然后一把推开车门。众人望去,只见里面一个男人被五花大绑地捆在车厢里,嘴上裹着袜子,眼睛睁的老大,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声音。他肚子上贴着一个卷轴。林恩将它一把撕下来的时候,卷轴当中发出了平静的声音:“我在冥想,别打扰我。”周围的骑士顿时震

  • 娓娓道来之魔卡,无限金钱

    “嗡!”一道耀眼的银光闪过,叶枫面前出现一张白银卡片,卡的正面有着两个醒目的鎏金字:魔卡。“这...这是魔卡?”叶枫心中巨震,眼睛死死盯着突然出现的魔卡。魔卡,华夏银行级别最高的卡片,由白金混合神秘材料制作而成,象征着庞大的个人财富。“叮!”“使用说明已生成,宿主是否现在进行查看?系统建议观看。”又

  • 易生雨恋在线阅读第1节

    前言她不知道自己是身在缥缈的幻境,还是身处一个有些朦胧的现实。好像沉浸在一个海洋深处,从上到下,四面八方全都是空洞的深蓝色,像墨一样。那里什么生物都没有,周围很静很静,只剩下水流在身边游走细小的声音。她的身体在海水里肆意舒展,没有意识地悬浮在深海中央,慢慢地向下飘荡……她,好像已经睡了很久……“小姐

  • 女装大佬从国风美少年开始论男女平等

    面很快见了底,应队长说了正事:“你这里常有男生来吗?有没有发现过有人入室的迹象?或是有没有丢失过东西,尤其是内衣这种私人物品?”王涛大概也知道应队长喊他来的原因了,说不定那个变态凶手曾经尾随过眼前的美女,还偷偷进来过。王子熙想不出来:“我偶尔会带人回来,不过我每次外出回来,都会叫家政打扫,昨天我回来

  • 超级王牌在线阅读第5章

    秦世杰感觉自己飘飘荡荡的游离在无边的黑暗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看到远处的一点白光后,他奋力的跑向了那处光源处。白光剧烈一闪,意识回归了身体。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小杰,小杰,小杰你醒了!孩子他爹!小杰醒了!”秦世杰定眼一看,看到母亲吴海莲的正满含关切,一脸惊喜的望着自己。听到吴海莲的声音,秦世杰的

  • 开局就造烟火在线阅读第一章

    “恭喜成为诸天万界奇遇推销员。”“商品:超级无敌神壕系统。”“销售时间3天。”“销售对象:爱情公寓主角。”“销售提成:百分之十金钱。”魔都,某个出租屋,陈冬脑子中出现了这样一连串的声音。“我尼玛……我的金手指终于上线了吗?”陈冬顿时精神一震,急忙打探脑子中的金手指,很快他就知道他得的金手指是什么了。

  • 我的都市有免费之初始(1)

    第一章12月21日-世界末日玛雅神学中世界有5个太阳时代组成,截止2012年12月为最后的太阳时代,今天是12年12月21日,也就是玛雅文明说的世界末日,然而很多人都不知道,玛雅文明的历法是长历法,五千多年一个轮回,所谓的末日这仅仅是一个重新计时的思想,与我们每年元旦或周一早上重新开始一年或一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