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一剑画天在线阅读第6节

作者:陈奀 来源:纵横中文网

如此这样也好。我忍不住撇撇嘴,低谷之后必是上升。

我卸去了身上的阴霾,往教室里走去。

平平淡淡,有条不紊。

我鼓足勇气,左手拿着题,右手拿着黑板擦,气势汹汹地往办公室跑。

哎,别误会啊,我可是乖乖的学生,可不会找老师打架。

我此时的心情颇有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我深吸一口气,礼貌地敲了敲门,听到请进的时候推门而入。

看到简老师孤零零的身影,我松了一口气,还好,老班不在这里,否则就丢大发了。

我慢吞吞地移至他跟前,他挑眉,“明小时,又有什么精致的题目了,好让为师观赏一番呢?”

我有种想把书摔在他脸上的冲动,然后嚷道,“谁让你什么都会?!”终归是没有这勇气的。

简老师看到我手上的黑板擦,眼睛里起了迷蒙,“你怎么把这个拿来了?”

“老师。”我低下头,指着那道题,“这个我还是不会,你打我一下再给我讲吧,我太笨了。”

不是吗,这道题目我问了他三遍,还是不会,这次是第四遍。他应该厌烦了吧。

他抱着胳膊,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椅背上,缓缓地闭上眼睛。

这是打算不理我了吗?

我盯着那道题目,手指头不安分地抠来抠去。

末了,那闭着眼睛假寐的人终于开口了,“你看上面那道题。”

我听话地看去。

“那道题目你既然能做对,这道也能。”

是吗,我的眼睛紧紧地锁在上面那道题目上,这两道题目有什么关联吗?

“这两道题目同样用的是设定一个力不作用,而另一个力作用。上面那道题目是理论,教会你这个方法。下面是实践,让你会用。”

我越听越惭愧,原来这两个题目竟是同一类型的,我竟然没有看出来。

“你如果上面那道题木做对了,这道题就不可能不会。除非你是抄的别人的。”

“没有。”我急忙否认,“我真的自己做的。”

“明白了吗?”

“什么?”我不明就里。

“你做题只会做一个题目,不是做一类题目。你期中的下降就是这个道理。月考考的是一些基础的东西,期中考的是这些东西的再加工,当然还有新知识。”

我默默点头。

老师把我送到门口,对着我比了一个拳头,我微笑着点头。

十二点十五了,我抓起书包往宿舍赶。

“你不聪明,但是很努力。努力也不能只顾着往前冲,要用对方法。你的心理素质,确实是一个原因,却不是全部的原因。至于最高点最低点,那是大师级别的人物成功之后的淡然。”

简老师的话我反复斟酌,觉得不无道理。我太浅显了,才会把一次次的不理想归于心理素质的问题。这是心理的懒惰,不肯思考问题的本质,只顾着像牛一样冲。

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踏着缓缓的脚步到来。它一路游山玩水,好不惬意。闲庭信步,悠然自得。一身飘逸的月白色衣裙使人望而却步。此行,是要拜访几位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打过九年的交道了。然而这几位老朋友却并不一定欢迎它,但它不以为意,还是吹着口哨来了。老朋友们苦不堪言,可还是不得不拿出十二分的精力来照顾这位不速之客。照顾不周,可是要重重处罚的。这位客人可不是平常人,和大官们的关系硬得很呢。上面好几位大官都打过招呼了。上至校长,下至任课老师,都无一例外地强调要好好款待这位不速之客。

我转着笔帽,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老班在讲台上喋喋不休的发言。

“一定要考好这次期末考试!你们看上次期中都给我考了些什么呀。我跟你们说,我这几年教过最差的学生就是你们了。没见过你们这么笨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笨鸟还知道先飞呢。我跟你们说啊,这几天给我抓点紧。再让我看见哪个不好好学习,哼,走着瞧。”

老班晃着七彩斑斓的脑袋踏过了门槛,只听见同学们的唏嘘声。

我停止转动笔,看着习题册上密密麻麻的字,顿时觉得有点眼晕。敲了敲脑瓜,我硬着头皮做下去。

老班说了太长时间了,他刚踏出门去没多久,下课铃声就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有的同学们早已蓄势待发,等的就是这个姗姗来迟的铃声,一听到铃声的前奏,身子便已探出了大半。未及铃声响完,他们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简老师看着这些如饥似渴回家的孩子,眉头紧紧地皱下去,见到我拿了习题,便知我要干啥,扶着额头道,“明小时,还是你懂事啊。”

我看了眼他们离去的方向,淡淡道,“夜深,还是早回家好。”

没成想,简老师听了我这话,竟感伤起来,“我也想早回家啊,可不是还惦记着你这个笨笨的孩子啊。”

我顿时没听出简老师这是在打趣我,立即心里愧疚难当,低声道,“老师,这些题目我明儿再来问您吧,不好意思啊。”

话音未落,简老师一记书本打在我的头上,骂道,“竟是个反应迟钝的。罢了罢了,你若不是个反应迟钝的,也不会天天往办公室跑。”

见他进了办公室,我也紧跟着上去,心里立即明白了,这老头,是拿我寻开心呢。咳咳,虽然不是很老,三十岁出头。

前脚刚踏入办公室,便听得老班长叹一声,“明小时啊明小时,怎不见你天天问我题?我这一脑袋的学问,无处安放啊。”

经过简老师的不正经,我没感到半分不自在,竟也顺着话来,“老师,不忙,我还有些地理问题没弄明白,改日来向您讨教。”

老班像个得到了安抚的孩子一样满意地笑了,继而怒目圆睁向简老师,“哎,我说老简,我班里就这么个好学的孩子,就这么被你挖了墙角了?不行,你今日必须给我个说法。”

“老王,各凭本事。”简老师施施然坐下,给我讲起了题目。

老班无奈地跺跺脚,却也哼着歌儿回家了。

教学楼的灯一盏盏灭掉,我的额头上也冒出了密密的汗珠。一连串问了好几道题目,理解起来有些困难,只得慢慢消化。

见时间不早了,简老师开始撵人了,“快走吧,再迟到了,我可不帮你说话。”

我悄悄地朝他办了个鬼脸,在他未察觉时,已神色肃然,“知道了。”

快步赶回教室,见还未落锁,心内一喜,推门而入。

教室内坐着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子,,个头不高,头发干净利落,此刻正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书本,却时不时地瞄一眼门口。

见到我回来了,眼内的焦虑立刻散去,却并未说话,只是收拾着书包。

看到他去锁了前门,我便去锁后门,然后一道下楼。

往常到了楼下,便是互相再见,我回宿舍,他回家,只是今日却迟迟不见他说再见,我便道,“拜拜。”

尚未走出多远,他叫住了我,“明小时。”

“什么事?”我转身,站在远处看着灯光下的他,李振华。

李振华笑了笑,对我伸出了一个拳头,“加油!”

我紧绷的心立刻释然,笑意陇上面容,走过去,也比了个拳头,对着他的拳头一碰,“加油!”

李振华走了,背影却如此寂寥。

我轻轻地喘息着,胸口上下起伏,但时间容不得我多想,便急忙奔回宿舍。

不速之客在我们这里逗留了三天,便袖子一甩,留下“明年我还会再来”的神情之后,便洒脱离去。

送走了常客,明日便开始放为期一个月的寒假。

刚巧今日下了雪,试也考完了,我看着楼下的雪花,耐不住心里痒痒,便冲下楼去。

捏起一个雪球,便向谈郡扔去。成蕊见了,也加入我们。

不知道为什么,场面上竟然变成了我追着谈郡和成蕊打。她们两个抱头鼠窜,心里羞愧难当。两个还打不过我一个,不羞愧才怪呢。

我越打越兴奋,手上的力道也失去了分寸。

只见一个雪球越过她们二人的头顶,越过一棵不高的树,直直地射了出去。

不一会儿,一个满头是雪的人便气冲冲地走了出来。

一脸痞样,手上拿捏的书本却格格不入。只是平常这脸是带着坏坏的笑,今日却染上了些许怒气。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便看他一把撸下了头上的雪,冷冷道,“谁扔的?”

“是我。”我走上前,“对不起,玩过火了。”

谈郡和成蕊也反应过来了,急忙道歉。

他却还在生气,好像不是为了被雪球打到的事情。

我想着,貌似以前没有得罪过他。

“明小时,原来你的记性这么差,前任都忘记了。”

前任?成蕊和谈郡惊奇地看向我。

我想起来了,是柳三进。只是我这人天生脸盲,又不爱说话,轻易记不得什么人,没想到却被他拿来做文章。

“是前同桌。”我出声解释。

成蕊和谈郡才松了口气,看我俩的样子,似乎有话要说,便默默闪开了。

“那个,同学,不好意思。”再次道了歉之后,我便提脚要走。

“我的名字那么难记吗?”身后传来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话语。

我缓缓转身,神色平静,“柳三进。”

见他嘴角轻微地抽了抽,便知此事已了,于是知趣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我回身冷笑道,“想玩霸道总裁的**吗?可惜!”

柳三进下意识问道,“可惜什么?”

“就算你是霸道总裁,我也不是傻傻的小白。你若再用命令的语气跟人说话,怒不奉陪。”冷笑蔓延在脸上,我已离开。

似乎上了学之后,每个人关心的都是孩子的成绩。特别是放假的时候,总有一群七八姑八大姨围着你问成绩。考得好也就罢了,考得不好可就没面子了。

这不,过年拜亲戚的时候,就有几个眉笑眼开的亲戚围着我问东问西。

我不担心丢面子。我的成绩虽然在城里的学校排不上号,可是在这乡村里,还是不赖的。只是我脸上还是火辣辣的。虽然一再安慰,但是还是止不住地心酸。

班里十三名,比期中考得还差。

我不喜纠结的人,偏偏自己就是个纠结的性子。越是不想越这样,索性用别的东西来麻痹自己。

正月十六开学,天气还冷得很,料峭寒风吹人醒。

我竖起了大衣的领子,左手揣在衣兜里,可怜的右手冻得通红。可是,我又不会用左手写字,只能辛苦右手了。

幸好右手不是员工,我不是老板,否则右手跳槽,我的公司也倒塌了。偏我还不能辞了左手。真真叫人个生气。

六点十分,这个时间点大家还是餐厅里吃早饭。我和谈郡早早来了教室,没一会儿,刘霖也来了。看了看我们俩,搓着手笑着说,“来得挺早啊。”

我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便去处理自己的题目了。

刘霖在谈郡的身边坐下,翻开习题册问题目。

阳光淡淡地撒下,映照得谈郡脸蛋染上些许粉红,刘霖耳根处晒得有些微红。

延伸阅读

乐以礼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dlir.shtml
乐以礼礼品总部是节日礼品、定制礼品、礼品设计、工业产品设计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

至福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y8nz.shtml
至福工艺品总部是一家从事古典家具、精品开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型企业

自然曲度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ggyi.shtml
暂无

扬州润熙照明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nogv.shtml
扬州润熙照明是太阳能灯、高杆灯、道路灯、仿古灯、庭院灯、草坪灯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宏叶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g756.shtml
宏叶小饰品总部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塑胶制品私营企业。我们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科

威津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ai8b.shtml
威津汽车用品主要经营各类汽车电子产品及汽车少件、汽车装饰用品、保护膜、汽车组装及维修

禧六福珠宝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s2yv.shtml
禧六福珠宝介绍深圳市禧六福珠宝有限公司是香港禧六福集团所属子公司,公司位于深圳市罗湖

时风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xblm.shtml
时风工业GreaseMax总部位于德国的欧芬堡OFFENBURG是一家制造单点式自动

百诚劳保用品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6e75.shtml
百诚劳保用品隶属于山东百诚劳保用品有限公司厂位于驰名中外的泰山脚下,现有职工80人,

蓝莓果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benmcfarlin.com/uzs3.shtml
蓝莓果少儿英语,是蓝莓果教育自主研发的新型学前班,解决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转换难题,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换魂大师在线阅读被当成依靠,夏言的出手【求收藏鲜花】

    “老公!带着小杰快跑啊!”“老婆!”“哇啊啊,妈妈,不要吃妈妈。”大学城边缘地带,一个年轻男人抱着一个小孩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被一块一块吃掉,表情既悲痛也惊恐。残暴掠食者的习性导致它们不会一次性攻击多个目标,只有会杀死当前目标后才会对下一个目标出手,但它们消化一个成年人估计只要五分钟左右的

  • 逆袭真香第3章在线阅读

    突如其来的灾劫,令黎星绝望,年仅三岁的他,对这一切根本无能为力。父亲正被五人围攻,金伯落地不知生死,母亲虽在身边,从脸上凝重无比的神色也能看出,此劫,难渡。黎星只求,能有奇迹出现,只求这一切,只是一场梦......与此同时,一个遥远的地方,一间昏暗的密室中。咔!碎裂的声音,在密室中突然响起。“不好,

  • (主鬼灭)结婚吗?拒绝会破产的那种剑心互明意

    看着自家少主微微失神,年迈的司徒骏忍不住心疼他。不过才多少岁月,他竟已如此沧桑。棱角,那些锋利的棱角,只怕最后只会让他遍体鳞伤,可自己,除了帮他满足他的愿望,又能做些什么。不禁懊恼自己的无用,恨自己的胆怯才让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苏毓并未察觉对面的人有何不妥,只是突然的安静让他清醒。“司徒叔叔,他有

  • 捡到一只小奶狗在线阅读第9章

    想帮闺女却无能为力,这个脸上已爬上皱纹被岁月磨砺的苍老却依稀还能看出当年的秀丽的农妇能做的也只有为可怜的女儿流那么几滴眼泪而已。这几滴泪滴的董馥梅心口一阵闷痛。她不想看见这个女人流泪。这么些日子了,董馥梅怎么可能没发现自己与周围人的异常,要不她也不会选择入乡随俗,不用做好的包裹、还做出将织布的锅甩给

  • 殊命在线阅读第4节

    第四章云的那一端大道安然是险途,饥寒交迫,忍与百兽争锋,不知何处。感受到周身的酸楚,玄清溟知道,虽然自己侥幸躲过一劫,腿上和背上的伤势也恢复原状,但看着自己的状态,今天是哪里也去不了了。于是清溟找到山脚一处可以挡风的地方,将急救包自有的帐篷功能弹开支起。“这次试炼我一定要成功”此刻的清溟无悲无喜,漠

  • 妖神道尊之现在是二零零五年啊

    刘怀远是河南彰德人,所在的学校是彰德县一所普普通通的高中,彰德县六中。现在所在班级是高三文四班,学校是全寄宿,每月底有两天的假期。今天上午上完课程,下午就可以回家了,要到周日下午再返校。既然不想重走上一世的老路就该努力了,前世的高中知识已经忘的七七八八了。通过一节课的学习,刘怀远发现现在的脑子比前世

  • 妖孽师兄娶进门之第四章

    洛千山皱起眉头,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身下由龙帝之骨融成的帝座,缓缓思考着。突然,一位正二承将军出列,道:“吾帝,恒帝国的情况,再不济也可以撑到十月底,那么九月底的诸皇遗迹开放,或许可以想到办法。”(注3)洛千山正在思考的大脑瞬间停下,他并未想起自己的儿子已经继承无极皇位!想到这里,他豁然开朗,但

  • 山水为迹不暮朝夕在线阅读第五章

    “都听你的。”晋江应允。手指轻轻抚上她白皙的脸蛋,灼热的目光让芷娴心跳如鼓。第一回被他看着,她觉的羞涩。她长大了,到了能成亲的时候了,如果嫁人嫁的是晋江哥哥那就可以永远和他不分开了。想到这里,她脸如火烧,将头埋在晋江脖子里小声的说道:“当然听我的了,糖糖听晋江的,晋江你也要听糖糖的。”插钥匙的声音在

  • 狼妖修仙传在线阅读第六节

    一次性备四个年级的语文数学两门课,对任何一个负责的老师而言都是很大的工作量,尤其这个老师还是菜鸟。余文佑看着他的手机因搜索导致流量哗哗的掉,都已经麻木的不去想电话费的问题了。屠则施工的时候无聊,进来串过门,看他工工整整的备课本,更觉得肃然起敬。当下就问有什么要帮忙的。余文佑苦笑:“没有wifi太慢了

  • 极域嗜血在线阅读残血兔王

    第08章残血兔王这些散人玩家本来就是为了兔王来的,只是需要个出手的借口而已。亡者的话就给了他们机会,抢兔王的时候才心安理得。所有的散人玩家都暗赞,地上的哥们被修理的好!那个被亡者推出去的受害者,听了他们的话直翻白眼,奶奶个腿的,感情被修理的不是你们,有本事你们试试。牧龙现在不是兴奋,是恐惧,发誓要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