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宠妃!在线阅读第六章

作者:随心而为 来源:晋江文学城

他又做那个梦了。

这个梦秦狰做了好多年了,而每个梦,梦中的情景都是永远不变的——他从秦家宅子出来后上了那辆车,然后就是梦醒。

偏偏今晚的梦和以往有着不同,梦里多了一个他从来没见过的少年。

少年穿着一身梨花白的羽衣,像是捧莹莹的雪蹲在路旁,在他身前草坪上还盛开着一朵千瓣如雪,如同他的衣裳般素白的昆山夜光。

他身侧这一切都与周围阴郁的秦宅格格不入,就像破开夜色的一缕银白月光。

少年的出现太过突兀,梦里的秦狰并没有在意。不过就算放到现实里,秦狰也是同样的态度——他是一个现代人,看见一个身穿古代羽衣少年蹲在路旁就不能好奇看上两眼吗?

看完就忘了,毕竟又不是什么熟人。

倒是少年身前的那朵昆山夜光叫秦狰更在意些,他觉得肯定是因为沈听弦这个狗东西天天在他面前念叨那朵花,所以他连做梦都没忘记梦到那盆牡丹。

秦狰自嘲地笑了一声,然而他唇角才刚刚勾起的轻微弧度,在感觉到自己左面颊的疤痕因为笑容而被扯动后就忽然滞住,最后缓缓抿平。

就像梦里的那个他一样,冷漠而疏离。

第二天是周日,秦狰在这天如果不是有什么突发情况,他是不会办公的,每周周日都是他的休息日。

他要么在家看看书,要么就出门去找人下棋喝茶,用沈听弦的话来说,秦狰就是还没老却已经提前过上了大部分老人的晚年生活。

沈听弦可没秦狰这份闲情雅致,加上他那边出了点事,所以他一大清早就跑了,也没和秦狰打个招呼,导致范阿姨还多做了份早饭。

范阿姨有些疑惑:“沈先生这么早就走了呀?”

以前沈听弦在秦狰这里留宿时都会吃个早午饭再走的,像这样招呼都不打就没了人影的情形十分罕见。

彼时秦狰正在看今天的**新闻,他一见今天的热搜标题和简烁柔有关,大概就知道沈听弦为什么跑的那么快了,等秦狰点进去仔细瞧过后,发现事实也果然如此。

简烁柔被狗仔偷拍到和一个神秘男子出入火锅店,揽腰搭臂,姿态亲昵。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男的秦狰不认识,他也不是沈听弦。

“不用管他。”秦狰慢悠悠地喝了口茶,觉得沈听弦的头顶比他那盆昆山夜光的叶子还要绿。

“诶,好。”

范阿姨应声道,不过她在转身时,却突然想到——沈听弦该不会也是因为住在住别墅这里,晚上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所以才走的这么匆忙吧?

不过范阿姨很快就将自己的猜测给推翻了,沈听弦和秦狰多年好友,要是他真的发现主别墅有什么问题,一定会通知秦狰让他也赶紧走的。

难道真的只有她才能听到书房里那诡异的戏曲声?

范阿姨眼睁睁地望着秦狰神色如常的走进书房,心中惴惴不已。她不知道的是,秦狰还真不怕书房,而书房中那个诡异戏曲声的制造者——柳寻笙,反倒是更怕秦狰一些。

今天艳阳高照,按照昨晚秦狰想要把他放在窗台另一侧的固执劲,柳寻笙就知道等秦狰发现自己挪回来后,他一定会被搬走的。

秦狰也的确这么干了。

这使得柳寻笙整个身体都沐在刺目如火的阳光下,他垂头丧气耷着枝叶,却没想到秦狰还能做出更过分的事——男人将他昨晚断了一半的那片叶子,干脆整个都揪掉了。

柳寻笙又疼又懵,呆呆地望着秦狰,男人也垂眸看着他,随后一拉窗帘,将他隔绝。

这、这人真是好过分啊……

柳寻笙再也忍不住,小声地呜咽了两句,又怕被人发现自己是只花妖不敢哭的太大。饶是如此,还是有两声哼哼不小心泄了出去,落入秦狰耳中。

“呜……”

秦狰听见这道几乎轻不可闻的哽咽时也怔了一瞬,他放下手里的书,掀起眼皮朝窗户望去。

如果没他没听错的话,那哭声应该就是从那传来的。

可是窗户那里除了两盆花什么也没有,更不可能会有人在哭,这个呜声应该是风吹过窗户时发出的声音吧。

秦狰心中虽未起疑,可还是起身朝着窗户那边走过去了。

柳寻笙能察觉到秦狰正朝自己这边走来,男人的步伐不疾不徐,踩着地板也没发出什么太大的的声响,可柳寻笙却觉得他落在第上的每一步,都像是炸开的响雷惊得他浑身发颤。

难道他的哭声被秦狰发现了?

这个念头出现在柳寻笙脑海的刹那,他面前的窗帘“刷”的一声被秦狰拉开,男人站在他身前,高大的身躯极具压迫,柳寻笙害怕极了,几乎不敢去仰望秦狰的双目,只怯怯地打量着他的腰身。

而这时秦狰垂在腰侧的手也动了,他忽的抬起手伸向白玉花盆里的牡丹。

柳寻笙望着那只大掌朝自己越靠越近,害怕得连哭都不会了,脑海里只有一句话——他的叶子要被揪光了!

但过了许久,柳寻笙也没感觉到身体有哪里在痛,秦狰的手也没落下触碰他任何一片枝叶,仅仅只是虚放在他头顶,还为他投下一块遮挡烈阳的阴影,半盏茶的功夫过后,秦狰更是做了件叫柳寻笙想也想不到的事。

秦狰把他挪回去了。

挪到窗户的阴凉处,和春剑兰靠在一起。

不仅如此,秦狰还从书桌脚边的一个柜子里拿出个白袋子,用小铲从中挖出些深咖色颗粒状的东西,拌盖在柳寻笙花盆表层的土里。

柳寻笙用埋在土里的根芽间小心碰了碰它,却发现这东西是磷肥。

这是他们昆山夜光很喜欢的肥料,他们长在含磷越高的土里,等到花期时开出来的花瓣就会越白,夜里发出的光芒也会越亮。

柳寻笙歇了哭,还在愣愣地用根芽摸磷肥,结果没等他反应过来,秦狰又把窗帘拉上了,把他这盆小牡丹隔离在窗台上什么都看不见,还丢下一句:“长毛的花,真是丑死了。”

柳寻笙:“……”

明明长毛的是他的叶子嘛,他哪里有毛?他的花那么大那么白还很好看呢!

今天秦狰做的事情真是太奇怪了,柳寻笙完全不明白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好像打一棍子给颗甜枣似的。嗯……给磷肥,磷肥好香噢。

但是揪叶子还是很痛的!

今晚再到他的梦里去看看吧。

隔着一扇窗帘,柳寻笙并没有看到秦狰把他揪掉的那半片子夹到一本书中去了。

那本书其貌不扬,封面被人用纯黑色的封皮给盖住了,除了黑什么都看不到,旁人只有将这层封皮撕去,才能看到那本书的书的书名叫做《牡丹大全》。

秦狰没养过牡丹,不过现在他既然养了盆昆山夜光,就还是需要了解一下这种花怎么才能栽养的好些,于是他网购了一本栽植牡丹的书来,还特地留言叮嘱店家保密发货。

他新购来的这本《牡丹大全》书中记载:昆山夜光,性喜温暖,喜光,忌积水,耐旱耐寒,充足的阳光对其生长较为有利。

秦狰看书里都写了昆山夜光喜光,那就得多晒晒太阳吧?可书里又写了,太过高温也不行,温度太高昆山夜光就厥过去了,整个植株会呈休眠状态。

他刚刚站在窗边时也用手感受了下,今天气温有点高,想了想秦狰还是先把那盆昆山夜光挪到阴凉处,省的在高温中待久了整株花厥过去。

至于揪掉那半片叶子嘛,纯粹是秦狰强迫症犯了,看不得叶子缺了半边,干脆就整个揪掉夹进书中做书签算了。

昨天扔叶子扔的太快他没注意看,今天仔细一看,只见那昆山夜光的叶背后面密布细白绒,摸上去柔柔软软的,没有半点“花中之王”应有的霸道,反而还有种……可怜柔弱的感觉?

秦狰轻嗤,摇了摇头将《牡丹大全》关好放进书架最里边。

这本书本来就用黑纸包了层书皮不引人注意,再被秦狰这么一藏更是没人会看到,而在这本书的右手边,却大咧咧地放着另外几本名字做了烫金工艺的精装书——

《兰君子》

《养兰百科》

《杨教授的种兰心得》

……

“叮——”

秦狰刚放好书,桌面上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提醒秦狰他有一条未读消息。

秦狰点进微信一看,发现这消息是沈听弦给他发来的。

【沈老三:秦老板,呜呜呜……】

【秦狰:?】

【沈老三:秦老板,我今晚还想来你家蹭饭。】

【秦狰:别来了。】

【沈老三:你怎么这样狠心啊?揪人家小牡丹叶子就算了,我都快哭了,你还连顿饭都不给我蹭!你是不是趁我不再又揪人家叶子了,不敢让我发现才不让我来?】

秦狰:“……”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听弦这话也没说错,但他会揪那牡丹叶子的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沈听弦吗?

【秦狰:是,我又揪了牡丹的叶子,所以这两天见不得绿,见了我就心虚,愧疚,自责,所以你别来了。】

【沈老三:cnm!】

这不就是在骂他被绿了吗?

沈听弦开始无能狂怒,然而这无法对秦狰造成任何伤害。

秦狰长按沈听弦发来的那三个字母,反手就是一个举报。

不过沈听弦到底还是跑来找秦狰了。

而沈听弦到秦铮家里时,太阳都快落山了,秦狰觉得现在天气已经不怎么热了,就到窗户边把昆山夜光的花盆与春剑兰分开,放回了另一边。

柳寻笙吃磷肥吃得正欢,发现自己又被挪位就又呆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然而男人头也不回,径直离开了书房,没回头给柳寻笙一个眼神。

柳寻笙瞅瞅旁边春剑兰光滑油绿不见细毛的兰叶,又看看自己绒绒的牡丹叶,叹气心想:到底还是因为他是朵叶子长毛的丑花,不配待在春剑兰旁边吧。

延伸阅读

昊特加盟  http://www.ip-unity.com/av2o.shtml
昊特流体设备拥有一批国内创新的设备设计和生产工艺的技术人员,引进国外出众管理体系,技

双兴面粉机加盟  http://www.ip-unity.com/ncmo.shtml
双兴是生产面粉机械的厂,双兴面粉机产品有:6---300t等级粉系列机组及双兴系列辣

金得信加盟  http://www.ip-unity.com/aop8.shtml
金得信商用厨具是一个跨区域、跨行业、集科研开发、生产经营、机械制造、内外贸于一体的山

MuchSpace加盟  http://www.ip-unity.com/gq65.shtml
暂无

帝莱灯饰加盟  http://www.ip-unity.com/ule0.shtml
中山市帝莱灯饰有限公司创立于2005年3月8日,帝莱灯饰是一家集灯饰照明设计、整体软

德国力魔加盟  http://www.ip-unity.com/x7rg.shtml
成立于1960年,四十八年来以其不断进取的研发技术,在车辆添加剂、润滑油及养护方面一

高金实业加盟  http://www.ip-unity.com/djev.shtml
暂无

宝丰慧谷照明加盟  http://www.ip-unity.com/aqmv.shtml
武汉宝丰慧谷电子技术有限公司,公司下设项目开发部、市场调研部、业务部、技术服务部、客

明子德加盟  http://www.ip-unity.com/g17p.shtml
明子德地巾是集设计、制造、销售、物流与服务为一体的大型各地酒店的布草生产制造及供应商

益灸堂养生馆加盟  http://www.ip-unity.com/bwka.shtml
郑州道和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强大的市场推广团队,为每一位中医养生馆加盟商提供每年2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综]衣服成精了!之第五章(5)

    茯苓晚上出来的次数多了,对夜里守夜换岗的规律十分熟悉,没费多少力就下了山。快到街口时,茯苓听见脚步声,随即缩身躲在墙后。陆长恩带着两个徒弟,其中有一个是林荣升。只听林荣升道:“师父放心,绝对跑不了。”陆长恩点点头,三人向着冬青门的方向离开了。等他们的身影走远,茯苓往巷口跑,远远的他听见有人声,颇为嘈

  • 长生劫(白蛇传)在线阅读第十章

    “刑明决”玉简入手,冰凉的气息直涌而来,我还没有打开看,脑子一刹那就出现了功法的名字。“好!妙!”心中莫名的叫好称妙,就差几个人为我鼓掌撒花。待到我清醒认知时,脑海里已经记全了功法内容,它印在我脑子里一般。这是怎样的感觉?似乎它自动认主了,只是上面的字晦涩难懂。“功法玄奥,晦涩难懂,待你入了命泉就会

  • 恶妇养包子第6章在线阅读

    见贾赦当真去了厨房,贾母感到不可思议,自己儿子自己清楚。她大儿子除了会败家找小老婆什么时候学会做饭了?给心腹大丫头鸳鸯使了个颜色,让她看看大老爷到底做了些什么。此时的鸳鸯还不是金鸳鸯,这位是马鸳鸯。贾母房中但凡能叫鸳鸯的都是头一号的丫头,因此在当小丫头时大家都会争鸳鸯这个名字,一旦一人成了鸳鸯大家就

  • 弧矢七时空漫游记之除夕夜(8)

    贺喜将药磨成粉末,按一定比例配好,她不会制药丸,只好将磨成的粉末做成熏香,装在花鸟纹银香囊里,其实只要掺一点就行了,不过贺喜怕出意外,万一不行可就糟了,毕竟自己的水平有限,这种能解所有**毒气的方子,她只是见过一回,还是在陆恒那,陆恒配药时也没有避开她,过了这么多年,也不知道自己配的效果对不对。那时

  • 从加速开始的未来之旅之第六章

    寤寐生死,忘乎所起。尸骸满地,荒坟古壁。碑刻着字,埋藏树底。杳然画迹,尘封旧事。跨过门槛,顿时一股庄严肃穆之气迎面而来,青云门中最神圣的地方,依然如往日一般的气势雄伟,让人惊叹。巨大的大殿之上,来了许多人。不知怎么,田灵儿突然觉得这个自己从小就无比熟悉的大殿和看护自己长大的师伯师叔们在这一刻,竟显得

  • 网游之我有999次融合在线阅读凯瑟琳的古堡

    纽约市南郊,女爵路。这里是纽约的一片较为复古的城区,相比于其他街道的繁华,这里依然保持着中古时期欧世纪风格。石板铺就的整洁路面,和各种低矮青石砖墙混搭,再配上一处处茂密的低矮灌木,俨然成为了这里的主要色调。更甚至,在这一片建筑群中,一座巍峨的古堡悄然耸立映衬着周围的风格,让人仿佛生出来到另一段历史的

  • 疯狂外挂首席天鹅

    少年逆着光站立,尤莱亚一时没有认出这是谁,而且他脚下的那只神奇宝贝也从来没有见过,直到父亲有些惊讶的话才让他认清眼前人的身份。“米可利?!今年怎么会来?”凯恩十分惊讶。对了,来的人就是他的舅舅,虽然他也不想叫这个老和自己抢妹妹注意力的家伙舅舅,但是他是自己外公的徒弟,是他家老妈的师弟,所以辈分不能乱

  • 第七封刃在线阅读第2章

    “来了来了,半夜三更的,入室抢劫啊!”赵宁泽拿起毛巾,胡乱的擦了几把湿漉漉的脸庞,随意的仍在洗刷台上之后,踏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去开门。至于他嘴/巴中念叨的入室抢劫什么的,哪个劫匪会来这种一看就是打工族的蜗居小房子抢劫?“赵宁泽!”房间的们刚刚打开,一声怨气冲天的娇叱便让隔壁邻居小娃开始啼哭,随即亮

  • 空间之重生六零年代第8章在线阅读

    皇宫。今日皇上召见太子以及其他的皇儿。皇上他本人倒是镇定,可坐下一边的儿子们就不淡定,彼此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上前打扰父皇听琴的雅兴。正在弹奏琴曲的是皇上最近得寵的婕妤,好像是一位州府献上的美人,不过说的也没错,的却是个长相甜美的女人,还会一手的琴曲,这些日子皇上最寵爱的就是眼前的女人。

  • 渣渣之茧(捉虫)

    山本大叔的尸体就这样倒在地上,不知道是被多少颗子弹穿过身体。滚落在地上的的章鱼小丸子上,沾染着让人分不清是番茄酱还是血液的艳红色。他的身体下躺着一个孩子,一个也已经死亡的孩子。影山茂夫认出来,这个孩子是山本家的孩子,一直跟着妈妈在东京上学,前两天才刚刚回来。92%中原中也握住了他的手,侧身堪堪挡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