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万界天道之兵王降临之歹毒

作者:蝉蛹 来源:纵横中文网

马嬷嬷是庄老夫人的陪嫁丫鬟,在庄家伺候老夫人几十年了,与老夫人情同姐妹,所以便是几位老爷也要看她三分脸色的。但是马嬷嬷伺候老夫人一向尽心,且不掺和各房的事情,更是备受尊敬的。

如今不管各房事情的马嬷嬷竟然发话了,便说明她对林氏的话是多么的恼火,多么的看不过眼。一时间各房的脸色都十分精彩,二夫人叶氏更是煽风点火道:“这娴雅也是的,阿尧宿在她那里竟是不知晓给大家说一声,倒是叫大家好找。”

说是好找,就连林氏这个母亲都不知晓儿子丢了,更不曾上心找过,其他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偏生叶氏要这样子说,不仅让林氏更下不来台,也让林氏更加的厌恶庄娴雅,同时更是让大家对庄娴雅更加不喜。

“哪里都有你的事,你是嫌事情还不够多么?”三夫人王氏冷冷的扫了眼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二嫂,眼底的嫌弃不要再明显,显然是对这个没事都要挑个事儿的搅家精厌恶到了极点。

“三妹这是说的什么话?轮不到我难道就轮得到你了吗?再说了,我这也是一番好意,哪里就是嫌事情不够多了?三妹说话可得小心点,没的让人误会事小,可也不能坏了我的名声,糟蹋我的一番好意不是?”叶氏本就是个泼辣的,嫁入庄家以后减了三分泼辣倒多了三分不要脸,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没事儿谁也不想招惹。

王氏闻言也不再说话,她自觉自己是名门望族教养出来的,犯不着和一个泼皮无赖耍嘴皮子功夫。

“老二家的倒是没亏了这一张利嘴!”庄老夫人缓过气儿,冷冷的扫了眼叶氏。

老二庄建坤闻言冷瞪了叶氏一眼,叶氏嘴皮子动了动却终是没说出个什么话来,想来是怕回了房再被拾掇。

“好了,我也不再问你什么了,”庄老夫人这话是对着林氏说得,说完这话她便转向几个儿子,“晌午时分,阿尧被人推进水里,现下已经没事了,但是我今日要说得便是……”

“什么?阿尧被推进水里了?”林氏一听脸都白了,她能够在这个家站住脚还是有一部分原因还是因着这个儿子的,一听庄子尧被人推进水里浑身都凉了,当即就站起来叫嚣道:“娘,这件事必须查清楚,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谁这么黑心肝的要害他?”

林氏说着便看向其他三房的人,越看越是觉得这个个都是凶手,都是巴不得她儿子死的,越发的要把这件事给查个明白了。

林氏这样看人的眼神,大家便不高兴了,你儿子落水了是得要捉凶手,但也不能瞧谁谁便是凶手吧?于是大夫人周氏便不冷不热的瞅着林氏道:“查?查什么查?你现在倒知道要查个清楚了么?方才不还说子尧在娴雅的房里玩耍的么?怎么,眨了眼的功夫便又改口了么?合着你是在糊弄母亲,还是说你在污蔑栽赃自己的女儿?”

周氏一站出来,早就看林氏不上眼的王氏也开口了:“大嫂竟是不知道的么?往日里,四弟妹但凡有点不顺心的不都是因为娴雅的么?这会儿子丢了儿子,自然也是要怪罪娴雅的。”

这个时候叶氏往上方的老夫人瞧了瞧,见她没有插手的意思,便迫不及待补上一刀:“你们说的那些算个什么,今儿下午我家玉婷去找她六妹妹玩耍时还听到四弟妹在教训娴雅呢,那语气厉害着呢,可把我们家玉婷给吓得不轻呢!”

“我教训自己的女儿干你们什么事?怎么着,她自己不守规矩犯了错,还兴我这个做母亲的教训她了?”林氏是输人不输阵,你说她别的还好,但是若牵扯到唐娴雅,那便是不行了。在她看来,庄娴雅是她生的,她怎么对她都是应该的,干着旁人什么事儿?

“不守规矩?”庄老夫人撩了撩眼皮,不咸不淡道,“你倒说说,雅雅怎么就不守规矩了?”

这林氏真是越看越不能入眼,到底是商贾之家教养出来的女儿,一点为人母为人妻的本分都不明白。

“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竟然不顾廉耻的出门偷窥睿王殿下,结果冻坏了身子,染上了风寒,难道不该我这个做母亲的教训她么?”林氏嘴硬道,对于庄娴雅那些‘近来生病不曾出过房门半步’的话她是一个字也不信的,若她真的没做出那种不顾廉耻的事儿,又怎么会被人瞧见?

庄建洲的脸色更加的冷了,直到今天他才发觉自己到底娶了个怎样的女人,简直愚蠢到极点。莫说这种话是不是实话,纵使是实话也是万不该在人面前说的,她这个样子说出来娴雅还要不要做人了?真真是个愚妇!

“你说雅雅出去偷窥睿王殿下?”庄老夫人微不可查地蹙起眉,这样的事儿不在自己儿个屋子里查查清楚,把那些碎嘴子的胆敢议论主子的东西狠狠地拾掇拾掇发卖了,还拿出来说嘴?这林氏真是个不长脑子的。

“我记得睿王殿下来府里的那日,六妹妹正是病得厉害的时候,我在她房里陪她说了大半天的话,所以我倒想问问四伯母,究竟是谁告诉四婶六妹妹偷偷跑出去看睿王殿下了?”大姐儿庄文静一听林氏这话便气都不打一处来,六妹妹病了月余,她却没见四伯母怎么上心过,倒是吉祥成衣铺子里的曹管事儿去了她屋里好几趟,次次都带着一口大箱子。

“大姐儿倒是个可心的,知道关心爱护妹妹。”及至此刻,庄老夫人脸上的冷色才稍稍融化,这诺大的府里,总算有个会事儿的,知冷知热。

“可不是,我去瞧了几次,都见着六妹妹养在床上,小脸都瘦了一大圈儿,偏偏徐大夫总是看不好。”五姐儿庄雅乐和庄娴雅的关系一向都好,没事经常去她院子里两人说些女儿家的笑话,或是绣绣花下下棋什么的,感情倒是比庄婉柔这个亲妹妹都要好得多。

“林若兰,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娴雅病了,让你多去她房里照顾着,你都是聋的么?听到狗肚子里去了么?女儿女儿照顾不好,病了足有月余,你竟是半点也不上心,反倒是听那些个碎嘴的污蔑女儿的名节,及至到了子尧,丢了一个下午,你竟不说去找找,你那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你见天的在家里都是在忙活些什么?”庄建洲气急了,若非已经有了三个孩子,此刻他定是要休了这林氏不可!

“我整日里那么忙,打理着我们房的上上下下,哪里又顾得上那么多?再说了,有那么多的丫鬟婆子照顾着还不够么?若是每件事情都要我亲力亲为,要那些丫鬟婆子们做什么?”这会儿林氏又会说了,但凡涉及到庄娴雅的事儿,纵然是没理,林氏都会为自己找到三分理由不可。

“是吗?为人妻为人母,本就应该做到这些,大嫂二嫂三嫂不都是这样的,难道说就你一个人?”庄建洲忽而觉得有些无趣,说了这么久,从子尧到娴雅,林氏竟然没有半点认错的意思,可见她是有多么的顽固不化,他这究竟是娶了个什么回来?

庄建洲这个样子一说,林氏又是没话说了,也就是在庄娴雅的事情上嘴硬,到了其他的方面却是横不起来。

“往前的事儿我也懒得再跟你这个没什么脑子的计较,但你若是再这般的对雅雅和子尧,我便是少不得要让老四休妻再娶了,这上京城了那么多的名门闺秀,总有那么一个愿意善待我们雅雅和子尧的,不稀得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搁在府里占地儿。”

庄老夫人这便是气得狠了,老爷子不在府里,家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要由她照看着。那些平日里的些许琐碎小事还好,但是如今出了四房嫡子差点被人害了性命的事,这便非同小可了,若是处理的不合适,待到老爷回来了,便是她也是要吃挂落的。

“娘,你这话说的可是不应该了,我嫁入府里二十几年,为四爷操持家务,生儿育女,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如今四爷儿女都有了,便打算休掉了我这个结发妻子了么?那媳妇儿倒是要问一问了,到时候新夫人进了门,娘捧在手心里的雅雅是嫡长女还是庶长女?”林氏怎么可能会让自己落到被休弃的地步?她也明白老太太今日说这话也无非是给她敲个警钟,让她以后对孩子们上些心思罢了。但林氏就是看不上这些人这么维护庄娴雅,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便是怎么这也不比她这个母亲好多少吧?凭什么她被人嫌弃厌恶羞辱至此,那块肉却能得到所有人的维护与疼爱?便是平日里乖巧柔顺的婉柔也没这个福分的,她凭什么?

林氏此话一出,便是向来喜欢挑事的叶氏也忍不住的咂了咂舌,她竟是不想这天下间竟有林氏这样的母亲,及至到了被休弃的地步,竟也还是半点也不盼着女儿好的,这是得要多想不开,多死心眼,得有多歹毒才会生出这样的想法的?

“听听听听,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才会给老四娶了个这么不着调的东西?”老夫人陡一听到林氏这话,心气儿就不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才会说出此刻这样的话?那可是她的亲女儿啊!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说这话的时候竟也是半点不盼着雅雅好的,甚至于还带着些讥讽嘲笑看好戏的意味?这还是娘亲吗?还是母女么?分明是前世有怨,今世才做了母女来折磨对方的吧?

延伸阅读

[猎人]丽芙与侠客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bjjzby.cn/yyvr.shtml
“李某此次前来,先是想向诸位请罪。”李天元面色诚恳,李无用却不耐烦地挥着手,一点想听

漫威:我爸是吞星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bjjzby.cn/p0xt.shtml
永和五年,秋。边境之患悉数平定,一惊一乍之后百姓尚能为西北之患牙疼一会,多惊多乍之后

第一氏族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bjjzby.cn/nfrd.shtml
#拳王段钦#微博热搜一出来,沈薇酒就点了进去,一张艳丽的小脸上苍白没有血色。——鹅鹅

漫威:无上主宰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bjjzby.cn/stnq.shtml
挂断了老爷子那边的电话,对于江城的要求江爷子也是满口答应了下来。毕竟对于家大业大的江

洪荒神尊她是我的女人  http://www.bjjzby.cn/d0az.shtml
“绿珠,刚刚院子里有人见着你了吗。”云水清一手抱着拂林犬,一手拿着茶杯浅浅地抿了一口

沧桑剑邪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bjjzby.cn/xewe.shtml
浩宇回到家后,一家人吃了团圆饭,没有多聊,就睡下了。今晚睡得特别香,没有了外面的危机

我的老师会魔法在线阅读第八节  http://www.bjjzby.cn/a4gx.shtml
已是丑正时分,钱贯中,蒋门,周通,李宝,吴旭五人商讨完对策后便各带一路人马,趁黑悄悄

洪荒:灾厄天君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bjjzby.cn/n5xb.shtml
最后的最后就是南云舒回韩国了,权至龙发的短信她也是已读不回这场由南云舒开始的单方面冷

我在漫威的成神之路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bjjzby.cn/d0ri.shtml
李剑舟睡眼惺忪的睁开了眼睛,熟悉的一幕让他略微愣了愣,旋即偏过了头,在他身旁,果然坐

斩赤瞳之最强妹控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bjjzby.cn/ap4d.shtml
第二天,夏树在苏瑜梳妆台的一个抽屉里面,找到一盒已经用过了两个的保险套。然而苏瑜和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霜寒春乍现在线阅读第7章

    “你们在房间里就聊了这些?”林昭华面露怀疑,不是他不相信自家艺人,毕竟自己心心念念十几年的暗恋对象就在自己面前,谁能忍着不做些什么。“是不是还干了点什么?亲了吧?”纪时傅沉下脸,没说话。林昭华心里一紧,心里已经想到了最坏的结果:“你们……不会是睡了吧?”“没有。”纪时傅答。这下轮到林昭华懵了,她呆滞

  • 在年代文里当校园女神第9章在线阅读

    林惊羽借着那裂地一踏而产生的巨大推力,在空中凌空借力一扭,竟是硬生生地换了个方向,突然朝白祈祾的左面攻了过去。就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林惊羽眼里精光一闪,脚步轻点微微变幻,虚步实步交替踏出,同时左手迅速结印虚空一划,就这么突然消失在众人眼前——不,没有消失。他突然出现在了白祈祾的右面门之上!竟然再

  • 我和校草同居了黑死牟

    在蝶屋一间房间内,日柱炭治郎和时透有一郎安静的待着。就在这时,日柱炭治郎摸着下巴,似乎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有一郎。”盯着窗外,满脑子全是弟弟的时透有一郎下意识的应声:“嗯?”“你之前是不是喊我的名字了?”这样说着的日柱炭治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怎……怎么可能!”时透有一郎猛地转头。“就是之前

  • 火影母上大人是女配之惊!当红小花旦安浅竟未婚生子!!!

    #惊!当红小花旦安浅竟未婚生子!!!##爆!当红小花旦安浅惊现五岁私生子!!!##当红小花旦安浅与五岁私生子不得不说的二三事……#随意的瞥了眼手机后,安浅的视线看向对面沙发上坐着的乖巧小男孩。小家伙看着五六岁的模样,长的粉雕玉琢,精致的五官虽稚气未退,却已经能预见日后的妖孽容颜。再瞅瞅小家伙身上穿的

  • [综]超高校级的江户川乱步在线阅读第4节

    灵灵出门找张起灵去了,司云汀换上道袍,直接去了道观。道观门口站了个小姑娘,一身道袍,腰间别着一把佩剑,站姿笔直,双手环胸。司云汀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姑娘扭头,眼睛一亮,立马跳起来抱住她,双腿环住她的腰:“师姐!!”司云汀托住她,推门往道观里走,边走边问:“吃早饭了吗?”司云初晃荡着脚丫子

  • 超神学院:自瓦罗兰而来大魔头

    去紫薇仙君的住处寻了一趟安慰之后,本君越发觉着憋屈了。亏本君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他,敢情这位小美人只拿本君的心意当摆件,用一千年的莲花冰匣养三百年的金鲤鱼?这事儿也只有他紫薇仙君才干得出来。紫薇仙君这个人……当真超凡脱俗,当真视异宝如粪土,也当真浪费资源。罢了,便放他在仙界慢慢修炼着吧,有道是近水楼台

  • 赵家天下宋朝人在线阅读第5章

    在陆曼曼说完后,就轮到了白凌。青年双手搁在桌面上,十指交叉,垂眸认真思索着:“我这人有每天都洗澡的强迫症,晚上回房后,趁着时间还早,我就去浴室冲了冲身体,门我用东西卡着,浴室的帘子也是拉开的。”“在我洗澡的过程中,没有任何发生不对劲的事,可就在我洗头发的时候,我的身体忽然不受控制了。”“当时我正在头

  • 曲尽在线阅读第四章

    自己以后再也不贪睡了,生前何必久睡,死后必定长眠,不知为何郭明想起了这句名言。但现在绝不是感慨的时候,他人生中第一次早起可不是为了看景色的,他坐了下来,读起了单词。自己的英语一直都是最差的,以前他总是认为自己是个中国人,为何去学英语,这句话说的有一定道理,可中国现在讲究的是应试教育,没有分数你就休想

  • 重生修道第5章在线阅读

    吕秋也从树上飞下,落在姬洛身前。他不知刚才白烟中发生了什么,只一心护着这个少年,忙骂道:“你不要命了?”而周围的白门弟子瞧见他,亦面面相觑。“吕师弟?”“吕师兄?”来人十分矮小,足足走了一小会才挤过围门的人群,走到广场正中。等看清他的容貌,在场的人却脸色大变,而吕秋和姬洛也皆是一惊——这分明是乌脚镇

  • 重生成为零第5章在线阅读

    “丽丝,这都第十一天了,怎么还没出森林啊,要是明天还不能出去的话,咱们又得闹饥荒了。”叶森一边指挥着骷髅兵战士清扫着前进的道路一边说道。“注意,要闹饥荒的是你,不是咱们,我们精灵是不需要食物的。”丽丝反驳道。“咱们不是伙伴吗,身为伙伴,自然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有饿一起挨,你说是吧。所以,我饿不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