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深渊之下是什么在线阅读第10节

作者:蜂蜜小罐头 来源:晋江文学城

黄昏时分的气温降低了些许,但依旧让叶淮觉得喘不过来气。他踩着被阳光灼烤过的水泥地面独自走到停车场,他今天的工作已经结束,准备开车回家休息。

他眉头不展,家里发生的变故给他带来的阴影令他心事重重,工作效率都降低了些。

“嗡……”公文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叶淮漫不经心的从公文包里掏出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完全陌生的号码。

“喂?”叶淮按下了接听键,但对面传来的声音却令他微微感到意外。

叶淮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声音,眉头愈来愈皱,似乎对方所说的话令他不悦。

他开口道:“既然这样,咱们不如约个地方慢慢谈。”

…………

在手术之前龚薰给叶初晓详细的讲解了手术的流程并告诫她不必紧张,叶初晓仔细听着,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早上八点手术开始准备,叶初晓躺在手术台上转动头部环视四周,岳悦在准备手术用的器具,显现出少见的认真,龚薰用大号针管抽取各种不知名的药物,将那些混合在一起的液体通通注射到药瓶里,扎到叶初晓手上。还有她不认识的医生蹲在地上调试仪器,整个手术室都弥漫着一丝紧张的气息。

叶初晓不由得被这种气氛所影响,她深呼吸了几下想要摆脱自己的紧张感,反而适得其反。

她看向自己身侧特地给夏末留出的位置,那里空无一人。龚薰说今天早上突然被送来一批食物中毒的病人,内科的医生都在忙,夏末可能不会如约而至了,但叶初晓还是在心里暗暗期待着什么。

麻醉师似是察觉到了叶初晓的紧张,他拿着几只针管走了过来示意叶初晓伸出手臂,道:“我先给你打麻醉药,再给你打一点催眠的药物。别害怕,等你醒了手术就做完了。”

叶初晓苦笑着伸出胳膊任由麻醉师注射液体。那药物见效很快,没过几分钟困意便涌了上来,让叶初晓睁不开眼睛。

浑浑噩噩之中,她听见手术室门开的声音,有人在嘈嘈切切的交谈着什么。

叶初晓感觉到尖锐的物体划过自己的左腿。她的神经似乎被麻痹了,没有一丝疼痛的感觉。叶初晓强烈的紧张感让她的手不由得抓了一下身下的床单。

女孩本不期望得到别人的安慰,现在医生们大都忙于手术,应该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紧张。出乎她意料的,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

那双手传来的热量温暖了她冰凉的手掌,叶初晓的心静了下来。因紧张而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了。

夏末果然没有失约,叶初晓想回握住夏末的手,却无力的陷入了梦境。

…………

叶初晓又做了那个梦,但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的景物要比上一次清晰。天色不再是灰蒙蒙的阴着,而是晴朗天气,火红的晚霞在西边舞着。

孩子模样的她靠着墙壁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白色的碎花裙子染上了尘土的颜色。

她饥肠辘辘,泪眼婆娑的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但是她的妈妈却再也没有回来。

女孩垂着头,泪水一滴一滴砸在地面上,她不明白自己哪里做错了以至于妈妈要丢弃她。是不是因为自己功课没有做好,是不是因为自己爱哭,是不是因为她总把画画的颜料涂到桌子上。

一定是她做错了什么,晓晓都可以改的,只要妈妈能回来,叶初晓默默在心里祈祷着。

一个人影注意到了缩在角落里的叶初晓,向角落走了过来。会是妈妈吗?晓晓急急忙忙用脏脏的小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却是自己从未见过的人。

来着不过十一二岁容貌还未完全张开,但已可看出几分清秀可人的味道。归拢到脑后的头发束的很低,细碎的刘海遮住了她的额头。

晓晓露出失望的神色,但那女孩却对她和善的笑着。

“你怎么坐在地上?”稚嫩的声音响起,女孩不由分说的将叶初晓从地上拉起来。

叶初晓不理她,女孩也并不恼,自顾自地说着:“对了,你知道孤儿院吗?孤儿院就在对面,你可以去那里的。”

女孩道:“你也是被家人丢弃的孩子吗?”她的话语藏着几分关心的含义,但在女孩听来就满含着挖苦和嘲讽。

“才不是!”叶初晓甩开她的手,她向后退了几步,小脸写满了愤怒和委屈。“我才不是没人要的孩子,妈妈……会回来的。”

那女孩不知道叶初晓的反应会这么大,也没想到会激怒被遗弃的女孩。她有些慌张的道歉并解释道:“我没有什么别的意思,现在都快到晚上了你一定饿了吧,我住在孤儿院里,你和我回去吃点东西吧。”

“不,我要在这里等妈妈。”叶初晓固执地摇头,要是她妈妈回来看不见她的话会担心的。

女孩同情的看着叶初晓,并没有告诉叶初晓想要遗弃孩子的父母会把孩子丢在这条街上。

“放心吧,你妈妈回来的话会找到你的。她一定知道你会在那里。”女孩安慰性地抚摸着叶初晓的头发,耐心的劝说道。

叶初晓的肚子又叫了起来,她面露难色,犹豫着要不要和面前的姐姐走,她看起来不像是妈妈说的坏人。

“走吧,别犹豫了。”女孩笑着拉起叶初晓的手,牵着她蹦蹦跳跳的走进了孤儿院的大门。

那时的叶初晓没有意识到自己将在那里度过短暂的童年时光。

孤儿院的老院长是个满头白发的慈祥老奶奶,见到被女孩带来的叶初晓笑着同她们打招呼。女孩和她交谈了几句,老院长便大致了解了情况,同情而又怜悯的看着叶初晓,像是悲天悯人的菩萨。她很热心的安排叶初晓和孤儿院的其他孩子一起坐在桌子上吃饭。

孤儿院的其他孩子挤在桌子四周张望,对这个外来者投以好奇的目光,叽叽喳喳的互相议论着什么。

“又新来一个。”

“夏姐姐总爱往家里领小孩子。”

“不管怎么样,夏姐姐第一个带回来的是我,所以最喜欢的也是我。”

叶初晓看向说话的那个小姑娘。那小姑娘看起来不过四五岁,齐耳的短发蓬蓬松松的散着,看起来很是可爱。但是那上挑的眼角让她多了几分霸道的气质,冲淡了几分人们对她的好感。

小姑娘察觉到了叶初晓的眼神,毫不客气的回瞪了她一眼。“你看什么看?不服气吗?”

“敏敏,别胡闹。快坐下吃饭吧。”女孩从厨房里回来的很及时,制止了敏敏的挑衅行为。

叶初晓不想和她理论,转身接过女孩递过来盛满米饭的碗,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那叫敏敏的小姑娘自讨没趣,看叶初晓不理她,只能恼怒的瞪了她一眼才不情不愿的端起碗吃了起来。

孤儿院里的孩子总共十余人,年纪普遍偏小,大都五六岁。那个将叶初晓带回来的女孩是孤儿院里最大的孩子。她似乎很有耐心和爱心,颇受小孩子的欢迎。

女孩坐在叶初晓身边,并不着急吃饭。她在给一个还不会单独吃饭的三岁孩子喂饭,时不时笑盈盈地看一眼叶初晓狼吞虎咽的样子。

三岁的小孩子吃不了多少,不一会儿就饱了,女孩帮他擦完嘴角的油渍,拍拍他的头让他去玩。

围绕在饭桌旁边的小孩子一一吃完了饭,三三两两的跑到外面的院子里玩沙堆。

被饿了好久的叶初晓正在盛完第儿碗饭,她的手拿不稳饭勺,米饭纷纷从碗边滑落,女孩拿过她放下的饭勺帮她填满。敏敏隔着桌子看着女孩的动作,不满的嘟起了嘴。

“对了,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女孩问叶初晓道。

叶初晓往嘴里塞了一大口饭,含糊不清地说道:“我叫晓晓。”

女孩托腮看着她接着问道:“姓什么呢?”

“我没有姓,妈妈说我的爸爸不配有孩子,所以不让我随他的姓。妈妈只叫我晓晓。”一想起妈妈的叶初晓突然没有了食欲,她放下饭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妈妈……妈妈她不要晓晓了。”

女孩把晓晓搂在怀里安慰道:“别哭,你妈妈其实知道会有我们替她来爱你,所以才把你放在这对面的街道上。从今天起我们就会是你新的家人了。”

叶初晓还没有被哄好,坐在桌子对面的敏敏却一起哭了起来。

“哇!我妈妈去世了,爸爸也不爱我,现在夏姐姐也要被人抢走了……呜。”敏敏哭着说,擦眼泪的手遮住的眼睛在偷偷瞟着照顾正在照顾叶初晓的女孩。

女孩虽然善于照顾别人,但是毕竟只有十一二岁,见两人同时哭了起来不由慌乱了手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幸好孤儿院的老院长过来将哭泣的敏敏抱走了,屋子才安静了些许,只能听见晓晓的啜泣。

女孩柔声的劝说着哭泣的晓晓,但女孩根本听不进去,直到叶初晓哭累了才自己慢慢停下。

“晓晓没有家了。”

女孩给晓晓擦干眼泪后对她说:“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在孤儿院里有谁欺负你发话你就告诉我。我叫夏末,是这里所有人的大姐姐。”女孩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其实也不会有谁欺负你,大家都很好的。”

晓晓看着夏末的脸,开口叫道:“夏末。”

“别直接叫夏末,显得生疏,叫夏姐姐吧。”夏末冲她俏皮的笑了一下,期待的眼神让晓晓没有办法拒绝。

“夏姐姐。”晓晓喊出了那个称呼,这些她还并不知道以后的自己的命运会和夏末纠缠到一起,更不知道以后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延伸阅读

七十年代做大佬[穿书]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szaolansi.cn/dwqr.shtml
“寻花问柳”的后院内有一处很小的院子。院子里树影扶疏,诡异的是,从未有鸟儿在这院子里

时代的囚徒[二战]第十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aolansi.cn/6t9v.shtml
邱俊友简直要疯了,因为他找不到杨小天。回去后蒋英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要让杨小天进市保健委

玄幻:我能无限爆兵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szaolansi.cn/xdt1.shtml
夜色恬静而又具有无与伦比的诱惑力,自古以来吸引着众多迷茫的旅行者,他们望着星空沉思着

【冰秋】续梦缘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szaolansi.cn/6owr.shtml
满脸尴尬的房玄龄等那个黑脸的汉子走过自己身旁好长的时间之后,才满脸无奈的走了进去!店

[穿书]人生赢家带你飞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szaolansi.cn/6nmw.shtml
秦汪从小就是全班乃至全校不务正业的小孩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倒不是因为她学习好或者长得好

重生之天堂系统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zaolansi.cn/g7eq.shtml
“怎么样?怎么样?”一看到两个人精神萎靡不振的回来,两个老太太跳起来,各自奔向一人,

阴阳之鬼脉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zaolansi.cn/aajr.shtml
就在那个女孩以为不会有人理她时,小紫月突然转过身来。“一百金币!”“……”什么?“你

佛系反派,坐等超生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zaolansi.cn/6c3i.shtml
第一章那年夏天那年夏天,八月,S城一年中最热的几天,坤在一家贸易公司当业务员,白日里

重臣不做粉侯之第三章(3)  http://www.szaolansi.cn/dcew.shtml
这八哥是天后大婚时候陪嫁到天界的侍女,多年来和她一起来天宫的同伴都纷纷升职加薪,被天

未来之奶爸日记在线阅读其实我是玉皇大帝  http://www.szaolansi.cn/avgp.shtml
将电瓶车锁好,赵君昊走进生鲜市场,这已是他今天第三次来买菜。老婆林诗韵家的人吃东西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奥特曼之万界科技神在线阅读第八节

    “尼玛,别他玛以为老用同一招在我身上总能凑效,你当我是傻子吗?!!!”这一刻在曾虹谕眼里已经不是生死层面的问题,而是不服气的问题。试想一下,曾虹谕从小就接触**,对任何类型的**都非常精通。从来都只有他玩**,而没有被**玩过。如果曾虹谕没猜错,那混混头子这次又是会闪到曾虹谕背后,然后再来一拳。虽然

  • 画江湖之七星龙泉剑神仙厨艺

    “快去‘一勺烩’,今个儿的厨子换了,饭食特别好吃!灵气也特别好吸收。”一位穿着青衣的外门弟子发足狂奔,路过北门的时候,跟蓝小胖说。蓝小胖表示不信,“我刚从那边过来没多久。我亲眼看着那一锅锅糊糊来着,看着就特别没有食欲。”瘦高个的外门弟子推推他,“哎?你不是说陌师妹去外膳堂了?饭食好吃,是正常的吧?我

  • 从武侠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天阴沉沉的,狂风大作,屋子里的光线也很是昏暗。陈阿婆坐在炕沿上,眼神复杂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王爱娟。“爱娟啊,你有工作有老公孩子,生活的不是挺好的吗?软软到现在还是一个人,这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你再让她把名额让给你,她以后可该怎么办啊?你的工作当初还是我托人给她找的,你说要,她二话不说就给你了,我那时候

  • 斗鱼之预言主播证明自己

    安希进入了囚牢房间里面,所有的人变得沉默了起来。现在的情况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面临新的电击,不知道在那一次不吃药之后。“我们不是神经病!”“在医学上,这不叫神经病,这叫精神病!”杨猛好不容易说一句话,韩沐山对他里面的措辞纠正到。“唉!”杨猛眉头一皱,就要说话。“我们的确不是疯子,但是我们要证明自

  • 高武至尊天川与日记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本名为《与男神哥哥的同居日记》的少女小说在日本各大高校的女生群体中疯狂流行起来,小说大受女生群体的好评,最终以无人可挡的气势雄踞全国青春小说畅销书排行榜榜首整整三个月。这本小说讲述了女主角小川的父亲再婚,父亲不放心她独居,于是让小川搬进了后母家中并因此与十三个美男兄弟发生了各种

  • 始料未及第三章在线阅读

    于晓晗早已经报完了名,林哲也在昨晚搭上了报名的末班车。今天就是审核的日子,林哲和于晓晗早早离开了家,需要前往了铜江市会展中心,那里是所有参加文明计划选手们的聚集地。由于参加审核需要身份证,所以林哲需要先开车赶回自己租住的小房子。“不会吧,你就住在这个地方,也太寒酸了吧……”林哲的小屋确实不像是他这种

  • 请不要召唤我第六章在线阅读

    周翰感受到手里柔软的触感,下意识的又捏了两下,忽然一阵掌风飞过来,周翰一只手揽着陈小七,抬起一只手就握住陈小七飞过来的巴掌。“臭流氓!你摸哪里!!”陈小七尖着嗓子骂道。周翰一怔,对了,这不就是陈小七的mimi吗!因为尺寸比小寡妇家的小丫头大了许多,一时之间周翰倒是没反应过来。周翰低头月光下陈小七的脸

  • 大宋隐剑客在线阅读第一节

    “感谢某S姓水友的礼物!欢迎魔王大军降临直播间!”直播弹幕瞬间刷屏,各种特效疯狂闪动,房间里那个缩在电竞椅里的少年瞥了一眼一旁的一个小屏幕:“不好意思,服务器快要炸了,各位先不要刷屏啊。再炸一次公司估计就不要我了,各位大哥们手下留情。”待到自己桌上用来检测直播间状况的平板电脑不再发出警报,少年这才继

  • 弃神运新的灵魂碎片

    这一吐,简直昏天暗地,一直到肚子里的酸水都呕出来了,才堪堪停止。阎罗吐得手脚都有些发软。在这期间,祝正生一家也收拾好了钱财行囊,和好心相助的街坊邻居们完成了道别。原本祝正生还有些遗憾,未能见上阎罗最后一面。哪知刚刚跨出门槛,就见到了正扶着墙壁,吐完显得十分虚弱的阎罗。不由摇头笑了。他招呼了女儿祝湘云

  • 火影之阿飞第八章在线阅读

    “裁判,快点报分啊!”千叶看着愣住了的山本,催促道。“哦……”山本艰难的转移了视线,吞下一口唾沫之后才悻悻的说道,“0比15!”哗!当山本报出比分之后,在场的十几号顿时就哗然出声。“刚才你看到没有,好像一道流光突然一闪而过,然后就得分了!”有人赞叹不已,当然也有人质疑。“不可能啊,堂本的大力发球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