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末日求生之路之第九章(9)

作者:失败者之殇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从安拽着从风急着去前厅见人,从风却是冷漠脸毫不在意,纹丝不动。

从安恨铁不成钢,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呸!

他怎么能是太监?

“女儿啊,你是不是对自己估计太高了……”

从风满脸黑线,再这样下去,她爹都能在这口吐莲花上演一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了。

从风妥协:“好了。您先去厅堂吧,我收拾一下换身衣裳便来。”

从安笑得颠颠的:“姑娘,你收不收拾都没差,看着差不多。”

……

空气中充斥着莫名的气氛。

从安有些囧,忙一溜烟赶回了厅堂招待客人去了。

女儿好不容易有人要,可不能给这门亲事搞砸了。

从风只觉太阳穴突突的跳,隐隐犯了痛。

方才只是敷衍,现下她丝毫没有要去见一见那人的意思。

从雨在芳丛后躲着,也没听清楚两人具体说了些什么,抬脚准备走出去,忽然听得“咔嚓”一声砖瓦碎裂的声音。

从风循声,原来是郝良整个人挂在围墙上上下两难,看自己弄出的动静太大郝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夭寿,这怎么一个个都是不带脑子呢?

“你跳下来吧。”

郝良撇了嘴分外委屈:“我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般对我……”

从风两手抱月匈一副看好戏的样子:“那好好的正门你不走非要爬墙?”

郝良:“难道没有觉得我这种出场方式很特别吗?”

从风佯装想了想:“的确是糗得足够令人印象深刻了。”

郝良心下凉了半截一咬牙心一横就要跳下去却还是硬生生停住。

郝良:“真的不考虑接我一下?”

从风环视四周两手摊开:“你确定?”

好吧,认命。

下一刻从风眼尖的发现了在一边畏畏缩缩的从雨对他招了招手:“弟弟,过来。”

从雨只好不情不愿的走过来。

她指了指郝良:“在那儿鬼鬼祟祟的干嘛?想偷吃我们家大米不成?去,接住他?”

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从雨怀疑自己是耳朵出了问题,看着挂在围墙上的人:“哈?姐姐你开玩笑吗?”

从风一脸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于是从雨便走到墙根处等着,郝良一个跃身,正好把从雨扑倒在了地上。

“啧啧。”从风在一边不住的感叹着。

这个弟弟很有几分断袖的感觉啊……

扑倒他,郝良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连忙笑了笑略表歉意。

霎那间,从雨的世界顿时犹如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他觉得,他的命中注定的桃花来了。

对,没错,就是这个浅笑安然的姑娘,一笑勾魂夺魄竟然能令天地万物黯然失色!

郝良也不明白他为何傻傻躺在地上瞧着他,只好伸手拉他起来。

从风走过来:“弟弟你断袖啊?”

???

从雨不明就里:“姐姐你磨镜吗?”

???

郝良:“……”

好像领悟过来什么的郝良深深吸了口气一手揽过从风的腰紧紧锢住眸中熠熠生辉,笑也风流:“娘子,怎么也不介绍介绍?”

从雨像是顿时被雷劈了个外焦里嫩结结巴巴起来:“姐,姐夫?”

“那可不?”郝良唇角噙一抹暖人笑意,眉眼含笑,言笑生春。

“哎呀,我说怎么在厅堂之中左等右等却不见人……”从安的声音由远及近在看到郝良之时却突然止住。

“这位是?”从安眼神示意从风。

郝良接过话柄直接开口:“爹,我是您的女婿啊。”

这一声爹让从安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流转几圈却琢磨得也差不多。

不用脑子思考,从风就能够洞悉他爹所有的心理活动。

这一时半会儿从雨忍不住凑近从风:“姐姐,这位姐夫生得当真是好生美艳啊。”

从风的眼神一下子就变得一言难尽起来,这下子轮到她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家的弟弟眼睛出了什么问题反问道:“难道你不觉得他少了些阳刚之气吗?”

从雨挤眉弄眼:“阿姐,想不到你还懂这方面啊?”

嗨,不就是那方面的王霸之气吗?

他撇撇嘴:姐夫好好在阿姐面前努努力不就有了?

“哎,你们年轻人的情爱之事爹也是经历过的,爹懂,都懂。”从安笑得合不拢嘴,就差拍手叫好。

果然还是少年郎,真会玩。

然而一旁从雨却显出几分没来由的落寞:原来这么清艳绝伦的姑娘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未过门的姐夫,可怜我的桃花还没开就谢了。

“还站着干嘛,”从安连忙带着他们往大厅去,“去一同饮一杯茶。”

郝良应得极为爽快:“那便先谢过爹了。”

呸!装得一副正人君子不染凡尘的模样。

不过从安倒很吃这一套。

随后丝毫不把自己当外人的牵住了从风的手,他的手指洁白修长,有些微凉温润的触感,让从风竟然有些自惭形秽起来。

也是有些别扭,她便想要挣开却反而被他握得更紧:“乖一些,爹在呢。”

从风从雨和郝良都来了厅堂中,从安便吩咐从风:“风儿,你去为未来夫君泡一壶茶来,记得泡我的西湖龙井,前儿才想法子弄来的给女婿尝尝鲜。”

一口一个女婿,您可真上道,比跟我这亲闺女还亲。

抱怨归抱怨,却也还是去了。

落座后看到来提亲的人一拍脑袋: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从安故作镇定:“那个,估计您家提的亲事我们家不能应允了,还请劳我带个口信表达歉意才好。”

来提亲的人不明就里,云里雾里,看了一眼郝良却发现正主无比淡定。

于是走到正主身边等待发话。

从安:“?”

“爹,这提亲一事是我提的。”郝良悠悠道。

嗯?这是什么操作?剧情的走向怎么好像有些不太寻常?

还有,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从大门进反而要折腾从后院来?

罢了罢了,看他们俩如胶似漆的样子,也需要有俩人的空间,少年人也是有人家的夫妻**的,问就是狗粮。

不过总归是皆大欢喜。

“那贤婿打算何时与我家风儿正式拜堂成亲?”

刚踏进门的从风正好听到了这一句话脚下突然崴了一下。

怎么弄的她有多么恨嫁一般。

郝良眼疾手快赶忙将她扶住:“娘子没事吧?”

“我没事,好得很,多谢夫君关心。”一字一句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似乎只有见到这样的她,郝良才能感觉到真实,他也乐意逗她如此。

从风将盘子上的茶分别递给从安,从雨和郝良。

从安一瞥却见从风给了郝良一杯花茶。

“风儿,为何给贤婿一杯花茶?”从安不解。

“爹,因为您有所不知,他就好这口,跟普通的男子爱好不太相同。”

从安仔细打量郝良:眉眼如烟火一般灿然夺目,眼睛流转着琉璃一般的辉光。

身姿清逸比之谪仙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越瞧倒越觉得是自家的风儿有些配不上了。

也是,都能喜欢上自家女儿,这口味该是有多么特殊,也真是难为委屈了这孩子。

就在这一刻他决定了,若是日后郝良当真娶了风儿,一家子一定好好待他,将他变成捧在手心里的温暖。

郝良却仍旧是那副温润如玉的模样,拿到花茶也是喜不自禁:“娘子真是心灵手巧。”

也一口接着一口啜饮起来。

从风借着这一刻,悄悄凑近他耳边:“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你要是当真动了想要娶我的心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

郝良倾身些许,也凑近她耳边轻轻:“心想事成?”

从风第一次对着他笑得开了花:“不,是事与愿违。”

然后,郝良的笑意就僵在了脸上。

他悄悄点一点头,下一刻对着从安:“我知道两人之间成亲之事还需从长计议,但我同风儿两情相悦。”

他顿了一顿:“且,我们之间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肌肤之亲……还望爹见谅,故而我想同风儿在一月之内成亲。”

“咳咳!”从安一口茶刚到喉咙还没来得及下咽就被这一番话惊得呛咳起来。

一下子就变得脸红脖子粗。

从风怒极反笑,终于知道他方才的话里有话:好,你可真是个狼人!兄弟我自愧不如,算你狠!

延伸阅读

剧情发展已成谜(快穿)暴打小分队!  http://www.sundayu.cn/6tv8.shtml
这几天白飞,就一直在研究九指杀劫,倒不是修炼九指杀劫,比修炼因果经的难度要高多少,而

九世莲华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dayu.cn/gss.shtml
自从那次在会议室的商谈结束之后,彭格列众人便向外界宣告了十代目沢田纲吉还活着的消息,

国破夫郎在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dayu.cn/ski1.shtml
ps:新书,跟几个朋友军备竞赛,第一天收藏过五百,鲜花过千,打赏过百,没有想过赢,但

玄幻:我的被动超厉害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dayu.cn/gqu3.shtml
念衡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也没想到烛之武会这样刁难自己,诺诺的问:烛老师是要见我父亲?烛

五行阴阳传痛苦的回忆  http://www.sundayu.cn/g9gx.shtml
冰的别墅因为冰和音刚刚回国,还不太了解国内分帮的事情,所以,现在她们正在看一些资料和

穿3号球衣的女孩(续)之篮情岁月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sundayu.cn/p1ji.shtml
要说双腿残废是个怎样的体验,舒玖会说,什么都不用自己做,有人做好就行了,衣来伸手饭来

撩动我幻想来啊,互相伤害啊!(第九更,求收藏!)  http://www.sundayu.cn/gsne.shtml
周烈看到水鬼朝他扑来,当真是兴奋到了极点。对啊!这样才对嘛!你要是不敢过来打我,老子

无限新番你好 陌生人  http://www.sundayu.cn/6wkb.shtml
萧慕白从小区保安室中得到监控视频,从中截取了去徐莹莹家打探手机下落的人的照片,回到警

摸金祖师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undayu.cn/u6n0.shtml
对比之下,这位长夜公子英姿飒爽,器宇轩昂,却成了姜祸水的师傅!怎么不叫人恨得牙痒痒?

天明月的宝藏在线阅读我能看到气运【一更,求收藏!】  http://www.sundayu.cn/uikk.shtml
“没想到竟然穿越了?”李无峰看着铜镜里的人影,心中有些无奈。镜中少年身材修长,面容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君心我心第二章

    一场煞费心思的伪装,以程未不太争气的消化系统三秒破功。他脚步很急,鞋底摩擦在照出人影的瓷砖上,听起来刺耳又尖锐。宴旸头皮绷地发麻,本能地依着声音去望他。除了不可抗拒的噪音,这是人类对外貌优秀的生物最自然的打量。他一身框架挺直,手臂的颜色像白砂糖,偏瘦,应该不常健身。个头比宴旸高些,封顶一米八。宴旸有

  • (综复联)我叫安娜第4章在线阅读

    “啊,那我就不客气了,小心可别被我伤到呢!日差叔叔。”刹那立即结印开启白眼,摆出了柔拳的架势。“放心攻过来吧臭小子,怎么说叔叔我也是上忍,怎么可能被你这种小鬼伤到。”日差怎么说也是个上忍,虽然自己这个堂侄子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但是再怎么说也只是个四岁的小鬼,想要伤到上忍,即使自己放水也不可能做得

  • 这个绿茶我不当了 [参赛作品]僵尸粉

    “小可爱,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变得和萨摩耶似得?不笑嘴角都勾着?”小可爱冷漠地提醒:“宿主,现在正在直播请你注意自己的形象。”我去,她现在这么诡异,你却只关心直播,能不能对小仙女多点关心啊喂。然后一行姨妈红正二加粗的大字出现在她的眼前,‘有范=话少微笑,请宿主保持可靠,不然系统将会帮助你管理表情

  • [系统]美女导演在线阅读第三章

    落在地面的张弃迅速的拔出别在小腿上的匕首开始观察四周,四周一片青松,不知凡几的树木一颗颗的耸立。没有想象中的鸟语花香,四周一片寂静。张弃茫然不知随便的找了个方向开始前进,走了不远前方飘过来了一缕香气,顺着香味张弃继续往前走去,一段路之后前方出现了一片片果树,树上长满了果子,好像梨子。张天弃高兴极了,

  • 祸国嫡女策在线阅读第三章

    顾小语再次见到贺临是在贺临外公八十岁的寿宴上。贺临作为主人在门口迎接客人,当顾小语随着顾父顾母抵达宴会厅的时候,见到贺临西装笔挺地立在那里,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的目光扫过来,在顾父顾母身上没有停留,直接落到了顾小语的身上,眸光微顿,有一抹亮光极速地闪过,像是暗夜里的流星,转瞬归于沉寂。顾小语没注意

  • GANTZ黑球变革者第五章在线阅读

    不过一会儿的时间柒染就已经到了学校,本以为道过谢之后景北淮就会离开,却不想景北淮也一起下了车,看这架势显然是打算护送柒染到底了。因为急于处理问题,柒染并没有回绝景北淮。柒染只是帮着同事接收下文档并整理回馈就好,整个过程也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回去的路上,柒染和景北淮并肩走在校园里,因为是周末所以校园里

  • 毕之在线阅读第二节

    2、糖球被吃了。唐秋默默地被男人带上车,拎进电梯,最后被丢到了一间公寓的大沙发上。途中他不是没有机会跳出购物袋逃亡,可是带走他的男人身材高大,连带着他和地面的直线距离也遥远了起来。每次他想往外蹦的时候,都有一种在跳楼自杀的感觉……有点恐高症的唐秋,最终还是退却了。从沙发上看过去,这里像是一间典型的单

  • 全修真界都是我的铲屎官第10章在线阅读

    梵歌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宿舍,正好赶上宿舍的其他舍友要出门,有出去买衣服的,有出去网吧打**的,也有出去逛街散步的,出去的都问梵歌,要不要一起出去,梵歌这个时候根本没有那个心情,所有的精神,都被愿的那一句话,彻底浇灭了,现在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平时喜欢去的网吧也不想去了,喜欢的吉他也不想弹了,喜欢出去到处

  • 娶个上将做男妻之结束与开始并行(上)(1)

    炎热下,沙滩边一群美女与一群丑男欢快的在沙滩上打着排球,我叹气着,痛苦着,为什么要我去买水呢.一开始我就发现人数的错误.六男五女这不是让某个男的成了多余的悲剧吗.好吧无法解释,我就是那个被无视多余出来的人.我叫墨燃是一个永远燃烧不起的人,不管是多么激情的球赛,还是欢聚一堂的聚会,我都无法感受到一点燃

  • 季夏之月腐草为萤之第二章

    就在沈恺扶额装瞎的时候,张欣雨不知何时悄悄挪到了沈恺边上坐了下来,支支吾吾半天才开口,“沈恺...那个...”沈恺:“...”哪个?“一起唱一个吧?”张欣雨拿起桌上的话筒,递给了沈恺。此举,引来全程30秒安静如鸡、30秒后开始起哄。一堆人看好戏似的盯着沈恺。沈恺的脸从红到白、从白到青,可谓是五彩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