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我有万界聊天群之燕窝有毒

作者:黑色火 来源:17K小说网

这日,天气晴好,屋外一片厚厚的积雪,院子里的梅花傲然的开在白茫茫的雪中,坚强而独立。

冷云歌如往日一样,早早的起来,去了林氏的院子,和林氏一起用早饭。自从重生,冷云歌便对林氏多了一分的关心,只要有空,便会去陪她。

这些日子,由于停用了有毒的汤药,换上了刘老太爷开的药,林氏的身体渐渐的好了起来,气色好了许多。

冷云歌到了林氏的院子,却听见林氏的声音,“听说老爷今日感染的风寒,不知道有没有好些了。”声音里带着担忧和心疼。

“放心吧,夫人,老爷的身体一向很好,现在一定好多了的,您就不用过于的担心了。”李嬷嬷在一旁安慰道。

“但愿如此吧。”林氏轻声的说。

冷云歌在门外听到这里,心里不禁为林氏心疼与不值。这些年,冷苍远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除了必要见面,其他时间,根本就是不会踏足西苑的,对她也从来没有尽过一个做父亲的责任,她从未感受过父爱,甚至不知道什么是父亲。

可是,母亲却还是如此的牵挂他。这些年,母亲掌管整个相府,矜矜业业,任劳任怨,可是,即使许多人梦寐以求的她的正室之位,还有掌家大权,在她心里,也比不上冷苍远的一个关心与问候吧。

为何天下女子都这么傻,痴痴的爱着一个人,为了他付出一切,可并不一定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就如她上一世,一心一意对待墨千羽,得来的却不过是在榨干了利用价值之后,无情的丢弃。

冷云歌走了进去,叫了一声“娘。”便朝林氏走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

林氏见女儿来了,整理了自己的心情,笑着说道,“怎么又这么早过来了,这么冷的天,不多睡一会儿。”说着,爱怜的握住了冷云歌的手,轻轻的搓了起来。

李嬷嬷站在一旁,慈祥的笑着,林氏一直都不快乐,要不是因为大小姐,真不知道在这相府要怎么熬过去。

特别是这些日子,大小姐懂事了许多,对林氏也更加的关心,林氏脸上也多了些许的笑容。

“大小姐过来了,一定没有吃饭吧,我去吩咐下人给你们准备早饭吧。”李嬷嬷恭敬的说道。

林氏听了,点了点头,拉着冷云歌在榻上坐下,和冷云歌聊了起来。

他们正聊着,却见叶姨娘那边的丫鬟巧玉走了进来,道“给夫人,大小姐请安。夫人,老爷让你过去北苑一趟”。

林氏闻言,应了一声,巧玉便退下了。

戴巧玉退下之后,林氏便对冷云歌说,“娘去西苑一趟,你要不要在这里等等,中午留在这里吃饭?”

“娘,我跟你一起去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冷云歌不放心林氏单独去北苑,一直以来,苏姨娘也叶姨娘总是变着法子的让林氏受委屈。上一世,是她太懦弱,没有保护好母亲,这一世,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母亲受一丁点的委屈。

林氏闻言,有些惊讶,过去冷云歌从来不喜欢掺和这些事,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她也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下来,和冷云歌肩并肩走出了房门。

北苑位于相府的北面,离西苑并不是很远,不一会儿,林氏和冷云歌便到了北苑。

有丫鬟在门口等候,见林氏和冷云歌,福了福身子给她们请了安之后,便带着她们进了叶姨娘的卧室。

冷云歌心里疑惑,有事怎么不在客厅,却去叶姨娘的卧室?不过,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此时,叶姨娘的卧室里,叶姨娘正躺在床上,痛苦的**着,冷苍远则坐在床前,握着叶姨娘的手,安慰着她。

冷苍远已然三十五六,却难以掩饰他年轻时的风度翩翩的气质,加上眉宇间多了一分成熟男子的味道,不能不说,他的魅力还是有,怪不得他能够让林氏多年来即使饱受冷遇却依然对他死心塌地。

“老爷,妹妹这是怎么了?”林氏微微向冷苍远服了身子以示尊重,然后便道。

冷云歌也唤了冷苍远一声“爹”便站在了一旁,脸上带着疑惑,然而,眼底却闪过一丝冷意,暗道,果然不出她所料,这个叶姨娘又找了幺蛾子来为难娘了。只是,这房中的香,似乎有些奇怪。

冷苍远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未理会冷云歌,冷云歌并不在意,上一世是她过于看中这所谓的亲情,才会对冷苍远的态度感伤,这一世,她不会再这样了,就算是她的父亲,也一样。

她相信,上一世,关于苏姨娘给娘暗中下毒之事,他也不一定不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任苏姨娘为非作歹而已。

“你还好意思问,仓库里的燕窝,怎么会掺杂了有毒的东西。云儿吃了这燕窝,肚子就一直疼。”冷苍远冷冷的对林氏说道。

林氏听完,心里一惊,忙解释道,“怎么会呢?一直以来,燕窝的质量我都是严格把关,不可能出现问题。”

冷苍远却并不听林氏的解释,大声的喝道,“那云儿怎么会吃了燕窝之后就肚子疼,大夫也说了是吃了有毒的燕窝。”

林氏被冷苍远呵斥声吓一跳,不禁的往后退了一步,镇定之后说,“老爷,妾身可以保证,燕窝绝对没有问题,不信你可以着人去仓库查看。”林氏定睛看着冷苍远,眼神里带着一丝的期盼,期盼冷苍远能够相信自己,然而,她的期盼,从来就没有实现过,这次也一样。

“我已经差人去检查过了,燕窝是没有问题,所以问题就来了,其他的燕窝都没有问题,偏偏云儿吃的燕窝就有问题,你安的什么心?”冷苍远喝道。

叶姨娘还是在那里**着,声音听上去似乎很痛苦,又带着一丝的可怜,这让冷苍远对林氏的火气更大。

冷云歌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看着冷苍远对林氏的无情,却对叶姨娘百般呵护。

叶姨娘在那里装肚子疼,似乎很痛苦的样子,可眼角却偷偷的憋了一眼林氏和冷云歌,眼眸中带着一丝狡诈与看好戏的成分。这并没有逃过冷云歌的眼睛。

是的,她相信,叶姨娘一定是装的,既然她不想让别人过安生日子,就别怪别人不留情面了。

“给姨娘诊治的大夫在吗?”冷云歌询问道。

这时,角落一位中年男子提着药箱走了出来,道,“回大小姐,是小的给叶姨娘诊治的。”

冷云歌垂眸看着他,道,“请问大夫,燕窝之中的是什么毒?”

“这……回大小姐的话,叶姨娘所服用的燕窝里含有少量夹竹桃。”

冷云歌听完,不再理会他,走到冷苍远面前,给冷苍远微微嗑首,道,“爹,女儿想问问,姨娘吃的燕窝是否还在?女儿最近随刘老太爷学了些医理,略懂一二,不知能否让女儿一看?”

的确,自从给林氏看过病治好,冷云歌就暗中拜了刘老太爷为师,学习医理。她之所以决定学医,是为了能够让自己更能保护自己和林氏。

刘老太爷也确实喜欢冷云歌,看她对医学这块也很有天赋,便收了她做了徒弟,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缘故,是因为墨千檀,只是,冷云歌不会知道。

冷苍远闻言,心里诧异,刘老太爷医术高明,可是清高的很的,轻易不收弟子,更何况是他们这些侯门相府之中的人。

冷云歌用的什么办法,竟然让刘老太爷对她例外了?这不禁让他对冷云歌多看了几眼,只见冷云歌眼中多了一分淡然和坚毅,还有不卑不亢,和过去那个总是羞怯胆小的冷云歌完全两个人。

“在桌上。”冷苍远的口气里少了一分怒气,淡淡的道。

叶姨娘听到冷云歌现在会医理,要去看燕窝,马上心虚了,忙道,“事实摆在眼前,难不成你还要狡辩不成?”

冷云歌却不示弱,道,“就算是给人定罪,也得让人心服口服不是么?难不成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吗?”说完不再理会她,径直的朝旁边的桌子走了过去,又从发髻中拔出一根银簪,将银簪放入盛着燕窝的碗中,只是,过了好一会儿,银簪都没有任何的改变。

冷云歌心里冷笑,这些人,看来是平时看娘和她母子好欺负,竟然连一碗真的有毒的燕窝都不放在那里做证据了。

回到众人面前,冷云歌问那位大夫道,“女子不才,我想请教一下大夫,是不是含有夹竹桃的汤,银针放进去,银针马上会变色?”

这位大夫心里是惴惴不安,他只是收了叶姨娘的一点钱财,来替他做假证,本以为不会有别人知道,谁知这位大小姐却是懂医理的,他擦了擦额头的汗,道,“回大小姐,是……是的。”

“那为什么我将银针放入盛着叶姨娘食用过的燕窝之中,银针却没有任何变化?”冷云歌莞尔一笑,那笑似乎天真,可是在那位大夫眼里,却是如罂粟花一般,美丽,却狠毒。

“大小姐得刘老太爷真传,医术自然是高明的,小的自愧不如,兴许是我诊断错了。”他只是想过安生日子,要不是为了家中老小,也不会来趟这浑水,现在被拆穿,他想也只能自称医术不佳,才好脱身。

叶姨娘没想到这位刘大夫这么靠不住,被冷云歌这么一试就招架不住了,脑中瞬间一转,道“你这庸医,害的我好苦,让我误会了姐姐。老爷……”叶姨娘一副无辜的眼神看着冷苍远。

延伸阅读

意淇港式下午茶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u8cv.shtml
意淇港式下午茶,是一家专注于奶茶店加盟与品牌推广,并以奶茶、小吃、汉堡、中式快餐加盟

帝依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n7ee.shtml
帝依十字绣于2008年10月在香港成功注册,同期投入千万启动资金建立起标准的生产车间

金宏睿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pkc7.shtml
金宏睿家具主营的是沙发、茶几、电视柜、酒柜、鞋柜、餐桌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

凌云跆拳道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gbrz.shtml

彩虹部落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abep.shtml
彩虹部落家纺布艺总部经销批发的抱枕、靠垫、抱枕被、枕芯、棉麻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

中视大风车早教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s89s.shtml
中视大风车早教机构于2003年8月成立,是一家专业化从事青少年素质教育及多元服务的综

学车之星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gdfm.shtml
深圳学车新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专职从事汽车驾驶模拟器研发、生产、销售、服务、品牌代理授

檀匠茶具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6sxp.shtml
如果你也喜欢喝茶,那么你一定要准备一套良好的茶具,这样才能品尝其中的精髓和特色。檀匠

翁記珠寶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sk7w.shtml
翁記珠寶有限公司是一家翡翠、有色寶石、珍珠、珊瑚等产品的经销批发的。翁記珠寶有限公司

魔宝电源加盟  http://www.apartmani-sanja.com/gc6a.shtml
面向各省市范围内城市招募代理商须有一定的相关渠道资源;KTV、酒吧、夜店、餐饮、酒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爱恋的荣光蛛丝马迹

    王科长说完转身走出了会议室。王泰山低咒:“接了这鬼差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我定了定神,小声嘟囔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比你俩确实年长些,希望你们可以配合我的工作……”胡飞没吱声,扶了扶眼镜转了个身背对着我。王泰山明显不太服气地盯着我,斜了下嘴,也不再说话。我看气氛有

  • [综]你们真了不起在线阅读A、没有翅膀的天使

    没有天使的翅膀/却比谁都更接近天空。清晨醒来的时候天蒙蒙亮,清晨的风还有点凉。吹在身上冷飕飕的,拢拢耳边的头发,笔记本开了一夜,散发着盈盈的蓝光。你不戴眼镜的样子很好看,男孩浅笑道。没想到他会这么早醒来,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叫童安迪。……火车缓缓驶进一个小站,直到停下来。我将头伸出窗外,小站内只

  • 你是我挣来的[快穿]在线阅读第6章

    《追缉记事》杀青和《仕途》进组中间只间隔了三天,几乎是无缝连接,就趁着这点缝隙,苏筱乐还是把陈景安约来给他做了一顿饭。“今天这顿饭可全都是照着你的口味做得,清炒白果虾仁,培根芦笋,清蒸鲥鱼,高汤娃娃菜,水蒸蛋,甜点是酒酿小圆子没有放白砂糖放的糖桂花。”苏筱乐把陈景安新买来的花插进花瓶里放在餐桌上做装

  • 火影:开局一个超电磁炮在线阅读第四章

    葛小伦推开了寝室的屋门,舍友正在玩英雄联盟,见了他打了声招呼“回来了啊”葛小伦抱着一箱啤酒,气喘吁吁的对着舍友说“我给你说啊我昨天到今天遇到的事啊!”“咋了?”“说出来你都不相信”“不信不信”舍友皮的一批。“我遇到了一个大美女”“我这一电脑都是”“不是,特美的那种”葛小伦满脸春色的说。“跟你有关系吗

  • 百媚千娇父亲

    石磊把林姿等人送回家后回了酒店,他躺在酒店的床上辗转反侧。林姿说宗炜是朋友的朋友,但是两人明显认识,但是从林姿说把钱交给卫心让卫心转交就知道两人确实不熟。石磊知道他有点草木皆兵,但是他和林姿现在的关系,实在很难让他放心。石磊安慰自己,好歹林姿父母中意他,从来没反对两人在一起。石磊想下次回家得陪林父多

  • 情在哪爱何归在线阅读第五节

    “学而哥~”甄蕴玺穿了件大红色的连衣裙,衬的小脸娇艳如花。裴学而几步迎了上去,不悦地瞥了一眼甄情,问她,“怎么还带个佣人来?怕我照顾不好你么?”甄蕴玺轻轻地勾起一抹笑,说道:“小情也想看我们的新房,就让她跟来喽。”她的手挽进裴学而的臂弯,说道:“快带我去看吧!”裴学而心中一荡,带着她往前走,却侧头警

  • 每次失忆都忘记老公是谁倾世宠妃篇(三)

    他没想到弘晖在这个胤禛的膝下过得这么艰难。这个胤禛的后宫恩宠给了齐贵妃,前朝的恩宠都给了弘盼,放在心里的只有齐贵妃的孩子。弘晖这个儿子他就没注意过,纵使是他的嫡长子,他也是一副后爹的架势。而作为正妻的乌拉那拉氏已经数十年没了恩宠,弘晖这个孩子还是在瓜尔佳氏进府邸之前有的,胤禛不敢想象,如果作为侧福晋

  • 孰念暗梅香在线阅读第三节

    和卢天恒吃过饭回去的当天晚上,骆扶夏就发邮件,跟景博详细讲述了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并情真意切的告诉景博“我觉得Gordon继续这样下去真的有很大的染病几率”,骆扶夏没有深究这个问题,之后就最后问他,你几时回来香港,我们三个好久没见了。许是景博正巧比较悠闲,当即就回复了骆扶夏的邮件,骆扶夏洗完澡出来就

  • 鬼王的专宠医妃在线阅读第八节

    苏柳晚上没怎么睡,天还没亮就醒了,醒的时候实在太早了,所以她又不能起床。苏柳窝在被子里百无聊赖,耳边听着钱月深深浅浅的呼吸声,脑袋天马行空地运行着:她想到了她的上辈子,想她不听劝阻地嫁给了顾先渡,将父亲和哥哥姐姐的心伤得透凉,想她流产的孩子,想黄兰不让她读书参加高考,想她与顾先渡不幸的婚姻,想顾先渡

  • 海贼:我是天龙人的祖宗第八章在线阅读

    早晨的后山中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祥和,这里很难看到人影,时不时才会有几个府里的仆役上山砍柴和提水,而除此之外便只有王烨天天肯来到后山之中了。还是和往常一样,王烨将早上的时间用来修炼自己的“紫气东来”,王烨缓缓的将自己的双眼睁开,那抹紫色的光芒短暂浮现后便又消失于王烨的眼中。王烨起身活动了下自己发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