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还在分手的路上[综]高家之乱

作者:风的铃铛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空!

二人单掌相对,顿时掌间发生沉闷的闷响,如同旱天闷雷,一股强悍的冲击之力自二人之间向外铺射而开,两个人的头发几乎同时向后狂舞,衣诀猎猎,哗哗作响!

下一刻,二人同时向后爆退,砰砰砰!所过之处,青石炸裂而开,四外飞溅,射的两侧的墙壁噗噗直响,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个个孔洞!

“好强!”

四周众人震惊的无以复加,两只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高晨风不愧是飞鹰堡小辈中的第一武道天才,这样的实力,整个赤练城都没有几个!”

“没想到路星辰竟然能与高晨风拼的不相上下,厉害厉害!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路家说不定还真有翻身的机会。不过,可惜了,他的修为到底是靠激发潜能强行提起来的,哪怕这次不死,日后恐怕也很难成长起来了……”

即使路星辰彰显出强悍的实力,但仍没有人看好他。

众人说话间,高晨风与路星辰都稳住了身形。

就见高晨风哈哈大笑,满面狂狷,大步奔飞,再次朝路星辰冲去,“一直听闻路家的《皓月照身经》在赤炼城是数一数二的绝学,可惜你父亲死的早,我一直没机会领教,今日你不妨让我看看你路家《皓月照身经》到底有何稀奇之处,我倒要看看是你路家的《皓月照身经》厉害,还是我高家的《狂蟒化龙经》更强!”

他体内不断响起噼里啪啦的炸响,如同爆炒豆子,那是他的全身骨骼都在簇动,尤其是身后的脊椎,就好像是一条蠢蠢欲飞的大龙,正在奋力冲天,充满力量之感!

他修行的功法是高家的绝学——狂蟒化龙经,据说练至最高境界可以拥有一龙之力,他虽然未曾练至高深,但此时也不是不弱,就在二人临近的那一刹那,他单臂一甩,就如大蟒搬山,狠狠抽向路星辰的面颊。

这一甩最少也有三鼎之力,哪怕是石头都能被抽的粉碎!

“杀你如杀鸡,焉用牛刀?”

路星辰不屑冷笑,双臂一架一缠顿时将高晨风的招式卸开,随即朝他胸口拍出一掌,高晨风缩胸避过,五指递开,如闲弹琵琶,根根生风,扫向路星辰的眼睛……

砰砰砰砰砰!

只瞬息间,二人便已过招上百,所过之处,青石炸裂,碎石横飞,四周观望的众人退了再退,生怕遭殃。

突然,有人惊呼出声:“怎么可能!”

却见高晨风边战边退,防守的很狼狈,甚至反击的机会都摸不到,而路星辰则轻松多了,动作行云流水,每一招都如羚羊挂角,恰到好处,打的高晨风十分憋屈。

所有人都一阵目瞪口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高晨风不是上过战场与蛮族战斗过两年吗?怎么战斗技能反而还不如没上过战场的路星辰?”

他们根本不知道,此时的路星辰虽然还是那副身体,但灵魂已经换了,有着前世的超强作战经验,高晨风哪怕拥有与蛮族战斗的经验,但与路星辰比起来,差距之大,就如皓月与萤火虫之间的区别,差出了天地!

高晨风也是一脸惊容,直呼不可能,但他不愧是赤练城小辈中的武道奇才,深知道“久守必失”道理,只见他一咬牙,猛然爆退出五步,随即身形一展,如同大蛇翻身,强行使出了《狂蟒化龙经》中的最强攻击招式。

飞龙在天!

既然技巧拼不过你,那就和你拼力量!

轰!

他腾身而起,身前空气瞬间被压缩成了一层透明气浪,下一刻,他凌空一踏,身形再度拔高一丈,当空一个翻身,头下脚上,从天而降,如同天神降世,双掌猛然翻拍而出。

“路星辰!你给我去死!”

哗啦一声!

劲气迸发,如同九天瀑布,狂泻而下,直接将路星辰禁锢在其中!

“好厉害的攻击招式!”

众人惊呼,李叔他们也是满脸担心,但这样的战斗已经不是他们能参与的了,只能干看着。

路星辰却毫不在意,甚至有时间讥笑出声:“做不到的事情却硬做,结果可想而知,那就是……”

身体微蹲,摆出了一个古朴的拳桩,看似简单,但却有一股不动如山的气势在其身上形成,并且越来越厚重,就在高晨风临近头顶的那一刹那,路星辰陡然舌绽惊雷:“开!”

他一拳砸向空中,悾的一声爆响,他这一拳直接将空气砸的爆裂而开,在空中形成朵朵气浪,下一刻,高晨风所营造的瀑布之势被一拳砸的崩溃而开,再无禁锢之效,在高晨风的震惊之中,二人拳掌相撞!

轰然一声大作!

高晨风猛的一口鲜血喷出,直接被打飞上了天。

而路星辰也不好受,面色一阵潮红,体内气血一阵翻腾,但下一刻,他腾空而起,如燕子抄水,凌空踏出三步,瞬间追上身体失衡,在空中乱扭的高晨风,左手如抡刀,右手如抡斧,狂砸而下!

砰砰砰砰砰!

从空中砸到地上,只听咔吧咔吧的渗人声音传出,高晨风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来,就被砸成了一滩肉泥,直接暴毙当场!

高手之争,胜败只在一念之间,使错了战术,结果自然可想而知!

直到这时,路星辰才淡淡开口,将刚才未说完的话说完:“结果就是,你死,我活!”

巷子里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观望的众人呆若木鸡,久久说不出话来。

良久。

“咝……”

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

“这也太强了吧……高晨风可是武道六重的高手啊,竟然在他手上走不出一刻?!”

“没想到路星辰竟然这么厉害,我还以为他一直是个靠着家里背景作威作福的纨绔呢……”

观望的众人一阵小声议论,再次看向路星辰时,眼神中满是敬畏,哪还有半点不敬,与先前的取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高晨风带来的还活着的那几个随从,此时都快吓傻了,额头直冒冷汗,眼中尽是惊慌。

此时的路星辰,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力敌的了,一个个吓得双腿抖如筛糠,心里怕的要死,生怕路星辰会对自己下毒手。

“你们几个,将高晨风抬回去呈给高战辉,就说我等着他来复仇。”路星辰指着他们几个,淡然吩咐道。

“是是是!”

那几个随从点头如啄米,答应的飞快,抬起已不成样子的高晨风,也不说话,闷头就跑,哪还有先前半点嚣张的样子,分明就是几条丧家之犬!

而此时,高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下人们如同热锅里的蚂蚁,东奔西跑,准备各种治疗伤势的药品,而大厅中,更是有几大高手正在不惜耗费自己的真气在为高校龙疗伤。

可路星辰那一指,已然将高校龙的心脏击碎,哪怕几大高手已经拼尽了全力,但高校龙的脉动还是渐渐弱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当中一名高手缓缓收回覆在高校龙身上的双手,摇头叹息:“族长,节哀吧。”

其他几个高手也相继停手,高校龙的脉搏跳动已经停止了,哪怕他们再如何努力也救不回来了,纷纷摇头:“可惜了这孩子,还那么年轻呢……”

高家族长高战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也是高校龙与高晨风的父亲,身材很是魁梧,虎背熊腰,脸庞上满是如针一般的发须,看起来很粗犷,绝对是铁血真汉子般的存在!

可此时,他嘴角抖动,身体颤抖,整个人就好像脱力了一样,一屁股瘫在地上,眼泪不由自主流了出来。

“我的儿啊……”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哪怕他粗狂如斯,但遇到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事,仍是痛苦万分,就像是被利刃刺穿了心脏一样,脸上一片惨然。

就在此时。

哐机!

大厅门被推开了。

老管家慌张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一名高手喝道。

老管家看着高战辉,眼睛中不由自主的留下了泪水,“老爷,大事不好了……”

几个高手顿时面面相觑,心中感觉不妙。

高战辉抹了一把老泪,强忍着心中的痛苦说道:“阿福,你直说吧,这世上没有比死了儿子更痛苦的事了,我能挺的住……”

然而,他想错了,世上最痛苦的事不是死了一个儿子,而是死了两个!

“老爷,晨风少爷他、他、他死了……”

老管家忍不住,哇的一声,哭出声来。

“什么!”

几个高手大惊!

而高战辉更是惊的从地上蹦起,一把抓住老管家的衣领,“你说什么!”怒发皆张,脸色一片惨白!

“晨风少爷死了……被路星辰给打死了……”老管家大哭。

高战辉蹭的蹿出了客厅,结果就看到高晨风的几个随从正跪在院子里,头都不敢抬,而他儿子高晨风,身上骨头寸断,如同肉泥一般摊在地上,俨然死得不能再死!

“我儿!”

高战辉大脑一片空白,直接呆在了当场。

相比高校龙,高战辉更喜欢高晨风这个儿子,因为高晨风是高家未来的希望,他几乎将所有心血都关注在高晨风身上了,可想而知,当他看到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死无全尸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一天两个儿子毙命,就算他的心是铁打的,此刻也忍受不了心中的痛苦,噗的一口鲜血喷出,只觉眼前一黑,直接昏死过去。

只片刻间,高家彻底乱了!

延伸阅读

水果先生水果超市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6sah.shtml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在选择水果的时候不再关注路边的摊位,而是选择超市精品包装

尚源芽苗菜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gs22.shtml
很多人不知道芽苗菜是什么,芽苗菜就是我们平时吃的菠菜芽韭芽香椿芽苗黑豆芽绿豆芽等等8

帕姆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xg64.shtml
埃梯梯(南京)有限公司是1986年由国内外泵行业排名出众的美国GOULDS公司与中方

佳家美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yozx.shtml
佳家美家纺总部是包布衣架、纸巾盒、遥控蓝、水果篮、围裙、罩衣、餐椅垫、桌布、开关贴、

零零七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paq4.shtml
暂无

美一天洗衣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xe6k.shtml
生活中做的需求还是很多的,在最近几年里面,我们的干洗行业发展的一直不错。人们现在的生

皮匠大叔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65yz.shtml
皮匠大叔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郑州新家泰皮革养护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专业鞋包皮衣洗

葙运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any9.shtml
葙运电子元件加盟总店致力服务于大中型客车空调机及车内中央控制器的电子元器件供应。代理

润之杰自助洗衣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xc46.shtml
无锡润之杰公司是一家专职从事智能化投币式产品系列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主导的高新技术产

海纳拖把加盟  http://www.alwyncoates.com/nrfk.shtml
海纳拖把位于广东珠海市香洲区。主营拖把等。在家居家具-家居清洗用品行业获得广大客户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白与黑的英雄交织第七章在线阅读

    “好险好险。”以为自己掩藏得很好的赵晓晨说完,又深深为沈棉感到忧虑,“你完了。跟他俩一组,看着他们恩恩爱爱多难受啊,要不你找个人换下组?”沈棉疑惑:“为什么?”孟星河长得还挺帅,多看几眼不好吗?赵晓晨一脸“为什么你自己还不知道吗”的表情:“你不是对他余情未了吗,上课不听课画他的小黄图。”误会!沈棉张

  • 洪荒:开局吞了遁去一在线阅读第二章

    萧铭的一切林烨都可以包容,可唯独那个人不行,他想要的是萧铭完整的心。萧铭是个公众人物,有绯闻他可以理解,萧铭以前和那人在一起过他也没有意见,谁还没有个过去,林烨自己是一张白纸,但不可能要求萧铭的过去也是一张白纸。他知道萧铭喜欢那个人,喜欢到家里还留着那人的东西。林烨打算和萧铭结婚,虽然两个男的结婚看

  • 快穿之bug崩坏了之啐了略平头正脸、非清秀小姑娘一脸口水?

    “祖母您看到了吧,大姐姐从前就是这么受欺负的。祖母您看看二姐姐,二姐姐她怎么能这样呢?”林当听见一个小姑娘伶牙俐齿地控诉她的种种“罪行”,不由就要看看她的庐山真面目。嗯,都说相由心生,这个小姑娘果然堪堪过了“丑女”和平庸的分界线,用清秀形容此女,只怕是玷污了清秀二字。也就是略平头正脸看着不辣眼睛。呵

  • 撩了男主后宫后我翻车了在线阅读第六节

    萧浅水话音刚落,之前因为测验员念了好几次萧战都没上开始七嘴八舌的人群注意力都开始转向他。一个毫无修为的人发出的声音再大,也不可能压得过广场上近百个人同时议论的声音,但在场的每个人却都同时听到了,如果脑内能交流,他们还会发现,每个人听到的声音大小都分毫不差。这样的效果当然和萧浅水这几个月来研究灵魂之力

  • 综之雪中焰第一章在线阅读

    克劳迪娅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觉醒来会是这样的场景。‘不,也不能算是一觉醒来。’克劳迪娅在心里纠正道。自己昏迷前明明还被绑在九头蛇的实验台上,带着口罩的研究人员冷漠的把针管扎进自己的手臂,可是为什么现在抬眼看是古老精美的吊灯,空气里传来淡淡的熏香,窗户打开着,微风把窗帘吹开,露出窗外明净的天空,木质的

  • 我负责貌美如花(重生)第一章

    寂静的森林,阴冷而幽深。深夜,银白色的月光照耀在枝繁叶茂的树木上,泛着耀眼的银光。突然,昏暗的天空划过一道流光,随后坠入森林深处,惊起了森林中的居民。光芒很快消失了,森林又恢复了平静,只是,无人可知,这道流光意味着什么。光芒消失之处,一个身影出现,毫无知觉地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那个身影似乎恢复了

  • 恋恋轻桃在线阅读第8节

    刘一山听到两人的对话,吓得扭头就跑,只是超市本就不大,不一会就被王海几人给抓到,送到了王磊面前。“王磊,不,磊哥,磊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刘一山一边大声哭喊求饶,一边不停的磕头。“没有下次了!”王磊说完抽出背后的长刀就是一挥。“呃!”刘一山哭喊的声音嘎然而止,只见他的脖子处出现了一

  • 司少的千亿新娘之童养媳

    “咔嚓”“咔嚓”夜黑,雨不停地下着,震耳欲聋的雷声还在轰鸣着。三两间茅草屋,屋内有着妇人的声音。屋外有一眉头紧皱的青年男子在庭院不停的来回走着。“快了!”“快了”“孩子的头出来了!”一个中年妇人说着,在她前面躺着一个年轻妇人,妇人紧咬着自己的牙齿,双手用力的拽着木棍头上满是汗水。孩子刚刚出世,从他体

  • 大晋凤鸣尊第5章在线阅读

    chapter005段轻鸿将聚餐地点定在烟雨楼。上次苏灿是跟着明峣来的,她好奇那位和明峣相亲的对象,所以注意力全在对方身上,都没有好好打量这烟雨楼。海城有三个著名的餐厅,扶风山的二十四桥,四海区的山靠山,还有就是这梦溪湖的烟雨楼。烟雨楼整体上类似八角楼,其实里面却别有洞天,整个楼身正中间一条至下而上

  • 医妃冠天下第九章

    “老青,你怎么最近老是说一些奇怪的话,我不是王也难不成你是?”这一次面对诸葛青的问题,王也坦荡多了。诸葛青看到王也丝毫不避讳,直截了当地回答自己,也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多心了,他和王也相处了这么久,如果真的是被掉了包不可能隐藏得这么好啊。“好了,你就好好歇着吧,我去做饭,今天我买了小龙虾,你想吃五香的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