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天才校草是校花之第二章

作者:夜郡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的赵氏略歇了歇,便拿上定安候府送过来的书信,带着刘妈妈和几个小丫鬟一路往老夫人的小佛堂去了。

老夫人自五年前搬进南边的小佛堂以后,便不大管府里的事情了,她年纪大了爱清静,若不是大事,赵氏一般也不会去找她。

说起来这位老太君,年轻的时候可是上过战场,见过千军万马血流成河的,不是简单的女子。

自十六岁与老侯爷在乱世之中结为夫妻,草莽起家,投奔明君,多年随军征战南北,相互扶持,生死与共,巾帼不让须眉,威望极高,便是军中将士也都对她这么个娇弱女子赞不绝口。

她从不是悔叫夫君觅封侯的女人,她是能与男人比肩而立的女子,从十六岁到二十八岁,整整十二年,大邺建国,余家领爵,她从一介农家女子跃身为侯夫人,开国功臣,超品诰命,一时荣华万里,风光无限,与老侯爷更是伉俪情深,广为佳话。

她的前半生是精彩的,传奇的,可安定下来后,反倒没那么如意。

从前四处征战行军时,她曾连着半月以土充饥,也曾深陷泥沼困顿其中,她受过剑伤,挨过刀砍,至今身上仍有狰狞的疤痕,还在冰天雪地的行军路上失去了她的第一个孩子,当时只是觉得肚子绞痛,等她晕倒在地的时候,身下的衣裙已经殷红了一片,军中条件艰苦,小月子也没坐好,不知道是不是那时候伤了身子,后来一直子嗣艰难。

从前打仗的时候,把性命都抛诸脑后,更不敢奢望孩子了,她真正想要给老侯爷生一个孩子的时候,是在开国封爵之后。

她觉得时候到了,该生一个孩子了,余家不能没有后嗣,但她当时已经二十八岁了,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生,她就跟老侯爷说,要是她不能生了,就纳几个年轻的妾吧,总不能叫余家绝后,话才刚出口就被老侯爷呵斥回去了,他抱着她,说这辈子只要她生的孩子,要是她不能生,他就不要孩子了,就跟她好好过一辈子。

当时老夫人感动的泪流满面,她一直是个刚强的女子,受伤流血的时候,艰难困苦的时候,她都没哭过,可却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句话,她哭的停不下来,这时候她就下定决心,这个男人是真的对她好,她一定要给他生一个孩子,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但她身子一直不好,从前留下的旧伤一到阴雨天就酸痛不止,她怀的孩子不少,可总是坐不住胎,先后小产了四个孩子,到年近四十的时候才生下了如今的昌顺伯余文轩。

本以为这就圆满了,儿子刚十岁的时候,老侯爷又突然暴病过世,老夫人悲恸的差点随他而去,但她不能,她还有儿子要教养,还要支撑着整个昌顺候府。

老夫人强撑着自己,独自带着儿子长大,她自认为对儿子的教导没有问题,悉心照顾,名师指点,自幼教的都是忠君爱国之志,纵然不求教出个栋梁之才,可至少得是个正直之人吧!

可这儿子还是叫她养歪了,不求上进,贪好美色,纨绔不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把儿子教养成了这样?

五年前余家被卷进鲁王造反案的时候,儿子跪在她脚底下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她觉得愧对老侯爷,把他们唯一的孩子养成了这般不争气的样子!

可她终究还是不忍心,把她开国时领诰命的那身华服拿了出来,她珍藏了几十年,她有好几套吉服,从圣祖爷到如今的启元帝,一朝一换新,可唯有这一套,是她最为珍重的,那料子虽已经老旧了,但纹理细密繁密,奢华依旧,仿佛几十年风风雨雨都存在这件衣服上了。

她为了儿子,为了侯府,拉下了老脸,舍弃了执拗一生的傲气,进宫求见长公主,用她开国的功劳为余家保下了爵位,可终究,昌顺侯府成了昌顺伯府,老侯爷留下的家业爵位,不过才第二代就败在儿子手里,她也不怪长公主,那也是个可怜人,也在苦苦支撑着祖辈父辈的基业。

昌顺侯府换匾的那一日,看着挂了几十年的镏金大匾被摘了下来,换了一块新木的昌顺伯府上去,她心里简直百转千回痛如刀绞,一回头,看见儿子还笑呵呵地站在那,为保住了爵位而沾沾自喜,为还能多消受几年荣华富贵而乐不可支,她怒不可遏,扬手狠狠打了他一巴掌。

回身之际她终于心觉无力,子嗣如此,大厦将倾,基业将覆,她还能再活几年,还能再撑着余家几年呢?

自那之后老夫人就搬进了小佛堂,她开始信佛,甚至觉得可能是因为她和老侯爷前半辈子杀孽太重,触怒了佛祖,累及了余家后嗣,所以他们家才一代一代子嗣稀薄。

她在小佛堂里终日烧香念经敲木鱼,渐渐孱弱老迈,失了往日的光彩,如今再看这佛堂里虔诚老迈的妇人,还有谁能想到属于她的那段乱世华年。

赵氏一进小佛堂,就闻见淡淡的檀香味,她轻声慢步地往里走,老夫人怕吵,这个规矩她知道。

走至里间,瞧见老夫人靠在卧榻上读经,赵氏定定脚步,低眉顺眼道:“母亲安好。”

老夫人抬了抬眼,把经书搁在螺钿小几上,淡淡道:“你来了,坐。”

老夫人一身赭石色竹纹长褙子,梳着整齐的发髻,只系了一条墨绿色镶绿松石的抹额,眉目坚稳,精神不错。

她看看赵氏,都不用问就知道她是为什么来的,便道:“定安侯府定下意思了?”

赵氏动动嘴,又憋回去了,奉上手中的信纸道:“母亲过目,这是定安侯府送过来的信,许是他们不好意思当面说,便在信里先问了咱们的意思,说是找个空闲日子再面议商谈。”

老夫人揭开封皮,上下扫了两眼,冷笑一声,眼中尽是讽刺。

赵氏不知如何接话,只好板着身子僵硬的坐着。

老夫人把信纸往榻上一撂,斩钉截铁道:“退了这门亲,尽早退,呵,真当自个是个香的了,咱们还不稀罕呢!”又看向赵氏,“退亲可以,只一样,这亲事他们方家要退的,理由也只能在他们家出,我不管他们说什么理由,但凡敢抹黑我家慧姐儿的名声,我这把老骨头第一个饶不了他们。”

赵氏温言劝慰道:“媳妇知道,断不会让他们辱了咱们余家的名声。”

“这事,”老夫人叹了口气,“跟慧姐儿好好说,她性子要强,别刺的她难受。”

赵氏道:“母亲放心,媳妇一定好好同慧姐儿说。”

想想又问了句,“退亲的事,要不要等伯爷回来再商议一番?”

老夫人气的拍桌子道:“与他商议作什么?没骨气的东西,他能舍得弃了与候府的亲事?还不是巴巴凑上去叫人笑话!”

赵氏尴尬一笑,“母亲息怒。”

老夫人顺了顺气,语气也和善起来,问赵氏,“二丫头如今还常头晕吗?她这是胎里带出来的毛病,要好好养着。”

赵氏忙道:“这几个月已经好多了,没怎么犯了,万望菩萨保佑,把二丫头这十几年的老毛病消了去。”

老夫人看看赵氏,心里感慨,爷们不顶事,家里女眷也抬不起头来,这个媳妇不容易啊,自个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她知道,这么些年儿媳妇也委屈,余家降爵她受了不少闲言碎语,从候夫人成了伯夫人,去年又出了那样的事,实在有些愧对她。

老夫人一直是个刚直性子,不怎么会说场面话,此刻却也放软了声音对赵氏道:“你操持内外劳心劳力,也要顾着自己的身子。”

一边吩咐左右,“把我柜子里收着的老山参和血燕给夫人带回去。”

赵氏略惊讶了一下,旋即笑道:“劳母亲费心了。”

赵氏惊讶倒不是因为收了老夫人的东西,她不缺这些,老夫人也一向大方的很,金银绫罗,珍惜药材什么的不少给,只是难得见老夫人的好语气,在赵氏的印象中,仿佛嫁过来十几年里,老夫人的脸色总是严肃板正的,鲜少见到她和善带笑的样子。

老夫人年轻的时候也是很爱笑的,那时候再怎么艰难也能苦中作乐,如今荣享富贵却难再得欢颜了。

说了一会子话,老夫人按按眉心,似乎是累了,赵氏很有眼力见地告退了。

出了小佛堂,赵氏脚步都不带停顿的,直接就往海棠院去了。

半个时辰后,赵氏从海棠院里出来,才出门口,就听见里头一阵噼里啪啦砸东西的声音。

赵氏跟刘妈妈对视一眼,叹道:“罢了,随她去吧!”

海棠院里间的遮纱大床上,正伏着一个嘤嘤哭泣的年轻姑娘,丫鬟仆妇都屏退在外,只有一个年老的妇人站在一旁劝慰。

“大姑娘?”甘妈妈轻轻叫了一声。

慧容转过身来,一张粉面早已哭的花了妆,脂粉交痕,大眼睛里含着泪水,犹自不忿,“他们定安侯府凭什么退我的婚事?凭什么?我一没败坏名声,二没辱没家门,他们有什么可嫌弃我的?”

慧容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这个时代的女子被退亲是很严重的事情,旁人会觉得这家女子的德行有问题,不然人家为何退你的亲?

不止影响自己,还会影响门风和家里未出阁的女子。

慧容伤心不已,甘妈妈看在眼里心疼的不行,甘妈妈是慧容生母高氏的陪房,也是高氏的奶妈妈,自慧容年幼时就一直陪伴照顾她,如同自个的亲孙女一般。

甘妈妈上前把慧容搂在怀里,哄道:“唉呦,大姑娘,夫人说了,不是退亲,是两家解亲,由头在方家身上出,断不会辱了姑娘的名声。”

“姑娘你这般天姿国色的人,是他们家有眼无珠没福气,呸,也不瞧瞧他们那世子是个什么浑东西,也配挑三拣四?”甘妈妈恨恨骂道。

从前那方家世子在甘妈妈嘴里是千般好万般好,又是玉树临风潇洒非凡又是人品贵重待人可亲的,直把慧容说的心神荡漾,自觉寻着了极好的夫婿,如今两家撕破了脸,这方世子又开始变成浑东西了。

甘妈妈骂了半晌,又劝慰慧容,“姑娘可放宽心吧,且等着,看方家娶个什么样的巡海夜叉女罗刹回家去,有他们后悔的时候,候府又怎么了?咱们瞧不上!往后姑娘必定嫁一个比他们家好百倍的人家,叫他们眼红去!”

见慧容满面泪痕,甘妈妈忙叫人打了热水进来,用棉帕子绞湿了给她擦了把脸,摸着慧容的头发道:“姑娘快别想那些糟心事儿了,灶上一早炖上了冰糖燕窝粥,现下已经软烂了,姑娘起来用一碗可好?”

慧容退亲之事一定下,赵氏一点也没耽误,定了日子与定安侯夫人面谈,互相退回婚书和订亲玉佩,用的理由是方家世子要外出求学,先以学业为重,此事便算了结了,至于这理由,着实牵强,估计也没人信,不过信不信的也无所谓,只要有一个能让两家都不失面子的理由就行了。

定安侯夫人的态度很是高傲,她本就不喜余家,更觉得连九天仙女都配不上她的宝贝儿子,这回过来余家商量退亲一事,本以为余家是要出言挽回几句的,她连拒绝的话都想好了,谁知道赵氏根本没想挽回,笑语盈盈,言谈得体,仿佛在说一件很随意的事,好像根本不在乎这门亲事,根本没把他们家放在眼里似的,这可把定安侯夫人给气坏了,感觉自个跌了面子,气急败坏地走了。

慧容正式退亲的这一天,昌顺伯余文轩刚结束为期的六天的“外派任务”,从京郊置业司赶回了府里

延伸阅读

美尚源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g2f8.shtml
暂无

乐欣户外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6llj.shtml
乐欣户外隶属于乐欣公司创办于2007年,位于全球很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中国义乌,

九阴龙爪手卤味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otd.shtml
九阴龙爪手卤味以精选新鲜、丰富、健康的食材为中心,小火慢卤,制作出外焦里嫩,软糯和柔

苏州阳澄聚金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g8sd.shtml
阳澄聚金大闸蟹网站推出阳澄湖大闸蟹礼券销售渠道,阳澄聚金水产养殖公司在建立初期,通过

龙鼎门业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pw9i.shtml
任丘市龙鼎门业拥有成套高明的不锈钢制品生产设备和一只技术力量雄厚的研发、生产和服务的

超精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ypxy.shtml
很精机械成立于2001年3月,是专门为转化生产浙江大学科技成果之一的自动卡尔费休水份

好捷斯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nt84.shtml
好捷斯光电开关位于广东深圳市南山区。主营亿光光耦等。在电子元器件-光电子器件行业获得

五月天KTV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b0nh.shtml
五月天KTV加盟详情五月天娱乐会所全新开业,精美的内部装修,华丽典雅、温馨浪漫、华而

冰雪儿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p4du.shtml
冰雪儿家用电器是一家从事商用冰箱、保鲜柜、陈列柜、冷柜等各类酒店设备及电器产品科研、

优丰鼎加盟  http://www.usine-opera.com/p5t8.shtml
优丰鼎银饰创建于2009年,是国内饰生产的工厂。主要生产【纯银、白铜、青铜等系列产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牵指第五章

    对于习惯校园生活的人来说,校园生活是一件很快乐的体验,对于不习惯校园生活的人来说,好吧,比如像藤原紫苑一样,她之前接受的精英教育全部都是按她本人的能力来制订的,当然她不想学也不会有人强迫她(谁让一辈子不能出门,学得再多也没用),不过依着她的生活学习是生活的一部分。习惯一个人的学习,再面对一个班的人一

  • 我!恶人杀手第9章在线阅读

    9“一起睡觉。”“睡觉?”灵晨张开手指,从手指缝里偷偷看顾墨城,“咱们不是每天都一起睡觉么。”“不一样。”顾墨城抱着人转了个圈,转到床边,将人轻轻地放在柔软的被子里,柔软被子将灵晨的身子包裹住,他现在的样子倒真有点像个小天使,皮肤白的泛着诱人的光泽,大眼睛因为迷惑而呆呆的望着顾墨城。顾墨城单手扯开胸

  • 丑女大小姐在线阅读第4章

    聂离桑不知道师父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你到了就知道了!”聂大川神秘兮兮地说道。聂离桑是个听师父话的徒弟,师父叫他往东,他从来不会往西。师父准备了一挑子东西,有仓库里搜寻出来的面食,有菜园子里种的几棵青菜,前日聂离桑从山下带回来的两斤鸡蛋,他自己炼的两把无人问津的破剑,还有破烂堆中搜寻出来的废料制成的两

  • 那个面瘫总在要抱抱在线阅读第7节

    “师妹,你不要闹了好不好,跟我回去吧,师傅他老人会着急的。”张凌飞,长得极为英俊帅气,年龄也就在二十左右。“你烦不烦啊,滚开,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不用你陪着。”赵芸芸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张凌飞,绝世的容颜闪过极为厌烦的表情。“师妹,你能不能不要任性了,外面人心险恶,小心被骗了,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如何

  • [古罗马]如何与暴君尼禄离婚在线阅读第8节

    傍晚。苏鸿回到宿舍时,天空又下飘起了雪,他独自坐在木门前,看着黑蒙蒙的夜色,他的眼皮又跳动了一下。从山谷回来到现在,都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跳动了,苏鸿有种不祥的预感,会出大事。雪越下越大,一阵寒流涌进房中,将屋内散发微弱火苗的油灯媳灭。苏鸿轻叹一声,起身走进木屋,摸来火烛,将油灯在次点亮。昏黄的灯火在

  • 清宦行在线阅读萧二公子的秘密

    “萧宁瑞,你听到老夫说话没有?”半晌,还在惊讶中未缓过神来的宁瑞,终于听到叶安的吼声,慌忙半跪在地上。“小侄刚刚走神,望叶伯父赎罪!”叶安看出宁瑞表情唏嘘,冷哼一声:“怎么,你是不是很奇怪我对泽儿的态度?”“小侄不敢!”“奇怪就奇怪,有什么不敢的。”叶安的语气里有几分不屑。宁瑞将头垂得更低,“小侄是

  • 宁小姐,好久不见在线阅读唱歌

    出发的时间是早上八点半,陈绪八点一十就到了学校正门口。老向和英语老师也在。看见陈绪老向和英语老师殷切的询问了一番,天已大亮,老向让陈绪到车上坐着休息会,被陈绪拒绝了。她将书包放在车上然后下车和老向他们一同坐在学校大门口的凳子上等着其他人到来。“老向早上好!英语老师早上好!陈绪早上好啊!”听见声音,陈

  • 我在异界开展了工业革命之胡汉三的舍友们(8)

    还不等我开口说话,那个口音浓重的青年人拿着破酒瓶子,就狠狠地向我砸过来。破碎的酒瓶子在我的眼里越来越大,就在这关键的一刻,我大喝一声:“给老子停下!”“嗯?!”口音浓重的青年还真的被我震慑住了。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疑惑和不解,是谁给了我呵斥他的勇气?我明白,在这种危机关头中,只有震慑住敌人才有逃生的

  • 痛觉障碍峡谷沸腾,ad绝响!

    ps:高潮来了!请各位带好耳机,打开音乐软件,播放soldout!来吧,come!上下换路,是极为正确的选择。洛手打剑姬本身就占不到便宜,反正都是抗压不如让下路解放去压制剑姬,更何况对面下路已经没有一塔,诺手想要一打二也并非不可能。当剑姬还在疑惑为什么诺手还不上线时,草丛里突然冒出一个戴帽子的约德尔

  • 捡来的雌性被雌性拐跑了!之0-1 简历投递(1)

    “其实我疑惑很久了。”按着手背上的输液止血贴,坐在人力资源办公室里的博士开口说,“在招聘要求里标注性别,不是违反劳动法的吗?”梓兰认真的思考了下:“您说的是哪个国家的劳动法?”“啊,这个啊……”理智不足的博士思考无果,果断放弃,“不记得了,反正失忆是刀客塔的特权嘛。”“您又在说我听不懂的话了。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