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神权至上境意第六章在线阅读

作者:荼木慕 来源:纵横中文网

“果不出你所料,”林秋寒一进门就急急地喝了口水,跟老大娘们纠缠了大半日,比受刑还难过。“先前邢鸣问话的时候,她们个个言辞凿凿,都说看见了水鬼。可今日我一出马,没说两句就都露了馅,支支吾吾的,没一个说得清的。”

想起今日问话的情景,林秋寒就好笑。没有人在旁边附和,那些大娘们连气势都矮了半截,先开始还是坚持自己看见了许知被水鬼拖下湖去。可问她那水鬼具体什么样、许知是怎么被拖下去的,便开始磕磕绊绊。及至林秋寒连骗带吓的说撒谎骗人影响断案是要被治罪的,个个都将自己推个一干二净,说是自己当时没看清,听旁人说的。

“你说她们年轻的时候也都是天真烂漫的姑娘,怎么上了年纪都变得这么难缠可恨?”林秋寒叹道。

裴长宁颇有些幸灾乐祸地抿唇笑了笑,“老叫花住的破庙后面是条小河,可以通赤焰湖。”

“你这是怀疑……”林秋寒窃喜,这就可以结案了?

岂料裴长宁摇了摇头,“先从这条线查吧。老叫花曾是个读书人,家境也还过得去。但是交友不慎,被人做了局骗进了*场,从此沉迷*博,倾家荡产不说,最可怜落了个家破人亡的结局。”

“这做局之人就是王礼和许知?”林秋寒恍然大悟。

裴长宁点头,“可他的疯却不像是假的。”寒潭般的眼眸沉静幽深,“明日上山。”思索良久,他淡淡地道。

“木羽?”林秋寒了然,若当真是他,那他一个疯子,如何知道木羽?如何得到木羽?

“那还得请崔大夫带路,”说道崔琰,林秋寒像是想起什么,“咦?她不是今日同你一起的么?怎么不见她?”

他四处张望,见裴长宁逐渐冷凝的脸,“你,不会又把人家姑娘给得罪了?”他试探性地问道。

见他不答话,林秋寒急了,“我就知道!你母妃先前跟我说什么来着?说你跟你父王一样,在儿女情长上不开窍,我还不信。哎呦,这一路你可急死我了!”他边说边抚住胸口,“别看人崔大夫面冷心冷,实际上是个单纯善良的姑娘。我问你,这姑娘你要不要?你不要我就……”

话没说完,只听“哗”地一声,银光陡闪,一柄长剑直抵他的咽喉,剑锋凛凛,寒光澈澈。

林秋寒小心翼翼地用手指夹住锋利的剑头,涎着脸笑道:“果然兄弟情比纸薄。”

收剑入鞘,裴长宁转身便走,“去哪?”林秋寒紧紧跟在身后。

暗红浑圆的一轮春晖正低低悬在两个山头的中间,片片霞光如滴入水中的红墨,在低矮的天空蔓延铺展开来,丝丝缕缕,虚幻而绮丽。

连绵起伏的群山渐渐被薄雾笼罩,边缘泛着柔和的夕光,碧青的颜色逐渐变得浓重起来。

这是赤焰湖最隆重的时刻,风拂过湖面,卷起一浪一浪,红菱草随浪舞动,在夕阳的映照下,如炽烈的火焰,一团团、一簇簇,燎尽整个湖面,冲动而热烈,不顾一切。

透凉的湖水柔柔地打着湖边细白的沙子。崔琰沿着湖边信步走着,任卷来的水打湿裙角。

感谢老天,可以让她重来一次。尽管此生或许依然会有遗憾,但她眷恋生的感觉。

生,可以感受晨风雨露,可以感受欢欣悲凉,可以……再次看见那人的脸……

她立住,只静静盯着那轮落晖。

“瞧。”林秋寒眼尖,远远便瞧见立在湖边的崔琰,用手捅了捅一旁的裴长宁。

发丝飘扬,衣袂翻飞,微微侧着的脸映在幽红的光里,目光悠远。她就这么站在夕阳下,清扬婉转的身影,竟有一种决然孤清之感。

裴长宁微微呆住,屏住呼吸,清冷的眸子泛起点点柔光。他破天荒地放弃戒备,忽略了周遭的一切,只想将眼前这一幕牢牢刻在心里。

“灿如春华,皎若秋月……”只听林秋寒喃喃地道。

听到身后的动静,崔琰扭头,只瞥了裴长宁一眼,便微微点头向林秋寒致意。

“崔大夫,”林秋寒尚未回神,“好兴致。”

“赤焰湖果真名不虚传。”崔琰又回望浩渺的湖面,点头道。“今日多谢大人。”她想了下,继续道。

“什么?”林秋寒一脸茫然,不知其所指。

“多谢大人替民女付了房钱,回南临后民女会如数归还。”崔琰提醒他。

今日她从老叫花那回客栈后便准备退房,不想掌柜的说她的房钱已经预付。她问是谁,掌柜只说是同她一起的公子。

“哦、哦……”林秋寒故意拖长尾音,但见裴长宁并没有承认的意思,“小事,崔大夫不必放在心上。再说崔大夫帮了大忙,也算是替我知府衙门办事,区区几两银子,还就不必了。”

这么个人情,他倒是乐得占,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钱。

自然地,三人沿着湖边又走了一段。

“那两人当真是被人杀了的?”崔琰问。这是她第一次问起案件。

“嗯,”林秋寒道,他把本走在外侧的裴长宁拖到两人中间,“要说案件呢,还是裴大人最熟悉,让他给崔大夫说吧。”

裴长宁有些不大自然,崔琰也是淡淡的,像是白天的气还没消。怎奈林秋寒越走越快,不多时便将他二人甩开好远。

“你是说老叫花心怀怨怼,将他二人杀了,伪装成溺水死亡?”崔琰问道。

“虽然还有诸多疑点,但如今只有这条线索可以追。”裴长宁解释道。

“为何不从木羽入手?毕竟这东西知道的人不多。”崔琰思忖道,“明日,我正准备上山。不如……”

裴长宁微微颔首,“正有此打算,劳烦带路。”

说着说着,二人似乎都忘了白日之事。转眼金乌不见,天色昏暗下来,远山如黛,浓得犹如化不开的墨。

“啊!”崔琰蓦然身子不稳,觉得脚踝一阵刺痛,像是被尖锐的爪子牢牢抓住。

就在她瞬间就要被拽倒跌入湖中的时候,她本能地拉住裴长宁的手腕。

他觉察出她的不对劲,单手顺势将她搂在怀中,另一只手快速抽出长剑。

是一只怪物!模样有点像猿猴,身形竟如五六岁孩童那般大小,长长的手臂,爪前有足足三寸长的尖爪。最骇人的是一双铜铃般泛着幽光的眼睛,此时正狠狠瞪着他们。

它被裴长宁的长剑所震慑,不等他动手,在剑出鞘的瞬间便松开了利爪。裴长宁搂着崔琰急急后退几步,那怪物也上前几步,同他们对峙片刻,终究心有惧意,恨恨地转身又没入湖中。

前方的林秋寒听得动静,急急赶来,“见鬼!还真有‘水鬼’啊!”

裴长宁不答话,只蹙眉看着崔琰隐隐透着血迹的脚踝。

“受伤了?”林秋寒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不妨事,皮外伤。”崔琰不惯被人盯着,惊魂甫定的她看向湖面,蓦地惊呼:“那里!”

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远处的湖水里逐着浪翻了几翻,如跳跃的大鱼,在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迅猛如离弦之箭,转眼便没入水中不见。

二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却只看见茫茫然的湖水,除了水汽,空无一物。

“会游水的怪物,跟刚才的不一样,白色的,更大点。”崔琰道,眼中闪过一丝慌乱。

“没有啊!”林秋寒安抚着说道,“大概是你刚刚被吓到了,所以眼花了。”

“不是。”崔琰定定地道。

她倔强地看向裴长宁,他则郑重地点点头,清亮的眼里写满信任。

“咳、咳……”林秋寒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二人,“你们二位是打算保持这个姿势等着赏星星赏月亮么?”

只见裴长宁的手臂还圈住崔琰的腰,自慌乱起就未放开。

崔琰登时红了脸,别扭地往旁边挪了一步之地。心砰砰地跳个不停,只为了刚刚那一刹那的悸动。

三人往回走,裴长宁扭头看了眼风浪渐起的赤焰湖,若有所思……

凌云峰常年被烟云缭绕,因此得名。是赤焰湖周边山峰中最陡、最高的一座峰,常人难以攀登。

一行人自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就开始爬山,崔琰夹在一群男子中间,丝毫不显弱。她从不开口要休息,却总能在恰当的时候听见林秋寒下令休息。

“崔大夫当真是女中豪杰。”林秋寒朝着崔琰竖起大拇指,靠着树干微微喘着气。

裴长宁却一身轻松,丝毫也看不出是走了山路,向林秋寒投去鄙视的一瞥。

打小你体力就比我好!又在边疆摸爬滚打了这么些年!林秋寒不在意地翻了翻白眼。

“噗……”不知怎么的,他一口喷了嘴里的水。

崔琰同裴长宁正疑惑地看着他,他却指着崔琰的裙角笑岔了气。

“哈哈……”林秋寒捧腹,“崔大夫,这可是你亲手缝补的?”

崔琰瞧着自己别扭的女红活儿,有些窘迫。昨日,裙角被那怪物划破了个大口子,阿窈又不在身边,只能尽最大的可能,补好了事。歪歪扭扭的线都露在外面,像只丑陋的大蜈蚣趴在上面。

一旁的裴长宁微微扯了扯嘴角,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

“我还没见过针线活这么差的姑娘,”林秋寒调侃道,“想崔大夫医术精湛,竟然对女红一窍不通。日后不知找个什么样的婆家。”

真是口无遮拦!崔琰有些恼,又不好冷言相对,只好不服气似的说道:“大人瞧着生性潇洒,实则也刻板无趣。这世间的女子,难道都只有嫁人这一条路走不成?”

不想嫁人!?裴长宁身子一顿,脸上瞬间如阴云密布。

延伸阅读

玩圣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tingmg.cn/dxd9.shtml
耿直被一众官差推搡着进了大溪县衙门。一路上惹来不少人好奇的眼光,好像从没见过有人被抓

归易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tingmg.cn/sn1u.shtml
蓦地车外有人敲响她车窗,林窈抬头,车旁的人站直身见不到他模样。按下门侧按钮,车窗缓缓

贺兰公子之做人要像平头哥  http://www.tingmg.cn/xwk6.shtml
天漠,其实是一片巨大的戈壁,处在几个国家的交界处,属于三不管地带,人迹罕至。唯一的好

从少年派开始在线阅读扫把星  http://www.tingmg.cn/ax9x.shtml
就在逍遥浪子准备转身离开之际,洛小叶的愿望将要达成之时,突然不知逍遥浪子又抽了什么筋

道女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tingmg.cn/snjt.shtml
赛罗拉着佐星娜停在一格斗平台上,佐星娜才有机会用力甩开他的手。“我说赛罗,你能不能听

冥爷讲诡事我的系统奔溃了,殿堂级歌手  http://www.tingmg.cn/dwm9.shtml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难道说还有无言的歌?还是那久久不能忘怀的眷

嫁给男主的高富帅叔叔大燕国公主  http://www.tingmg.cn/a3xc.shtml
如果千殇没记错的话,这时候千殇高一级刚入学不久,很多同学还不怎么熟悉。前世莫千殇性格

异世录之妖界纵横捣乱的来了  http://www.tingmg.cn/gy8k.shtml
这个小萝莉哪点都好,就是在他的左边脸上似乎有一个非常巨大的胎记,这个胎记将他整个左脸

僵尸:我是说书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tingmg.cn/xa3m.shtml
看过那个想要剖腹产,却没有亲属肯签名,最后产妇痛极跳楼,结果母子双亡的新闻吗?我从来

玄幻:开局传承上古仙门之第八章(8)  http://www.tingmg.cn/xgau.shtml
苏莉莉说饿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现在看来,金是真的饿坏了。嘴上说着‘用女孩子的钱觉得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靠魔法闯荡星际之运气挺好

    手里的奢华饰品盒缓缓打开,绽放出五彩光华,熠熠生辉。幸好林夕身处幽暗小巷,没有一个玩家会来这里闲逛,要不然肯定会引起众多玩家的贪婪之心,干掉林夕抢走宝贝,虽然肯定打不过,但是贪婪之心,人皆有之。光辉散去,奢华饰品盒里面躺着一枚紫金色的戒指,在戒指的外围刻着一圈文字,像是古代的精灵文,蕴藏着无穷魔力,

  • 沈医生为何那样之化身为冥灵 洞悉暗维冥

    “我......我死了?”“我怎么会死了呢?”我不停地问自己,眼下所有的感觉如此的真实,怎么就被说成已经死了呢?我忽然又想起了刚才李天和王若怡的对话。我看着床头上的一只黑色圆珠笔,便随手将它拿了起来,突然兴奋地质问黄一生:“你......你说我......说我已经死了,那......那我怎么还能拿起

  • 王者荣耀精灵王传说第5章在线阅读

    “哥,借你剑一用!”缪东珏虽不知她要剑何用,可对方是缪清悦,是他最疼爱的妹妹,这边没什么可怀疑的,把手上的佩剑扔了上去。缪清悦接过剑,顺势就拔出,那凌冽的锋刃,透着一股寒气。此刻的她完全变了一种气势,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移不开目光。但大多都是好奇她拿剑做什么,也有一些在窃窃私语着,猜测她的目的。只有两个

  • 女巫专业哪家强第十章在线阅读

    逍遥坐在任老爷原先住的房间之中,随着外面的打更声更替,心里时间的流逝也是心中泛起了一丝嘀咕,想起早间在任家见到的白天都看得到的黑气也是有点忐忑,不过想到这是自己第一笔生意绝对不会让他黄了,唤出古剑拿于手中暗中运转九转体经,法力流转全身做戒备状。慢慢的屋外黑气越来越浓了,逍遥在房中也是感觉到了不寻常知

  • 魔王大人是只受在线阅读第九章

    “啊啊啊啊,这家伙太脏了!”吴晨头疼,吴良玉那简直就叫崩溃!吴晨实在是没有想到他的这位堂客竟然有洁癖!洁癖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那简直就是要人命啊!怎么对付一个有洁癖的家伙吴晨真的是不清楚,但是看现在吴良玉差不多要到了崩溃的边缘,吴晨知道这么下去两人都得玩完。“吴良玉,我和你说啊,你现

  • 变强从磕丹开始之出差(一)

    “怎么?租房到期啦?”洛克艰难地咽下最后一叉子面,含含糊糊地问了一句,“我说怎么今早见你的时候觉得毫无印象,你不常在学校吧?”燕绥之点了点头:“确实不常在。”梅兹大学的有个名人堂,作为顶级老牌学校,自然有一众风云校友,谁的名字如果能被列进名人堂写进校史,那本身就是一种莫大的荣耀。燕绥之的照片好几年前

  • 绝代风华:天才神妃太妖孽之神一般的误会(7)

    晚饭后,雪雅卉被安排在了侧院。黄月英跟着诸葛亮一路回到了房间,诸葛亮走得太快,黄月英跟都跟不上。“亮亮,不要跑那么快啊,我又不会吃了你。”黄月英边追边喊,边上的下人想笑又不敢笑,憋得满脸通红。等到黄月英进了屋,诸葛亮把房门关起来,慢慢地向黄月英走去。黄月英紧张地往后退去,同时脸开始变红“待会他会不会

  • 黄泉冥主第8章在线阅读

    卫涓让嘉桐和卫涵先去荡,她坐在一边看着,卫涵也不客气,拉着嘉桐就坐了上去,让侍女慢慢推着,自己跟嘉桐说话。“这立后的懿旨一下,各家就都忙活了起来,本来说好的聚会全都没了消息,可把人闷死了!”嘉桐笑道:“人家都有大事要忙,自然就没空与我们玩了。不过我倒觉着这样不坏,从正月里开始,就没闲着过,我都应酬烦

  • 大王姬之第六章

    “这里就是华蓝市了啊~”小智左看看有看看,“也许宇泽他们还没离开呢。”,小茂耸耸肩:“宇泽的能力对付华蓝市的华蓝道馆还是可以的毕竟有飞行系的波波。”“小茂你的意思不会是华蓝道馆很弱吧?”小智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小茂似乎想起了什么表情有些尴尬:“华蓝道馆之前我有听爷爷说过,以前的华蓝道馆馆主很强不过之

  • 穿入灵异文之遇鬼在线阅读第1节

    “宿主你好,鉴于你能够承受作死系统带来的任何痛楚,作死系统开始与你进行绑定。”还在迷迷糊糊之中的杨辰突然被这一道声音给惊醒了,等他刚一惊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一切竟然变了,自己所住的屋子变了,周围的一切也都变了,就连自己的相貌也变了,成了另一个人,事实告诉他,自己已然穿越了。“作死系统与宿主进行绑定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