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超神:开局亿万守护灵始作俑者

作者:我妻彦 来源:飞卢小说网

兰室。

“……其六,必须积功累德,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爱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遏恶扬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

蓝启仁坐在台前,拿着一柄卷轴,不急不快地“朗读”。底下的同学们大都眯眼低头,昏昏欲睡。

倪清华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做最后无用的努力。她也很想清醒,可蓝老先生现在讲的全是书上的原话,哪怕睡着了,回去翻书也能补上,实在没什么价值。

倪清华潜意识这么想,脑子就不免有些迷糊了。只是前世带来的习惯让她还拿着笔,低头在白纸上涂抹记笔记。

系统也没出言,等到蓝启仁不再照本宣科时,它叫醒了倪清华。

“眯了一觉,果然精神百倍。”倪清华心中给自己开脱。

此时的蓝启仁已经站起身来,右手持着一把玉尺来回走动。看样子,是打算抓典型。

“……降伏山精鬼怪,除鬼驱邪,为的就是度化……”

倪清华目光紧跟着蓝老先生,表示自己是好学生,是十分认真在听课的。

而作死的魏无羡同学,趁着蓝启仁回身,脂肪肝地把一张画了乌龟的纸贴在了蓝启仁的背后。

看到这一幕的学生们,嗤嗤发笑。

蓝启仁还以为是对他讲的内容感到好笑,不免发怒,“笑什么,不准笑!”

这种把戏,倪清华也就是在小学遇到过。幼不幼稚,更何况,用在老师身上,这就过分了。

然后,蓝二公子“九阴白骨爪”地一吸,把那纸吸到了手里。

倪清华就看到蓝湛同学对着魏无羡发射死亡视线,恨不得把魏婴冻死在那儿。

魏无羡一开始,恶作剧成功挺乐呵,渐渐也受不住蓝湛钉死人的目光,败下阵来,正襟危坐。

蓝启仁又开始讲家规,“除妖邪,立正法。凡入蓝氏,必遵循蓝氏家规。不可坐无端正,不可疾行,不可喧哗,不可以大欺小,戏弄他人。不可无视他人,肆意放纵,不可借人钱财,课堂迟到——魏婴!”

此时的魏无羡魂魄正附在一张红纸剪成的小人身上,扒在蓝忘机耳边,逗弄对方。

现代当过学生的人都知道,老师在台上是一览无余的,所以,除非你面前有很高的遮挡物,譬如课本磊成的高墙,可以放肆一下,其余的,想都甭想。ヽ(  ̄д ̄;)ノ在这个全员坐着,老师高居上首的时代,得本分啊!

更何况,缺心眼的魏无羡用的傀儡还是红色的,在一片素色中,你当他蓝启仁瞎啊!

魏无羡迅速回神,“在。”

而蓝忘机眼神很狠,似是把把那个纸人当成魏无羡一般,使劲儿地攥吧攥吧。

蓝启仁想要挫一挫魏无羡的锐气,“既然你已经不用听我讲了,那我就来考考你。妖魔鬼怪,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魏无羡笑道:“不是。”

“为何不是?如何区分?”

“妖者非人之活物所化;魔者生人所化;鬼者死者所化;怪者非人之死物所化。”

不知怎的,倪清华想起之前看过的一部动画片中的咒语“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妖’与‘怪’极易混淆,举例区分?”

“好说。”魏无羡指兰室外的郁郁碧树,侃侃而谈,“臂如你身后这颗活树,沾染书香之气百年,修炼成精,化出意识,作祟扰人,此为‘妖’。若我拿了一把板斧,拦腰砍断只剩个死树墩儿,它再修炼成精,此为‘怪’。”

这厢魏无羡对答如流,倪清华挑眉,果然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敢上课不听讲。

蓝启仁见难不住他,便又出了一道难题,“身为云梦江氏子弟,这些早都该耳熟能详倒背如流,答对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我再问你,今有一刽子手,父母妻儿俱全,生前斩首者逾百人。横死市井,曝尸七日,怨气郁结,作祟行凶。何如?”

这次,魏无羡却没有立刻答出,旁人只当他犯了难,均有些坐立不安,害怕蓝启仁点到自己,便都开始疯狂翻书。

蓝启仁呵斥道:“看他干什么,你们也给我想。不准翻书!”

众人连忙把手从准备临时翻找的书上拿开,也跟着犯难:横死市井,曝尸七日,妥妥的大凶尸,难办得很,这蓝老头千万不要抽点自己回答才好。

上述是其他人的犯难,可倪清华不清楚这种常识啊,她想的是为什么不火葬啊?她就不信,身体都化为粉尘了,那个厉鬼还能附身!

在倪清华还没确切认识到自己未来的道路之时,系统却已隐约感受到了前路的多艰。

蓝启仁见魏无羡半晌不答,只是若有所思,道:“忘机,你告诉他,何如。”

蓝忘机并不去看魏无羡,颔首示礼,淡声道:“度化第一,镇压第二,灭绝第三。先以父母妻儿感之念之,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不灵,则镇压;罪大恶极,怨气不散,则斩草除根,不容其存。玄门行事,当谨遵此序,不得有误。”

众人长吁一口气,心内谢天谢地,还好这老头点了蓝忘机,不然轮到他们,难免漏一两个或者顺序有误。

蓝启仁满意点头,道:“一字不差。”顿了顿,他又道:“无论是修行还是为人,都需得这般扎扎实实。若是因为在自家降过几只不入流的山精鬼怪、有些虚名就自满骄傲、顽劣跳脱,迟早会自取其辱。”

能安分下来的会是魏无羡嘛……“我有疑。”

蓝启仁道:“讲。”

魏无羡说出自己的“担忧”,“虽说是以‘度化’为第一,但‘度化’往往是不可能的。‘了其生前所愿,化去执念’,说来容易,若这执念是得一件新衣裳倒也好说,但若是要杀人满门报仇雪恨,该怎么办?”

蓝忘机解释道,“故以度化为主,镇压为辅,必要则灭绝。”

魏无羡露出一个挑事的微笑,“暴殄天物。我方才并非不知道这个答案,只是在考虑第四条道路。”

蓝启仁道,“从未听说过有什么第四条。”

和魏无羡有过节的金子轩只认为他死鸭子嘴硬。

魏无羡说出自己的想法,“这名刽子手横死,化为凶尸这是必然。既然他生前斩首者逾百人,不若掘此百人坟墓,激其怨气,结百颗头颅,与该凶尸相斗……”

蓝忘机终于转过头来看他,然而眉宇微蹙,神色甚是冷淡。

而蓝启仁胡子都抖了起来,喝道:“不知天高地厚!”

兰室内众人大惊,蓝启仁霍然起身:“伏魔降妖、除鬼歼邪,为的就是度化!你不但不思度化之道,反而还要激其怨气?本末倒置,罔顾人伦!”

倪清华低下眼睫,人伦……

反方魏无羡给自己说理由,“横竖有些东西度化无用,何不加以利用?大禹治水亦知,堵为下策,疏为上策。镇压即为堵,岂非下策……”

蓝启仁一本书摔过来,他一闪错身躲开,面不改色,口里继续胡说八道:“灵气也是气,怨气也是气。灵气储于丹府,可以劈山填海为人所用。怨气又为何不能为人所用?”

蓝启仁又是一本书飞来,厉声道:“那我再问你!你如何保证这些怨气为你所用而不是戕害他人?”

魏无羡边躲边道:“尚未想到!”

蓝启仁大怒:“你若是想到了,仙门**就留你不得了。滚!”

魏无羡求之不得,连忙滚了。

倪清华咬了咬唇,心里激烈斗争。

系统给了她支持,“这天底下,只要你有积分,谁能伤你?!大不了我们打游击战!”刷新出来一条选做任务——“岂曰无声?河山即名!”

兰室平静下来,众人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蓝启仁见倪清华举手,“何事?”

“先生,我有一问。”是的,是“一问”而非“疑问”。

蓝启仁看到倪清华这副肃穆的表情,心有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说道,“讲。”

“身既已亡,何不以火焚之?”倪清华的声音并不大,但此刻竟似有雷鸣之感。

此时兰室内已经是静得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了。

蓝启仁的预感没错,她竟说出了这番大逆不道的话!气得蓝启仁用手指着她,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知先生定要说我‘悖伦蔑理’,可也请听我把话说完。人虽自诩万物之长,但最终还是这天地自然的一部分,与死物不同之处也只是那份生机。生灵既去,与金石何异?”

“普通人家,不过一卷草席,一副薄棺,便葬入坟地,化为枯骨粉尘,沦为蛇鼠虫蚁之巢穴。富贵人家若是想要保存尸身,便往七窍中塞入种种,这就很体面吗?!更不用说,地脉变迁,沧海桑田,‘镇压’总会有疏漏之处。既如此,何不在事先就防治之!”

谁也不知,倪清华蓝家外袍下穿着的法衣背后的图案,有一截弯曲的主干向上长出。

“那你这是要与天下人为敌?!”蓝启仁狠狠拍了一把桌案,直接指出这话的严重后果。

倪清华前世便听过这么一句话,领先世界半步是天才,领先一步是疯子。想不到,她也有被别人笑疯癫的时候。“蓝氏立家先祖出身庙宇,难道还参不透这皮毛骨肉不过色相吗?!庄子鼓盆成大道,吾辈何惜捐此身!”

此时的修仙世家多以儒家“三纲”、“五常”之义理为判断标准,是以倪清华虽句句在理,却不得时人青眼。

蓝启仁直接指着门外,“去。去藏书阁抄一百遍《上义篇》。”考虑到她可能还不知道藏书阁在哪儿,又叫蓝忘机领她前去,也有监督之意。

好学生倪清华乖乖听话。

【作者有话说】

这一章的题目叫“始作俑者”,是因为在战国之前,贵族都是用的活人殉葬,后来用陶俑代替活人,这本来是一件好事,就跟兵马俑似的。但后来开始开始比喻恶劣先例的开创者。《孟子·梁惠王上》:“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延伸阅读

永康口腔加盟项目介绍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gz7r.shtml

农夫鱼塘酸菜鱼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ega.shtml
人人都是知道的餐饮行业发展好,非常有市场的。食客品尝农夫鱼塘酸菜鱼的时候,先品尝到的

好乐佳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utmq.shtml
好乐佳小商品批发零售超市,是中国本土的、集批发零售一体的新兴消费品超市品牌,深植根于

金鸟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awz9.shtml
金鸟渔具拥有的技术人才和完善的管理团队,产品从设计、开发、生产、销售全序工作自己撑控

菲尔南多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nxjr.shtml
印象菲尔南多巴黎,是一个充满艺术气息的城市,法国的繁华,国内外的都会,喧嚣中成就了无

仕美琪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p1za.shtml
仕美琪泳装致力于建立学习型组织,强化激励机制,坚持“以人为本”,实行人性化管理,注重

一日通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gyxb.shtml
网络商机英语英语

广州香枝化妆品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sscu.shtml
直营店保湿喷雾OEM手工皂贴牌企业保湿喷雾OEM、保湿喷雾代加工、保湿喷雾oem贴牌

anmyna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pon7.shtml
anmyna面膜是深圳市龙岗区雅锐淇化妆品商行经销批发商品,商行经销的化妆品销量节节

山水电器加盟  http://www.xiaohang123.com/b73q.shtml
山水家用电器投资宝典,稳步前进,山水家用电器将本着执着追求高品质的宗旨,将更多精品献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韩剧]炮灰大作战在线阅读第8节

    “提取。”愣了愣神,陆铭下达指令。【金钱转化为当下流通货币,恭喜宿主,获得107123元!】【恭喜宿主,获得一代方舟反应炉!】系统提示响起,所有收益已经提取。十年时间,‘陆铭2号’才挣了十万块钱,还不到‘陆铭1号’两年的二十分之一。此时不得不说,恐怖分子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来钱快啊。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

  • 魔兽之帝之一心上进

    商星野似笑非笑地凝视着李知之,他一双魅力十足的电眼,认真看人时,总能让人沉溺期间。他们两人的距离很近。微风吹过,荡起清新的草香和对方身上的微香。李知之看着慢慢靠近的商星野,点点道:“好。”商星野停下身,看着一脸“社会主义接班人”表情的李知之,他眉头轻轻一皱,感觉事情不会像他想得那样发展。“花椒台准备

  • 快穿之崩坏的剧情君在线阅读第8章

    云谣的示弱在淑妃眼里就像是炫耀,不过她刚才在屋子里也听清楚了,眼前的云云倒是让她小瞧,平日里唯唯诺诺不敢吱声,现在不过一朝得势便敢骑在祁兰的头上,这种性子在后宫不会长久,她以后有的是办法慢慢折磨。“云云,美人正四品不错,可本宫想在逸嫦宫里罚人无需向谁告知,偶尔有个病死的也是常事,今日你是风光了,本宫

  • 倾城志:亡国公主之帝临天下在线阅读第十章

    在一个灯光昏暗、满是诡异图案的房间内,一个略显消瘦的老者正躺靠在摇椅上,在昏暗的灯光下虽然无法看到这道身影的容貌,但是却依旧能够感觉到他目光中所流露出来的冰冷,老者用一种不徐不缓的语气说道:“沈东雷来了?”一名大约六十来岁的老者站在对面,如果此时,我和钱山在场的话,一定会惊奇的发现,这名老者不是别人

  • 与君无份在线阅读你会后悔让我三招的【二更】

    “苍炎前辈,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王小烨握了握拳头,期待的笑了笑。拾起那团金光。这,是一本书。书上几个斗大的字用浓墨写着——“通灵录。”王小烨望望黎明,转身,离去。封闭的空间也消失了。王府。“爹,我回来了。”王小烨大声喊道,“烨儿,回来就好,是不是又和小孩打架了?”一个略有些震怒的声音传来

  • 我有一棵技能树在线阅读第十节

    曼曼子小心的用剪刀剪掉杏寿郎的衣服,有部分已经和伤口黏合在一起,把布料和皮肉分开时,粘腻细碎的声音传入耳中,吓得她腿都软了。“我可以自己来……”“来什么来,你的伤在背面。”曼曼子再次驳斥掉他想自己来的冲动,用棉球沾着消毒水给他清理伤口,那血淋淋的场面让她只觉得头发如针刺般直直的插在头顶。杏寿郎原本不

  • 跪伏吧,鱼唇的主角!(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要问唐飞羽做了什么,他也只能说杀了几个人,又把他们恐吓一番,这群血性蛮族便乖乖投降了。一力降十会,想必聪明人应当明白此理。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心虚,但他实在无法,很多东西他不能在这上千人面前继续展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所拥有的力量或许是这些人闻所未闻的。他不敢保证这个时空是否有什么隐士高人

  • 最强恶龙之变大了

    虽然总感觉自己漂漂亮亮的羽毛磨成的精华在这些人眼中就是治掉发的这点越想越那什么,但毕竟能赚钱,所以苏木落只好安慰自己,治掉发也好,至少现在的人在头发这方面上还是有很迫切的需求的,应该会多来喝他的咖啡的。而且等他们喝了,就会发现他的特供咖啡并不只能治头发,还有其他有益的功效。毕竟那可是他的羽毛啊!天地

  • 嫡女狠妃在线阅读第四节

    吃完午饭后,王凌和巨龙还沉浸在上午的魔鬼式训练中,现在还是精疲力尽,师父似乎看出他们的心事,便对他们说:“累坏了吧?那你们今天午睡多睡半个小时吧,起来我们继续训练。”于是两人冲了个凉,便去树林里的吊床上睡午觉了,大约半个钟头过去了,此时巨龙已经呼呼大睡,王凌虽然很累,却怎么也睡不着,他怎么也想不明白

  • 我的超市变异了议会

    言心穿着精致的长裙,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踏上了异国土地。给她带路的是一个身材高挑,有着傲人胸部的女性,除了肤色惨白之外,和人类几乎看不出区别。“对待五阶的态度不是镇压和完全控制,而是利用,还真是符合他灯塔国注重‘人权’的设定呢。”言心腹诽着,不着痕迹地与那侍者拉开了距离。相比较而言,她还是更喜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