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七零总裁甜辣媳[穿书]第三章在线阅读

作者:叙年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害白子腾成为丑闻男主角的,正正是他那位糟心的爹!

论起“吃喝嫖*抽”这五毒来,除了最后一样,白父几乎样样占全。更准确地说,他倒也不嫖,只是比那还要命!

他热衷于勾引别人的老婆。

这是病,没得治!

白父对单身女性无感,独独乐于偷别人的老婆。而且一经到手,就翻脸无情。不止戴上绿帽子的男人恨他,被甩的女人也恨不得生食其肉。

起先,他还顾着脸面,远远离开青城做这路龌龊事。可人一旦堕落起来,又哪里有什么底线?

近一年来,白父竟明火执仗地在青城闹起来,渐渐出了恶名。

而非要置白子腾于死地的“小霸王”,赫然正是苦主之一!

白子腾面无表情地说:“我也是昨天才知道这里的原委。小霸王的父母是政治联姻,根本不能离婚……”

欢颜愕然,完全没想到校园霸凌案背后,还藏着这样的因果!

难怪那些谣言透着古怪,原来竟是真的。只是把老子的脏水,全拨到儿子身上了。

欢颜凄然一笑,叹道:“看来我们还真是同类,都有一个人渣父亲!”

白子腾不接话,忽然垮下了那张永远温和的面具,不由分说将她扯入密林,化身成狐。

白狐卷起尾巴窝在一顶参天巨树之下,把长长的鼻子藏在前爪底下,一声不吭。

欢颜这才反应过来,她说错了话!

白子腾与她不同,他自小由父亲带大,就算白父做了什么坏事,那份十多年培养出来的父子亲情,仍是无法抹杀。

他接受不了那句“人渣”,虽然也无法否认。

欢颜第一次发觉自己还算幸运的!她父亲虽是人渣一枚,好歹不在身边乱晃,眼不见为净,不必像白子腾那样受折磨。

唉,劝无可劝,她也只能默默地陪着。

不得不承认,白子腾化成原形后,大大减少了双方的尴尬。

尤其欢颜,没多久便浑似忘了白狐的真身,一会揉揉白狐的耳朵,一会挠挠白狐的下巴,竟拿他与隔壁的大狸花猫一般对待。

白狐不像猫儿那样,会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却也半眯着眼睛,一脸惬意地享受着她的服务。

林中静谧、清幽,时间好像停止了一般,没多久沉沉睡意上涌,欢颜枕着白狐的前爪,窝在暖暖的皮毛中补了一眠……

此后不久,白父东窗事发。

也是他夜路走得太多,总有不怕丢脸的人家把事情捅出来,再一桩桩一件件的抖落出来,在小小的青城闹得甚嚣尘上。

连小霸王也陪着吃了瓜落儿,愣是在即将期末考试的前夕,匆匆转了校。

白子腾的日子就更别提了,一有空就带着欢颜扎到密林里,根本不愿意回家。

欢颜却觉得密林的日子不好过,白子腾是初三毕业班,课业负担很重,他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刷题。

吊诡的是,此君初三毕业后就回青丘修练妖术,估计这辈子都没机会参加高考!

欢颜免不了总是打趣他,给他们这些注定高考的学生留条活路,增加点自信心。

白子腾总是笑而不语,却依旧拼命。

欢颜也不是不理解他的心思,考试成绩也许是他在青城最后的尊严,不容有失。

她自此便疏远了密林,不想因为自己的疲懒,影响到白子腾的成绩。

转眼第一学期期末考试结束,欢颜精准地维持了中游偏上的位置。

而白子腾则稳稳霸住年级第一的宝座,且远远甩第二名两条街。

二人迎来了心心念念的寒假,青城也开始准备一年一度的春节。

与大多数忙碌过年的家庭不同,沈家在青城无亲无故,倒是悠闲得紧。

无独有偶,白家因着那个不着四六的爹,也不必准备年货。

于是沈欢颜又开始频繁出入密林,白子腾也终于放下了书本。

这天,白子腾去沈家找欢颜。才从巷子里拐出来,远远就见前方一片黑压压的人影。

走近了才看清楚,沈家单元门前那条狭窄的过道里,莫名其妙横了辆宝马,把来往的行人和自行车全堵在了一起。

一个四十多岁,略有些发福的男人正高门大嗓地向行人赔罪,两个手下则一箱一箱从车里往外运东西。

白子腾也被阻在外边,不由好奇这楼里住着什么大人物,连备年货都备得这般排场。

很快,他一眼就从人群里找到了沈欢颜。

这么冷的天,她居然只穿了一套桔黄色家居棉服,双臂环在胸前,沉着脸不知生什么气。

沈母则裹了件长及小腿的羽绒服,从露出的一截裤角看去,也是家居服。她不住摆手婉拒着,却没有任何作用。

眼见五颜六色的年货堆成了小山,那中年男人便指挥司机挪车,又指派另一个往楼上扛东西。

白子腾不厚道地笑出了声,这想来就是欢颜提及的追求者。

啧啧,中年大叔的追求还真是直接、霸道!

思及此,他向沈母望过去,那张与欢颜九成相似的脸上,根本看不出岁月的印记。

若非知情者,不可能猜到她有个上了初中的女儿。

白子腾见他们一时半刻闹不完,不顾周围人们的斥责,死皮赖脸地又往前挤了几步,挥手招呼欢颜。

欢颜见到他眼睛一亮,匆匆和母亲低语几句,摘着路小跑过来,一把拉起他的手就往外钻。

这时候往里走不易,想出来倒不难,二人很快就杀出了重围。

欢颜缩着手边走边小声埋怨:“还好你来了,站在那儿每分钟都是煎熬,真是尴尬死了!我妈明明正式拒绝过他了,没想到这人脸皮城墙那么厚……”

白子腾见她穿得少,就近拉她拐入个背景的旮旯,直接入了禁林,化身为狐,充当她的暖宝宝。

密林绝对隐私,欢颜愈发畅所欲言。

沈母桃花运极旺。

桃花运在别人或许是好事,在沈家可就不一样了。可以这么说,沈家每次搬家都和过旺的桃花运掰不开关系。

欢颜无奈道:“我妈只要一换工作,新公司的**事就和惊蛰期的虫子一样,蠢蠢欲动!单身的也就罢了,倒霉还会遇到已婚上司或大客户纠缠,搞不好就得辞职!”

宝马大叔倒是个单身的,硬件条件也不错,是沈母公司的财务总监。

几乎打从沈母一踏进这家公司,他就展开了攻势,只是沈母一直没给他这个机会。

年前财务部常常加班到深夜,他总是殷勤送沈母回家,自然而然就认了门。

“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出儿!这下可好,半条街的邻居全看见他来送年货,我妈明明不同意的,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关键这人还是我妈的顶头上司,得罪不起。我看再这么闹下去,我妈又得换工作了!”

白狐轻嗤:“少杞人忧天了,这不是小孩子操心的事。”

“你才比我大两岁,少给我充大辈儿!”欢颜一骨碌拧过身子,揪着白狐的胡子不放手,直到对方一再讨饶才松开手。

欢颜叹道:“单止追求,当然没什么。可我妈毕竟是单身母亲,我不是怕她吃亏吗!”

白狐嘿嘿一笑:“你那三昧真火又不是假的,吓唬吓唬凡人,绰绰有余。”

话既然说到这里,欢颜不由问出一个埋在心底很久的问题:

自她记事起,母亲的桃花劫就没有断过。每每闹得不好,总有莫名其妙的火苗出现,吓退追求者。随之而来的便是流言、搬家,周而复始……

欢颜很早就发现,那些火苗与她有关,似乎是随着胸中的怒气而来。

年纪渐长后,她知道水火无情,开始刻意控制怒火。有好几次,明明还没到达失控的边缘,火却已经烧起来了!

白狐笑道:“你从未学过操控术,当然无法随心所欲!其实,我早就想劝你去妖界系统学习,只是怕你又发脾气,一直不敢提。我又不可能护你一辈子,你的三昧真火又那么纯,若是不加控制,不小心把咱们学校烧没了怎么办?”

欢颜懒洋洋地说:“少来!你那点小心思,当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哄我一起去青丘!哼,当初明明是你说的,我的火苗只能吓人!”

白狐抖了抖小胡子,半晌才讷讷道:“在青城,你只有我一个同类。我走了,你不寂寞吗?再说,青丘有什么不好?多少妖怪挤破了脑袋,还进不去呢。要知道……”

“我又不是妖怪!”

白狐识实务地闭上了嘴。

他深知这逆鳞可触不得,距去青丘还有一个学期,徐徐图之吧。

欢颜在密林躲到饭点才回去,果然宝马大叔已经走了。

她一进家门还不及细问,就闻到了久违的肉香。

欢颜急急换了拖鞋,顺着香气摸进了厨房,小手还没碰到锅盖,就被沈母轻轻拍落,笑骂道:

“小馋猫,三小时后才熟呢!”

“不带这么勾引人的!没熟凭什么这么香啊啊啊啊啊,,人家不管,馋虫都爬出来了。我要吃,我就要吃……”

欢颜没骨头似的钻到妈妈怀里撒娇,缠着要她再做一锅。

她嘴里吵得欢,心里却不抱幻想。

春节前正是各企业集中结款的日子,沈心接连加了十多天班,哪儿有那个美国时间做好吃的?

再说就是她肯,欢颜也不舍得母亲受累啊!

谁知沈母却一口应下。

欢颜反倒毛了爪,难道母上大人真的被年货软化,要从了宝马大叔?

发现了新情况,她跟屁虫似的追着母亲,又是剥葱,又是洗菜,献了好一番殷勤,才打听出原由。

敢情是干妈要回国了!

延伸阅读

雅诗宝银饰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b10n.shtml
雅诗宝品牌创立于时尚创意之都,做为工匠世家的他,受家族影响对首饰有着强烈的创造力。在

达峰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a4hm.shtml
达峰机械拥有者可观的利润空间,市场前景广阔,成为广大中小投资者轻松无忧流水的。达峰机

FALOUINA女装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aw7h.shtml
主张时尚、自主的生活态度,自尊、自信的Timeless风格。FALOUINA女装不只

每克拉美钻石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sk32.shtml
每克拉美成立于2010年1月,是国内首家专业的全渠道钻石零售品牌,通过网络+实体的运

投币式洗衣机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gyne.shtml
[img=1]http://ims.jmw.com.cn/926115214124.

metoo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pixn.shtml
metoo毛绒玩具成立于1988年,为商场专柜、毛绒玩具专卖店、礼品店、时尚女性饰品

盛缘轩养生会所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6y8b.shtml
盛缘轩养生会所是基于先进的模式、优质的产品、独特的服务、强大的技术等形成特许经营体系

EF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u6pz.shtml
EF英孚教育青少儿英语自创立以来一直专注于青少儿教育方面,EF(英孚教育)是全球前列

双诚珠宝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aq8.shtml
双诚珠宝以珠宝为品牌的主打产品,双诚珠宝设计师队伍挥洒灵感,融入幸福与浪漫,打造富于

兰天白云加盟  http://www.e-tailmarketing.com/ythh.shtml
兰天白云装饰装潢是一家集设计、施工、售后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装饰企业。公司秉承“团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世战神第7章在线阅读

    “咚、咚、咚——”门被敲响,下一刻来者亟不可待地推开了门,一个满眼通红的中年男子探进头来:“失礼了,我就是大崎龙平,刚刚接到您的电话我和夫人就过来了,请问我女儿——”手冢国晴正在办公室准备着资料,闻言便站了起来打开了门。将发现凶案的情况稍微透露了一点,他低下头无奈地请求道:“……虽然很残酷,但我还是

  • 至尊宙主之开始吧(3)

    第二日,天还没亮,若萱就起来了。如意已经不知起了多久,正在她门外等待。见她醒了,忙带了一身新衣进屋。原来是一身竹青色男装。若萱换上衣服,又让如意帮忙束好了发,厨房上已经送来了早餐。虽然不过是粥,小菜,和糕点,但是白粥清香四溢,米汤浓稠,小菜鲜艳可爱,味道清爽,足见厨师手艺不凡。教经义的师傅还没有来,

  • 云岫公子在线阅读特殊人物

    月明星稀,幽深的原始丛林中,一个现代化的营地突兀地出现在其中。这是天穹集团的执行队所建立的营地,目的就是为此次任务提供后方支援。这么大的阵仗,这些人到底是准备狩猎什么动物啊?在集合时,看到这次任务的人员组成,余陌就猜到这是一次狩猎任务。两个武装小队,都由身经百战的雇佣兵所组成。另外,还有几个野生动物

  • 莽荒血龙在线阅读第6节

    午餐,没有着落,自备方便面饮用水。我觉得吧,减轻体重会对腰伤好一些,或多或少能减轻一些痛感,神经牵扯轻一点,压力也就小点。显然这个谎言是说不过去的,我得承认我这是在省钱,有可能是轮椅钱,虽然还没有到那种地步;要不是就在省老婆本,就这几万块也是不够了,毕竟现在是要有房有车滴;房子没有,房贷还有可能;车

  • 第一姝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七章那些人,那些事,如何淡忘。早晨,左木染是被她老爸叫醒的,她没有向以往会磨蹭,直接起来了,可能这样的生活,很值得被珍惜。左妈妈说他们准备一下,就去爷爷奶奶家,中午在那吃饭,让左木染先去林奶奶家拿菜,然后再过去。左木染一路上都在想昨晚的事,不知道怎么面对林三九。到了他家西边的路上,伸着头往那边院里

  • 从神豪开始无敌在线阅读第5节

    午饭过后,稍作休息,姜黎便带着神荼到了警局。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朱心正在毫无滋味的吃着盒饭,看到姜黎,眼睛一亮,扔下筷子就跑了过来,“老大,你来啦~”跑近后见姜黎身边还跟着个含着棒棒糖的小姑娘,他顿时瘪了瘪嘴,凑到姜黎耳边轻声问道,“老大,你怎么把这位给带来了?”姜黎嫌弃的移开,斜眼看了他一眼。一旁

  • 九耀仙踪在线阅读第5章

    龙天看到桌子上放着凤钗和白纸,他对那支凤钗实在太熟悉了。几年前他刚考上大学,为了与邓小芳一起分享喜悦,就买了这凤钗送给了她。虽然这支凤钗不是名贵之物,可是邓小芳一直都戴在身边,视如世上最珍贵的东西一样,从不许别人来碰这凤钗。现在邓小芳人不见了,却把凤钗放在桌上,龙天的心能安稳吗?龙天快步来到桌前拿起

  • [希伯来神话相关]我死在耶路撒冷的第三千年在线阅读第5节

    刷刷翻看了一页又一页消息,凡是涉及到亚雌的,全都是类似推荐,而对于时淮来说,先不说妆点房间啊保养啊化妆啊做饭啊……他全都不会,就算会,谁看直播的时候愿意看一个这么丑的男、亚雌?!所以直播这种事情,完全不适合他嘛!憋着气刷完了所有,时淮垮下了肩膀。任他有一百倍的责任感,还是没活儿干啊……重重叹了口气,

  • 仙都奇遇在线阅读第2节

    林天脑袋有点犯晕,促足片刻,似乎回想到了什么,问道:“对了,三天前,我让你去查的那件事,现在办的怎么样了?”“少爷是说林家分宗,林洞那小子的事?”风老抬起那张满是褶皱的脸庞看向林天,见着少年微微点头,立马回道:“自从少爷半年前在家族族会比试之中,“不小心”误伤了那小子的父亲后,他父亲就一直伤势未愈,

  • 梦游之神朝在线阅读第1节

    嘉裕二十三年春,嘉裕帝赐光禄寺卿嫡次女梅氏于三王爷尉迟砺,时年六月,完婚于京城三王爷府,此后伉俪情深。六月暑月,久不逢雨,天气燥热。梅洛坐在喜床之上,隔着红色的头盖听外面的热闹喧嚣,满目猩红,鼻下呼出的气息打在盖头上,接着又扑返回来,反反复复,闷热得慌。但这是女子一生一次的大婚,纵使再如何难熬,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