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红楼之老公怎么还不死?在线阅读危机时刻

作者:天日月 来源:晋江文学城

还算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天。转眼到了周五,祁喧放学回家时,和帅气斗智斗勇了一整天的祁默已经是强弩之末,全凭着一口憋屈之气,和帅气对峙着。

听到开门的声音,豚鼠整个激灵了一下,扭头往声源处看去,自然什么也没看着。反倒是焦躁了一天的帅气眼疾手快地逮住了机会,扭着肥噜噜的屁股巴巴地靠近了他。

祁默瞬间危机感爆棚,立马掉转头,白色豚鼠的一只爪子正悬在他尊臀上方。

祁默一秒炸毛,目露凶光。

帅气的鼠脸上露出了人性化的惊恐,僵持了片刻,心不甘情不愿地把爪子收回,举到脸边,鼠躯顺势后仰,倒了下去。

祁默:“……”碰瓷?

小肥鼠给他打了个滚,捂着脸看他。

祁默的内心毫无波动,死鱼眼看它表演,甚至有点想呵呵。

这时,他看到那个祁喧推门进来,书包都没放,径直打开笼子,提溜着祁喧的后颈把他按进了怀里,而后又要伸手去捞另一只。

祁默自己当年也是这么操作的,巴掌大的小动物,他一次性可以撸秃十只,哪能甘心只抓一个,左拥右抱才是人生赢家。他那时甚至可以瘫在沙发上,一连撸上三个小时都不腻,看起来眼神呆滞动作机械,其实心里已经爽得要上天。

不过当时是当时,现在他变成被抱的一方,另一只还盯了他一整天,双标的祁喧一想到将要和帅气亲密接触,心里就对“祁喧”这种左拥右抱的行为产生了巨大的不满,探出脑袋,一口咬住了……他的袖子。

祁喧低头看了他一眼,将自己脱了线的毛衣袖子从他嘴里解救出来,又把他毛茸茸的脑袋摁了回去,继续伸手。

这个年轻的自己怎么这么没眼色呢!

祁默在心里烦躁地啧了一声,想起帅气对自己虎视眈眈的眼神,膈应得慌,一时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奋力一扑,试图阻拦少年祁喧那只罪恶的手。

——于是他成功地变成了一只后爪悬空,挂在祁喧手上的豚鼠挂件。

甚至因为惯性,还在空中晃了一下。

祁喧:“……”

祁默:“……”

祁默蹬蹬腿。

祁喧用食指戳了戳他脑门,英俊的豚鼠祁默身不由己地晃了晃。

祁喧登时缺德地笑了起来,边笑还边惊叹:“卧槽,好蠢。”

祁默向他投以死亡凝视。

笑完后,祁喧仿佛也终于懂了他的意思,放弃了左拥右抱的罪恶想法,把笼子门关上,提着豚鼠的后颈,让他趴在自己的手臂上,懒洋洋地晃到了沙发边坐下,一人一鼠瘫在一块儿,祁喧撸鼠,祁默被撸。

祁英俊现在长十七厘米,重约三斤,皮毛顺滑,性情平和,活好不黏人……是很适合被放在手里把玩的小东西。祁喧撸着撸着就着了迷,眼神逐渐迷离,宛如一只猛吸猫薄荷的猫,手也不再只在豚鼠的后背上流连,情不自禁地捏起了祁默的小耳朵。

祁默被摸得有些痒,抖了抖耳朵。

因为某些不太好的记忆,他其实很排斥他人的触碰。只是被少年祁喧抱在怀里撸时,他能嗅到某种特殊的气味,似乎掺杂着淡淡的肥皂味儿,和少年身体特有的,蓬勃的暖意融合在一起,很陌生,至少祁默还是人时,就从来没在自己身体上闻到过任何味道。

但他却奇异的,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任何不适。

反而因为终于有了暂且远离帅气的机会,他由衷地松了一口气,连祁喧手贱地逆毛撸把他撸成了一个炸毛的毛球都忍了。

这么任年轻的自己拨弄了一会儿,祁默的耐心告罄,他仗着他现在是趴在“自己”的身上,肆无忌惮地从祁喧的臂弯中钻了出来,活动了一下,才又在少年的大腿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了回去。

赵女士下班回来,便见自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双双瘫在沙发上,表情是一般无二的迷离,而祁喧连书包都没放。

她于是说:“喧喧,你怎么不把书包放一下?”

祁喧用灵魂出窍的声音含糊说:“嗯……我一会儿放。”

然而嘴上这么说着,长腿依然狂放不羁地搁在茶几上,毫无动弹一下的意思。

赵女士:“……”

她走过去,在儿子腿上甩了一巴掌:“下去。”

祁喧这才不情不愿地挪开腿,换了个姿势,彻底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祁默于是挪窝,趴到了他的肚皮上。

这时节正是寒冬,开着空调也嫌冷,南方又没有暖气,于是便愈发显得一个火气旺的少年的体温有多宜鼠。少年的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他的毛毛。祁英俊趴着趴着就昏昏欲睡了起来。

少年的手并不软,撸鼠的手法也不怎么高明,温暖的掌心却好像天然带着安抚的力量。祁默打了个哈欠,只觉得困扰了他许久的各种压力,暴躁慢慢平息。他想,以前只知道撸毛球可以解压,没想到被撸居然也有同样的效果。

他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

大概脑子不清醒,对身体的控制也削弱了不少,半梦半醒间,他又感受到了某种不可描述的冲动,一个没注意,就顺着本能,轻轻地蹭了一下。

……蹭了一下。

祁喧撸毛的手微微一顿。

祁默蹭蹭的动作猛地打住。

……一股令人窒息的沉默蔓延开来。

好半天,祁默才勉强克服了恨不能自我了断的尴尬,假装淡定地抬起头。

一抬头,就对上了祁喧探究的眼光。

祁默:“……”

他整个鼠都炸了,鼠脸上的毛都要着起来了。困意不翼而飞,清醒强势回归,反复提醒他刚才干了什么好事。

下一刻,他忽觉身子一轻。祁喧双手把着他的前肢,把他整个鼠都提了起来。

祁英俊软绵绵的肚皮一览无余。

包括某不可描述的部位。

祁默:“……”还要不要脸了!

猝不及防地被看光了,祁默方才升起的心虚感瞬间蒸发,恼羞成怒地挥了挥爪子。

……奈何腿短,并没有伤着另一个他自己。

祁喧的视线精准地落在了上面,挑了挑左边眉毛:“哦豁。”

祁默:“吱吱。”嚯你大爷!

沉默地对视了两秒,恼怒的祁默再次被不断加深的尴尬之情击中,整个鼠都被厚重的羞耻感包围,大概是刺激太过,他忽然没来由地想到,上辈子似乎也有过类似的场景。

那时他好像是在逗豚鼠玩儿,帅气还是英俊,他忘了,只记得豚鼠焦躁地抱着他的腿蹭了蹭,然后他怎么做的来着?

祁喧猛地扭过头,朝对面房间喊了一嗓子:“妈,明天带英俊去做个手术吧。”

祁默:“???”

什么手术??你再说一遍?

赵女士的声音隔着墙传过来:“英俊怎么了?做什么手术?”

祁喧制住炸毛的豚鼠,乐道:“它发|情了!”

祁默面红耳赤地咬着他的毛衣磨牙,住口啊混蛋!

然而为时已晚,赵女士从房间里走出来,祁喧赶紧告状:“看!它还咬我。”

赵女士捏住祁默的后颈皮。

祁默乖乖地松开少年的衣服,垂眉耷眼地被掂了起来,作死不瞑目状。

赵女士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他一下:“这看起来也没多大啊。”

祁喧坐起来,从茶几上的果盘里拿了个苹果,咔嚓一声咬了一口,笑着说:“荷兰猪嘛,就这么大,你养的又不是狗。”

祁默恨不能像他对待苹果那样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赵女士在沙发上坐下来:“这动物发|情的时候不是最躁动了吗,我以前没嫁给你爸的时候,你外公家养了条猫,发|情的时候成天喵喵叫,吵死人了。”

说着又瞅瞅手里的豚鼠。

祁默四肢僵直,装死。

祁喧压根不知道祁英俊的心情有多翻涌,眼看着他装死,不仅没帮他说好话,反而把他卖了个一干二净:“它都把我毛衣咬成这样了还不躁动,要不妈你让它给你叫一个?你养了它这么久了,不能光吃饭不干活啊。”

祁默心中怒吼,你完了!臭傻逼!

他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蠢过,哪怕是前世最暗无天日的那一段时间,都从来没想过去死,这一刻却恨不能左右开弓,把这个年轻的自己用大耳刮子活活抽死。

幸而赵女士并没有把欠抽少年的胡说八道听进去,她横了祁喧一眼,说:“整天不着调的,你怎么不给我叫一声?”

祁喧毫无心理障碍地捏着嗓音:“汪!麻麻介个苹果不好次你给我换一个好不好嘛汪。”

赵女士:“……”什么智障儿子。

祁默:“……”什么智障儿童。

教训完儿子,赵女士话锋又一转:“明天周六,你学校有事吗?”

祁喧把果核扔进垃圾篓:“要补课,不过就半天。”

赵女士:“那明儿咱俩带你弟弟们去兽医院看看?”

刚刚还在嘲笑祁喧的祁默:“……”

他万万没想到,重来一回,最大的生存危机不是来自那可能会出现的把他叼走的鹰,不是时时刻刻想着要骑他的帅气,而是另一个,年轻的自己。

你妈的,为什么!

延伸阅读

狂拽摄政王,霸宠太子殿下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gxpme.cn/uwxc.shtml
在梦中世界,黑夜到白天,不过眨眼间。而梦中的人类,是察觉不到的,除非梦中有失真的地方

西游之潜龙在渊之祸事  http://www.gxpme.cn/x8s2.shtml
掏出钥匙打开门,段陌城闪身进屋,关了门,又加了反锁。他把寒星辰放进卧室的床上,给她盖

荒海有龙女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gxpme.cn/6pcs.shtml
走到汽车边上的时候突然听见猫叫的声音,两人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把这个掀起来看看。”周

向往的生活:神奇建造再起波澜 夜宿山洞  http://www.gxpme.cn/na5y.shtml
祁柒得意的站在沐白身前,脸上挂着些许傲娇,眼神却似乎带着丝丝期盼。宛若学堂里考了满分

相府假千金重生了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gxpme.cn/n43j.shtml
夜入三更,整个京都好像都陷入寂静,只剩虚空中一轮清月还独自散发着光华。天武侯府,小侯

我不是高手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gxpme.cn/dthq.shtml
星光经纪人办公室“杨导的戏女主角换人了!”瘦高个青年遗憾地对面前的女人说道。他是星光

玄幻之无限制觉醒之病痨鬼  http://www.gxpme.cn/so1r.shtml
苏暮秋猛然抬头,旋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满堂酒客闻言齐刷刷昂首,争先恐后想瞧瞧那白衣青

绝境逢生之王牌探险家在线阅读丞相求亲  http://www.gxpme.cn/xaf5.shtml
第二天,苏决明如约把汤送到了苏杞那里。然后在苏杞得意的眼神中委屈地退出来,一转身躲在

我的神话世界行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gxpme.cn/s196.shtml
韩风痛哭的跪倒在老人面前,他将这些年来积压在内心的压抑全都释放了出来,经脉被堵,无法

求你闭嘴吧之山之精灵现身(10)  http://www.gxpme.cn/biww.shtml
让这名死去的村民不要动不动就在自己面前趴着。男儿膝下有黄金。林云问道:“你还想不想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日早来了一天之如她所愿(3)

    欧末双手提起裙摆,绕过莫少离,往婚礼大堂的方向走去。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掌握住了欧末纤细的手腕,欧末不可思议的回头,看见了莫少离那完美无瑕的俊脸慢慢靠近。随即是一个低沉带有磁性的男音响起,“这九六样就放弃了?”站在远处的陈昂也是云里雾里摸不清二爷的思绪。欧末有些气急败坏,用力甩了甩握在自己腕上的大手,却

  • 高手纵横第九章在线阅读

    在官道上走了五天,俞文川一家终于抵达了上京。如今府里人口渐多,俞家早年那处两进的宅子就是想住也不够安排了,所以此次回来上京,俞府一家老小入住的仍然是范氏名下的太常寺的那处三进的宅院。因为入了冬不便大肆翻修,提前到京的下人只能精心的把各处房舍打扫干净,拾掇整洁,另按照大小姐俞向晴的吩咐,重新置办了一些

  • 一念成王在线阅读第六章

    “轰”一把阔剑**大地,裂纹四起,恐怖的力道连大地都震了三震。杀意在白帝城外弥漫开来,夜晚的宁静被撕裂。那把阔剑之上稳稳当当立了一人,抱胸低首,颇有几分睥睨天下的味道。他额上绑一条红带,头比宝国寺的和尚还要光亮,浑身肌肉隆起,虎背熊腰,健硕无比。“老二,青石峰被你一剑削断,你要赔。”蜀山来的大块头顿

  • [汉尼拔] 食人魔食用指南在线阅读第4章

    暑假,叶晓天去了陈凌的公司实习。本来他没想要去的,但是老师说陈总这次特意给他们专业即将大三的学生也提供了几个实习名额,而且还点名问到了他的学习情况,说挺欣赏他的,如果愿意暑假可以去她公司实习。自己学的就是国际贸易专业,也挺对口的,陈凌的公司又是Z省同类公司中最大最强的,他们这个专业的毕业生也都以能进

  • 听见雨声家

    高手,是用来鄙视的。天才,是用来践踏的。强者,是用来垫脚的。神魔,是用来摧残的。人不犯吾,吾不犯人。人若犯吾,吾让他连哭的地方都没有。偶尔扮扮猪吃吃虎,杀杀神除除魔,为了宇宙安宁与修罗界大打出手,与黑暗的毁灭上演一出巅峰的对决,他们的命将如何。微风轻轻吹抚过神州大地,时间的轮回造就了宇宙,时间的轮回

  • 我执掌了生死簿在线阅读恋人间的心灵感应

    “你知道我有女朋友的……”厉盛爵冷着脸,“希望以后你能行为检点一些,不要勾引别人。”连看都不愿再看虞小夏。在他心里,认定了虞小夏是个危险的坏女人。既勾引有主的男人,又抽烟,还总是那么不讲礼貌。厉盛爵又想起毕芊芊,那是一个多美好的女孩子,眼神清澈见底,总是傻乎乎的,又很可爱。虽然任性了一些,也喜欢疯狂

  • 魔道祖师之冉风拂臣第7章在线阅读

    从认识的那天起,天外的凤鸣镇上又好像多出了一个站街等人和会动的NPC。在一次攻城战结束后我才发现。那时喋喋不休的女孩每天都会频繁出现在驿站的某处,点上一杯香茶一坐上,有时就是一整天。说来也有些惭愧为了最近的五城,和准备下个月的大区争霸赛,一直忙前顾后的我,忘了某处还有人在一直等着,当时的那个‘傻’大

  • 消逝未来极寒之地大魔王

    雪尊坐化前,召回了四个在世间逍遥的上神。集四位上神之力从寒井之下催产出了二代族长百歌。嗯,为什么叫催产呢,前面不是说了嘛,雪尊他老人家:兢兢业业呕心沥血春蚕到死丝方尽的建设极寒之地,把二代族长的事忘了····按照女娲的授意,每一代新族长被寒井孕育出后,前代族长只要去寒井之下把生命之力传给它就算完成任

  • 英雄Hero在线阅读第9章

    林弘山看他的笑眼,觉得这牌慢慢打也是可以的。赢了两三把之后温良玉过了瘾,收起在牌九上的心思,一面教一面说起上海圈子里的几位公子哥:“今日去见的那几个,他们算是一党,你现在和他们算是合得来了,他们是比较野蛮的,喜欢舞刀弄枪、骑马、出去打猎什么的,钱闲得没地方搁还要练什么跆拳道。”“跆拳道你知道吗?西洋

  • 小故事集在线阅读第5章

    “我没死?那我这算再次重生?”此时一处楼阁内,一少年双腿盘溪而坐于一架古色古香的紫檀香木床上!呆若木鸡般的眼神,好似在告诉别人,“我是白痴”一般!而此人却不是白痴,正是被那星空道人所救下的李修缘!至于为何李修缘会再次重生,现在对于李修缘来讲,这将是一个难以触及的遥远秘密!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痛的眼角,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