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巨星,算什么?!在线阅读第四章

作者:月下蝶影 来源:晋江文学城

当航行将到终点时才发现时间匆匆流逝。

老船长将柯罗德叫到船长室。

里面,酒糟鼻·朗姆浑身酒气,睡眼稀松地把着舵,嘴角流着口水,还有隐隐的呼噜声;他的手极稳,航向极稳,船只行进极稳;威廉大概正在整理笔记吧?手里的烟斗快要燃尽了,都没有发觉。

柯罗德走上前拿起烟袋,胡乱抓了一撮儿,往烟锅里狠狠一按;里面的烟挣扎着冒出最后一口气,彻底灭了。

“没得糟蹋我的好烟!”

老威廉抬起头来,抓起烟斗狠狠在黑小子脑门上敲敲打打,敲完了顺了心意才说道:“这是我和朗姆给你准备的礼物,对你的未来可能有些许帮助。”

他将两本书塞到柯罗德手里,将烟锅重新点燃,闭上眼睛,悠然地回味两口。

柯罗德郑重地拿起其中一本,从前到后,仔细翻阅了一下,才抬起头来,看着威廉期待的眼神,缓缓开口:“不好意思!我不识字!”

廉和朗姆差点闪了老腰,两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他。

“没条件!”柯罗德讨好地笑了笑。

威廉没好气地挥挥手中的烟斗,没再舍得打,“这年头,你若是不识字,连海贼都当不好!”

微瞥了一眼装睡的朗姆,接着道:“文字是智慧的载体!想要了解和改造世界,光靠蛮力也是有希望的……呸……是行不通的。文明创造了世界,野蛮征服了世界!就像奥哈拉和天龙……”

最后一句已听不清。

“什么?”柯罗德装作没听到。

“没什么!这一本是武装色霸气和见闻色霸气的修炼笔录,另一本是我为朗姆记录的航海日记,拜托你给酒糟鼻寻一个合适的传人。以后,我们就放心入土了。”

说到这里,威廉像看孙子一样看着柯罗德。

整理衣衫,身体站的笔直,躬身向两位老人一礼,“柯罗德谨记两位恩惠!”

黑小子走后,朗姆来到威廉身旁,问道:“你就这么相信他能……”

眼神示意,“他不过是个孩子!罗杰失败后,奥哈拉仅存的树苗也被焚为灰烬,天龙人……”

说到这里,满脸的灰心丧气。

威廉正过身来,语气坚定地不容置疑:

“我相信!他或许不会成为海贼王,但他是天生的剑豪,未来的至强者,撬动世界得最锋利的刀!历史变革的车轮必定因他而动!未来不可估量,五老星那样的人只配给他提鞋!”

“哈哈哈哈……”这笑声豪迈而自信。

相遇,离别;欢笑,感动;不舍,牵绊。

告别水手,告别费戈,告别朗姆,告别威廉,告别Blue·匹斯号……

柯罗德拎着班德鼬和塞蒙站在码头,目送他们离去,这一段征程到此结束,期待新的篇章。

海圆历1509年5月1日,霜月村·一心道馆,柯罗德剑豪之路的开端。

“嘿、嘿……嚯、嚯……”

晌午时分临近霜月村,阵阵整齐而颇具气势的呼喝声传来,两人随着声音轻而易举地到达此行的目的地。

走进这家闻名已久的剑道馆,他心里还有点雀跃,肩膀上的小鼬也激动地翘尾巴。

传说中和之国铸剑大师·霜月耕三郎,革命军背景的馆主·耕四郎,十几年后世界知名剑豪罗罗诺亚·索隆,还有令人惋惜的少女剑客古伊娜,真是梦幻般的新手村呐。

正在督促指导学员练剑的少女一头短发,眉目清冷,精神气十足,手持腰间竹剑,转身向两人走来。

不过,她更多的注意力被班德吸引。

“请问你们是谁?是来学剑的,还是来找人的?”

女孩大概九岁左右,声音稚嫩却有些威严,目光冷淡又不失礼貌,躬身行礼后定定的注视两人。

如果忽视她手中紧握的竹剑的话,倒是像一个家教严谨的贵族小姐。

“我们是西罗布村的刀匠,应贵馆主之邀前来打造一批刀剑,麻烦小姐引荐。”

塞蒙被女孩如剑的目光盯着,显得有些紧张,说话都有些咬文嚼字地,说完还赶紧擦拭了几下额头。

“我是古伊娜,父亲正在后堂休息,请随我来。”用怀疑的眼神瞥了一眼小黑瓜蛋|子,古伊娜转身朝后堂走去。

柯罗德两个鼻孔高高扬起,蔑视她的背影,不满的哼了一声;班德这时候来了一个神助攻,高高扬起下巴,作蔑视状。

少女若有所觉,眼角的怀疑立时转变为不屑,额前的刘海轻扬,步伐依旧不紧不慢。

连柯罗德自己都没留意到,经历过这次航行后,他的心理变得童趣许多:少了三分成熟,减了两分老气横秋;多了三分童真,增了两分少年意气。

到了后堂,四人分主宾落座。

古伊娜为两人上茶的时候,还特意白了一眼柯罗德,回答她的是一个得意洋洋的后脑勺。

耕四郎馆主头上流着一卷马尾,脸上带着一副圆框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平和自然;从整体看,却又像一把归鞘的长剑,隐含锋芒。

自打柯罗德进门起,他就像打量一块璞玉般,眼底的震惊跟老船长威廉如出一辙。

这越发引起古伊娜的不满,上一次这样的眼神是在看绿藻头·索隆。

柯罗德自己也被看得不好意思,转头看向被众人忽略的塞蒙,示意他说话。

“呃……馆主,这是我父亲交给您的信件。关于铸剑的事情,您还有什么吩咐吗?”塞蒙被逼无奈,硬着头皮插进话来。

古伊娜接过信件,转手交给父亲。

“不好意思,塞蒙!多年未见,没想到故人之子这般大了。艾伦斯还好吗?”耕四郎看罢,转过头来,看着塞蒙有些失神。

“家父很好!您跟家父是旧识?”塞蒙也没想到事情还有些离奇,挠挠头有些疑惑。

“二十几年前的事了!”

耕四郎有些感叹,“既然你父亲没有多提,我就不多说了。以后,你们就叫我叔叔吧。”

转手示意旁边的女儿,语气有些严厉,“还不见礼!”

“我是古伊娜,请两位多多指教!”女孩硬着头皮,万般不愿,尤其是对柯罗德。

“我是塞蒙,请多多指教!”

“我是柯罗德,请多多指教!”

待三人重新落座,耕四郎这才提起铸剑的事情。

“普通的刀剑没什么要求,比制式刀剑质量高出即可。”耕四郎抿了一口茶,看了一眼黑脸少年。

塞蒙摇头示意,又同样看了一眼在一旁倾听的古伊娜,结果被狠狠白了一眼。

“另外十份材料,是一位老朋友提供的。要求出四件成品,具体的规格在清单第7页·1列。拿出你最精湛的技艺,我相信艾伦斯,也同样相信你们。当然,如果材料有剩余,就当那位老朋友给年轻人的见面礼吧。”

古伊娜接过父亲手中的清单转交给塞蒙,柯罗德赶忙伸过头去,被她手中竹剑挡了回去。

馆主呵呵笑着,也是头一次见女儿如此孩子气的一幕。

“少年,你想学剑吗?”

耕四郎期待地看着柯罗德,古伊娜和塞蒙的目光也移到他的身上。

“馆主,请教我剑术!”柯罗德行师礼,认真而虔诚。

“古伊娜!明天早上众人集合,欢迎新弟子入馆拜师!另外,为你两位兄长安排客房,参观一下道馆和铸剑室。”耕四郎对女儿吩咐道。

“是!”

“你们两个远道而来,先下去休息吧。”

“是!”

“是!”

“吱!”

两个黑瓜蛋|子和一只紫鼬乖巧应声,颇具喜感,古伊娜扑哧一笑。

安排好两人的古伊娜重新回到后堂。

“你可是有疑惑?”可谓知女莫若父,尽管父女两人关系有些僵硬。

“他有何不同?”女孩有些倔强地问道。

耕四郎拍拍女儿瘦削的肩膀,两人相对而坐。

他们父女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正常交流过了。

“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男子和女子天生的体质差距如同天堑,非一般毅力和意志所能打破。”听到这里,古伊娜想开口反驳,可是想到索隆的进步速度,不甘地攥紧衣角。

“不过体质不够,后天的努力、恶魔果实、营养的搭配都可作为弥补。”

耕四郎看到女儿眸中闪过的亮光,欣慰地一笑,接着道:“今天以前,我是不相信所谓的天才,在为父的认知中,即便是索隆也是如此。”

“难道他?”古伊娜吃惊地望着父亲。

“不错!世间更加不公平的人出现了,就是柯罗德。这个少年没有丝毫的剑道基础,我想你也看出来了。”

古伊娜点点头。

“但是他却明显领略到了万物之呼吸的境界!这是多少剑士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耕四郎语气有些激动。

古伊娜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万物之呼吸?!剑豪吗?”

“剑豪的境界,身心合一,人剑一体。

所谓的呼吸之境就是通过心眼,观察万物本质;当然,之后大剑豪的律动之境和传说中的剑神之境,更是涉及到精神和灵魂。

但是基础核心未变,通过万物看透手中剑,通过剑看透内心自我;身心从而进化,剑术蜕变得道。这样的境界变化对现在的你来说,还相对过早。”

说到这里,耕四郎慈爱地看着古伊娜,“但是我相信你会实现内心的夙愿!作为父亲,我为女儿的志向感到自豪!”

古伊娜泪眼朦胧,她依稀记得幼时父亲温暖的怀抱。

耕四郎迎着夕阳,手挽着爱女,两人的背影重合在一起。

延伸阅读

为了白月光的垂爱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yamanzy.cn/xhh1.shtml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爆竹声,一直都不停地在耳边响着。吵得她不得不睁开紧闭的双眼。眼

哭大点声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yamanzy.cn/dk2j.shtml
初春时节,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整个武阳县城乌漆麻黑的,街面上除了冷风袭袭之外,便

我才不怕你呢在线阅读画骨画皮难画心(八)  http://www.yamanzy.cn/blmi.shtml
“我觉得你不是会报复的人,所以你这样做究竟是图什么呢?”乔溪看到这个连夜将自己叫来的

穿越之滔天大罪千年老司机(新书求收藏)  http://www.yamanzy.cn/ymax.shtml
晚上十点正是市里夜生活开始的时候,可是郊区却黑暗寂静,只有一盏盏昏黄的路灯。一台出租

督公千岁春喜忧愁  http://www.yamanzy.cn/ge69.shtml
不会再遇到一个自由身的年轻男子了,因为这里是后院,外男不得随意进入的地方。春喜的心一

玩偶进阶教程[无限]别院相处(二)  http://www.yamanzy.cn/6rw2.shtml
七月的天,白云连绵,一片湛蓝。和峤待白景旭走后,微微低头看向嘉歆。天气渐暖,许是穿的

穿书后我爱上了蹭初恋热度之珂嫚(5)  http://www.yamanzy.cn/6iwj.shtml
众人鱼贯而入,发现会场内颇为宽敞明亮。地面上有一排磨盘状的石饼,石饼前方摆着两张圈椅

我要变回白富美高三再现  http://www.yamanzy.cn/gv30.shtml
大学里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不同于高中每天早起晚睡的繁忙生活,没有从早到晚排的满满的

崇祯之血洗天下在线阅读第六章  http://www.yamanzy.cn/boab.shtml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还没到....难道又....啊”夏林渊紧紧的抱着自己,在床

无尽世界的混乱之旅之渔翁得利(4)  http://www.yamanzy.cn/a36b.shtml
杨忠本以为自己会骨骼尽断,口吐鲜血而死。可是突然之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的那股杀气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之近战法神在线阅读第一节

    片场。外面空旷的场地上,女人尖利的声音想起来:“云汐,怎么样?你还不是要被我踩在脚底下?像是一滩烂泥,沈清还不是要同我订婚了?”女子化着浓艳的妆容,有些俗不可耐,五官拆开都是完美的,但是组合在一起,不堪入目。倒是衬托得云汐更加的玉雪粉白,清新的像是一朵娇艳的花,此时她笑了一下,唇边像是开出一朵妖娆无

  • 神豪帝国聊天群之第八章

    就这么直接趴在山洞里,硬邦邦的感觉还不如之前的草丛,狐九躺了没一会就忍不住翻了好几次身。白虎本来都闭上眼了,感觉到脑袋边的他一直动个不停,不由睁开眼看着他。注意到它的视线,狐九换了个侧躺的姿势安分了一会,没多久就又忍不住有些想动,同时心里开始思念自己在山上既舒服又柔软的小窝。感觉到他又开始动了起来,

  • 旅行在电影世界在线阅读第七节

    “赵毅,我们的事不需要你管!”“我跟莉影住哪,也不是你能左右的!”刘亦飞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高兴,这赵毅天天烦着她,躲都躲不过来。“又是你这傻逼!”赵莉影也十分厌烦的瞥了一眼为首的那位男子。赵毅,同样是北影大学的大三学生,长得也廷帅的,算是比较出名的校草级别人物。当然,他的出名不是因为自己的实力,而

  • 生物博士修仙实录在线阅读第10节

    方大力,伸手把拿过来的白莲花递到若瑄面前说道:若瑄师妹,这朵白莲花让你保管。若瑄没有拒绝,毕竟谁都喜欢宝物,哪怕这个宝物是大家的。若瑄望着众人看没有人反对,如此大家都信任我,那我就暂代大家保管下。对方那队人马,神情黯然的走向了那几位受伤的同门哪里。这一他战们损失了个三位队员。若瑄,看在眼里,心里不好

  • 病美人仙尊被缠上了第3章在线阅读

    在我又是激动又是不舍的心情下,我的满月宴终于来到了。------------------------------------------------------------------------------------------------------------------我是宴会开始的分割线

  • 刀道通神第5章在线阅读

    萧阎生看着台上的两个地罡境初期的人对战,觉得没什么意思,没办法啊,虽然看过很多次其他人对战,但萧阎生可是一生第一次对战就和天罡初期对战,而且是从虚罡巅峰压制下来的,看着地境的对战自如觉得没多大意思{(可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本身才人境)。萧阎生转头看向焦天启,他看向台上的两人脸上充满了不屑。“哎,看来是别

  • 仙术大师第9章在线阅读

    在白发少女看来,这几个大人的手段和思维和林怡比起来真的是叫幼稚无比,虽然林怡也是个菜,这种智商居然还是那个组织的走狗。白发少女利落的解决完一局**,伸了个懒腰,像一只慵懒的猫。“滴滴,滴——”熟悉的声音响起,白发少女低头望了一眼别在胸口也就是声源的那个叶型胸针传呼器,笑容渐渐消失。她想了想,还是没有

  • 万界之模板系统之入城(9)

    当二人抵达巨鹿的时候,西天的云彩已被夕阳映得通红,巨鹿城以西的天空如被一把大火点燃的书页,熊熊燃烧不尽。而巨鹿就盘恒在这场大火之下,屹立不倒。“起风了……”由于天色渐晚,城外逐渐响起呼啸之声。刘玲的裙带飞舞起来,她站在盆地的旷野之中,天空高远而辽阔,身前矗立着透尽古老气息和厚重之感的高大城墙。而墙的

  • 故之任务完成(10)

    土遁门和金甲门素有不合,那是修真界众所周知的事情。事情的经过要说到金甲门的创立,听说金甲门的开门祖师原本是土遁门的弟子,在一次外出办事的时候意外得到了一本修炼功法,那就是金甲门现在的修炼功法,掘金诀。掘金诀是本高级修炼功法,因为十分难得,所以这名弟子并没有上交,而是私藏了起来,自己偷偷修炼,不知道是

  • [综]刀飞剑跳式神蹦想办法赚钱去!!

    整天不见人影的韩春明,似乎从四合院里消失了一样,起早贪黑,不知疲倦,每天奔波在收破烂的道路上。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收破烂,一不偷,二不抢,为何低人一等……无论哪个年头,赚钱才是硬道理,只要能赚钱,腰杆子就挺得硬……破烂摊的工作并不算赚钱…就像他韩春明,可能每天起早贪黑,走街串巷的收破烂,一天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