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东京喰种)目标!甜倒研君之糖葫芦(9)

作者:Shakemilk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封蔷一身武艺可不白学,紧跟着温萦而不露声色,自是不在话下。

奈何前提条件再好,抵不过她这人从来耐不住的性子——区区半刻时间,封蔷已经如芒刺背,忍不住想要上前去“打搅”一番。

“堵着路口子作甚,腌臜东西,滚开!”

恶汉将他推的一个踉跄,温萦不置怨言,手肘贴了土墙,凭空矮下去一截。

“呀!这小哥得罪过什么人不成,竟叫打碎鼻梁,若我这样,恐怕连家中大门也迈不出去了。”

少妇一身淡色旧衣裳,形容病病恹恹。她方撇温萦的脸,遂掩面轻叹,不敢再看。

却听旁的矮个子妇人满不屑道:“有什么可怜可叹的,他当年不是听香楼……哦!现在是春花阁了,当年他不是那地方很有名的妓子吗?”

“咦,我早年病弱恋家,时时缠绵床榻,的确不大晓得城中轶事。”这少妇一双柳眉向中间蹙,一方帕子遮了半张脸,仍旧难掩好奇。

“妓院里的脏事破事,不晓得也好。哼,我家那口子当年不是还花钱去玩过他呢!”那妇人看温萦时也咬牙切齿,随即又欣慰起来,“现在?别说花钱去,恐怕倒给钱都没人愿意碰这丑东西了。”

紧接着便是妓子无情,是他因故惹上了什么暴脾气的官家子弟才叫打成这样;另有嫖客妻室寻仇,刻意毁他容貌之类的种种版本。

这谣传越说越离谱,人们听着也愈发津津有味。

市侩妇人说话总要大开着嗓门儿才过瘾的,每句话都引来周围啧嘘之声一片。

——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这等景况,气的封蔷两指覆在夜叉柄上,简直要立刻抽刀泄愤。但看温萦肩胛向后一耸,稍作顿滞就挺直了脊梁继续向前走,她又怕惊吓了他,到时候不好收拾,只忍得抓心挠肝,粗气重喘。

好罢,无知妇孺而已,且先忍下不动。

迟早一日,让自己揪出那罪魁祸首,莫说鼻梁骨,就连肋条尾骨天灵盖也得给他凿的稀巴烂!

想着,忽然被几声嚎啕打破了周围窸窣的嘲谤和议论,封蔷也循着去看。

“你这孩子好不懂事,回去糖疙瘩就红果儿还不是一样,非得吃什么冰糖墩儿,哪里有钱是让你这样糟践的?”

以烟渍火燎的青花布绕在头上,面容虽然清丽,却已经布满愁纹,那带孩子的女人背上还背了个正吃奶的娃娃,头一眼看了,便知是刚出月子还不久。

而她手里牵着那半大小女孩儿,五六岁模样,正值嘴馋的时候。看到成串糖葫芦扎在草人之上,大颗山楂鲜红欲滴,一颗颗包裹了焦色晶莹的糖稀,吃进嘴里是酸甜软糯,她当然流着哈喇子走不动道了。

据听闻,这在京城是遍地可见的小吃,近些年才传来了此边界处,封蔷也只尝过两三次,更莫说边城里常年吃糠咽菜的穷苦娃娃。

就在这里,温萦驻足。

“不管不管,要吃冰糖墩儿,就吃冰糖墩儿!”

“哇——阿妈有了弟弟就不要小花了,弟弟坏,阿妈坏!”

这小姑娘是死犟的脾气,不论其他,只管撒泼。

想来弟弟未出生之前,父母对这孩子该是有求必应的,现如今才受不了所愿无偿,坚决不肯罢休。她不光哭天抹泪,还就地打滚儿,脸蛋上满沾着灰尘沙粒。

女孩子家家,竟罔顾形象,大庭广众之下闹个不停。

干巴巴,瘦瘪瘪,脏兮兮,活似一只长裂的小花猫。

撒起泼来,气势上倒将封蔷年幼时的风范占了一半。其他方面,比如撒泼的手段,造成的后果之类,当然还是前人更胜一筹。

就算这样,也难不勾将起温萦惦在心里整十年的回忆。

他于是顿了脚步,走向举草人的摊贩跟前,袖中零星几枚铜板堆叠碰撞。封蔷心想——这钱在袖子里存了不知道多少时日了,并着油污水垢,响声也怪闷的。

挑了根最大最红的糖葫芦,温萦俯身轻哄道:“给你,不哭了。”

延伸阅读

玉之魂珠宝玉器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gd6w.shtml
镇平县玉之魂珠宝玉器有限公司是中国玉雕之乡玉文化产业的影响力企业、中国十大影响力品牌

华商教育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gqm9.shtml
成都华商职业技能培训学校隶属于成都华商教育集团,是经成都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护局批准设

黄七姑烧仙草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gage.shtml
暂无

亦成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pdty.shtml
亦成车载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汽车产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良友BUDDIES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a4ui.shtml
加盟条件1、被特许人拥有符合开设便利店的商铺;2、拥有开店必须的资金;3、有一定的市

嘉和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x330.shtml
嘉和耐火材料产品包括各种电炉用碳化硅、刚玉耐火材料,以炉膛、炉管、匣钵、坩埚等为主导

纳福阁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dqjc.shtml
纳福阁银饰成立于2003年,公司拥有出众的生产设备及经验丰富的设计师和技术精湛的工作

铜雕塑,不锈钢雕塑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ph7c.shtml
园林景观雕塑,大型工程雕塑,房地产雕塑,小品雕塑小区雕塑,公园雕塑,大型广场雕塑,街

火.狐咖啡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go01.shtml
1.项目介绍旺·狐咖啡开创中以纯正、纯粹、纯美和现烘培手磨咖啡理念、国内外专职咖啡品

沐凡加盟  http://www.delsolimages.com/d8yt.shtml
暂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上帝禁区第1章在线阅读

    2110年7月1日9:00上海市浦东区我的名字叫:玄弋,今年16岁,是个高中生,在好学生看来我只不过是个坏学生,不管怎么样啦,我都是在为自己活也不要去管别人怎么想。呼……我在这里等了将近三个小时了,你问我为什么等这么久……还不是为了一款**——《星叶》,这款**是虚拟**的一次革命。以前的网游都是进

  • 穿越异世做美食主播在线阅读第3章

    穆逸一大早就被系统给吵醒了。耳边一阵吵杂的嗡嗡声:“起来做任务,做任务!!”他简直想把系统给丢出去了,本来这破任务就贼坑人,这系统连让他稍微悠闲一点都不行。他都辛苦工作多少年了,原本还以为这只是个度假世界,结果居然还有贞操威胁。穆逸满脸绝望:“我想睡懒觉。”系统:“不行。”穆逸:“我想度假。”系统:

  • 界艮花妖一起干架

    张全蛋左手捏着票子,往右手上使劲儿啐了一口唾沫,一张一张的查着钱,看的李雨涵不断的翻着白眼儿:“行啦行啦,别查了,只多不少。看你那财迷样,能有点出息不,没见过钱似得。跟你说,张全蛋,以后,不管是上课,下课,还是放学,只要我一个电话,你立刻得以最快的速度来到我的身边,叫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这五千块,

  • 妖孽帝王别追我在线阅读第2章

    “身负黑暗,世人却从中看出美……真不明白。”“烙印在胸口深处的这份浑浊的黑暗……待到何时才能……”“明明已经完成了复仇……我却……仍旧停不下对复仇的追求……!”“果然还是……”一片废弃的房屋中,窜起的火焰来势汹汹,带着仿佛能灼烧空气的热焰滚滚,身穿着的蓝色的袈裟上下翻滚,眼中只有看不见尽头的火红炙热

  • 灰妖传第九章

    王株林正准备说什么,头顶传来一阵急促的风声。云春脸色一变,拉住王株林的胳膊往后拽去,法力从体内疯狂涌出。掉落的吊灯停在半空,王株林惊讶的神色僵在脸上,徐宛吹拂水杯上方的热气凝滞在空气里,马阳眼里的爱意定在瞬间,教室里所有同学的动作都停在时间的静止里,连空气里的浮尘都安静不动,世界陷入一片寂静。云春闷

  • 食日谈在线阅读第7章

    一行人来到了体育馆附近的饭店。“难得龙哥请客啊,一定要让他大出血”这是夏筱洛在路上就一直念叨的一句话。当然,因为这句话她受到了很多人的鄙视。不过,她也不在乎。由于是庆祝龙哥也没有限制他们喝酒毕竟龙哥不像老师那样严肃。但是还是不能喝多。“时间好快啊我还想在八中打几年球”一个同样是高三的学长感叹到“多大

  • 反派祖坟冒青烟[快穿]在线阅读第5章

    ------------------------------------------------------------------------------------------------------------------------------------------------------

  • 我真没想加入鬼杀队第十章在线阅读

    微风吹拂,桃树的花瓣翩翩起舞,围绕着树下的男女,男子美得似神明降世的谪仙,一席青竹白衣长袍和不扎不束的墨发,被风轻轻吹起,皮肤白得似碧玉般毫无杂质,额间有一团红色火焰纹,再配着薄而好看的红唇和凤眸,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女子一身现代装束,原本普通暗沉的皮肤快速脱落,转而变白洁光亮的皮肤,原本枯燥的头发也

  • 我有一个狐妖女友第10章在线阅读

    “实在不好意思了陶老师,我这一早过来,跟群蠢蛋们折腾了半天,都给气糊涂了,您别跟我见识,啊?”副导演最终在一处化妆间门口找到的陶亦。这时候,他已经跟欧阳老师碰过面了。不过就在刚刚,一分钟之前,欧阳突然接了薄泾川的电话,被叫走了。所以,副导演过来,就只看到他坐在一边翻看剧本。上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

  • 指挥官谭雅向您报道在线阅读第八节

    “是吗?我可帮你们记下了。”“来,竖起耳朵,都听听。”刘乐取出手机,播放刚才的录音,只听里面正是王全胜和孙富美的声音。“还说我们诬陷你?你这就是在诬陷我们。”“邓院长,这种人真是太不要脸了,我都为他害臊。”“…………”刘乐按了暂停,乐呵呵的问道:“你们说说,咱们到底谁陷害谁?一位主任,一位会计,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