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三圣戒之第七章(7)

作者:桃仙君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个同盟里的人动作出乎预料地迅速,虽说两国战事已起,但总是有做生意不怕死的商人,柳茵茵很快在北地阜城和皇都之间搭起了一条私人商业路线,暗中替方意输送物资,顺便把赵涵给捎了过去。

反正肥皂厂和玻璃厂已经建起来了,就等着盈利,赵涵待在这里也没办法起更多作用,还不如到鄴城去。

鄴城背靠矿山,赵涵若是能在那里炼出钢材,那就是给方意的兵鸟枪换炮,有了权利才有改革的能力,她们得牢牢替方意抓紧鄴阜二城的统治权才行。

把炼体的基础篇交给了方意,裴英没有兴趣再留待北地,蓝星土著在她看来都是一群弱鸡菜鸟,她没有立场,也没有兴趣帮哪一方。

满级大号虐一级白身,虐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裴英只为方意这些人的性命安全负责,其他不管——毕竟是她把人拉过来的,这点责任还是要担当的。

蹲在刘家大宅里,昔日裴三娘的住宿已被封住,院子中落满了尘埃,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一张旧榻和几只矮凳。

除了赶赴北地救方意的那段时间,裴英就一直栖居在此,她对住宿条件并不苛求,反正对她来说这个古老落后的位面,无论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艾洛尔帝国中,哪怕是荒芜的垃圾星,也有未来科技的存在,无论是帝国公民诞生之初就下发的智脑,还是取代人工的仿真机器人,未来科技提供的生活便利是无法想象的。

就算是柳茵茵等人,也不是很适应没有手机电视的古代世界。

V587觉得好疲惫,为啥这些穿越女都不宅斗啊,它可是宅斗高手系统,她们一个个都专攻事业去了,那宅斗怎么办,这是要评分的呀!

“宿主,你找的这些人怎么没人刷刘家副本呐?”

裴英托腮思考了一会儿:“没人找刘家的麻烦吗?”

V587:“没有啊,周曦瑶忙着争宠,方意忙着打战,赵涵忙着炼钢,柳茵茵忙着赚钱,李薇忙着治病救人……”

小系统掰着虚拟的手指细数,数来数去数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哭唧唧:“就剩一个董小如没有专心事业,可她居然谈起了恋爱!”

裴英翻阅着系统储存的宅斗小说,沉吟道:“现在光是宅斗已经没有办法引起读者的兴趣了,你看这本XX嫡女,女主角和她爹的小老婆斗了两百章还没把人搞死……”

V587:“那你也不能几章就结束啊!”

裴英捏了捏小系统,深觉手感极好:“急什么,现在流行跳出闺阁打开框架,追求多元素宅斗文,我的宅斗故事里不仅有赚钱、医术、军事,还有宫斗元素,而且主角不仅有官家嫡女、公侯贵女、乡野少女、还有青楼□□——难道不够精彩吗?凭什么说这不是宅斗。”

V587:……我靠,居然好有道理。

论口舌也说不过宿主,V587吧唧一声掉在了地上。

裴英合起虚拟书页,垂下眼帘,比起V587对穿越**盟的关注,裴英更感兴趣的时她初来这个世界,误看做Omega女性的蓝星土著女性,郑宝芝。

柳茵茵等人因为经受过未来教育,拥有更加广阔的心胸和眼光,她们的行为在意料之中,那么郑宝芝呢?

她面临和裴三娘一样的困境时,会怎么做?

刘家二房院子里,郑宝芝居高临下地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庶妹。

“大姐姐,我和毅郎是两厢情愿的……求求你成全我们吧!”

她提着一盏茶,轻呷一口,冷眼看着少女鲜妍洁白的美丽面孔上挂上两行泪,端的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而她这个嫡姐,则是阻拦她幸福的恶人。

真可笑啊,为什么这么可笑。

这话儿听起来,她倒像是那棒打鸳鸯的王母了,可这看似无辜可怜少女口中的“毅郎”,是她郑宝芝的夫婿,是她郑宝荼的姐夫!

郑宝芝早就做好了有人和自己分享夫君的准备,可千不该万不该,那个人不该是她的庶妹!

在替大伯刘昌彦和宁郡主操办婚事的那一天,她就隐隐预感到了自己的未来,但她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快的她措手不及,快的她心冷如冰。

那日听到夫婿刘昌毅在醉梦中喊出庶妹的名字,她就知道,再不能放任下去了,于是她特意回了娘家一趟,暗示母亲尽快把庶妹嫁出去——

然而不知谁把消息捅到了庶妹跟前,反倒先让她下手为强了。

想着想着,郑宝芝忍不住笑出声来:“妹妹呀,真是我的好妹妹,真会替姐姐分担呢,可这不是姐姐不愿意啊,姐妹共侍一夫,要传出去了该多难听,就是夫君他当真和妹妹你深情厚谊,也没有为着这事儿,坏了名声、毁了仕途的道理!”

她是郑宝芝,不是裴三娘!裴三娘什么都没有,而她郑宝芝还有娘家,还有身份。庶妹郑宝荼也不是宁郡主,纵然他们有私情,他们也不可能像刘昌彦和宁郡主一般,要她让位。

刘家兄弟都是无情的人,谁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他们才会选择谁。

郑宝荼泪眼盈盈地抬头看去,她心目中永远高高在上、对她不屑一顾的嫡姐态度依旧冷静从容,看着她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凭什么?凭什么郑宝芝就能得嫁才貌双全的少年俊杰,而她却只能给一个老鳏夫做继室?就因为她是嫡女,而自己挡了她的路?

思及嫡母近日来给她挑出的婚嫁人选,不是清贫士子就是老迈的五品小官,郑宝荼咬紧银牙,心中恨意蔓延。

“再者,”只见郑宝芝定定地盯着她,微微一笑道:“妹妹甘愿做妾,父亲恐怕却不想有一个做妾的女儿,污了我郑家门楣。”

“大姐姐!”郑宝荼垂泪道:“你好狠的心,你就不怕毅郎怨你吗?他对你只有责任,没有情意,你怎么能如此霸道,你就算是为了他……”

郑宝芝原本脸上还能挂着笑容,然而听着这番话,脸色却越发难看,她握着茶盏的手不住颤抖,终于忍不住把茶杯一砸,厉声喝道:“闭嘴!”

何等无耻!

茶盏落地,碎成数片,其中一片溅起,擦过郑宝荼的脸侧,顿时在她侧脸上印出一道血痕,这时重重的脚步声从外传来,刘昌毅打起帘子,冷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郑宝荼终于等来了撑腰的人,抚着脸蛋投入刘昌毅怀中,嘤嘤哭泣:“毅郎,你、你不要怪姐姐……”

郑宝芝不想郑宝荼竟不要脸到这种地步,当着她的面就和她丈夫郎情妾意,不住冷笑道:“我这是做什么?我在清理门楣,好叫世人知道,我郑家书香门第,养不出道德沦丧、勾引姐夫的娼妇!”

“姐姐,你不要这样说,是我,都是我的错……”

刘昌毅浓眉一皱,低头看了眼少女哀婉的容颜,更兼之妻子态度对比,心早已偏了:“我倒不知,既你郑家门楣如此高贵,怎么养的出你这般善妒不贤的泼妇!”

郑宝芝听得此言,瞳孔一缩,一时寒气从背脊上爬上来,说不出的冷:“泼妇?我是泼妇?那她是什么?”

刘昌毅冷冷看了她一眼:“宝荼秉性柔弱,你要发脾气有的是丫鬟下人,也不要冲着她来,还有没有当姐姐的样子?”

如果没有发现他们的私情,听了这话,郑宝芝倒觉得亲近欣慰,然而此时此景,却教她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恶心绝望。

刘昌毅却浑然不关心妻子的心理活动,反而低声安慰着怀中的娇弱人儿。

昔日他与郑宝芝成婚时,郑氏算是低嫁,她性格强势,刘昌毅却也是个有主见的人,不喜欢被人管束,虽也曾新婚燕尔柔情蜜意,但过了这段时间,便觉她处处干涉,十分令人厌烦。

郑宝芝气得胸口不住起伏,好半晌,才冷笑道:“看来夫君是舍不得我这好妹妹了,却不知探花郎你与妻妹通奸,要如何向我爹、向世人交代?我——”

“啪”的一声,打断了郑宝芝的话,她伸出来指着丈夫的手停在半空,眼里满是不可置信,刘昌毅一时失手,然而既然已经动手,他索性不再掩饰自己对郑宝芝的厌恶。

“你这般妒妇,日后我焉能放心让你担起教养子女之责?”

郑宝荼眼见嫡姐遭遇,忍不住在刘昌毅看不到的方向朝郑宝芝露出几分挑衅的笑意,很快又收敛起来,扯着情郎的衣袖,柔声道:“毅郎,你别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不该情不自禁……”

刘昌毅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是天意捉弄,让你我错过。”

郑宝芝捂着脸颊,静静看着眼前一幕,一时间心痛如绞,不能动作,她咬了咬牙,忍不住笑了几声。

就算她是妒妇那又如何?只要她不同意,郑宝荼也只能乖乖嫁人,进不得刘家的门。

似乎看出了郑宝芝的想法,郑宝荼眼里流露出几分得意,还嫌刺激嫡姐不够一般,拉着刘昌毅的大掌放在自己的小腹上。

“毅郎,我腹中已有了你的骨肉,我想姐姐说的应当都是气话,她最是善良,必会成全你我……”

此话一出,似雷霆轰然炸响,郑宝芝眼前一黑。

好,好算计!她嫁给刘昌毅三年未有所出,而今郑宝荼已身怀有孕,不消说她那个婆婆,就是大伯刘昌彦,恐怕也会同意。

刘昌彦年近三十,刘昌毅也已是二十有四,换做别人家早已是几个孩子的父亲,而这两人膝下却都无子嗣,可想而知刘家会何等重视。

就算是郑家,子嗣大计在前,姐姐生不出孩子,让妹妹做妾养育子嗣加强联姻,听上去何等明事理,何等大义?

“姑娘!”

郑宝芝晕厥过去之前,只隐隐听得心腹丫鬟的惊叫,还有郑宝荼上前来貌似关心实则在她耳边轻吐的话语:“姐姐可知晓自己为何多年不孕?……毅郎这般佳婿,还要多谢姐姐成全了。”

延伸阅读

舒适地带加盟  http://www.skyqi.net/p5ne.shtml
舒适地带主要经营少售、批发袜子、毛巾、保暖内衣、内裤、雨伞等系列,舒适地带创立了自己

致唯鑫瑞加盟  http://www.skyqi.net/x0il.shtml
北京致唯鑫瑞纸塑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经营部秉承诚信经营、技术出众、精细管理、学习创新的经

云赛恩加盟  http://www.skyqi.net/gub9.shtml

依人天使加盟  http://www.skyqi.net/phds.shtml
依人天使女装总部主营女装等产品。依人天使女装总部秉承“顾客至上,锐意进取”的经营理念

金玉汸珠宝加盟  http://www.skyqi.net/spcp.shtml
深圳市金玉汸珠宝有限公司成立于二〇一〇年八月一日,是经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注册的

莱特起重设备加盟  http://www.skyqi.net/yuk6.shtml
保定市莱特起重设备有限公司是以制造、设计、销售起重工具、气动葫芦、、、、、、电动绞盘

百福莱洗衣店加盟  http://www.skyqi.net/6a92.shtml
百福莱洗衣店是百福莱洗衣连锁(北京)有限公司旗下品牌。百福莱洗衣店全面开展衣物清洗、

衿缇尔佳木产后恢复加盟  http://www.skyqi.net/6ffm.shtml
衿缇尔佳木产后恢复加盟,衿缇尔佳木产后恢复起源于17世纪前的东南亚,主要通过使用传统

欧卡洁干洗加盟  http://www.skyqi.net/y2k.shtml
干洗不仅减轻身体上的劳累,同时还能对衣物有着护理的作用,所以深受市场的欢迎,欧卡洁干

艾妃儿加盟  http://www.skyqi.net/xu4d.shtml
艾妃儿女鞋是金牛区艾妃儿鞋业商贸部经销商品,总部是女鞋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主她在喂鱼身体的异样

    阳光明媚天气清朗,林微凉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无限好的天气,想着东街卖甜甜圈那家店。是不是依然生意火爆,门口依旧排着长龙...好想吃!她在这里已经呆了两个星期了,医院里的病号餐没盐没油的,让人嘴里少了那么点味道。想着外面的美味佳肴,林微凉不由得舔了舔嘴唇。整天吃了睡睡了吃,脑袋总是昏昏沉沉的。她好像在醒

  • 我身高两米四在线阅读第7章

    张斌反复确认了一下,没错,那黑袍人怀里抱着的就是雅典娜的邪恶圣杯,连颜色都一毛一样。现在不止自己有了英雄们的技能,就连里面的装备都出来了。那头几个武士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黑袍人的注意力也全在手中的圣杯上面。“我们上吧,一旦那边教廷的武士被干掉了,我们也很容易被包围进去,还不如救他们,到时候还能分担压

  • 凶兽异闻录在线阅读第一节

    十月底,御花园里红梅已开,第一场雪却迟迟未下。怡景宫云梦斋内。“唉,还有两个月,一年又要过去了呢。”娄佳人半靠在床榻上,温柔的抚摸着腹部,边说道。娄佳人,娄婠媃,17岁。古现籍仙族人,是圣罗曼大陆圣罗曼帝国的正七品佳人。也是姜姽婳的结拜姐姐。姜姽婳,17岁,古现籍灵族人。圣罗曼大陆与现代的交界处,有

  • 叶蓝自古红蓝出cp之你来查

    “没兴趣么?出去。”湛黎辰眼皮抬都不抬,语气淡漠。叶蓁蓁眼皮一跳,没有动,换了套说词:“其实,我要说的这件事还挺重要的,事关公司声誉,湛总真的不想听听么?”小风也皱着一双小剑眉,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忧郁地望着湛黎辰,好像在说,爹地,别赶我们走。那萌哒哒的小模样,饶是再铁石心肠的人,也无法对他狠下心。湛黎

  • 总裁老婆嫁给我第七章在线阅读

    两个星期,把我们从普通人训练成堪比特种部队的战士,这不是痴人说梦嘛.廖碧成耐心解释道:“我只是教你们一些皮毛的东西,真正面临险境的时候还需要你们去克服.因为祁鑫的坚持,廖碧成失去了右臂,而现在他全然没有退缩的意思,反而很坚定,似乎一定要登上孤罗岛.个中原因真的很耐人寻味.在后来的接触中,我开始逐渐了

  • LOL之电竞传奇在线阅读第九章

    钱石头在菜地里摘着豆角,隔着豆角架的缝隙,偷偷地听春香婶跟李铁拐说话,他觉得这人也怪,春香婶那么好看,怎么就不找个好点的男人帮他啊?找了个李铁拐,瘸着一条腿不说,长得还难看!钱石头摘着豆角,一会儿就把篮子摘满了,他觉得上午浇地看来是不可能了,春香婶的地恐怕要浇到中午才能浇完,干脆回家算了。临走时,他

  • 普拉克利华尔兹Chapter 8

    上了快艇,乐凝才知道他的出关晒太阳是指出海钓鱼。“我来过这。”快艇停靠在一座小屿岸边,她环视四周,居然熟悉。“TL队曾经的挑战?”湛彦和挑眉笑问,一手揽工具物品,一手牵着她往小屿另一头去。乐凝摇首,“那时候TL队尚未成立。”“一个人的极限挑战?”话间,他已找到落脚处。望着脚下的大石块,乐凝不禁莞尔,

  • [综]我住在纽约第4章在线阅读

    四人来到窗前往外望去,见两人正拿着剑在街上对峙,围观的人也挺多,看来是一场江湖决斗。“安居县的江湖人士好像突然间多了起来。”刘烬靠着窗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知道为什么六扇门会下令通缉**吗?他们以为**从徐家拿走了一样东西!”“你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胡九刀急切的问道“这些都是我的猜测,这样东西对朝

  • 无敌从大魔王开始在线阅读第1节

    烈日当空,远古大地之上。一群小男生,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湖泊嬉戏玩耍着。在那些小男生旁边,还有着一群小女生羡慕的看着。她们一边看,一边不停将手里刚刚采摘回来的果子剥开,放到太阳底下晒干,以此,来当做部落1000多人口的储备粮食之一。在湖泊很远之外,一座由各种稻草搭建的破烂茅草屋之下,坐着一个奇怪的“人类

  • 小甜甜胭脂

    城外荒郊,夜雾茫茫,天上挂着一轮暗红色的月牙,四周静悄悄的,只闻几声夜枭的叫声,更衬托出荒凉阴森之意。忽然一个女子踉跄的身影打破了寂静,她呜呜咽咽哭着,双手掩面不辨方向地向前跑,没跑几步就被坑洼不平的地面绊了跟头。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摔倒了,她心中悲伤气闷,索性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一阵夜风吹来,围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