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弄哭万人迷的一百种方法之绝境逢生

作者:系辞上 来源:晋江文学城

李雨和两个人之间只有一门之隔,就在短短的半分钟之内,他被那个怪物卷起,绞碎,被撕裂。

萧承墨觉得有点恶心,转头不去看。

江玨却愣愣地看着门那边的一团肉酱,如果……李雨不动那个坏心思,把两人关在门外,那么死的未必是他,如果他早一点按开了门,也许能够逃过一劫,生死,原来就在那么一瞬间,这就是让人恐怖的“世界”。

这种临近死亡的感觉让江玨心底发寒,脸色越发苍白,他想到了一个念头,顾令这两年就是这么度过的吗?这个想法犹如一枚子弹,打入了他的胸口,血流如注。

看江玨愣住,萧承墨拉了他一把道:“食人棘来了!”

这食人棘是三级的生物,咬合力极强,萧承墨曾经见到过一只食人棘一口把一个活人吞下,现在他们两个人被这怪物堵在了死胡同里,生死就在一线之间。

江玨回头,发现那食人棘已经离他们仅剩五六米,庞大的身躯堵住了通道,再不容他迟疑。

萧承墨拔出了枪连发了数发子弹,他的子弹恢复速度较快,这时候已经存了半匣的子弹。可是每一枪都被那怪物身上甲壳一般的东西所抵御,弹壳在狭窄的甬道里飞溅着,只是这次没有好运,这是一条死路,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江玨也再次拔刀,手里的刀斩落下来,发出叮的一响,震得他双手发麻,刀刃在怪物的身上只留下了一道白痕。

食人棘抬头,嘶吼了一声,吼声几乎可以震碎人的耳膜,他们连续的攻击非但没有打伤怪物,反而把怪物完全激怒。

看起来硬攻完全不行,要想杀了这只怪物,只能再想其他方法。

“怎么办?!”萧承墨此时慌了起来。

那怪物张着血盆大口越走越近,想要把眼前的两个人吞没。

江玨微微皱眉,忽然灵机一动,打开了李雨的手环丢出一个东西,那东西是一个铁皮的瓶子,掉在怪物的口中,怪物一个咬牙,那铁皮瓶子就被咬扁,流出一些浓绿色的液体。

“拿着!”说着话,江玨又取出一根强力绳索,一端丢给萧承墨。

“喂!小心!”萧承墨吓了一跳,他看着江玨飞身而上,舍弃了手里的长刀来到了近前与那食人棘搏斗在了一起。

这样的近身搏斗,需要极强的心理和身体素质,在旁人眼中看来,这几乎是不要命了。

江玨躲过了怪物的几次攻击,怪物的大口擦着他的身体而过,寻了怪物的一个破绽,江玨一拳击在了怪物上唇之上,趁着怪物闭上嘴巴的瞬间,他的身体一压,把绳索套在怪物嘴巴长长伸出的部分,随后自己侧身一个空翻,从怪物的身上飞身而过。

萧承墨这才会意,拉紧绳子,那怪物像是一只被绑住了嘴巴的鳄鱼,四肢划动挣扎着,嘴巴想拼命张开。

江玨和萧承墨都不敢放松大意,手里的绳子紧紧勒着。

有绿色的液体从怪物的嘴角滑落,滴在地面上,渐渐的,开始有鲜血溢出。怪物垂死挣扎,巨大的身躯撞在了一旁的金属墙壁上,发出咣咣的巨响,整个甬道都在震颤。

江玨咬了牙,死死勒着绳子,就连绳索勒入手中都没有觉察到。

随着时间的推移,食人棘的挣扎动作越来越小,直至完全不动。

萧承墨这才喘着气松开了手。

江玨的作战服也已经被汗水浸湿,跪倒在了地上,他的体力已经透支,身体里在一抽一抽的痛着,两只手松开了绳索,一时都是麻的,连东西都握不住。

两个人在那里休息了十几分钟,这才缓过来一口气,起身收拾战局,江玨把那根绳子又收入了手环之中。

“你刚才丢的是什么?”萧承墨问道,关键时刻,正是那东西毒死了怪物。

“一罐神经毒剂。是李雨手环里的。”江玨开口道,这种毒剂写明只能用一次,很少有人会选择使用,但是李雨是新人,装了这么一瓶,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刻救了两个人的性命。

江玨把李雨的手环也套在了自己的手上,除去李雨用的枪,还有刚刚他用掉的解毒剂,里面还有一根绳索,一把匕首,这李雨和江玨进入时想得一样,没有带补给和药品,选择的全部是进攻的武器。

萧承墨看了看江玨还有点不放心的样子,“江玨,你没事吧?刚才跑着跑着你忽然停住了,是不是伤到了哪里?”

“没事,刚才可能岔气了。”江玨面无表情说得毫不在意。但是他知道,这样大运动量的搏杀极其消耗体力,真正蚕食他生命的并不是这点皮外伤,而是体内的病灶,他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

萧承墨帮他看了看肩膀上的伤口,经过刚才的搏斗,伤口又绽裂开了,殷红的血液染红了纱布。萧承墨帮他又缠了一层,空气中都是血腥的味道,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奇怪香味,萧承墨一直揉着鼻子,被味道熏得不太舒服。

一边包扎着,萧承墨一边浮想联翩,看着江玨的侧脸,他竟然也有点口干舌燥起来,急忙摇摇头扫走了脑内的杂念。

伤口的出血暂时又止住了。江玨又看了看门那边,此时门外的怪物还伏在那一地的碎肉上,他的身体吸收了血液,逐渐变成了红色,变成了一张恐怖的红色的网,好在那门够结实,这怪物不会出来。

“那至少是三四级以上的怪物了,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在这里,死人是常事。”萧承墨拉了江玨一把,“我们走吧。”

然后他看了看手表,“我们进入系统已经一个多小时了,击杀两只二级怪,一只三级怪,目前的提示看,系统内人数:289,怪物数:539,也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死亡了五十余人,怪物数量也在大量的减少。”

两个人小心地一路往回走着,江玨走在前面,萧承墨跟在后面。

这一路,萧承墨都在胡思乱想着,江玨这样又狠戾又厉害,平时又安安静静深藏不露的美人,一般人可是吃不消,也就顾令那样的才能够拿得住啊……若是想动江玨,这得先问问顾老大答不答应,他虽然有萧家做主,但也是识时务的。

等他们再次退回到刚才击杀两只蝇狗的地方,那里一片安静,蝇狗的血迹在地上已经干涸,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往前走了不久,就看到几只怪物和几具尸体。

那几具尸体很惨,一具被爆头,一具断了一只腿,满地的血迹。

萧承墨看了看并没有熟人,那血液也已经凝结,“这几只怪物也是二级的,他们的手环都不在手上,应该是被同伙或者是先到的人拿走了。”

再往前走,他们眼前的甬道越来越宽敞起来,面前出现了一间类似于休息室的房间,屋内摆放了一些桌椅,江玨越来越觉得,这系统生成的“世界”太过真实了。

面前又是一扇电动门,这扇门的宽度大约有六米左右。

萧承墨把手按到了开关上准备开门,“小心,我好像听到怪物的叫声了。”

江玨点点头,做好了随时撤退或者是进攻的准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两只枪里的弹药已经补充的差不多了,现在如果有怪物出现,也能够抵挡一阵。

眼前的门打开,从里面爬出了五六只半人高的小怪,发出了几声嗞嗞的叫声。这几只怪物的身形像是蜥蜴,头顶却顶了一只犀牛的角。

萧承墨松了一口气,“是角蜥,一级小怪,危险性不大,注意别让他们咬到就好,每只10个贡献点,随便杀杀吧。”

江玨闻言举起两只枪,向着地上扫射,萧承墨举枪设计,一时哒哒的枪声作响,怪物吱吱叫着,瞬间就有两只中弹死亡。

正在这时,一道纤丽的身影忽然出现,如同是闪电一般地加入了战局。那人估计早就躲在一旁,看他们开了门只是一些小怪这才冲上来抢着攻击。

萧承墨直接骂了一句,“操!花见月!你这个捡人头的!又抢我的怪!

“抢?大家各凭本事,别说得那么难听!”回话的是个女孩子,身材娇小,梳了个丸子头,一双眼睛圆圆的。

江玨对这些小怪不太在意,有萧承墨和这个加入战局的小女孩,就收了枪站在一旁。

很快其他的几只怪也被收拾干净,看着一地的尸体,那叫做花见月的收了枪问萧承墨:“你怎么不跟着那个姓顾的大魔头了?自己出来打怪?”

萧承墨忽然被点到,慌乱了一瞬,“你!你胡说什么,我和顾老大不熟……”

听了这话,江玨忽地一愣,之前他问的时候,萧承墨可是说不知道在哪里能够找到顾令。可原来自己早就被顾令玩在股掌之间,连身边的人都是他派来盯梢的,那么顾令为什么没有见他呢?是因为不想看到他吗?他越发……看不清那个人了。

花见月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话惹了祸,做了个鬼脸,转头对江玨道:“这位姐姐,你别听他胡说,这小子是这里的马屁精,最会拍顾老大马屁了。跟着你也可能是见色忘义,另有所图。”

萧承墨:“姐姐你个头啊?!花见月你是瞎的?”

江玨自我介绍:“我叫江玨。”

花见月:“……”

气氛一时尴尬,于是花见月成功用三句话得罪了眼前的两个人。

延伸阅读

福万家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yaaz.shtml
福万家装饰板是木皮、原木、木板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德

琳雅家庭教育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6omp.shtml
琳雅家庭教育是隶属于云南琳雅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促进家校关系,培养优秀学

盈丰盈色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aedo.shtml
盈丰化妆品源于——香港盈丰(香港)国内外有限公司聚集中港两地的天时地利与人才优势以雄

邦迪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pyoa.shtml
邦迪大豆食用油所在公司是一家以油脂油料加工、食用油储备、大豆蛋白产品生产开发为主的粮

碳纤维电缆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g9n8.shtml
连云港凯能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位于江苏省连云港,我们公司主要从事碳纤维电地暖的生产安装

尚秦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di6a.shtml
尚秦床垫总部经销批发的床上用品、床垫等产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中雯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nmpc.shtml
中雯装饰装修是一家以楼体灯光亮化、街道照明、LDE景观亮化、生产制作吸塑字、霓虹灯、

银达莱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dpy9.shtml
银达莱牌驼绒、牦牛绒、安哥拉(马海毛)的一家特种动物纤维生产企业也是目前国内的驼绒生

百悠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d38i.shtml
百悠头饰经销批发的饰品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与多家少

馨蔻加盟  http://www.maritascasitas.com/axsr.shtml
馨蔻化妆品主营馨蔻系列面贴膜、馨蔻系列护肤,丽航系列面膜,蚕丝面膜、鼻膜、海藻、软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萌神恋爱学院在线阅读第七节

    “咳咳。”看到前一秒还在偷笑的玉藻此刻近乎石化的表情,大天狗似乎想笑,但是考虑到自身形象问题,最终也只是轻咳了几声,将自己脸上忍不住外露的情绪掩饰了过去。向着玉藻的方向看去,大天狗就看到这位异常年轻,而且对于这家宠物店而言实力尚且不够的店长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的小犬神。然后有那么一瞬间,大天狗发现玉藻

  • 你怎么可能是我哥在线阅读第8章

    “喜欢哥哥摸我左边的背,右边的背。”顾乐趴在凌越腿上,侧着脑袋跟他说话。左边加右边,不就是整个背吗……凌越拍了一下他的手:“舒服就舒服,乱动什么。”顾乐把手从凌越小腹上收回来。他前两天刚被迫剪了短发,因此格外爱惜自己的脑袋,连凌越都不让在上面撸——可单单撸背,又总感觉差点儿。他翻过来,有些犹豫地露出

  • 我宠着你呀第八章在线阅读

    第三份证据是苏晟在被捕当天的尿检结果和一份毒品尿检阳性时限表。霍燃淡声解释:“被告人的尿检结果为阴性,**用药后尿检阳性时限为2小时-56小时,也就是被告人在检测前的56小时内没有吸毒。”也就不存在人为猜测的杀人动机——因为被撞破吸毒而起意杀人。第四份证据是苏晟和“遥遥”的微信记录,由警方提供的。霍

  • [超英]电影剧透人生在线阅读第5章

    老、男、人……被莫名伤到了自尊的厉城骁满脸黑线。像是有感应似的,宋淮感受到了来自某个方向的注视,往楼梯的方向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对上厉城骁那双对外毫不留情散播着西伯利亚寒流的眼眸。但是,在跟宋淮对视的那一瞬间,厉城骁突然就把脑袋给扭了过去,留给对方一个冷峻冷漠的侧脸,然后非常傲娇地继续上楼,往自己卧室

  • 驱魔少年之守护者在线阅读陆柏庭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裙子的拉链被拉了下来,彻底的滑落在大腿边。白皙的肌肤,美好的绵软,**的锁骨,精致的五官,就算不施粉黛都足可以蛊惑人心。叶栗很美,不是庸俗的美,只要在那里站着,什么也不做,都可以让男人不自觉的硬起来。偏偏,叶栗面对的是陆柏庭,他一脸阴沉的写着生人勿进。甚至眼皮都没抬,彻底的当叶栗是空气。他的姿态极为

  • [盗墓]瓶邪-若你消失骗与被骗

    星期天,秋高气爽,云淡风轻,太阳漫过了山峰,隐没在了云层之后,林菲驻足在西洋山脚,望着巅峰一声长叹。她今天穿一身粉色的运动服,原本白皙的皮肤因为走路的原因染上了几层红晕,形单影只,不过是一个背包在手,一副太阳眼镜遮住眼里泄露的情绪,一个人一条路,一个人一座山。山清水秀,峰峦叠起,只有在这样的深山处才

  • 一口咬住你的唇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还有脸提三年前的事情!”一声厉喝响起,老太太猛然起身怒发冲冠的瞪着赵玄:“三年前,你监守自盗,将一份对我江家至关重要的文件偷走!三年之后你又打碎这件对我江家至关重要的花瓶!我江家到底造了什么孽才引来你这样一个祸害?”“没错,他就是一个祸害,要不是他我江家早就重现往日辉煌了!”“当初就不该让这废物

  • 天若有情之遇见爱情之第四章

    宋陶照常上下课,偶尔有演出的时候回到公司,关祖自从那次酒吧之后,十次里有两次会找她去玩,为了任务,宋陶也就跟着去了。总之,生活十分规律。这个副本资料片里讲的是一个高级督察被五个富二代劫匪戏耍,任务失败还葬送了九个队友的性命,颓废了一年后经过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人的鼓励后重新振作,最终抓到了劫匪的故事。

  • 决天策第3章在线阅读

    包租婆嘛,肯定是有钥匙的。一个微微发胖、说不上漂亮,勉强还算可以的少妇,典型的包租婆打扮,脚上就只穿了一只拖鞋,就冲了上来,可见有多生气。包租婆一脸发黑,嘴里还在骂道:“小李子,要是让老娘发现你敢乱搞我的房子,你就死定了!!”但前一刻还如母暴龙般的包租婆,忽的愣住了。面前,一切如常,虽然地方乱了一些

  • 洪荒白骨观在线阅读第2章

    第二章又见挚爱“这位小姐,你知道,他们背后都叫我什么吗?”仍旧只盯着她的手,苏三省不等李小男回答,自问自答:“水鬼。所以这点雨不算什么,不用擦。”李小男还没说话,就被堵了回去,顿了一下笑笑。“苏先生还真会开玩笑,那好吧,我叫李小男,我是陈深的未婚妻,”嘻嘻一笑将手帕硬塞到苏三省手里,“这手帕麻烦您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