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傲世武尊池中金鳞

作者:冬瓜太郎 来源:纵横中文网

自从神农令突然冒出来,朱家就一直闷闷不乐,面具一片蓝谱哀色。

刘季跟在自家大哥身后,看着他托着脸颊愈发佝偻的身体,和旁边的典庆交换了一个眼神。

四岳*场是四岳堂的盘子,日进万金富得流油。

最近事情太多,刘季也有些不在状态,掂量了下自己的存钱,手痒地想来个几把。

司徒在门口等他们,神农令出现之后他就关闭了手下的所有*场,专心忙于农家之事。

而这边的*场算是他们的一个隐秘基地,虽地处偏僻,但是临水靠山、风景独好。

典庆自觉在外面负责防卫,朱家还是唉声叹气,独自坐在了*桌一头。

刘季掏出自己攒了挺久的金子拍在桌子上,就要与司徒大战。

然后,他注意到了屋外一个背影。身形瘦削仿佛是个少年,穿着却与司徒很像。

“司徒老哥,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娃娃了?”

“你眼真尖,不过这是我外甥。”

“神农令重现,我这四岳堂一个人都拿不出手像什么样子,正好他母亲去了,我就把他从柴新接回来了。”

司徒万里将骰盘清理好,一双眼睛暗藏着看不清的幽光,继而笑着将骰盘推到刘季眼前。

“这小娃娃顶什么用啊。”

刘季晃了晃骰盘,只觉有福运降临,开了盘却笑不出来了。

“二三三、八,刘季老弟你今天手气不行啊。”

“你别看他还小,轻功倒是不错,打斗功夫也比那些堂下弟子管用。”

“最重要的,是自家人,你说对不对。”

司徒开了盘,五五六、十六,赢下一盘。他淡笑着将筹码揽到自己身边,刘季却不认输地又拍上金子。

“司徒老弟说的没错,还是自家兄弟好。”

许久未出声的朱家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场内立马静默了下来。

-

闫颂坐在*场外面的架桥上削着手中的木头,耳朵却时刻聆听着屋内的动静。

朱家提及了青龙计划,这个她很久没有再听到的名词。

昌平君与燕丹以及农家侠魁田光参与的囊括七国的惊天计划,她只略知皮毛,然而朱家也没有提及太多。

两个青龙计划继承人,田猛已死,另一个应该是外姓弟子,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了。

“丰谷,你去门外守着,朱堂主与客人有要事相商。”

闫颂怔了怔才反应过来司徒是在唤她,立马爬起来拿着工具往外走去。

她目不斜视,但是还是在与他们擦肩而过时趁机瞥了几眼,来人是“黑剑士”胜七。罗网将其收为己用,却没想到他竟与农家有关。

“你叫丰谷?”

还在思索的闫颂闻声抬起头,眼前倚着门框半坐着的男人神色慵懒,拿着枝条无聊地晃着。根据司徒所言,他应该是神农堂的刘季。

“是。你呢,大叔?”

“大叔!?”

“我有那么老?”

他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指着自己询问,却发现他们堂的人都在里面,但是他还是难以置信转向另一个陌生面孔,用眼神发问。

鸟雀从林中惊飞,一室静谧,并没有人理他。

闫颂看向那陌生的人,他眼眶绵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背后却横负着一把奇异的剑。

-

胜七和朱家的谈话持续了不短不长的时间,刘季一直在和那个奇怪的人斗嘴,闫颂持着短刀细削手中的木头,最后挖去了一周碎屑给手中的金鳞点了睛。

“没想到,你小子手艺还不错。”

刘季蹲在她面前,认真打量着跃动的金鳞。那掌心大小的鱼儿,鳞片错落有致,躯身却是弯曲的。虽是木制但劲道十足,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她的手中溜走。

“我想用一样东西跟你换这个。”

寡言的男人突然开口,闫颂和刘季一齐望向他。

“你不是比我还爱钱吗?再者说,丰谷小弟的手艺真是绝妙,我看就你这跑腿钱远远不够。”

刘季直起身活动活动,虚空掂了掂手,视线揶揄。

“一片金叶子。”

听到熟悉的东西,闫颂顿了顿,更加认真地打量起他。

“你叫什么名字?”

“韩信。”

他的手布了些薄茧,托着金叶子送到她眼前,闫颂心中了然,将金叶子揣进腰间,接着把木金鳞递给他。

他们之间的小小互动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胜七与朱家不欢而散,酒壶落地的声响吸引了他们所有人的目光。

韩信随着胜七离开了,但是司徒也随后带来了荧惑之石的消息。

风吹动了树林,送来阵阵涛音。

农家的争斗,也将拉开序幕。

闫颂捏着掌心的金叶子,磋磨着上面阳刻的小篆体字“影”。

如蛆附骨,如影随形。

影密卫,自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孔洞。

◎◎◎

落凤坡地形古怪,崖壁环绕,闫颂打量了周围的环境暗中思忖。

章邯定会在此设伏,当然荧惑之石也会成为争夺目标,一场混战在所难免。

马蹄声由远及近,在密林之中震颤,彷如有千军万马,咆哮将至。

典庆用肉身冲破了马车,闫颂提刀挡了挡迸溅的碎屑,目送着两匹马脱缰疾驰远去。

骨妖阴柔地缠上典庆身躯,至刚与至柔的打斗刀刀切肤入骨,他们自觉立在不远处没有上前干涉,但是骨妖却在一通打斗后迅速撤退。

荧惑之石的箱子就在百步之外,闫颂皱了皱眉,这种引诱式的手法太过低劣。

她没有动作,刘季与司徒却上前了,然后震天的轰鸣声在她的耳边炸开。还好典庆防护及时,并没有什么损伤,只是被他们三个夹在中间的感受真是一言难尽。

司徒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将她拉起来,一副关爱外甥的好舅舅模样。

闫颂仰头看了看崖上,峭壁太过高幽只能隐隐窥见几抹暗红色。

先前下了细雨,崖壁有些湿滑,爆炸也引得流石滑坡,遮住了她探究的目光。

朱家领着弟子在林深处等他们,知晓了这边的事宜也没有太过惊讶,闫颂知道他千人千面,心思也有万千,多备几手也实属可能。

“既然这边是假的,那就等醉梦楼那边的暗桩吧。”

-

“季布已经得手。”

闫颂倚着树干,吹拂着头顶垂下的叶片,打发无聊时光。

旁边的刘季闻言却直起了身。

“他如果不得手我倒是要奇怪了。”

“嗯,不可大意,田虎那里不会放手的。”

“走,我们去接应。”

朱家拍了拍典庆的手臂,一行人先一步而去。

“老叫我不可大意,好像我很大意似的。”

刘季顿住了脚步,挠头呢喃,司徒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闫颂看着他们哥俩好的模样不禁翻了翻眼皮,抱着剑跟在他们身后。

司徒这家伙表面是安慰他,内心肯定别提有多赞同了。

林间小路崎岖,偶尔还能听见远处溪水的潺鸣。行了一段路,司徒与他们拉开距离走到朱家身边,她不由得皱了皱眉,继而缓步跟上。

“季布那边既然已经得手,司徒老弟。”

“我现在就带四岳堂的兄弟去接应。”

“我有点担心,那一带是田氏的地盘。”

“别担心,我的爱好是收账,还没有我收不回的账。”

“我担心的是荧惑之石到底是一笔好账还是一笔烂账。”

朱家的话别有深意,司徒也变了脸色,虽然转瞬即逝,闫颂终于知道那种违和感是怎么回事了。

时过境迁,司徒万里的心思愈发不可捉摸了。

-

司徒带着四岳堂弟子前去接应季布,闫颂跟在他身后,手指摩挲着剑身,发出不小不大的声响。

“丰谷,你轻功好,骨架又小,去打探打探田氏那边的动作。”

“......”

她上前一步,二人与后面的部队拉开了一段距离。

“即将进入田氏地盘,司徒堂主却没有丝毫顾忌。”

“是要去见什么人吗?还刻意撇开我。”

司徒万里转头看她,视线交汇片刻转瞬错开,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

“阁下逾越了,我们的交易可不包括这些。”

“我只是需要弄清楚,你的选择会不会危及到我。”

“每一位有价值的客人都值得我去会面,选择是把握在自己手上的,农家的未来也不是靠阁下左右的。”

闫颂怔了怔,握着全副包裹的云羲抵上他的腰间,凑到他耳边压低了嗓音。

她以前是个很会隐藏心绪的人,只是活的时间越长,她就越不爱揣度那些花花心肠。

用萧定的话说就是,肆意一点,放纵一点,他们从战场上杀出来,可不是为了在朝堂上争辩站位。他们是将士,生在乱世,死于战场,一抔黄土祭寥生,足矣。

“司徒堂主是个聪明人,我没有耐心观看你的表演,再有下一次,它会贯穿你的肠腹。”

◎◎◎

闫颂的轻功其实只算是中偏上水平,戴上面具成了十五六岁的少年,这番身手倒在一群人中显露出来。

她从林间疾步掠过,捧了一泓溪水缓解疲倦。几尾幼鱼凑到她手边,亲密地依着不愿离开,闫颂心情陡然变好,伸出手指与它们嬉戏。

只是还未尽兴,鱼儿们便被惊动,一齐游开。

闫颂起身擦了擦手,从怀里掏出司徒给她的护手戴上,挡住指腹的薄茧以及肤色差异。

她往鱼儿游开的相反方向而去,空气中飘来了淡淡的血腥味。

-

钟离昧捂住腹部的伤口,艰难应对着对面凌厉的剑法。

他伤势未好,又添新伤,而且,这次的对手带来的压迫感异于往常。

弧箭被尽数劈开,他身中五剑,无力地瘫倒在地,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剑上,他拖着身子挪了挪,却被第六剑刺倒在地,喷出一大口浊血。

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钟离昧看着剑用力爬行,但是身下血越积越多,将他赘得寸步难行。

他的视线开始迷蒙,用力眨了眨眼睛仰头深吸口气,却在远处山头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赤色身影。

咬了咬舌尖让自己保持清醒,他又坚持爬行了一段距离,眼前却出现了一双黑靴,以及垂下的玄金衣摆。

耳膜震荡,但是面前敌友不明,他忍住疼痛,咬牙切齿挤出了几个字。

“帝......帝国都尉钟离昧定不辱......使命。”

闫颂停住脚步,蹲下身子,将章邯事先给他的令牌平稳放到他的眼前。

“辛苦了,钟离都尉,我奉章邯将军之令前来接应。”

延伸阅读

海贼之最强之盾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gongnue.cn/ax5i.shtml
时间不知不觉,便到了周末。按照惯例,每逢周六晚都可以休息,学生们可以自由进出校园,方

绝煜在线阅读第3节  http://www.gongnue.cn/a7l8.shtml
林昆再看着张天生,眸光跳动不停,其中更是夹杂了惊恐。他……他怎会知晓?!这些症状,正

星河远望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nue.cn/xogv.shtml
林安醒来了,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做的梦太真实了。梦中,他失去身体,化身阴魂,从最低级的

和离后的春天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nue.cn/xhse.shtml
一、初遇七七山伊城隶属东篱国最南部,是座山肥水美的小城。可惜城主年纪已大,对于管辖力

山河煌行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nue.cn/n59m.shtml
长路漫漫,远大的征程才刚刚开始。十多天后的一个傍晚,李雷来到孤鹰岭东北边的黑山镇。黑

谪星第五章  http://www.gongnue.cn/ykju.shtml
少女身上裹着一条洁白的浴巾,湿发越发的漆黑了,长长的披散在背上,光滑白皙的肩膀暴露在

在真理中与你同行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gongnue.cn/d1fn.shtml
春天,是黎山最美的季节,峰峦叠翠,青山绿水之间,处处鸟语花香,莺飞草长,坐落于群山环

我莫得感情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gongnue.cn/suv4.shtml
“三个选项!”刘邪微微一愣,随后不禁有些犹豫。不是他胆小,而是真的打或者骂吴旭一顿,

公主与恶龙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gongnue.cn/xamw.shtml
奕海和武坤正在包厢里喝着酒,他们一有空就会来这里举聚一下。以还看得出武坤似乎有什么烦

仙医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gongnue.cn/uyxv.shtml
“唳……”此时在日军大楼当中,厉鬼感觉自己吸食生灵精气的渠道被人隔绝了,愤怒又凶唳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从灵摆开始的修道第3章在线阅读

    第3章“你今天早上不是建筑史必修课来着?”肖耀文习以为常地拿过了手旁边的“好丽友”派,问窦珩说:“你怎么有空过来?”“老师假期进修,听说这周四才回来,昨天听老秦说,你成瘸子了,我过来探望探望‘老弱病残’!”“麻烦您能把‘老弱’这两个字给去掉吗?”对于肖耀文这种突如其来的呛嘴,窦珩几乎每一次都要忍俊不

  • [综英美]自闭的伊曼纽尔之正式修仙(5)

    少年带着两人走在书柜两侧并且一边走一边解释道,这里只有练气期和筑基期的书,练气期的新人可以免费看一次,时间没有限制,然后是每看一次就要交一块灵石,可以带出去,到时候会给借出去的,由借阅者抄袭一遍修练后再归还回去。看着那些那些本子上面书写着的各种不同的法决,破旧的都已经有一些缺了几页。何明杰暗叹修仙者

  • 网游之逆乱序列第8章在线阅读

    现在是下午六点钟,几乎是在一瞬间,宁海大学宁静的校园中就充满了各种声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群占据了通向食堂的各条道路。林小川几乎是逆流而上,不急不缓地走着,感受着此刻校园中活跃的气氛,扫两眼人群中那些脸带焦急的新生。想当初刚进大学时,自己也像他们这样,做什么事争先恐后的,生怕自己赶不及,什么时候

  • 梦境幻想之诡灵赤瞳之退敌(上)

    孟如龙此刻也顾不得是不是欺负小辈了,声音响亮如雷,大声的叱问着万芹。万芹被孟如龙一喝,脸色有着片刻的苍白,这也是孟如龙只是单凭纯粹的嗓音,并未动用功法,不然,仅这一句叱问,就能喝破万芹的道心。“何故欺我小辈!有事只管对老夫来便是,以大欺小,还说的横天古派的长老,真是......”“真是”后面的内容周

  • 星魂记忆之苍茫大地之日出(10)

    黎明时刻,珍珠白的月色从落地窗户透进来,将一切笼罩在朦胧的白里,带着冰凉却温柔的凛冽,如同白浪卷过,将床上的人从梦境中推动着唤醒。黛娜缓慢的睁开眼睛,她一动身,身边的男人就警觉的醒了过来,带着尚且沉浸在睡意里的情绪,温柔而含糊不清的用手抚过她的手臂,轻柔的问她:“怎么了,我的小鸟儿?不再睡一会儿吗?

  • 灵魂摆渡之帝道至尊在线阅读第6节

    无论父母多么多么不希望核验的到来,但该来的总归要来,四月五日核验的修士终于到了。为了一睹仙人风采,各家各户一家老小竞相奔向登仙台。热闹的呼喊声,从院外传进了屋子。钻入了龙傲天一家四口人的耳中。父亲拿起烟斗,敲掉了烟灰,直起身走去叫妻子一起送孩子。却发现他的妻子锁上内屋的门。父亲,举起烟斗敲门,却在敲

  • 极狱之巅第四章在线阅读

    什么样的女生会比较遭人喜欢呢?锄强扶弱的戏好像每天都在上演,这次也是不例外的,穆思雨拉着小林气冲冲地来到圣德的餐厅.“你说的是哪个啊?穆思雨和小林走到圣德餐厅里面,穆思雨看着小林问.穆思雨看着餐厅里坐满了的人,但是小林还是很快找到那个让她伤心痛苦的家伙.她一脸难受地指着前面正在和几个**学聊天的一个

  • 长短脚在线阅读第4节

    一早起床。洗刷完毕,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果然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车见车抢着载啊!!在看守所每天陪着他们下象棋,其实老是输,一把输二十个俯卧撑,每天做上几百个俯卧撑,竟然减肥成功了,我一直以来减肥的心愿竟然在看守所里实现了!!。(啊?下的丑为毛要去输?你麻痹。在看守所这样天天吃水煮白菜的地方

  • 我‘生’了个妖之棋局人生

    经过周坝坯的事情,吴铭衍第一次认识到,原来,曾经看过的武侠小说,修真玄幻,其实他们真的存在。只是,正如周坝坯告诉他的一样。他也是普通人,只是比普通人,多学了一些普通人没有学到的东西。武术。古语言: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在他的口,他就是侠之一员,拥有特权,拥有他们所谓的生存法则,让吴铭衍更加无法难以

  • 流逝星辰在线阅读第7节

    第七章:下山“月姑娘,老爷叫您去大殿一趟”一个小厮毕恭毕敬滴向我说道。。。奇怪,我这还没想好怎么婉拒他们三个呢。。难不成谁着急,已经向师傅提亲了???不能把。。。。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大殿前,看着他们三人也走来,每个人也都是,奇怪,怀疑的态度,我就放心了,这就证明,师傅所说的不是提亲嫁人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