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前任他叔权倾天下之残酷现实(6)

作者:叶全 来源:晋江文学城

“啊!莫莫!”

梦琪见方莫许久未回教室,便担心的出来找她,刚下楼便看见方莫从天台上摔了下来,还有欣在天台错愕惊慌的表情,不由吓得叫喊。

梦琪推开围着的人群,便看见方莫脑袋旁鲜血淋漓,而她好似没看见般,只是努力的想要伸手拿一部摔在一旁的旧手机,手机屏已经碎的严重,连电池都摔了出来,方莫死死盯着那部手机,眼神里那最后一抹光没了。

“莫莫!你别吓我莫莫,来人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梦琪抱着方莫,双手沾满了鲜血,痛哭着。

方莫依旧看着那部手机,嘴角溢出鲜血,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听见她的微微细语,“手机……”

“莫莫,你别怕,我在这儿,医生马上就要来了,你要坚持住啊!一定要坚持住啊莫莫!”

梦琪看着方莫额头上的鲜血越流越多,她想用衣服堵住,但还是没用。

方莫渐渐没有了意识,她感觉四周好黑好黑,自己好累好累,她只能微微听见琪琪的哭喊声,还有同学们的细语,还有老师慌忙的叫喊声,最后还有救护车到来,医生的脚步声,仪器滴答声,一切是那么的清晰又是那么的模糊,一抹泪缓缓流下。

方莫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她好像看到了母亲,母亲笑容依旧温暖,她忍不住抱住母亲,头埋在母亲的怀里,委屈地哭了,像是在倾诉般,“妈妈,你错了,原来不是所有的学校都那么美好……”

忘忧没了画面,原来这就是方莫心底的执念,这个坚强乐观的女孩最后一丝信念终究被现实一次一次的残酷打败了。

“老板,小莫姐好可怜啊!这个学校老师同学怎么这样啊!太恶寒了吧!”阿言不由为方莫打抱不平道。

酒馆老板并没有说话,只是习惯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那个傻傻的醉酒女孩,依旧冷漠却闪过一丝异样感情,他见过这世间太多残酷黑暗了,早已麻木不堪,却不知为何对她却又那么一丝心疼。

他摇了摇头,心想,可能是她太像她了吧,那个让他追寻千年又找寻千年的女人。

酒馆风铃声叮铃作响,一位短发,身穿简单白T和牛仔裤的女孩匆匆跑进。

“莫莫!莫莫,你怎么了?”女孩跑进便看到趴在一旁呼呼大睡的方莫,立刻拍了拍她的肩膀,叫醒她。

“诶,琪琪!你来了。我怎么睡着了?”方莫被梦琪叫醒,揉了揉眼睛,迷迷糊糊的说着。

“您就是小莫姐的朋友吧?”阿言放下手机,看向那个大大咧咧的女孩问道。

梦琪这才注意到阿言他们,顿时愣了一会儿,嘴角不由上扬,心想:妈妈呀!怎么能这么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坐着的男的,皮肤怎么可以这么好,这么白皙嫩嫩的,那冷酷的小眼神,那**的小嘴唇,我好喜欢啊!还有这个也不错,虽然没有坐着的那个帅,但也好帅啊!

梦琪内心一阵澎湃,花痴的盯着眼前的两位美男子,早已忘记了她是来干嘛的了。

阿言疑惑的皱了皱眉看向方莫,问道:“小莫姐,你朋友是不是脑子不太正常啊?”

阿言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方莫看了看梦琪,无奈的扶了扶额。

方莫无奈的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纸巾塞到梦琪手里,说道:“喂喂喂!快用纸擦擦你的口水吧!”

梦琪这才晃过神来,傻笑一声,随手一抹快要掉下来的哈喇子,一脸幸福的看向方莫,激动的问道:“莫莫,他们是谁啊?长得好帅啊!”

方莫不由用手敲了敲梦琪的脑袋,梦琪痛呼一声,捂着脑袋,小嘴立刻撅起来,似有些埋怨的看着方莫。

阿言看着眼前这个傻傻却又有些可爱的女子,笑着摇了摇头,绅士的伸出了手说道:“你好,我叫阿言。”

梦琪忽的忘记了刚刚被方莫打头的痛,一脸幸福的看着阿言,竟有些害羞般的伸出手握住阿言的手,娇羞般的说道:“你好,我叫梦琪,梦境的梦,琪树的琪,叫我琪琪就好。”

“啊!琪琪你好啊!”阿言面带假笑,因为他发现梦琪抓住他的手好紧好紧,他想要抽出来,却发现这个女人看似娇小,没想到手劲这么大!

梦琪一手抓住阿言的手,一手若有若无的细细摸着,仍表现的娇羞般对阿言说道:“小哥哥,你的手好好看啊!皮肤好好哦!人家好喜欢!”

阿言挣扎着,求救般的看向自己的老板,却发现老板嘴角竟带着一抹笑,而且看到自己看向他,竟然装没看见。

阿言只好看向方莫,却发现方莫早已笑得不能自已,她当然知道梦琪是什么性格了,虽然这样不好,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想笑。

“咳咳!”方莫清了清嗓子,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伸手把梦琪拉了回来,阿言这才抽回自己的手,赶紧躲命般的跑到酒馆老板身后。

“琪琪,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方莫说道。

梦琪意犹未尽,又想了想是有些晚了,便回答道:“好吧。”

方莫起身,把背包递给梦琪,“拿着,里面有你最喜欢的芝士汉堡。”

“嘿嘿,太爱你了莫莫!”梦琪高兴的结果背包抱在怀里说道。

方莫看向酒馆老板,似要说些什么,忽然发现自己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那个……”

阿言一看方莫的样子,忽然明白了啥,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啊!小莫姐,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我老板叫白止。”

“白止?名字真好听!”梦琪依旧花痴赞美道。

方莫只是礼貌地微微一笑,看向白止,说道:“白先生,今日多谢,打扰您了,我们先走了。”

白止点了点头,声音依旧冷淡地说道:“嗯,等阿言整理出合同便会与你联系。”

“啊对!小莫姐,我等会儿便拟出合同,放心吧,我们老板人挺好的,而且每个月也会有工资的!”阿言说道。

“嗯,好。”方莫点了点头。

梦琪刚想要问方莫什么合同便听见方莫嘶的一声,微微弯腰,一手扶着桌面,皱眉。

“莫莫,你怎么了?是不是又剧烈运动了?”梦琪急急问道。

阿言看见方莫有些不对也问道:“小莫姐,你这是怎么了?”

方莫缓了缓,然后站起身微微一笑,额头布满汗珠,“我没事,别担心。”

梦琪依旧有些担心,但却没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方莫性格要强,从不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脆弱,便只好小心扶着方莫慢慢走了出去。

阿言看着双腿微微发抖,有些不稳的走出去的方莫若有所思的说道:“老板,小莫姐的腿好像有问题。”

白止并没有说话,但却摸了摸下巴,眼神依旧冷漠,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的看着门口。

阿言又说道:“老板,你说小莫姐的腿是不是因为那次从天台摔下来导致的?”

“可能吧。”白止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阿言似又想到了什么,猛的看向白止,脸上的表情从严肃到有些可怜到非常可怜夹杂着委屈的扑在白止身旁,委屈巴巴的说道:“呜呜呜~老板!人家刚刚被占便宜了!从小到大你都没有那样摸过我的手呢!你竟然都不帮我,还笑,还无视我的求救!”

白止看着阿言的表演,瞬间眼神中略带嫌弃般的推开阿言,依旧无视他,上楼了,可怜的阿言就这样被遗留在沙发上凌乱着。

这时方莫与梦琪也回到家了,换好鞋子便瘫坐在沙发上。

梦琪坐了一会儿便起身从微波炉里拿出刚放进去的芝士汉堡没有丝毫形象的吃了起来。

“吃慢点,没人和你抢!”方莫看着狼吞虎咽的梦琪,又给她倒了杯水,略带无奈的说道。

梦琪喝了喝水,冲着方莫傻傻一笑,然后漫不经心的问道:“刚刚那个白止说什么合同,什么合同啊?”

方莫叹了口气,然后喝了口水说道:“我不是迷路了嘛,然后我就去了那个忘忧酒馆,不小心把人家的一个价值上亿的月光杯打碎了,然后那个白止说让我在他哪儿工作三年,便不再追究。”

梦琪有些错愕,“什么?价值上亿!我的天啊!莫莫,你是不是被他们骗了?虽然他们长得很帅。”

“应该没有,我之前不是学过考古的嘛,对于鉴定这些我学过,当时我也仔细看了一下那个杯子,的确是清朝时期的,价值上亿,这么多钱就算把我卖了我也未必还得起,所以便答应了。”方莫摇了摇头,说道。

“emmmm,莫莫,这样也好,反正马上也要毕业找工作了,你总不可能一直待在烧烤店帮忙吧!那个酒馆离家也不远,而且还是和两个超级大帅哥一起工作,每月也有工资,挺好的。”梦琪一想到白止与阿言的帅气容颜便一脸兴奋的说道。

“哎!也只能这样了,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毕竟价值上亿,也只要我工作三年,每月也有工资拿,虽然那个老板看起来非常冷漠,没想到人蛮好的。”方莫若有所思道。

“哈!好困呐!莫莫,早点洗洗睡吧!都已经转钟了,你明天不是还要去烧烤店帮忙嘛!”梦琪打了个哈欠说道。

“嗯,没想到这么晚了。”方莫看了看手表,已经零点过五分了。

延伸阅读

德必胜玩具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676t.shtml
德必胜,成立于2000年2月,位于中山市港口镇。集产品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务为

康卫者一次性水晶餐具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ss1v.shtml
康卫者一次性水晶餐具加盟_公司简介潍坊市昌泰新能源工程有限公司2004年成立于美丽的

梁丽婴儿纸尿裤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yrnw.shtml
梁丽婴儿纸尿裤主营牙膏、牙刷、洗衣粉、洗衣液、洗发露、香皂、女性卫生巾、婴儿用品、日

卡耐尔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sjg1.shtml
卡耐尔汽车美容始终致力于打造汽车产业的“创新型整体运营方式”的广而告之,将“诚信为本

晶仁达精密电子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audf.shtml
苏州晶仁达精密电子有限公司是从事点胶设备及点胶配件的研发、制造和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

态迪妮服饰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yhkf.shtml
韩国BMWAVE株式会社,1998年成立于尔。10年来专职于为韩国较大的时装公司三星

力合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awes.shtml
力合日间行车灯是广州力合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是中国主要的移动多媒体中心制造

圣满利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xlj7.shtml
圣满利实业是避风塘茶楼冰淇淋的供应商,生产“妙客“与“圣曼莉“牌桶装冰淇淋,并经销雀

CC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dcan.shtml
CC包装盒总部主营产品种类很多,大致总结为:食品铁盒系列、糖果铁盒系列、保健品铁盒系

雅途右脑英语加盟  http://www.joelprescottphotography.com/6qie.shtml
成都世纪雅途教育公司起源于2004年(雅途英语培训中心);正式成立于2007年3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手机里有矿第8章在线阅读

    夏妈妈听晴娘讲这烟灰调的内中缘故心里想到的确是另一件事,“奴婢却觉得只是因为这绫子白日不显就将它贬低,未免有失偏颇。”晴娘见她意有所指只是但笑不语,又瞥了一眼徐妈妈,见她只是侍立一旁,心中不免感慨徐氏确实是个明白人。“你觉得星光绫改名叫烟灰调是埋没了它,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过犹不及的缘故?”晴娘缓缓道

  • 五零福临门之落榜的少年

    时值深秋,枯叶伴随着秋风起舞,发出沙沙的声音,就连阳光也失去了往日的那般温暖,懒懒的洒向了这片本就十分荒凉的土地。此刻,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走在路上,神情恍惚,他本就瘦弱的身体在这凉风侵袭之下,更显得落寞异常。毫无疑问,这个看上去心事重重的少年便是陈峰,在被凌风院告知被淘汰之后,原本充满活力、清新俊逸

  • [我英]美丽强大但易碎在线阅读第四章

    言冰云暗中出使北齐这事是监察院一大机密,整个院子里知晓的只有几处的主办,算来算去不过寥寥数人。而华清公主离京一事,这天下的知情人统共也不过庆国的皇帝陛下、监察院陈院长、费介、言若海几人。李承翡想象不到陈萍萍是怎么说服的庆帝,总之最后的结果是,作为法定监护人的皇帝同意了把小女儿送到北边留学的提议。此次

  • 天然系职业英雄[综]第3章在线阅读

    Inatimeofuniversaldeceit,tellingthetruthisarevolutionaryact.在大欺骗的时代,说出真相才是革命性的举动。伦敦浓雾般的细雨令一切景物模糊,灰暗的老式街道显得肃穆昏暗。这一定是格洛莉亚最后悔的人生时刻之一。如果她当时拒绝好友康妮为她负责西德威尔友

  • 后人类卧室在线阅读第6章

    冬兵目送艾希跟着黑寡妇离开,靠在椅子背上叹了口气。他觉得艾希这么疲惫不堪,很大程度上源于他的失误,如果他能够迅速解决掉那几个并不怎么强的歹徒,她根本用不着出手去对付他们。不过他不确定他现在还下不下得了手去杀人,这几个小时里他接触了太多美好的事物,他的心脏已经不像冬日的西伯利亚一样冷硬了。然后他忽然想

  • 女装大佬的养成风雨欲来

    乾化二年七月初一,朱友珪登基已过一月。这一日,朱友珪在皇宫之中大发雷霆,啪啪啪的传来一阵阵的瓷器碎裂声。怎么回事!啊!韩勍,朕问你,已过一月,朕的十万大军为何还没有准备好,你是不是觉得老二没死,玉玺没有找到,所以想去投靠老二,朕告诉你,杀害那老不死的也有你一份,你以为老二会放过你吗!啊!陛下,臣冤枉

  • 陌上行在线阅读第九章

    中午从窗户进来的阳光,刺在白雪的眼睛把她吵醒了“我怎么睡在这里”她看到旁边熟睡的千星,有点不知错所,在阳光下他的皮肤显得跟白、跟嫩感觉正整个人像一个婴儿一样单纯,这个让白雪胡思乱想“白雪,醒一醒”她恨恨的掐了自己的连,慢慢下千星的床,踮起脚尖出去了,在客厅沙发坐了一会,满脑子想的都是刚才的画面“铃.

  • 我大雄才不是什么少女神骨显威

    三个时辰后莫飞扬和朱八乘坐的马车到达丹羽城,丹羽城人口不多只有六十万却极为繁华,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大街之上叫卖起伏不绝于耳,古色古香的建筑令人赏心悦目。朱八在驿站换了马车后随即赶往皇城,从山村出来的莫飞扬都没来得及好好欣赏这座城市。莫飞扬悠哉的在马车小憩没有丝毫的紧迫感,但是他脑子里却在思考着如何一鸣

  • 可以给我吸一口血么在线阅读第二节

    步星辰第四次抬手看表,二十个五十秒过去了。对不住了,弹幕们!不是摄影师不去,而是实在找不到地方。...终于,半小时后,他成功潜入学校。偌大的校园空无一人,连上体育课的也没有,学生们都在教室内读书。他从一棵树后光明正大走出,凭着直觉进入教学楼大门,果然在走廊尽头找到了“医务室”的牌子。这么长时间过去,

  • 以毒服人在线阅读只好假装失忆

    秀儿一早就给萧柟打扮上了,金钗银环地插了一头,萧柟觉得别扭死了。秀儿却道:“太太还是这样打扮好,大小姐就穿不出这样的感觉。”沈珞婉早不遵从这些旧东西,全身上下都是洋货,衣柜里没有一件中国衣裳,每每见萧柟穿旗袍,总是要讽刺一句:“土死了!”呵,人家清朝人一年四季都穿旗袍,莫非她认为慈禧太后的眼光不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