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梦还在等你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笔惊花落 来源:纵横中文网

治疗中心传来楚惊鸿不好的消息,还是在临近天空破晓时刻。

赛特一得到这个消息,连梳洗整理都顾不上,只肩上披了一件单薄的外衣就急急忙忙往治疗中心赶。

一直一丝不苟梳起来的头发乱了,眉宇间浮现着化不开的担忧,虽然面上还是保持着平日里那样沉着冷静的模样,但是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的心也跟着乱了,疾步而行的腿脚发软,走的每一步都是颤抖着的。

这样的心慌和害怕,平生还是第一次。

赛特一方面迫切地想要见到楚惊鸿,另一方面又抗拒着进入那个房间,恐惧踏入房间时看到的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通往治疗中心的路并不长,赛特却是因赶路,全身都冒了一层薄汗。

等他赶到门口时,只见房门已经大开,医官们整齐的站列在房中。

空气里弥漫着不详的气息。

楚惊鸿已经被从容器里捞了出来,放置在一旁的病床上。因为刚被捞出来,身上还沾染着不少的营养液,湿漉漉的。他全身□□着,为了遮羞,身上搭了一块白布,导管已经都被摘掉了,肤色白到不可思议,紧闭着双眼,神情看着特别脆弱憔悴,好似一张纸,戳一下就破了。

白布十分单薄,盖在他身上时就已经被湿润的营养液沾湿,紧紧的贴合在皮肤上,随着楚惊鸿微弱的呼吸而起伏着,起伏的幅度小到几乎可忽略不计。

所有的仪器都在红光与蓝光间反复跳转闪烁,滴滴答答的声音此时听在耳里十分聒噪,放大的呼吸声在房间里回荡。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凝神听那些呼吸声,紧张不已。呼吸声比起之前来说小了不少,一呼一吸间,让人也忍不住为他捏一把汗,担心下一秒这呼吸就会断了一样。

赛特听着这断断续续都快接不上的呼吸,身体顿时一软,一只手扒着门框才勉强支撑住。看着不远处躺在病床上那个苍白的人,他一时间竟然不敢迈出那一步。

“太子殿下。”人们见他来了,纷纷问好。

赛特抬手示意,他们便立刻噤声不再说话。没有多余的声音打扰,留出更加空泛的空间给那些呼吸声。

赛特深一脚浅一脚的进了屋子,走到病床边后便不再动了,居高临下的看着病床上的人。

“太子殿下。”医官中为首的人放轻脚步到他身旁,倾身在他耳边细声道,“楚先生的身体已经到了临界点,方才发现他身体竟然开始抗拒营养液和药剂的输入,再有输入就会产生抵抗变化,我们害怕再输下去恐怕会出问题,所以只好立刻将所有导管和营养液撤出……”

他想了想,觉得再多的解释也是无力的,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请节哀。”

赛特听到这里,手指抖了下,然后又抓住那块白布的边,将它往上拉了拉,盖住楚惊鸿的胸口。做完这些,他又问:“怎么只给他盖一块白布,万一冷着了该怎么办?”

医官解释道:“楚先生的身体已经……已经经不起太多的折腾了,我们为他着想,只用了一块白布,好减轻他身体的负担。”

“嗯。”

医官还想再说些什么,无非是劝慰节哀的话,话还未出口就被赛特抬手示意他们出去了。

赛特手挥了挥,医官们无法,纷纷长叹一口气后鱼贯而出,离开时还体贴的为他关上了门。

现在这个房间里只剩下他与楚惊鸿两个人了,赛特搬来一个板凳,靠着床边坐下,他想握住楚惊鸿的手,却发现那只手伤痕累累,纤细的手上完好的皮肉很少,令他无处下手,便只好作罢。

一时间静默无声,唯有浅淡的呼吸声。

历经磨难,备受煎熬,躺在病床上的人,面容看起来却是无比的详和,并无一点痛苦之意,这与那五个日夜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如此单薄脆弱的人,很难让人相信他能够做出那些惊天动地的举动。

“楚惊鸿。”赛特忍不住唤了一声,声音平和轻柔。平时他和楚惊鸿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势如水火,一见面总是争锋相对的样子,这样平静的相处,还是头一回。

床上的人并无变化,不知他的话究竟是否能够传入他的耳中。

“楚惊鸿。”赛特道,“快点醒来吧,我不计较你接近我的目的,也不再处心积虑的防备你,现在我只希望你能活下去。”

“活下去,就当是为了我。”可笑的是,明明医官们都说这个人活不成了,他却还在这里奢望着奇迹的出现,“那五天里,你那么护着我,不想让我死,现在我活下来了,你就不想睁开眼确认一下吗?确认一下你那五天里的成果?”

“你不能死,你也不会死,我不允许你死。”

他在期待奇迹的出现,但是这一次,奇迹并没有出现。

床上的人呼吸声开始急促起来,胸前的起伏愈加剧烈,与此同时,呼吸声也开始减弱,仪器响作了一片,不少仪器的信号光已经完全从蓝色转成了红色。

蓝色为安全,红色为危险。

“楚惊鸿!楚惊鸿!”赛特懵了一下,而后急忙抓住楚惊鸿的一只手,用力之大,指间都开始泛白。

但是没有用,任凭他再多的呼喊,双手交握的人的生命力还是从他的指间缓缓溜走。

越来越多的仪器开始转成红光,红光闪烁,将整个房间都映照成一片红色。

红光闪烁得人眼睛发疼,赛特额角青筋突起,脸颊憋得绯红,眼眶微微泛红。

他将楚惊鸿紧紧搂在怀里,像是楚惊鸿当初抱着他那样。

滴——

随着所有仪器一声长长的警鸣,红光停止,仪器都停止运作,房间又回到了静谧,没有仪器滴答工作的声音,也没有放大的呼吸声。

这意味着……

赛特觉得自己连神经都在隐隐抽痛着,他搂着怀中生命迹象全无瘫软的人,整个人处于一种发懵的状态,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

仪器,不响了?

呼吸声,停止了?

那楚惊鸿呢,楚惊鸿呢?死了吗?他死了吗?

真的死了?真的死了!

那个如天神般出现,于危难之时降临在他身边,救他护他的人,竟然真的死了。

楚惊鸿没了,他那些开的承诺就如同一个个的空头支票,可笑至极。

他整个人都在止不住的发抖,仿佛对这一信息感到不敢置信,放在楚惊鸿后脑的手掌几乎要脱力滑落,他扶着他的后脑勺将楚惊鸿的头靠在自己肩膀上。

“楚惊鸿……”好一会儿,才接了下一句,“对不起。”

真的很抱歉。

他就这样无声地拥着楚惊鸿,两眼出神,思绪不知道陷入了哪个漩涡里。

一时间安静极了,仿佛连时光都在此刻静止了一样。

但这样的安静还是被打破了,被一声轻轻的笑。

赛特感觉到怀里的人噗嗤一声笑了,连胸前也微微震动起来,然后一双纤细的手顺着将他环抱起来,手轻轻放在他的腰上,只圈了一下就很快离开,然后那只手移到他的后背,在上面轻轻拍了拍。

呼吸声又重新响起了,仪器也开始重新运行,闪现出一片接着一片的蓝光,滴滴答答的声音混杂着巨大连续的呼吸声,声音们在耳边炸开了花,一时间热闹至极。

是幻觉吗?

赛特被这出整的措手不及,他只感觉到怀中人动了,那人从他怀抱里脱出,与他隔开一个距离,眉毛弯成温柔弧度,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给了他一个再平和恬静不过的笑容。

彼时,恰好太阳升起,天光破晓,窗外透露出熹微的光来,温柔的描摹着楚惊鸿的侧颜,纤长的睫羽垂下,在眼下形成一片小小的阴影。

那人道:“太子殿下,别哭了。”

他哭了吗?

一瞬间,世界的声音都仿佛随着这一声而涌入耳中,赛特眨了眨眼睛,眼睛干涩泛痛,他抬手摸了下,摸到了一点湿润。

“你怎么……”他张了张口,胸中藏了千言万语,都想要涌出,但最后只化为了一句,“平安就好。”

赛特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楚惊鸿,关于他是怎么混进战场的,关于他怎么甩开K的,关于他刚才明明已经气息断了,怎么又突然复生了。

但是,只要对方活下来了,这一切都将不成问题,他也会默认般将一切抹去,不再追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这是楚惊鸿的秘密,他将会为之死守到底。

只要楚惊鸿平安,只要他活下来,那就好了。

楚惊鸿虽然醒过来了,但身体还是很虚弱,赛特急忙又将医官们从门外召了回来。医官们疑惑不已,但还是尽心为楚惊鸿检查,结果发现对方原本已经衰竭的器官,竟然开始转好,现在只需要再好好养上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了。

真是不可思议!

闹了一通,赛特发现楚惊鸿面容露出一丝疲倦,便让他好生休息,带着众人出去了,不再叨扰他。

楚惊鸿躺在床上,眼睛不自觉的飘向了窗外。

窗边上停了一只蜻蜓,四肢翅膀透光显现出支离破碎的纹路,他一时想起了自己。

【创世纪23年,神明摘右下第七根肋骨,造出他的骨中骨肉中肉。】

他的重生并非是偶然的奇迹。

楚惊鸿是神骨所造,理论上只要神骨不碎,他就能够无限再生,哪怕这次他伤的再重,他还是活了下来。

但是他的骨头断过一次,所以已经不复当初了,此刻看到这蜻蜓翅膀,不知道那埋藏于苍白肌肤下的骨骼,是否也如此般,支离破碎,遍布细痕?

楚惊鸿轻叹,这次他虽然保下了一条命,但是受伤的确太过严重,加上频繁进行空间跳跃的副作用,都需要他这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了。

好在赛特保下了,困意来袭,他阖眸任意识沉入昏沉。

延伸阅读

黑白格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la7.shtml
黑白格汽车服务连锁品牌,成立于2014年初,致力于打破传统汽车美容行业的壁垒,重新定

赛邦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g471.shtml
赛邦中草药依托本地资源,逐步形成以葛根素、绞股蓝、颠茄、青蒿素、银杏叶等为主体的标准

幸运湾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nmao.shtml
幸运湾玉饰品是一个以经营“百元真玉”为理念的品牌,凭借庞大的设计团队和创新的加工设备

战王刃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npob.shtml
战王刃渔具销售部是渔具用品、渔具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威

皮皮淘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pgyj.shtml
皮皮淘宠物用品主营产品包括宠物日用品、宠物衣服、宠物药品、宠物狗窝、猫用品、宠物牵引

华彩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g0zz.shtml
华彩礼品是平阳县华彩工艺品商行经销商品,总部坐落于礼品之乡,温州市平阳县。华彩工艺品

蒂凡娜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yya5.shtml
蒂凡娜床上用品总部是孕妇枕头、蚕丝被、羽绒被、化纤被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欧博尼3D彩粒漆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gde6.shtml
欧博尼3D全效彩粒漆是欧博尼科技研发成果,是一种新型环保水性涂料,彩色颗粒墙艺漆。使

芭贝奥婴儿床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uo05.shtml
芭贝奥是一家欧洲排名靠前的婴儿推车、婴儿睡袋及床上用品制造商,自1950年以来,一直

东舍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85065539.com/60ss.shtml
东舍皮具护理是隶属于重庆东舍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东舍皮具护理突破传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倚天:我不是张无忌在线阅读第4节

    新书上传中,五体投地跪着求一波收藏、打赏、催更、鲜花、Vip收藏、10分评价等等支持啊,谢谢亲们!……整整二十骑的羌人,除开被唐兵弄死弄伤的五人外,剩下的十五骑通通都成了李昂的刀下亡魂。那些被砸死的还好些,孬好还留了具全尸。可绝大多数却不是被一刀劈成两半,就是被一刀枭首砍掉了脑袋。最凶残得是,被一刀

  • 黎明里的人们挫骨扬灰

    火,冲天的大火,瞬间就吞噬了白菱的视线。她动了动残破不堪的身体,指甲狠狠地抠进手心,留下一个个深可见血的月牙,胸口一指宽的伤口还在往外汩汩地渗血,晕染成身下大片怵目惊心的血泊。白菱的眼神随着身边越来越灼热的温度越发变得怨毒,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安安分分为孟家尽心尽力付出了这么多年,却换来一个葬身火海

  • 天生土豪在异界第六章在线阅读

    “啪!”紫发少女手中皮鞭随手一甩,响声显得格外明亮。“吁!”疾驰的少女惊喝一声,手中缰绳急忙用力往后一拉,白马在千钧一发之际驻足而立,仰天嘶鸣。好在少女骑术了得,一个腾空后翻,傲然挺立与马鞍之上,怒目而下。“何方牧民,为何肆意而卧!”少女一语呵斥,不曾想对方却转身以背影相见。一时之间,怒气冲天,欲一

  • 琳琅天下传之不存在的魔法

    下午,各班级在班主任导师的带领下来到大型会议室入座。“各位同学们,各位导师们以及各位长者们,下午好!新的学期来临了,首先,我代表天甄学院热烈欢迎新同学们的到来!我们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开学典礼……”主持人激情高昂地开场白。“水涟你在找什么,找人吗?”金瑶丝看着东张西望的水涟奇怪地问。“嗯,我在找横流哥

  • 魔兽世界之帝国远征在线阅读第7章

    “灵秀小喵”的上一部作品是漫画《三秒距离》,完结已有半年,里面讲述的是男主同他妹妹暗恋多年的男神从相互嫌弃到慢慢了解,一路经历重重艰险,终于相亲相爱、修成正果的爆笑故事。刚才要不是若若把我敲醒,我估计会想着开始着手画第二部了,故事内容我都构思了个大概:男主喜新厌旧另结新欢,妹妹见男神以泪洗面决定展开

  • 婉琰谢珏之人生赢家;刘恒(4)

    一行人走了,不到半个时辰,终于进了常山郡;高邑城,安顿好以后,甄逸的夫人就产下一女。因为在怀了甄宓的以后,甄夫人每一次睡觉的时候,就梦到有人拿着一件金缕玉衣进屋,盖在她的身上!所以甄家对这个小孩子,充满了希望!因为这可是命中注定的贵人呀!只有贵人降生的时候,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甄逸看到生了是一个女儿

  • 恋上霸道拽公主之丫的受死!(新书跪求收藏,另外鲜花和各种票,啥都要~)(5)

    005丫的受死!(新书跪求收藏,另外鲜花和各种票,啥都要~)臭小子,看来你有两下啊。那黑色的人影,似乎对法坛有所忌惮,离得远远的,没有急着过来。“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我劝你还是赶紧跑路,不然等会儿让你灰飞烟灭。”张岚冲着他冷哼一声道。“来,来了吗?”旁边的风晴雪闻言,知道那鬼又来了,一下子缩到了张岚

  • 双生异世录第1章在线阅读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在m国w省某市郊区废厂房,深夜‘快快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黑暗中上百名身着西装,手持铁棍的人冲向工厂内部,在他们前方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狼狈第逃窜着。‘赢天别跑了,今天你是无论如何也出不了这个厂子的’在赢天前方出现出现一个身着蓝色西装,消瘦的男子。‘东方雄你什么意思’赢天满脸狰狞的

  • 超级杀手,邪妃拯救异世第四章在线阅读

    “你们都去四周好好的研究下,有什么异常向我汇报。”张涵碧转身看着这些警察命令道。“是。”每个人都有气无力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各自去工作去了。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除了阴风阵阵,什么都没有发现,跟白天的情况是一样的。“张大队长发现了什么吗?”一道声音在张涵碧的耳边响起,她的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急忙转身。其

  • 惜鸽情愫

    正说着,成民和夏皖就回来了,青霓听到声响忙跑出去,对他们讲了今日所发生的事。夏皖赞许道:“恩,你做得很对,‘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今晚你我娘俩一起睡,成民在灶台旁打地铺吧。”成民没说什么,自去院子里劈柴了。夏皖开始准备晚饭,青霓蹲在灶下烧火,手里不停歇的添柴火,思绪却想到别处。哪里来的似曾相识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