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末世里的真男人在线阅读第六节

作者:黑不溜秋的白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别激动几位大哥,只要你们给我两百金币,这事我就当做没看到过。”林霄比了个二的手势。

这几人突然觉得很荒谬,眼前这人是想钱想疯了吗?这这点实力也敢学人打劫。也对,不然他怎么会连自己的家族身份玉佩都拿来置换。

“杀了!”为首的有些不耐烦了,自己好像被一个傻子耍了的感觉。

攻过来的两人一脸戏谑的表情,他们已经想好待会儿怎么好好折磨眼前这个愣头了……

其中一人单手就朝着林霄掐了过来,林霄释放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对方招式的运行轨迹,也隐约确定对方应该为俢体九阶。

就在对方的手刚掐上林霄脖子时,还没来得及用力,林霄体内突然爆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

爆发强大灵力的一拳,林霄将掐脖子的一人攻飞几乎十米开外,直接掉落在声音嘶哑男的旁边。

另一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林霄又是一拳出手,直接攻像对方头部,就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时已经重重的摔到地面了。

这短短一瞬间林霄就放倒了对方两人,惊呆了对面。

为首嘶哑男也有点反应不过来,刚才强大的灵力波动怎么回事,竟然没有任何征兆,看来是自己轻敌了。

“没想到你竟然还隐藏了实力。”为首的嘶哑男咬牙切齿。“可惜只是一个青铜级别,今天我就让你长眠此地。”

面对剩下的两人,林霄突然感觉到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

两道灵力气息散发出来,一个青铜级别,还有一个白银级别就是为首的嘶哑男。

林霄自问刚才能瞬间击倒对方两人是因为自己使计让对方轻敌了,而现在自己没有别的手段,正面对上剩下这两人他是没有任何胜算的。

此时,一股青铜级别的拳风扑面而来……

林霄一看是剩下的那位青铜级别灵力者朝他攻了过来。一股压力感油然而生……

为了控制那女孩,还好为首的嘶哑男没有出手,只是那位青铜级别的灵力者朝林霄杀了过来。

林霄想释放精神力感知对方的攻击轨迹,这时却感到扑面而来的热度,林霄细看对方这一拳竟然有浅红色的有点像火焰的能量在其手上跳跃。

没时间想太多,林霄能感受到这一拳的威力,他全力凝聚起自己身体的灵力也挥出一拳,朝对方攻了过去……

砰!一声爆响,两拳相遇,林霄闷呵一声,体内的灵力飞快的消耗着。毫无疑问,对方是一个青铜中阶的灵力者,而且刚才这一拳应该是灵技,拳头上带有大量的火灵力,现在正在灼烧着自己的手臂,林霄只好释放大量的灵力去阻挡。

为首的嘶哑男看到这一画面显得很是惊讶,他没想到林霄一个青铜初阶能正面对上这一拳还不落下风,而且林霄这拳居然没有任何灵技或者灵术在里面,单单是用自己的原始灵力来使用这一拳的,更另他惊讶的是林霄这庞大的灵力,一个青铜级别的灵力者不该有这么庞大的灵力量。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林霄并不是具有庞大的灵力,而是其体内源源不断的产生灵力,所以从外界看起来就像具有庞大的灵力量。

嘶哑男忍不住打算出手了,因为才一碰面林霄就把他两个手下给解决,他不想夜长梦多。

就在嘶哑男准备出手的瞬间,其旁边突然爆发出一团极为刺眼的光芒……

“啊!”

嘶哑男此时竟然双手捂着眼睛,似乎措不及防……

而那少女则趁机跑向林霄,脚步十分轻快,细看的话似乎还有灵力的流动痕迹。

正在与林霄对战的另一人看到这情况,他不敢大意,打算选择抽身而退,因为如果少女过来的话他将会腹背受敌。

林霄其实也发觉自己体内产生灵力的速度隐约开始变缓,而且肚子也开始饿了,知道自己撑下去必败,刚好趁这个机会,他再次凝聚灵力轰向对方。

而对方已经有了退意,突然被林霄再次袭来的拳头攻击,在分神的情况下,他也只好双手作防御状态而被林霄击向嘶哑男的那个方向倒退了出去。

终于少女也跑到了林霄的身旁,没有多说,她拉起林霄的手两人就开始向着路外的丛林方向逃跑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从少女趁着嘶哑男注意力在林霄那边而突然凝聚灵力发出的刺眼光球刺激到嘶哑男的双眼,到林霄逼退另一名青铜中阶灵力者这一系列的发生也不过几息之间。

“快追……”此时嘶哑男也已经缓过神来,他咬牙切齿,满脸憋的通红,自己堂堂一个白银级别灵力者竟然让两个小辈戏耍,他愤怒到了极点。

林霄和少女在丛林里飞快的跑着,他的脚步也很轻快,似乎脚下有一团轻柔的的风给他减轻了很多重力。

林霄不禁感慨,人生还真是奇怪,他前不久还在酒馆大吃大喝,现在就已经在被人追杀的路上了……

这时天空下起了大雨,雨水不断击打着丛林里的树叶,发出的声响弥漫在他们逃亡的路上。

没多久林霄和少女两人都被雨水淋湿了……

“我想他们应该追不上来了吧。”林霄大口喘着气,他实在累得不行了,主要是肚子太饿了,全身无力。

“应该追不上来了,而且雨水会冲掉我们留下的痕迹,我们暂时安全了。”

即便奔跑了这么久,少女的声响依然清脆悦耳,犹如这大雨下的一片小晴天。

“我们先找个地方滴避避雨吧。”林霄提议道。

终于发现前方高挑处有一山洞,林霄也懒得去探查是否有野兽灵兽等危险,带头躲了进去。

好在山洞里确实没有什么危险,而且地上还残留有一些木炭,应该是之前停留在这里的人留下的。

林霄判断他们的位置应该是接近荒珀森林的外围丛林里,外围相对来说碰到凶狠的灵兽的几率还是比较小的。

荒珀森林,各种修炼资源丰富,与伽德玛帝国临近,灵兽的天堂,猎兽者的炼狱,森林的面积庞大无比,里面存在着无数强大的灵兽,每天都有许多猎兽者前往,有的满载而归,有的有去无回……

他们点起了篝火,用灵力蒸发掉身上的雨水后,两人围绕着火焰取暖……

这时候他们才有机会聊上几句。

“谢谢你今天救了我。”少女温柔的声音对着林霄说道,很是感激这个第一天认识的少年。

“没什么,英雄救美是我一直以来的夙愿!”林霄一脸的义正言辞

“哈哈…你这人真有趣。”少女笑得花枝招展。

少女外表看起来温柔可人,笑起来却有一股活泼跳脱的味道,两者形成鲜明对比,却又完美融合,给人一种独特的气质。

“还没问你怎么称呼?”林霄问道。

“我叫莉安娜,你呢?”

“林霄。”

“为什么他们要挟持你?他们是什么人?”

“嗯……我想应该是为了家族权利斗争吧。”莉安娜苦笑着,似乎有些不太愿意承认。

林霄不禁皱起了眉头,自己好像还无意间陷入了一场家族阴谋斗争中。

“你放心吧,我这次是贪玩才会不慎落入圈套里,等我回到家族中,一定会保证你的安全的。”莉安娜看出了林霄的担忧,有些稚嫩的脸上表情认真的说道。

对于莉安娜的保证林霄倒是不怎么放在心上,毕竟家族斗争里各种阴谋诡计,她自己都可能随时有危险。林霄觉得自己的安全还是交给自己才更稳妥。

“嗯,虽然你这样说,但是我还是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成为无辜的牺牲品。”

“你这是不相信我吗?”莉安娜撅起小嘴,似乎因为林霄对于自己的保证不信任而有些生气。

“好吧,我相信。”

刚想生气的莉安娜听到林霄突然又改口了,既好气又好笑。

“对了,你为什么要救我?”莉安娜问道。

“嗯,因为……”

“我知道,你肯定看上了我的美貌了对吧。”还没等林霄说什么,莉安娜就咯咯的笑着给出了自认为的理由。

“……”

“既然这样,为了报答你,我以身相许吧。”莉安娜说着就朝着林霄靠了过去,刚好两人近在咫尺。

林霄没想到莉安娜突然靠了过来,这让他显得措不及防,两人的脸差不多都贴在一起了,少女的体香轻抚而来……为这逃亡路上难得的氛围添加了几分诱惑。

“好吧,那我……委屈一下自己答应你了。”

正想着自己还从来还没有被美女投怀送抱过的林霄刚想答应下来,突然莉安娜又抽身而出,笑得花枝招展……

“既然你这么委屈那就算了。”

“不委屈,不委屈。”林霄一阵无语,自己只是稍微假装客气一下而已,到手的幸福就没了,他暗暗下定决心,以后跟美女绝对不能客气。

“唉……也不知道娘亲怎么样了,她现在一定很担心我吧。”莉安娜突然有些伤感的说道。

“……”

林霄不禁有些感慨,看来不管哪个世界的女人都一样啊,心绪的变化比天气还复杂。

“放心吧,只要你能安全回去,一切都会好起来。”林霄安慰道。

“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吗……”莉安娜将头倚在林霄的肩膀上。

林霄轻叹了口气,毕竟还是少女,年纪轻轻就要面对家族同僚的权利迫害,终究还是过于残忍了。

延伸阅读

FINITY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6qqw.shtml
菲妮迪国际时装有限公司座落于杭州余杭经济开发区,隶属于华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是集设计

凯普顿烘焙坊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bck1.shtml
京港创域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旗下的凯普顿创立,一次韩国烹饪比赛中,杨昭廷结识的一

芮艾高端家政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guwl.shtml
芮艾精心打造家政,项目整合,品牌共享,客户案例共享,新技术共享,营销资源共享,多年实

千雨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px00.shtml
千雨床上用品,成立于2005年7月,坐落于美丽的潍河之畔,丝绸之乡昌邑市,现占地15

鼎极之恋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u7c5.shtml
萬德福珠宝玉器有限公司于2002年开始创建,2006年正式成立,总部位于佛山市南海平

录荫棚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uxed.shtml
录荫棚是多方位娱乐平台,产品打破现时KTV/唱吧的单一营运模式。集唱歌、专业录音、游

暖羊羊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y0uv.shtml
暖羊羊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坐垫方向盘套、车衣摩托车衣、洗车水枪沙发坐垫、鞋擦毛毡制品、

阿青龙虾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mgn.shtml
阿青龙虾——2009年创立于温州,是一家专注打造年轻夜宵氛围的小龙虾品牌。几经市场洗

奥玛跑步机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6624.shtml
奥玛跑步机隶属于广东奥玛健身器材有限公司,位于广东,创始于2000年,奥玛近三年获得

好威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asbungalows.com/7h3.shtml
好威皮具护理隶属于翁源县好尔威化工有限公司,位于韶关市翁源县华彩涂料工业园,是一家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七秒回溯[楚路]第10章在线阅读

    大约有足球场大小恶魔图腾充斥四周墙壁的地下室。这个空气中弥漫着浓厚血腥臭味的地方,此时众多的黑衣人正不断的出入其中,运送着一个个面露惊恐的人类。他们都被安置在地下室中心位置——一座巨大的,头顶犄角,背有巨大蝠翼,面目狰狞的雕像四周。柏比和比尔此时也在帮忙运送祭品,将手中的一脸哀求看着自己的女子放到雕

  • 我老婆是雅典娜之筑基(6)

    天一亮,扶风就起床了。推开屋门,只见一束束炊烟正在那些雪白的屋檐上蓬蓬升起。鸟鸣声在不知名处响着,雪河谷一片安宁景象。“好一幅山野风光。”南宫师在一旁感叹着。“只是看多了,未免也有些单调。外面的世界还很大,扶风,一有机会就出去走走。”“我明白。”扶风先到林原的房间,跟他聊了会。得知服药后,林原好了许

  • 元结COSPLAY在线阅读第五节

    “真丑!”云裳停住了哭泣,看着在眼前不断蹦跳的李牧一脸嫌弃。泪水还未干,却又绽放出一抹笑容。萌翻了,萌翻了。李牧双目放光,感觉心都要被融化了。他也知道自己现在黑瘦黑瘦的样子实在和英俊不沾边,不过只要小公主不哭,随便怎么嘲讽,他都觉得无所谓。“我饿了!”哭累了的小公主撅着嘴看着李牧,一脸委屈,肚子咕咕

  • 重生:我不是魔尊第四章在线阅读

    吃完了烤鱼,苏丽丽心情美丽的回家了,今天,是大爷家女儿定亲的日子,自己亲妈去喝喜酒了,苏丽丽才得以能跑出去一整天,因为她明白依苏丽丽的尿性,不到晚上,岳茂叶是不会回家的。她那贪便宜的性子,巴不得午饭晚饭都吃了再回来。已到了四五点钟,苏丽丽才到家门,到了门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还有一辆破旧的三

  • 相门千金之地铁风云【求鲜花收藏】

    刚被罚了两万,要再被罚两万,程哲可就要吃土去了。他急忙起身往外走,“李姐,电脑没问题了,我回去了。”听到程哲要走,李梅顿时急了,心一横,干脆身体一歪,啪的一声,倒在了地上。真摔呀!疼的她龇牙咧zui,眼泪都出来了,“哎呀,疼,好疼,嘶......”程哲不知李梅是故意摔的,急忙上前搀扶,“李姐你没事吧

  • 三国之王道召唤在线阅读第8章

    可是陆云扶还是笑着对梁山伯说道:“文才说得没错,这的确是我们家乡的礼节。”对于陆云扶的家乡,梁山伯了解了一点点,他家乡礼节跟这边不一样,还有那种能将人装进去的东西,所以听到陆云扶说了他才将信将疑地相信了马文才。“云扶,你左边那位,你跟他的关系貌似还不错,他是…?”梁山伯看见南寒走进来在自己原来的也就

  • 破霄证道第七章

    对于所有学生来讲,一切可以替代上课的活动都是好活动,运动会显然就是其中之一。尽管天公不作美,偏偏在这一天下起了淅沥小雨,但大家在确认了最新的通知为“雨势较小,运动会按原计划进行”后,还是兴奋地穿着雨衣在大操场的主看台上安顿了下来。理论上每一个有项目要参加的同学在自己的项目检录时自行去报道即可,剩下的

  • 极影封锁在线阅读第六章

    6清晨,席枫站在镜子前,垂着眉眼专心系扣子,他外形条件好,身高腿长,肩宽腰窄,一件白衬衫也能穿出模特的感觉,更因为经常运动,贴身的白衬衫下,还可以模糊看见里面流畅的肌肉线条。微微挽起一截袖子,席枫拿起车钥匙准备出门,看见弟弟在客厅,挑眉:“琮儿,今天怎么这么早?”平时他去上班,弟弟可从来不会起来这么

  • 当恐怖片关掉音效在线阅读第九节

    冯谦莫从小到大在他表哥这里受气都成习惯了,虽然走的时候一脸天崩地裂,但送来的晚餐一点都不敢含糊,而且明显准备的是三人份的。厉先生表示,挺懂事的。母子俩人的餐桌礼仪都极好,坐姿端正,节奏和缓,不挑捡不说话,连小小的章一棠都有模有样,极为大方得体。饭后,章一棠一直都粘着厉胥琛,章玘容喊了好几次,都没能叫

  • 附龙传奇在线阅读第一章

    一处破败不堪,尽显沧桑的城隍庙,本该冷冷清清,此时却有一群人聚在一起,手持破碗,守在冒着热气的汤锅周围。值得称奇的是他们竟全是僧人。时至正午,日光照清了每人的疲态与落魄,大家相视无言,残破的僧衣诉说着凄苦的故事。“啪……”清脆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刺耳。紧接着悲愤的怒喝传来:“他奶奶的欺僧太甚,贫僧要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