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睿阳之第六章

作者:秘密阳 来源:17K小说网

翌日,宏音开学。

许茵茵的校服已经改好,夏天的校服是短袖和百褶裙,贴身的校服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曲线,头发绑起来扎了个清爽的马尾,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颈。

“我女儿可真好看。”许母自豪地说。

许父跟着点头,一点也不觉得夸自己的女儿有什么不对。许修宁拿着许茵茵的书包出来:“我送你去学校。”

“谢谢哥哥。”许茵茵换上校服配套的小皮鞋,脚步轻快地跟着哥哥出去。

差不多同一时间,沈家。

沈哲换好了衣服从楼上下来,在餐桌上坐下。

一家三口安静地吃早餐。

“茵茵第一天上学,呆会你给茵茵打个电话,和她一起去学校。”沈父喝了口茶,对沈哲说道。

沈哲还没说话,倒是沈母有些不满:“要我说,许茵茵那病秧子读什么书,呆在瑞士不好吗,要我儿子补课,现在还要我儿子……”

她话还没说完,沈父已经冷了脸,将手中的茶杯重重放下:“张芸,不想离婚的话以后不要再让我听到这种话。”

沈父茶都没喝完直接上车走了,沈母还坐在餐桌上,想朝自己的儿子诉苦,沈哲将挂在脖子上的耳机戴上:“妈,你刚刚太失礼了。”

沈父和沈母是商业联姻,感情虽算不得多好,但也相敬如宾,直到沈母突然开始对许茵茵百般挑剔。

沈家和许家一样都是临城老牌世家,但前几年许父连续几个决策失误让许家脱了一层皮,再加上新兴产业的冲击,许家外面看着依旧江山稳固,但内里已经呈现出颓势。

而本来就是做科技相关产业的沈家在新浪潮中成功转型、蒸蒸日上,逐渐和许家拉开了差距,成了临城的老大不说,在国内富豪榜上的位置也由原来的前十爬到了前三,并且版图还在扩张,这就导致沈母开始对许茵茵这门亲事阴阳怪气起来。

沈母一心想要帮儿子退掉许茵茵这个病秧子未婚妻,沈父则坚决不同意她这种落井下石的行为,以此为导火线,以前互相之间的不满全拿出来炒了一遍冷饭,以往感觉能够容忍的小毛病也成了大毛病,两人的关系逐渐剑拔弩张。

沈哲不想掺和进父母之间的战争,快速吃完早餐后也出了门。

司机打开车门,沈哲坐上去,犹豫了一下,到底给许茵茵拨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不一会就被人接了起来,对面传来许茵茵稍显疑惑的声音:“喂,你是?”

如果没记错,补课第一天他们就当着她母亲的面交换了联系方式。

那么就是她把他删了。

很好。

沈哲没说话,直接撂了电话。

许茵茵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

“谁打来的?”许修宁问道。

“不知道,骚扰电话吧。”

宏音的校门前,一辆辆车排着队从校门西边的绿化带驶入,在校门前将人放下,再通过圆形的绿化带从东边驶离。

宏音的学生从车里下来,身上穿着宏音的校服,结伴往里走。

许修宁从车上下来,为茵茵打开车门:“我送你进去。”

“没关系的,这里我来过一次,知道怎么走。”

许修宁没有听她的话,从司机手里接过她的书包,让司机将车先开出去,领着她往里走。

兄妹俩过高的颜值一路上吸引了众多的视线。大家一边偷看一边窃窃私语,有的人还拿着手机不断发消息。

此时的沈哲也到了,刚下车就看到了校门口的江毅。

江毅跑过来:“你怎么才来?”

“没迟到。”

“谁跟你说迟到的事了。”江毅环顾四周,神秘兮兮地说道,“许茵茵来了,她哥送过来的,好多人都看到了,哎,没想到传言是真的,她真要来这里上学啊。”

“哦。”沈哲冷淡地说,“关我什么事。”

江毅:?

前几天不还天天往许家跑,还主动帮许茵茵补课,这才几天,怎么就关他没事了?

江毅快步跟了上去。

开学第一天座位是可以随便坐的。

许修宁送许茵茵到教室,又去班主任办公室和老师聊了几句才离开。

教室里已经来了不少人,大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也没有读书,就聚在一起聊天,热闹得跟菜市场似的。

许茵茵走到教室门口,周玥立刻将手举得老高:“茵茵,这里。”

周玥一个人占着两个座位,很显然,另一个座位是为许茵茵占的。

许茵茵拿着书包走进去,在周玥旁边坐下。

其他聊天的人都不说话了,一个个盯着许茵茵看。

许茵茵顶着众人的目光从容将书包打开,将文具拿出来,书包塞到课桌里。收拾完,班主任也走了进来。

许茵茵的班主任就是教过许茵茵一下午的邱老师,她在讲台上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我们班上新来了一个同学,许茵茵,跟大家打个招呼。”

许茵茵站起来:“大家好,我叫许茵茵,以后多多关照。”

“好。”周玥带头叫道,声音在教室里格外响亮。

一个男生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被另一个人强拉着捂住嘴。

许茵茵坐下来,邱老师又说了几句大家互相友爱的话走了出去。

邱老师一走,教室里就热闹了。

宏音的学生大多非富即贵,大家一个圈子,消息灵通,早在许茵茵回国的时候,关于她的消息就传开了。

许家的千金,许修宁的妹妹,沈哲的未婚妻,这几个头衔哪个拿出去都能让人讨论上几天几夜。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得这么清楚,对这部分同学来说,不过是班上转过来一个长得漂亮的女生罢了,吹声口哨是对对方长相的肯定。

被捂住嘴的男生好不容易挣脱了同桌的手,正想要剜他一眼,就听对方说道:“董事会许家的千金,不想转学就不要得罪她。”

男生立刻闭嘴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这么养眼的,结果又是个惹不起的。

周围类似的议论声不少,有讨论她穿着的,讨论她长相的,还有几道隐含着敌意的目光。

周玥给她科普:“宋昀,家里做医疗器械的,喜欢沈哲……她在学校挺嚣张的,父母也不太管她,旁边那两位是她跟班。”

许茵茵点头。

其他人虽然对许茵茵很好奇,但摸清楚许茵茵的脾气前不敢贸然凑过来,早自习就这么乱哄哄地过去了。

重新坐回高中课桌,许茵茵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这确实是自己的另一世了。

回忆自己的上一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逐渐开始融入这个世界的原因,许茵茵发现上辈子的记忆开始逐渐模糊了,她印象中自己高中应该有很重要的人,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下课铃突然响起打断许茵茵的思绪,早就坐不住的周玥迫不及待站了起来:“茵茵,走,去小卖部。”

许茵茵也想出去走走,跟着周玥起身,两人朝着小卖部走去。

宏音的校园很大,教学楼在北边,经过一个广场,另一边是活动室、音乐厅,还有体育馆。体育馆外还有篮球场和网球场。食堂和小卖部则在东面。

许茵茵的教室在三楼,周玥拉着她出门,还没下楼,就看到楼下闹哄哄一片。

“晨露,怎么又是她。”周玥不满地说道。

“谁?”许茵茵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晨露,八班的特招生。”周玥指着楼下人群的中心,“就是中间那个,长得一副小白莲样。其他班的特招生哪个不是好好学习,一心奔名校,就她一个人幺蛾子贼多。”

说完补充一句,“也没见得成绩多好,趁早退学最好。”

两人趴在三楼的走廊上围观,下面的人让出了一条道。一个长得挺俊的小伙子抱了一大束玫瑰花从让出的道路中走过去,来到晨露跟前。

晨露是一种很无害的长相,五官清秀,虽说不上多美,但组在一起看起来挺舒服,眼神无辜清澈,像只受惊的兔子。

周围起哄声太大,他们说了什么许茵茵没有听到,只看到晨露突然受惊一般跑走,跑到了……

许茵茵的目光跟过去,看到了晨露面前的沈哲。

晨露的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是在解释什么,沈哲蹙着眉头,一看就是心情不好。

是了,原主许茵茵是17岁入学宏音,那时候,沈哲和晨露的绯闻已经满天飞,他们果然早就勾搭上了。

许茵茵很生气。

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沈哲的号码。

好像是自己删掉的。

“沈哲的号码你有吗?”许茵茵问周玥。

“有啊,你要干嘛?你可别冲动。”周玥伸长脖子望着下面,一边在脑内小剧场幻想着小白花晨露翻车,一边翻出了沈哲的号码,给许茵茵递过去。

许茵茵输入号码,将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声传来,沈哲拿出手机,他记性好,这个号码见过几次,一眼就看出来了来自许茵茵。

早上还问他是谁,这会竟然自己打电话过来了。

抬头往三楼看去,许茵茵飞快一闪,躲起来了。

过了一会,电话快要自动挂断前,沈哲终于接了起来。

“喂,哪位?”沈哲问道。

“我是许茵茵。”许茵茵抓着手机,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刚刚感觉有点不舒服,想喝热牛奶,你能帮我去买吗?”

许茵茵深呼吸一口,将这句话慢慢说完,“我亲爱的……未婚夫。”

她倒要看看,他怎么一边顶着她未婚夫的身份和她打电话,一边和晨露谈情说爱。

延伸阅读

衣洁馆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evk.shtml
衣洁馆是上海皆力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总部立足上海面向全国,是集干洗、水洗设备

罗缔发域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bil5.shtml
广州罗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加速品牌发展进程,目前正大力布局线下渠道,将在国内一些大型城

闪一点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x4e0.shtml
闪一点十字绣总部坚持“品质至上、信誉为本”的原则,坚持“质量,用户至上”的经营方针以

威瀚电子设备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ysen.shtml
威瀚電子成立於1997年,主要從事天線及高頻連接器的開發和生産,具有完整的産品系列,

索尔司环保设备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yq6x.shtml
宁波索尔司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的集研发、制造销售和服务为一体的高新科技企业之一

润雨作文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yhz4.shtml
十六年如一日,润雨学校坚持科学发展的办学理念和教学理念,以学生发展为本,抓教风,促学

逆风网咖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6gzb.shtml
逆风网咖是福州市规模较大的连锁网络咖啡屋,2014年度中国百强网咖品牌。公司成立于2

天地尚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y0vz.shtml
天地尚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苹果手机壳、三星手机壳、HTC手机壳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

中裕堂养生美容会所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6cse.shtml
中裕堂养生会所隶属于北京裕汇盛商贸有限公司是一家集化妆品联盟生产厂、服装加工产业、电

创奇光电加盟  http://www.schou-skouboe.com/gpby.shtml
LED路灯、LED面板灯、LED日光灯、LED球泡灯等各类LED照明产品的销售,以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拯救忠犬系统(快穿)在线阅读第三章

    重逢的快乐总是很短暂的。我很快就接到了红叶姐的小弟秋声叫我回去工作的电话,而治君那边也被他现在的搭档叫上去工作了。我们在楼梯口依依不舍。我又忍不住扑到了他的怀里,双手揽住他比从前还要细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虽然这样说好像有点不对,但还是希望治君在工作的时候,能有一点点想起我哦~”“这样说确实不对

  • 花哥只可远观在线阅读第七章

    石虎等一帮狩猎队大汉连忙冲上来将苏云围在中间,确信那帮人离开了,才送了一口气,毕竟如果对方真的要死磕下去,他们这一方必然会出现伤亡。随后,众人便以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苏云,他们没有想到,传言只有炼体第四重实力的少年,竟然不知道何时破镜了。苏云被众多大佬爷们围在中间,还被直勾勾地看着,顿时内心有些发毛,

  • 虚天鼎在线阅读第3节

    一年后。石猴儿依照惯例,一早醒来便盘坐在山洞外修炼斗战圣决。一年来,石猴儿倒是长高了不少,修为也由化凡三重突破到了化凡六重。其他的却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身上穿了件由兽皮衣,不像以前光溜溜的,这是石猴儿模仿猎人身上的衣服做的。当阳光照到石猴儿脸上时,石猴儿缓缓睁开了眼睛,结束了早晨的修炼,转身喊道:“

  • 婚君在线阅读不要碰我

    江小天果断把那女孩带回了家,可等到家了,他又后悔了,这叫什么事儿?万一真是追杀,自己岂不是也完蛋?但看这女孩到处都是伤,现在又昏过去了,他又有些于心不忍,于是将她放在了床上。还好他睡的是凉席,那女孩身上都是水也没事儿。忙好这一切,江小天又跑出去买了点外伤药和创口贴回来,当然,都要了收据,等她醒了,肯

  • 妃从天来:我的双面王爷在线阅读第一节

    50年前,西藏,北部雅鲁藏布江;一块黑红色玉石破水而出,震惊考古学界;同时,上千口玄棺破土而出。阳光照应下的湖面犹如一片血池,让人背后发麻。40年前,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突然狂风骤雨,电闪雷鸣,伴随着闪电一条条青色石台从天而降,有一队考古队进入探索,最后消失在其中,下落不明。25年前昆仑山脉,一支

  • 当万界降临地球在线阅读鏖战重零!(求收藏、求鲜花)

    辗迟惊恐道:“怎、怎么办?”他的语气有些惊恐,就连说话也是颤颤巍巍的;怎么办?这是大家的心声。弋痕夕,一个太极侠岚都被打败了,他们能做什么?叶寻镇定道:“看来只能靠我们自己了,我们必须带着神坠走出去,前往钧天殿将消息告知破阵统领。”“同意。”千钧很快回过神来,点头道。“好,大家一起冲出去!”叶寻鼓舞

  • 模拟战争之繁叶终凋在线阅读第五章

    晚上放学,等着姜听晚到了自己班的停车区推车的时候,四周看了一眼。该停在她自行车旁边的那辆山地,已经不见了。姜听晚轻轻地皱了一下眉。她和谷宁宁推着车一起走,照旧在学校门口分开。姜听晚往上看了一眼,路灯之上,夜色暗沉如墨,和其他时候晚上九点半仍旧一样。蒋鹤洲的山地已经消失了,她仍旧要和之前一样,自己一个

  • 穿书做黑化大佬的白月光在线阅读第1章

    蓝蓝的天,碧绿的海,雪宁一个人正坐在沙滩上惬意的欣赏着美景。她喜欢海,从小就喜欢,每每遇到开心或不开心的事的时候她都会来到海边。大海的宽广可以让她忘掉烦恼,海浪的敲打声可以让她的内心平静。上学以来因为高挑的身材,美丽的外表,不发引来不少的最求者。谁说校花学习不好,雪宁可是学习中的佼佼者,从小就被寄予

  • [快穿]无止息旅在线阅读第6章

    等许愿知道季鸿晕倒被送到医院的时候,他已经出院了。反正她也不可能去探病,也不可能事后送温暖,所以这消息她听过就丢到一边。不过,季鸿到因为这一晕而洗白不少。人类都有同情弱者的偏好,季鸿一开始作为脚踏两条船的渣男,很多人相当不耻。可等他被甩,还晕倒之后,似乎就变成了弱势群体。他成了被人耍弄的笨蛋,不但被

  • 清穿之幽篁居在线阅读撒谎?

    “娘,小武他欺负我……!”郭芙回到家后,直接走进了内室,房内除了黄蓉之外,再无他人,于是这才松开捂着匈口的双手,气呼呼的告起了状。“小武欺负你……?”黄蓉有些不解的打量着她,自从大武小武、以及杨过来到岛上之后,都是自己女儿欺负他们,这三个孩子怎么可能欺负她?可是,芙儿匈前衣衫破碎,模样看上去十分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