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总裁为何如此多娇在线阅读第九章

作者:钱形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九章 弓

静心居乃是历代浩然宗掌门起居静修之所地,屋内烛火闪闪,萧子期正向师父卓越请教功法之事,只听屋外响起司徒焦急的声音“师兄你可要帮帮师弟啊!”话毕司徒已然进门一看师侄子期也在。

为了掩饰尴尬轻咳一声漫步走入静心居开口道“萧师侄也在啊!”

萧子期起身恭敬拜礼“子期见过司徒师叔。”

其实卓越早已料到师弟会来,因为每次司徒浩受责罚的时候师弟都会来找自己诉苦“子期你下去吧!”

“是师父!”

司徒一看屋内只剩下师兄弟二人忙诉苦道“师兄你帮帮师弟吧,因为浩儿的事师妹对我是不依不饶啊!”

司徒浩的娘亲乃是李长风收下的外门弟子,李长风是诸葛的师兄,也是浩然宗前任掌门,已经病故多年。

司徒浩的娘亲家族乃是散仙家族实力很是不俗,司徒也是贪恋其家族实力才与司徒浩他娘偷食禁果,结果二人结成连理之后,司徒才发现师妹乃是世间少有的悍妇,但悔之晚矣。

卓越叹了口气“师弟并非师兄不帮你,浩儿这些年犯下太多过错,门中多有怨念,我若现在去找师叔为浩儿开脱,岂不是薄了师叔的面子,更何况我是掌门怎可出尔反尔。”

“师兄每次浩儿受罚,最苦的却是我,能吃上剩饭剩菜的已经算不错的了,更严重的是夜里连个休息的地方都没有,师弟我真的很苦啊!”

卓越无奈道“师弟啊不是师兄说你,身为一阁之主看似风光,在家却如此窝囊,正是你的一再忍让才造就了师妹的步步紧逼,妇人之仁宠坏了浩儿,浩儿不可能一辈子呆在宗门,你可曾想过有一天浩儿踏入世俗,一旦招惹他人惹出事端,名门正派有可能还会给你几分薄面,但魔门各派谁会在乎你司徒的身份,你们的宠溺纵容会害了浩儿的,古言慈母多败儿,但在师兄看来弱父多败儿用在你身上亦不为过。”

司徒唯唯诺诺点着头“师兄说的对,都怪我太懦弱了,可浩儿跟他娘那里我该怎么说啊!”

卓越叹气道“浩儿的事总要让师叔消消气,过段时日师叔气消了我会找师叔谈谈,相信师叔不会太过为难这些孩子的,不过不处罚是不可能的,毕竟门规并非儿戏,处罚个一年半载的也就是了,至于师妹那里若再为难你,你便让师妹来找师兄分说便是。”

司徒一听师兄的话心里便有了底“司徒谢过师兄了!”说完忙转身走了。

卓越喊道“师弟我话还没说完呢!你这般着急干什么?”

“我还要赶回去向师妹复命呢!”司徒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司徒离去的背影卓越摇了摇头“对牛弹琴!”

炼器阁内花老做在一旁很安静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花老看着脸色苍白的清风开口道“把手深出来!”

清风无比恭敬道“有劳花老了!”说完将右手伸向花老面前的桌子上。

诸葛则坐在一旁未曾言语,战天跟岚儿在外面玩,而柳木则跟师妹在堂前准备饭菜。

花老闭着眼为清风把着脉,只见花老眉头一会紧皱一会儿微微点头,过了好一会儿花老睁开眼将手拿来看着清风“你体内之毒跟我想像中一模一样,这毒现在侵蚀了你全身,五脏六腑全身经脉无一遗漏,想要清除极难。”

清风叹息一声安慰自己道“我早已看开一切。”

诸葛一直皱眉“花老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花老捋着胡须笑了笑“你们别急听我把话说完,有两个办法。”

清风看着花老平静道“我想听第二个办法。”

花老好像早已知道清风会这么说“修道之人大不会选择第一个方法,毕竟一身修为修行不易,先费再后立乃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诸葛插言道“废除修为,从筑根基!”

花老继续道“第二个方法能不能成功要看天意!”

清风跟诸葛都疑惑着看着花老等着花老解释。

“伤你师妹的那把剑很有可能出自极北酷寒之地的天山,天山自古便以铸器而闻名,很多上古法宝皆出自天山冰宫,此剑乃是冰属性法宝且极为阴寒,剑身有残缺你们浩然宗打听这么多年都没有关于此剑的来历,想必此剑必是很少出世的那种,天山仙宝众多有这么一两件遗失在外也很正常,你们去天山打探必定会有结果,只有知道那把剑的来历才能找出相应的方法,只是天山路途遥远且极为寒冷,就算修道之人都很难在这天山安然无恙,而冰宫之主莲月仙子性情古怪,她若不想说就绝对不会说。”

诸葛点着头说道“莲月确实脾气有些古怪,但不至于不会见我这老友一面吧?”

花老笑着摇了摇头“见也许会见,只是莲月绝对不会回答你的问题,因为你跟莲月还谈不上熟识好友。”

“确实如此!”

花老接着说道“但有一个人莲月却会见,而且还会对这个人有求必应。”

诸葛与清风异口同声道“谁?”

花老抬手指着院子内正玩的开心的两个孩子,开口道“此人便是战天!战天手中有一物与莲月有着莫大的关系。”

诸葛忙问道“花老这战天身上稀奇古怪的东西确实有不少,不知道花老指的是哪个?”

花老捋了捋胡须喝了口香茶道“战天整天背在背上的那把弓。”

诸葛一听猛然站了起来把花老吓了一跳“什么?”

“那把弓啊!”花老重复道

诸葛瞪大眼睛咽了口口水墨迹道“弓……弓……被我给扔了!”

花老猛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什么,你给扔了”花老用手指着诸葛“好你个小王八蛋,你……你还真是人才啊,还给扔了,扔……扔哪儿了?”花老双手一摊“这可是希望啊……希望明白不?”

诸葛闭上眼说了一句“柴房!”拔腿就跑,花老一听差点没被气晕,起身跟在诸葛身后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着“完了,希望变成灰了!”

清风起身跟在花老身边扶着花老生怕花老摔倒,院子里战天看见师父,花老还有清风师兄迷惑不以,用手挠着头看着天,想了一会儿想不明白便跟岚儿继续玩了起来。

堂前内柳木坐在木凳上正往灶内添着木头,嘴里还叨叨着“一把木弓而已,怎么这么难烧,这都烧了半个时辰了,真是奇怪!”

这把弓便是诸葛扔在柴房里的那把,刚才柳木堂前生火需要些木头,所以在柴房内抱来的,抱来后才发现有把木弓,以为只是当柴火呢所以没有多想便生火用了,谁知半个时辰了还烧不烂,柳木偏偏不信这个邪嘴里叨叨不断“我就不信烧不烂你,我加火,我再烧。”

诸葛冲入堂前看见柳木正在凳子上烧那把弓呢,嘴里还叨叨个不停,诸葛忙一把将柳木推在地上,用树枝将弓从灶内拨了出来,诸葛坐在木凳上用手拿着弓反复看着。

柳木坐在地上看着师父“师父你推我干什么?”

诸葛转头看着柳木用手指着柳木“你这个二货呦!你差点坏了大事!”说完诸葛拿着衣袖反复擦拭这这把弓,嘴里叨叨着“还好还好!”

此时花老与清风到了,花老忙一屁股坐在地上,就这么与诸葛反复拿衣袖擦拭这木弓,嘴里跟诸葛一样嘟囔着“还好没事,还好没事,不然就乱套喽!”

清风忙将师父跟花老扶起“让前辈跟师父为清风担忧,清风很是惭愧!”

就这样诸葛与花老一人抱着弓的一头就这么走出了堂前,清风将地上的柳木扶起,“师弟莫要做太多饭菜!”说完走了。

“都怎么了?奇怪?”柳木挠着头想了想搞不明白,随做在凳子上忙碌起来。

院子里战天看见花老跟师父正抱着自己以前背着的那把大弓,一路走进炼器阁偏殿,一边还傻呵呵的笑着。战天抬头看着天自言自语道“师父他们怎么了?好奇怪啊!”

诸葛跟花老将大弓放在桌子上反复研究反复擦拭半天,确定大弓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二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清风坐在一旁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花老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喝了一口酒“啊好酒啊!”

诸葛看着桌上的木弓“这什么木头啊,还真是结实啊。”

花老松了一口气看着诸葛说道“你看看这把木弓上可有一朵莲花的印记啊!”

诸葛反过来复过去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花老这上面什么也没有啊!”

花老正惬意的喝着酒,一听没有,一口酒喷出老远,转过头看着诸葛怀疑的问道“没有吗?”

花老起身围着弓转着圈反复找来找去确定确实没有莲花印记,疑惑道“还真没有。奇怪了怎么会没有呢那天我分明看到了啊!”

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弓用手拉弓,可是花老连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这弓既然纹丝不动,难道自己上了年纪,力气大不如前了?那至少拉开一点啊这样面子上也过得去啊,想到这里花老撸了撸袖子又拿起弓拉了一次,邪了还是纹丝不动。

一旁的诸葛看到花老的样子捂着嘴强忍着不笑出来,花老发现诸葛的样子把弓递到诸葛面前“老夫年纪大了,浑身酸疼使不上劲,你来试试。”

诸葛心想试试就试试,一张弓而已,自己以前拉过弓的,这可是有窍门的,随猛一用力拉去,谁知这张弓还是老样子,花老用手指着诸葛哈哈大笑,诸葛气不过忙一扎马步捋起衣袖,像凡间猎人一样大喝一声“开!”

诸葛用上了仙劲,可是这弓尽还是那般动都不动,诸葛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正指着自己哈哈大笑的花老,诸葛哼哼道“花老咱俩是乌鸦笑猪黑――谁也别笑话谁,彼此。”

清风疑惑不解,起身恭敬道“花老,师父不若让清风试试。”

二人一愣,花老说“清风你有伤在身,这凡力仙劲应该不如我们吧?我怕你再次受伤。”

诸葛点头附和道“花老说的对,你不要逞强啊!”

清风拿起桌上的大弓研究了一会道“我想证明一个问题。”

二人愣了一下,问题?花老想了一下道“那好你试一下吧,但莫要逞强。”

清风点头轻试了几下弓弦,一用力气这弓尽然拉开了,但却只拉开一半,此弓确实很难拉开,自己几近全力了,把弓放在桌上,清风看着发愣的二老“花老,师父此弓非同一般,就算清风全盛之时也很难拉满此弓,清风怀疑这张弓上下过禁制。”

禁制?二人面面相觑,似乎也只有这种解释才说的过去,花老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清风道“清风!你去将战天叫来。”清风没有多想便走出炼器阁。

一会儿功夫战天跟在清风身后满是疑惑的来了。

花老看着战天指着桌子上的弓“战儿你可认得此弓。”

战天看着桌上的木弓疑惑不以,这不是自己以前背着的那把弓么!

花老继续问道“你可曾想起此弓怎么来的,叫什么名字吗?”

战天挠着头想了一会儿摇头道“前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知道。”

花老疑惑不解或许是战天根本就不知道比弓的来历,只是好玩才背在身上,突然花老闭眼一想不对战天应该可以拉开此弓才对,忙看着战天道“战儿你拉一下此弓试试。”

战天虽有些不明白花老的意思,但还是应道“是前辈!”

此弓太大战天才七岁尽然还没有这张弓立在地上高,战天拿着弓在殿内空旷的地上,单膝半跪地上扶正大弓,只见战天一使劲这弓居然被战天拉满了,而且战天还反复拉开几次都是满弓且毫不费力。

突然殿内有些地动山摇般晃动,而且几人竟然看见弓身上有红色的莲花一闪一闪。

花老忙喊道“好了战儿别拉了!”在拉这大殿估计都得被战天给拆掉了。

战天停了下来将弓交给花老,随后退后站在一旁。

花老一摆手道“战儿你先出去跟岚儿玩会吧!”战天恩了一声跑到院子玩去了。

花老看着诸葛跟清风说道“看清楚了!此弓的确出自莲月之手,而且下有极强的禁制,非一般人可以拉开,清风之所以可以拉开,或许因为跟战天体质相似的原因,我探查过战天,他身上没有任何修为跟法力。”

诸葛皱眉道“这禁制还真是古怪,好像是专门为战天炼制的,别人根本拉不开。”突然诸葛呀了一声一拍大腿“战儿不会是莲月遗失在外的孩子吧,要不然怎么会有这般古怪厉害的神弓。”

“放屁!”花老用手指着诸葛“你这脑子想象力够丰富的啊!这话可以乱说吗?要被莲月知道这事儿,莲月还不得把你大卸八块。”

诸葛斜着眼撇嘴道“要不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战天手中会有这等宝物。”

花老嗯了一声“或许是天意吧!”

“对了师父!有一件事我一直没空询问,这小师弟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清风因刚出关有不少事要与师父讨论,也就把小师弟脸上伤痕的事儿给忘了,正好这会儿得空,忙询问诸葛。

诸葛叹了口气“哎!别提了,这伤是司徒浩给打的!”

清风一听是司徒浩打的本来苍白的脸变得有些铁青“小师弟刚入师门第一天就被这司徒浩给打了,真是欺人太甚了,以前这司徒浩跟那几个孩子就到处惹事生非,这几个孩子都被他们宠溺的有些过头了,如果不给这些长老一点教训,任由这些孩子成长下去,将来必定会给师门惹出不少麻烦。”

诸葛道“你卓越师兄已经处罚过了,罚那些孩子在这后山玄冰洞面壁三年,也给那几个长老提醒过了,如果他们几个依然不听劝告,到时候我会亲自处理!”

清风仍对这几个长老不太放心“三年来说这几个长老恐怕不会就这么听话的,这些孩子被宠溺惯了,面壁之事恐怕这几个孩子待不住的,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找各种理由将他们放回来了。”

诸葛叹了口气“这些我也想过了,只要他们不再惹事生非就好,何况卓越已经把事处理了而且也很合理,如果师父我太过不依不饶,只会让卓越没有面子,事情闹的太大也不好,毕竟卓越乃是浩然宗的掌门,我这个做师叔的不能对他的话置之不理。”

清风点点头“还是师父考虑的周全!”

延伸阅读

张日山之百年安好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4y7e.cn/aw9w.shtml
夕阳西下,轩辕月的肚子也饿了,正准备带着张大郎离开,王府远处却忽的传来一阵巨大的灵力

总裁他另有所图之保证创意到你接受不了  http://www.4y7e.cn/xnos.shtml
“好嘞,您瞧好吧!”一听留在皇宫照顾奇珍异兽,沐妖妖就有了精神。【3G书城】她正愁不

捉婿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4y7e.cn/spjr.shtml
夏柔有赵惜时家的钥匙,也没敲门,直接走了进来。看见她在看手机,也没说话,把早餐放在餐

毒萝纪小薇一杯浊茶  http://www.4y7e.cn/xjyf.shtml
等姐妹二人出来时,陈阳正在练习走桩拳法,离一秋坐在旁边观看。陈阳注意到齐凌燕背后背有

师总监的秘密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4y7e.cn/pf88.shtml
五年前,顾念生已经从Y市的一所大学毕业两年了,还是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工作换了

神武泪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4y7e.cn/szp.shtml
小路英爽,15岁,就读于离书店最远的四天宝寺3年B组,来自天朝的交换生。马上就要毕业

[HP]辣个温婉明媚的门牙妹在线阅读第8节  http://www.4y7e.cn/a9ui.shtml
墨翠很开心,非常开心,前所未有的开心,就像小女孩一下子得到了很多期待已久的玩具。不是

道长先生[古穿今]证明我是正常的男人  http://www.4y7e.cn/fm0.shtml
第8章证明我是正常的男人夏晴天一愣,司徒宸骗她的?靠!她的脑中狂奔出无数泥马,她还以

我的修真确实有点强之陌上风流(8)  http://www.4y7e.cn/glj8.shtml
要从夜楼逃出去并不容易,但有叶寒星带秋梦边停下的这座小楼背后,就是一条极其隐秘的密道

与少将的夫夫生活[星际]在线阅读重重惊喜  http://www.4y7e.cn/dvlw.shtml
清洗了一下,唐仁轻手轻脚走到客厅,看着那盏灯光晕暗的台灯,神情黯然的叹了口气,母亲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今天也在蛇口逃生打碎了天道!

    天空的尽头,璀璨的繁星汇聚成河。在星河的另一边,时而传出阵阵大道梵音,声声入耳,似有高僧在星河的另一边传道,又似有九天玄女吹奏仙笛,缥缈之中蕴藏玄奥。忽然。一声厉喝传出,音震星河。“喝!”这一声厉喝,穿透了无尽的星河,跨越了无尽的寰宇传入每一个人的耳内。虽如雷鸣惊鸿,却又如慈父低语。伴随着厉喝,一直

  • 大神每天都在担心掉马[电竞]在线阅读安将军

    风铃随着风在摆动,碧蓝的天飘着几朵白云。一个十岁多的男孩在院子里练武,一剑一刺都很是标准。而他就是李彦成。虽然很小,但是却有着不一样的忧豫。安潇儿寻声找来,正是他,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兴奋的站在走廊上朝他大喊“你是谁啊?”稚嫩的声音在院子里回荡,他停下来,看了她一眼,肉嘟嘟的小脸甚是可爱。初春

  • 战神他要弯怪道士

    ~~~~~~花旗镇,镇子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药铺、私塾、酒楼、等等一应俱全。镇子位置偏僻,位于整个南越国最南面,同十万大山接壤,这也就造成了小镇居民多以打猎为生。苏遮幕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外乡人,本想快速赶回药铺看看柴爷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因为到现在他都没有看到柴爷爷出现在酒馆。但那知又被

  • 英雄联盟之神级技能之金缕衣

    江深被当做是贵客款待,指点了一下武岑文虹的修炼之后,第二日两人就乔装打扮了一番去了曌城乃至整个玄/真/世/界最大的拍卖行“万宝阁”。昨天江深把最近在踏云宗发生的事大致和武岑文虹讲了一下,隐瞒了其中一些无伤大雅的事,问他有没有办法搞到什么能够突破渡劫期修士设下的阵法的仙器。武岑文虹也有些犯难,他爹是城

  • 这个狂战有点骚跳舞

    周未太阳休了个假,人们都出门去玩耍。肖似乎也开始热衷游玩,这一日到很晚才回来。“一帆风顺,你知道吗?我今天又去了街舞机那里,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想再见她一次,真害怕以后如果她再不出现,怎么办。”一回到家肖就急不可耐的向白鹤芋倾诉起来“如果她出现,我该怎么做呢?我什么也不会,她会喜欢上我吗?还是

  • 量子木星第2章在线阅读

    “有的哦,宿主请稍等,新手大礼包发放中……”“叮!恭喜宿主获得记忆面包*1,完美歌喉*1,体质药水*1,吉他精通*1!”小爱说完,姜昊的手上便出现了两个东西。一个是记忆面包,看上去普普通通,但是吃下去就能记起来很多东西。姜昊没有犹豫,立即吃了下去。很快,他就感觉脑海中多了许多记忆,凡是他穿越前看过、

  • 圣碑纪之 武魂大陆

    武魂大陆,青阳王国,晋江州,大梁城的中心广场正聚集着近千人。人群最前方站立着一排个个手持铁剑,背有弓箭的青年少女。而广场主席台一位身穿黑色锦袍的中年男子,正对着广场众人激扬的演讲着。“今日将大家再一次聚集在这武魂广场,想必大家都很清楚,就是为了五年一度的青年狩猎大会。看到精神饱满的你们,本城主也很是

  • 枫神在线阅读第3章

    花了两个月时间拍摄MV,池颜在团队帮助下终于完成新专.制作。出道十三年,这是她第22张个人专辑,一共收录了12首歌,其中八首是舞曲,剩下四首是各种曲风的慢歌。接下来就是宣传,打榜。新专发布会后,各类综艺节目争先恐后打电话过来邀请池颜上他们节目,池颜当然是挑收收视率最火爆的去。上节目之前,果果问她:“

  • 天缘锁之楔子――安然《一》(3)

    面对着镜子,看着镜子里楚楚动人的妙龄身影,转眼间自己已经从一个爱哭鼻子的小女孩蜕变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少女。昨天,程诺打电话告诉我,再过十几天他就要从外省回来看我了,嘻嘻,真的好开心啊,此时的我已经很难掩盖内心的那股兴奋,好似他下一刻就会出现在我眼前一般,真的很是让人期待啊,想想以前所经历的事情,泪水

  • 温柔破冰在线阅读第七节

    Gin抚摸着他的爱枪,当他没事做时就会这么做。突然响起一阵刺耳的铃声,琴酒摸出手机,接上,却不说话。只听到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女人调笑的声音,“Gin,这么久没见面,你想我吗?”“呵,Vermouth,有什么事?”Gin仿佛听不到她娇媚的声音,咬着香烟漫不经心地问道。“Gin,你真没意思,你这样是没有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