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大翻译家在线阅读实习期间也堪乐

作者:琥珀枫糖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星期的中央集训结束了,现在开始产线历练,要分段实习了。

我们集训时刚刚建立起来的班级体,随着实习段别的划分,似乎也要**云散了。想到很多人还没来得及相识就已经离散,心里有点淡淡的失落,大概是习惯了在学校时,一个班级会在一起好几年,来得及慢慢熟识吧。

可最叫人难过的是,这次分段实习,居然把我跟葛娟也分开了,她去了F段,而我在B段。

或许是上苍垂怜,体恤我自幼性格孤僻,不擅与人交往,所以多年来,无论我走到哪里,即便没有亲人的陪伴,我的身边却从来都不缺少性情相投的闺蜜。这不,刚刚走了葛娟,又出现了汪圆圆。

话说很多美女天生丽质,跟她爸妈为她起的名字是脱不了干系的。古有陈圆圆,今有高圆圆,可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儿啊,我身边的这位汪圆圆,又岂能例外!若要用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她的容貌,未免夸张又俗套,若论她那高挑的身材、轻盈的体态嘛,用“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来描绘,倒也不为过。

但最重要的是,她性格开朗,与我互补;她为人豪爽,正对我胃口!

“我八九年的,你呢,看起来应该比我小吧?”浅谈之后,汪圆圆问道。

“我九零的。”我回答说。

“看来我还是姐姐了,放心吧,你以后跟着我混,我会好好照顾你的。”汪圆圆搭着我的肩,俨然一位仗义的好哥们儿。

即便她当时说的只是客套话,我听了也有几分感动,心里暖暖的。

一起厮混不足半日,我便直接叫她“圈圈”(感觉叫“圈圈”比“圆圆”可爱),她也直呼我“小芳”了。和她这样活泼开朗的女孩子呆在一起,我真的挺开心的,从此上班时间也不再孤独。

可不能只想着玩啊,毕竟工作才是主题。但一提到实习的内容,也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新鲜好玩哦。

既然是产线历练,当然得进无尘车间了。首先过电子门这一关就是个大麻烦:我一走近就滴滴响个不停,一位美女立马挡住了我的去路,说是什么无铁管控。幸好有带队的组长跟着,解释说我们是新进精干班,门禁这才放行,还强调说下不为例。哎,男孩子还好,我们女孩儿家,要全身不带一点铁,这可是难为人了。

下面又是一道难关,得穿连体无尘衣,只露两只眼睛在外面。刚开始真感觉气都憋不出来,闷的人好不难受啊!

说实话,当我在训练员的指导下穿好无尘服,对着仪容镜,看到自己全副武装,空余茫然的眼神时,真的感觉心已经凉了半截……虽然日前面试时已有心理准备,我也并非温室的花朵,但真到了身临其境时,却又有点无法接受似的。这就是我日后的工作环境吗?

即便心中惶惑,表面上也要若无其事的跟着大部队进去呀。

进门后还得先经过长长的风淋走道,左一拐,右一拐,左转三圈,右转三圈,两旁满是风口呼呼的吹……哇,正憋着气呢,吹的人好不痛快……哎,还没享受够呢,风力陡然停止。这下是真正的入口打开了,进入到车间内部了。

真是大开眼界了,各条流水线上都满是作业员,他们一律穿着白色连体服,尽管身影忙碌,却都站得整整齐齐……这白茫茫的一群人,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误入“天堂”,见到一群“白衣天使”了……

领队的组长给我们介绍了主要流程之后,就安排我们一人站一个工位,在后面看那些老员工作业。

看起来,他们做的事都挺简单的,单调而重复。只可惜,我们只能看着,暂时还没有动手的机会。只能看着不能做,手痒痒也就罢了,最关键的是,只能站着不让坐。还不到半天呢,感觉一双腿都快废了。就算不能坐,我应该也不用站的这么规矩吧,只要不影响员工作业,在旁边往工位上靠靠也好啊。正在心里思忖着,再四下一瞥,原来不止我一人坚持不住了啊,刚刚还军训一般站得整整齐齐的精干班,这会儿已如雨后残荷一般东倒西歪了,同时还从四方传来嗡嗡的交谈声,先前的安静也早已荡然无存……

就在纪律最为涣散的时候,突然一声惊雷,几乎震地我一个踉跄——原来是组长的一声雷霆之吼!

这一吼,果真是威力无穷啊,车间顿时又恢复了它井然有序的一面。

十几年来,我遇到的凶老师也不少,可从来没见过这阵势啊,社会果真不能与学校相提并论了!这一吼,对我的威慑力更是不小……

两天以后,终于让我们自己上线作业了,当然,旁边还是有训练员在指导的。我的工位是贴液晶显示器的三边胶带,看着老员工贴起来,真是干练又利落,还确实挺简单的,没想到自己一上手,却是拖泥带水,竟搞出了种种**,一会儿气泡超规,一会儿间隙过大,一会儿又贴住偏光片了……

据说就那么一根小小的胶带,居然还是7元每根呢,看着我工位一大堆报废胶带,心里挺自责的。再扭过头,发现圈圈那儿情况比我好不了多少,于是与她握握手,算是相互勉励吧。再看看旁边一位名叫段洪的男生,他的情况更是糟糕,贴出**品也就罢了,最要命的是,他的心理素质也是不佳,那双手一边贴着,一边还在发着抖……这样下去,他不贴坏才怪呢!嘿,紧张什么啊,既然都已经本科毕业,想必高考那样紧张万分的时刻你都挺过来了,还怕这小小的考验么?我不禁在心里为他打气。

贴个一天两天的,我们基本上都已经很熟练了,线长们不再担心良率,又开始赶产能了。这么些天过去了,我第一次感觉自己还能做点实事了,所以我贴的又快又认真,而且是越贴越欢,越贴越起劲。瞧吧,这就是典型的忠厚老实人,哈哈!

无奈晴天起霹雳,这天上午,我贴胶带正投入着呢,一片产品不知何故,啪的一声从传送带掉在了地上,导致玻璃破片了。初步断定是有人投放产品时放偏了位置,包括我在内的四五个人都有嫌疑。但扪心自问,我那段时间根本就没投产品的。

整整一天过去了,流动员赖炎被上面逼得紧了,苦于找不到到底是谁的责任,就打算让我来写面谈(检讨)。

“要不这面谈就麻烦你来写吧,我实在没办法了……”赖炎带着商量的语气对我说。

“你这是觉着我好欺负,就让我来做这个替罪羊吗?”我当时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便毫不留情的质问他。

赖炎没说话,低倾着头,委屈的走开了……

下班后与圈圈一起吃罢饭,趁着她去约会了,我正好一个人静下来好好想想今天发生的事。

越想就越觉得内疚:据说赖炎是九三年的,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弟弟呢,想想他承受的压力也不小啊,我们精干班中有人出了错,最后都得他来承担,他难道就不委屈吗……

第二天,我主动跟他道了歉:“昨天不好意思啊,我不该那样说你的,你也不容易,我了解你的难处。”

“没事啊,你没有错,只怪我自己病急乱投医,昨天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会想到让你……”赖炎倒是很能体谅,还略带几分尴尬地说。

“放心吧,面谈我来写!”我很爽快地对他说。

“真的吗?谢谢你!你真好!”赖炎惊喜万分。

我微笑地点点头。

“不过我也可以跟你保证,写了这个面谈,对你今后的发展不会有任何影响,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为了让我宽心,赖炎又补充了一句。

“无所谓了,但求心安。”我轻描淡写地说。

写了面谈、签了字之后,我心里居然舒坦了许多。在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自己刚刚从学校出来,过于计较是非对错,受不得半点委屈,其实这样也是不对的。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想,小小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同事之间只要相互理解,积极配合,出差错了都勇担责任,就不会有过不去的坎,工作也会很愉快。

想不到经过这次小小摩擦之后,我跟赖炎居然成了好朋友。他是流动员,自然得到处走动,但一有闲工夫,他就跑到我工位上跟我聊天,再加上背后的圈圈,我们三人忙一阵,闹腾一阵,一天天也过地挺开心的。当然,这工厂的纪律是任何时候都不能疏忽的,但只要不被老板发现,我们还是可以偶然放肆一下的。

熟识之后,赖炎要我QQ号,我也就爽快地给了他。

晚上登上QQ,就发现他给我留言了。他倒是挺会投其所好,见我空间东西虽不多,但文章都是古风,且大部分都是诗文,也就留了一首小诗:

昨夜西风敲敝窗,

愚弟倚栏意彷徨。

岂是郁郁心无志,

实乃风雨太无常。

自此以君作榜样,

胸怀千里天地广。

不才本是粗心肠,

愿承贤姊多担当。

礼尚往来,我自然也该回敬一首(他既然自称“愚弟”,我也就乐得做这个姐姐了):

贤弟勿需自菲薄,

韶华本是易蹉跎。

或许前路多曲折,

勇者不惧等闲过。

吾亦沧海之一粟,

何敢忝为君楷模。

而后各自历风雨,

来日促膝再切磋。

第二天上班,赖炎就改口叫我才女了。虽然在大学时,同学老师们也这样叫我,但在Foxcon这个新环境里,我依然是低调而又默默无闻的,第一次听到同事叫我那沉寂已久的“绰号”,还真有些不习惯呢。何况入了工厂,咬文嚼字更是格格不入了。

这不,惹出事端了吧。

周五早上刚刚交完提案改善,我正忙着贴三边胶,忽然线长过来说组长找我。我心里好忐忑,不知道又出了什么错。原来却是文字惹得祸!

我在改善报告中谈到了关于每隔两小时填写点检表的问题,部分原文如下:“我们常常因为工作专注而忘了填写点检表,负责人一再提醒又略带批评,难免使工作分神”。组长首先问我是不是对里面的管理有意见,他们“虐待”我了吗,还说我这“略带”两个字都写错了。

我当时哭笑不得,连忙解释道:此“略带”非彼“虐待”,是略微带点批评的意思,里面的管理都挺好的,我怎么会用“虐待”这样狠毒的字眼呢……

误会消除了,大伙儿一笑了之。

原来同音字也会让人引起误会呀,这我倒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姑且当作奇闻异事,写于此处暂博一乐吧,多点小插曲,生活也会变得更美好!

转眼之间,在B段一个月的实习期已满,得跟赖炎说再见了,还真有点不舍得这个小弟弟呢。这一个月以来,新鲜而平淡,忙碌且悠闲,最开心的是,一直有圈圈和赖炎的陪伴。

下一站,进入T段,最兴奋的是,我们要开始上夜班了。

延伸阅读

无尽之海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5zvezd.cn/gavn.shtml
晚些时候,红绡过来说摆膳了。最活泼的沈熏首先问,“今晚吃什么?”红绡看着季升怀里的多

天地诀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5zvezd.cn/ai23.shtml
楚飞猛的抬起脚,一脚踢在了这个小混混的肚子上,只见这个小混混的身体,就飞了出去,划了

海贼之神狱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5zvezd.cn/x1g8.shtml
在我夸完刘恒之后,夏榛苓老师说了句:“仙草润仙草,奇人遇奇人。”又向刘恒说:“那一次

易源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5zvezd.cn/ytbx.shtml
岑行戈沉默的提着水,一抬头就看到碧荒斜倚在门口,身上还是穿着初见的那一条翠绿的衣衫,

世界看客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5zvezd.cn/ycsg.shtml
就在这时,门外闯进来一个女子。此人正是傅青烟,她趁打手不备,挣脱而出,直接跑到了屋内

升级路上的人形挂逼[综英美]之麻婆豆腐火了(跪求收藏)(10)  http://www.5zvezd.cn/nv1l.shtml
“老板,我们还要一盘魔幻麻婆豆腐打包带走。”吃过豆腐的客人赞不绝口,吃过一次还不够,

红豆殇(网王金弦同人)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5zvezd.cn/n5qs.shtml
世界本是一个混沌,混沌为永恒,无天地,无生灵,无善恶美丑,无恩怨纠葛,无始无终,是为

总有萌宠对我死缠烂打[快穿]在线阅读克隆人  http://www.5zvezd.cn/ybfg.shtml
他们被拖进了一个溶洞内更暗的角落里面,所有人都开始惊恐起来,不知道这些人会对他们做些

经理的小蜜果之风清扬,拜师摸骨(跪求收藏!)  http://www.5zvezd.cn/nqoy.shtml
此时的华山,还没有被分裂,正值江湖巅峰,被称为五岳剑派之首,是由清字辈撑起整个门派。

玄圣子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5zvezd.cn/s6lw.shtml
【新书期间,正需要各位看官们多多支持!故每天保底三更!每多200收藏、2000鲜花、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怒风柔雪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沈梦熟练的将身上的小被单踹开,现在已经是八月了,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她不怕冻着。她已经是三个月的大宝宝了,要练习翻身了。说实话,真心不简单。反正以婴儿身来说,真的是看着简单做起来难。她刚开始的时候,失败了不少次呢。现在掌握了要点,还是能够完成的。首先抬起两只小jiojio,整个身体一起往右侧

  • 长生不老的我继承了千亿遗产在线阅读第3节

    梁飞一看不好,转身就逃。女人叫骂着追出得有五十米,看实在追不上了才罢休。两旁看热闹的人虽然没人掺乎他俩的事,但也没人把梁飞当贼看,他逃走反而都给他让道,这说明梁飞的反咬一口之计也生效了,也说明人们永远都是同情弱者。梁飞逃出市场,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伸手擦了一把汗,长出一口气。感到脸上有点痛,擦汗的手

  • 从蛇开始的进化之穿越

    到了古玩城,沐阳就慢悠悠的看着逛着。一上午也没见有合适的东西,至于做的那个梦也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逛着逛着就来到了一个小亭子前,在亭子里坐着一个小孩大概有十岁左右,小孩面前的地上就铺了一张红布,布上就一个小盒子,说不出来是什么材质,就是金属的,沐阳来到小孩面前蹲下拿起盒子问到。“这是什么。什么材质的

  • 我在影视世界疯狂掠夺腹黑影帝(二)

    因为唐诗刚才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打了方向盘,所以大家都比较信服唐诗。所有坐在前面的乘客一个个的朝着后面缓缓的挪过去。虽然车身偶尔会晃动,但听了唐诗的话,大家都极力保持冷静,车子倒是没有掉下去的趋势了。最后是唐诗和公交车司机,唐诗侧眸看向满脸懊恼的司机大叔。“大叔,你先过去,我殿后。”“姑娘,还是你先过去

  • 抱抱觉醒幻根

    阳光刺眼的照耀着大地,幻雨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他今年已经五岁了,出生的时候明明是个大胖小子,现在跟同龄人比起来,却是略显瘦弱。从最开始对穿越的兴奋过后,他也渐渐的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毕竟前世的他是个孤儿,一间破旧的出粗屋,一台旧电脑,那几乎就是他的全部,如今拥有了一个温馨的家庭,父母对他也是百

  • 我在都市刷副本之回家

    躺在床上的少女眉目精致,但有些脸色苍白,少女微微皱眉,缓缓睁开了眼睛。我这是在哪里,这是龙葵醒来的第一个念头。无羡哥哥,想到打坐前的那一幕,龙葵挣扎着起身。吱呀!江厌离推开门进来,看见从床上起来的龙葵,立马把她按了回去。龙葵看见江厌离立马抓住她的手问“姐姐,无羡哥哥没事吧!他在哪?”江厌离拍拍龙葵的

  • 大胃王成长日记第七章在线阅读

    我来到龙龙爷爷家门口,一抬头发现龙龙爷爷的大门大门上挂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把我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听到动静,龙龙开门往外看了看,看到我坐在地上,嘲笑道:“哈哈,这都把你吓到了,胆真小!”“我去,没事你家门口挂什么骷颅头呀?”“你这就知道了吧,这是迎接那些可以超度的,这些血都是那些无法超度的硬

  • 七月星辰映蓝海在线阅读第一节

    夜晚的第九区,霓虹闪烁,车辆川流不息。一辆黑色的大众穿行在车流之中,丝毫不起眼。“涛哥,咱们真的要...”一个声音小心的响起,有些颤抖。“闭嘴,这事情和我们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什么都不知道!”那声音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粗暴的声音打断。认真去听的话,大概也可以从这声音中听到轻微的颤抖。这个人也没有那么的强

  • 种田后我嫁给了太子之蛋糕(10)

    金硕珍把买的礼物藏在超市外面的储物柜里,准备等下走的时候在乘着南俊不注意的时候去拿。现在他正推着购物车找金南俊几人,然后在调料区找到了几人,他过去的时候三人正站在一堆调料面前不知道怎么下手。“玧其哥,这个对嘛?硕珍哥给我的纸上没有写牌子这些呀,就写了是什么......”拿着纸的金南俊看着面前一堆各种

  • 监护人投喂指南geass能力加强(第三更)

    “发什么事了?”“怎么狱卒和魔兽都朝着第四层而去?!”“管他呢!”推进城第三层,饥饿地狱,在这里一名名的囚犯没有任何食物与热量,原本的他们几乎都是个个无精打采。可是那第二层的魔兽,以及这一次狱卒在飞速的集结向第四层的动作,还是将他们一个个惊醒。有疑惑,有差异,有着双目闪烁,也有着事不关己。种种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