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偏宠入骨(快穿)在线阅读第7章

作者:当归陈皮 来源:晋江文学城

7.月下温情

自从喝了肖战那个十全大补汤,王一博就开始时刻提防着肖战。点菜都要自己点,再也不肯把菜单交到肖战手上。

“小朋友,你这么防贼似的防着我干嘛,我这么一个柔弱的美男子,又能对你做什么呢?”肖战捏着一双筷子,在面前那盘土豆炖鸡肉上面戳着,一手杵着下巴问道。

“我为什么防你?你自己心里面就没点数么?”王一博送还肖战一个白眼说道。

“你看你这不就是冤枉我了嘛,吃什么补什么。我那是为了你身体着想。”肖战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回答。

“屁嘞! 别想再骗我一次,除了和我做那档子事儿,你脑子里还能装什么”王一博捏着自己的筷子,把肖战戳着鸡肉的那双筷子扫开,自己夹了那块肉喂进了嘴。

“我除了想和你做那档子事儿,还不就是想你了。要不要我把心啊肝啊肺啊,都掏出来给你看看,证明我对你有多真啊。”肖战委屈巴巴的皱着眉,低下头扒拉几口饭菜说道。

“你就是人面兽心的典型代表,你在床上怎么不这么对我撒娇,让我也上你一次 ”王一博突然想起这一茬了,既然话头都起到这儿了,那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提出反攻的大好机会。

“啊,你怎么这样馋人家的身子我把你当朋友,原来你只是想睡我! ”肖战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堵着嘴巴嚷嚷起来,让王一博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小声一点! 我真是怕了你!”明明吃亏的是自己,却每次都被肖战说的哑口无言。

两人吃过午饭,肖战照例把王一博送回学校,结束了一天中难得放松的午休时光。

“明天见咯。”肖战依旧是趴在车窗上,看着已经下车了的王一博朝他挥手道别。

王一博回头看着他的笑眼,心里浮现出一个他已经在意了很久的问题,思索了两秒,还是问了出来。他说:“为什么你只在中午来找我”

肖战也没想到他会问他这个问题,给问的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他欣喜的回问:“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随时来找你吗?”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问你为什么而已。”王一博发誓自己绝对没有想多和他见面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好奇这个问题的答案罢了。

“我这不是怕你见我见多了嫌我烦么,光是每天见你一次你都已经嫌我烦了不是 ”肖战的回答虽然没个正形,但是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不是。你走吧。再见。”王一博否定了他的疑问。看似是否定,实则是肯定。肯定的是,他并不反感见到他。王一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挥了挥手,走进了教学楼。

不过就是那么提了一嘴,晚上九点下了晚自习的时候,居然就看见肖战出现在自己面前。王一博站在教学楼门口,看着那辆熟悉的凯迪拉克,愣了神。

他呆站着,见肖战下车走向自己。心里像是煮上了一壶开水,正咕噜咕噜的翻起水泡来,蒸腾的热气直冲头顶。他感觉自己的脸瞬间烧红起来。这种怪异的感觉,就和那天在酒吧,肖战抬着一杯曼哈顿向他走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又来干嘛?”王一博脸上还是没什么明显的表情,他假装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问道。

“想你了就来了啊。”肖战已经走到他面前,顺手拿过王一博肩上的背包,笑着回答。

“那大可不必,您请回吧。”王一博伸手抢过肖战手上自己的包说道。他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肖战的视线,以免被他发现自己红起来的耳根。

“要一起散步吗?”肖战忙拉住王一博问,他又指了指天上那轮微黄的月亮,又说:“今晚月亮很圆的。”

所以我想来见你。

“不要。”王一博拒绝,并没有懂月亮很圆后面隐藏的那段情话。

“等等啊。”肖战还是拽住王一博,又说道:“你看我可是给你带了礼物的! 我在来的路上看见路边有人在卖金鱼,就给你卖了一袋,你拿回去养着吧。”肖战献宝似的把背着的手伸到王一博面前。

他手上拎着一个被捆住开口,然后充满了气鼓起来的,剔透的小塑料袋。里面有一条红白混色蝶尾金鱼,它缓慢的摇着自己薄纱一般飘逸的尾巴,瞪着一双圆鼓鼓的眼睛,正傻乎乎的看着王一博,然后嘟着嘴巴吐出一串半透明的泡泡。

“我养这东西干嘛?”和一条鱼大眼瞪小眼的,王一博也觉得自己都变得和这条鱼一样傻了。他并不懂肖战的用意。

“给你找个伴儿,培养一下你的爱嘛。”肖战把那小袋子的金鱼放到王一博手上笑道。

那袋子还没王一博手掌大,透明的装了水的袋子就那么软踏踏的堆在他的手掌心。鱼儿的生存空间被压缩,身体偏了过去,已经游不稳了。

王一博看到一只活物在自己的掌心翻腾扭动着,心一惊,说:“我不需要,你拿走。”

“哎呀,拿着嘛,很好养的,就给他喂食就行了。鱼缸和鱼食我都买好了,在我车上,一会儿我拿给你。”肖战抓着他另一只手,让他把那被压扁了的水袋子拎起来,恳求的说。

“……好吧。”王一博被他磨得没办法了,只好答应。只是他以为送这类小玩意儿是青春期的小情侣才会干的事儿,没想到肖战也有这样的心思来讨好他。

王一博一手小心翼翼的拎着那小袋子金鱼,和肖战一起往学校附近的公园走,怕自己手上一用力就会把那条生命终结了,因为鱼儿的生命总是这么脆弱。

拎着那条鱼,就像拎着他自己一样,就像鱼就是他,他就是那条鱼。

“课上的怎么样了?月考了吗?需要我帮忙吗?”两人并肩走着,肖战肩上背着王一博的书包,转过头问他。

“挺好的,考了,不用。”王一博一一答着,语气还是淡淡的,没什么明显的情绪。

其实细想起来,他们俩除了在床上和中午一起吃饭的时间。平时基本不会见面,也没什么过多的交流。更不会这样无聊到去聊对方的生活,或许他们一开始对彼此的定位就错了。

王一博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们第一次的见面不是那样的场景,换一个普普通通的方式去相遇,那么是不是两人的相处方式也会有点不一样呢?

他们并肩沿着公园里人工湖岸边的小路走,路被低矮的金叶女贞树围起来,错落的女贞树被修剪成一层层波浪起伏的形状。女贞是耐寒的,快入冬了叶子也不落,只是在小小的肉肉的叶面上澄了一层薄薄的霜。

沿路没有大的路灯,一排暗藏地灯从围着湖的仿汉白玉栏杆下面照出来。虽然算不上很明亮,但是照亮两人脚下的条石地砖还是绰绰有余的。

湖面上有几只未飞去南方过冬的绿头鸭在拍着脚蹼游动着,时而漫不经心的嘎嘎叫几声,不知道是不是在和同伴讨论着过冬的计划。

层层的松柏和矮乔木隔绝了大部分公园外的汽车鸣笛声,隐约还能听见几声悠悠的虫鸣,仿佛还是在夏天,不觉已经是秋末。

现在这样的氛围,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像是走在自己的梦境里,不真切。王一博甚至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个梦。或许这真只是一个梦,肖战并没有来找过他,自己说不准还在课桌上趴着睡觉。

这只是,一个梦。

既然是自己的梦,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认识肖战这么久了,他觉得自己对肖战的了解实在是少得可怜。他也想要偶尔越界一下,跳出自己潜意识里对肖战的定位,换一种方式去了解他。

于是他问道:“你家里都不管你吗?嗯……我是说,除了那个女人。”王一博并不曾问过肖战关于他家里的事,因为他对别人的事情一向是漠不关心的。

“管啊,他们催着我结婚,催我娶她。但是我一点儿也不想被他们安排。你知道的,我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知道。”王一博目光炯炯的望着他。

他没有说错,他的确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我不喜欢被别人强迫去做我不愿意的事情,婚姻也是,感情也是。但是有时候,人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嗯,有同感。”王一博感叹。

是的,我们太像了。

两人走到了公园里一处儿童乐园,彩色塑胶铺装的地面上挖了一个浅浅的沙坑,上面还有小朋友遗留下来的粉色的塑料小铲子和蓝色的小水桶,已经被埋了一半在细沙里。

沙坑旁边架着一副秋千,肖战看见了就拉着王一博过去。

“快来,坐下一起玩儿。”肖战笑着说,自己已经先坐到了秋千上,还好那秋千够牢固,他脚一荡就把自己抛向了半空。

“你怎么这幼稚。”王一博发誓自己从七岁开始就不玩儿这东西了。

不过看着肖战荡的那么开心,他也还是坐到另一个秋千上,不过他没有把秋千荡起来。只是这么静坐着陪着他。

他看着他,他笑起来还是一副孩子样。

“那你呢有想过结婚吗?”肖战把秋千的速度放缓了,问道。

“没有,没有打算过。”王一博也坦诚的回答。他的确从未想过,这对他来说太远了,太不真实。

“那如果有一天,我结婚了,我们还能像现在这样吗?”肖战已经停下了摇晃的秋千,也静静坐着。面上的笑已经不在了,眉毛却皱了起来。

“哪样 ”王一博转头,一双黑亮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问。

肖战躲不过他的眼神,有点心虚的答着:“呃……就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一起散步,一起荡秋千,看月亮。”

“不知道,也许吧。”王一博把本来拎着的金鱼用双手捧起来,看着暖黄的灯光照进透明的水中,几乎要把金鱼身上的橙黄色夺去,只留下惨淡的白。它在他的掌心里游动着,毫不知道自己生命就掌握在这个人的手中,只要他的手放开,它就会立马摔到冰冷坚硬的地面上去,因为窒息而马上就死去。

王一博这才明白了,为什么他觉得这条鱼像他。

因为它需要生活在水中才能呼吸,水是它生活的介质,离开了这个介质,它的生命将不复存在。而王一博,他需要的是空气,是一尘不染的纯净的空气。这是他生活下去的介质,离开了这层介质他一样活不了。

不过都是脆弱的生命,谁又有资格去可怜谁呢。

他把那袋金鱼的袋子提到放在自己眼前,细细端详着。雾蓝色的月光从夜空中透过来,在他的脸上投下一片月白的水光的纹理。

肖战站起身来,弯腰在他身边也凑过去盯着那袋金鱼看。想必那里面的鱼一定被吓个不轻,两个奇怪的人盯着自己看。

“看什么呢?”肖战问道。

“离我这么近干什么?”声音突然出现他耳边,王一博给他吓了一跳,猛的站起身来,和肖战拉开了一米的距离。

肖战见他后退,就往前迈了一步,王一博见他往前,又再就往后退了一步。直到退无可退,差点踩进沙坑里去。

肖战把他揽住了,两人面对着面。王一博很紧张。他又想到那天肖战在电影院里给自己的那一个吻,竟然有点期待他会再次吻上来。

肖战只是靠近他,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肩上。暖黄的路灯的光照在他的头发上,他的背上。王一博就这么僵住了,退也不是,进也不是,推开却又舍不得。

他正在纠结,就听见肖战说:“一博,你抱抱我行不行 ”

肖战的声音很小,他的手垂在自己俩人之间,除了额头靠在王一博的肩膀上,身体的其余部位都还没有触碰到。

“我,我……我不会啊……”王一博依旧是身体僵直的站着,手指有点抖,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从来没有人告诉他这样的情况他该怎么办。

“你就说:‘没事的,有我在。’好不好”肖战似乎是弯起嘴角笑了,如果没有人教过王一博,那他可以教他,教他如何安慰自己。

“嗯,没,没事的……我,我在……”王一博嗫嚅着说出来。不过他真的觉得这种话肉麻死了,并且从来没对谁说过。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缠着你吗?”肖战又低低的道。他的手指去勾住王一博的手指,指尖一触碰,王一博觉得自己的指尖麻了一下。

“为什么?”他喃喃的问。

“因为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很轻松,也很开心,没有什么压力。因为你又傻,又好骗,又可爱的。”肖战终于是笑了起来,气氛不似刚才那般凝重。

“你丫的,不损我两句就不开心。”王一博虽然给他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居然也不觉得生气。

是啊,这样的话,和对他撒娇有什么区别么?

“是真的,我真的很喜欢……”肖战又说,他的声音顿了一顿,王一博的心也跟着被揪了起来

过了几秒钟,却是让人感觉这么漫长。他继续把那半句说完,他说:“很喜欢和你做朋友。”

“嗯,好吧……”王一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点沮丧。

肖战这才向前一步,把他抱紧了。两人的身体严丝合缝的贴着,他习惯性的把头偏向他的侧颈,一手抚着他颈后的黑发。

他很喜欢他的头发,摸起来总是软软的。

“抱抱我吧。”肖战哑声道,声音里似乎带着哭腔。

王一博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拥抱太暖了,太紧了,就像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

他终于抬起手臂回抱住他。他拍着他的背,轻声说:“没事的,没事的。”

两人的拥抱很长很长,良久的沉默。

回宿舍的时候,王一博躺在床上思考自己和肖战的关系。

他问和自己对头睡的老许。

“老许,你有喜欢过谁吗?”

老许的声音从蚊帐那头传来,他说:“有啊,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就谈过一次恋爱。”满脸不在乎的样子。

“为什么就一次或者说,为什么你要谈恋爱?”王一博追问。

“因为喜欢呗,喜欢就追她了。”老许又答。

“怎么追?”

“就,请她吃饭,送她东西,见不到她就会想她,见到她就会开心。”老许思索片刻才回答。

“这样就是喜欢了?那个粘人精不也就,喜欢我”王一博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像有千百只蜜蜂闯了进去。

他,喜欢我吗?

王一博不敢想,他不愿意想。

他只是觉得自己突然很期待明天见到肖战。

但是第二天肖战没有出现。他只收到肖战的一条短信,简短的一句话。

他说:我这几天有点事儿,暂时不能去陪你吃饭了,照顾好自己。

延伸阅读

红府超市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gz2.shtml
红府公司2003年12月正式成立,注册资金2000万元,原公司名称“安徽商之都红府连

军威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dne7.shtml
威渔具是鱼竿、钓具、台钓竿、手竿、海竿、矶竿、渔轮、竿包、鱼漂、配件等产品生产加工,

金田摄影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g8wp.shtml
金田摄影始于2003,十余年好品牌。在广州、深圳、佛山均设有分公司,拥有客服、摄影、

奥奇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xnpf.shtml
奥奇儿童乐园总部以管理,技术生产设备的优势,灵活营销的条件,上乘的产品质量,好的售后

梦想岛国饰品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bou4.shtml
梦想岛国饰品加盟详情DISNEY华特迪斯尼产品的中国授权代理商——广州映辉贸易有限公

绿久电动车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sgqz.shtml
合肥鹏超车业有限公司是专业从事电动车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为一体的电动自行车

好自然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ye0k.shtml
华南理工大学科技开发公司是华南理工大学直属全民所有制企业,成立于1986年,主要负责

非常台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stqz.shtml
最地道的台湾美食品牌,其扎根台湾本土数十年,汲取众家之长,坚守“非常地道、非常台湾”

承久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adbn.shtml
上海承久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铝合金材料开发焊接技术服务。根据不同客户需求,提供

高都大酒店加盟  http://www.leftfootcompany.com/60j7.shtml
高都大酒店招商加盟。高都大酒店,是一家集餐饮、住宿、康乐、购物为一体的四星级旅游饭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直播从捡垃圾开始在线阅读第4节

    翌日,清晨外面的世界已经开始逐渐喧嚣起来,不少学生都是背着小包,趁着这美好的天气和同学一起去旅游,毕竟,鲁宁作为一个旅游大省,旅游景点那是应有尽有,无边的海洋,rouruan的沙滩阳光,还有成片的竹林,和无边的花海,当然还有赶海滩…….606的五人今天都没课,宿舍的老大李青和老五李辰依旧在chuan

  • 随身空间之宝山缠情之第二章(2)

    一直待在树上也不是个事儿。但一想到接下来在这山顶之上还会遇到这么多生存危机,素悦就气得浑身颤抖。她这怎么看都是被骗来的,原本也没说升级会这么难……一想到这里,素悦就想到了那个被自己做成手链戴在身上的呼救装置。呼吸蓦地一重。这就好像是玩**的时候,一个刚刚建立的新角色,还没出新手村呢,就被强制扔到了高

  • 僵约道士饱读诗书诺德人

    孤儿院的院长伊菲斯是个满脸褶子的白发老太婆,肥大的鼻子上还有一颗肉瘤,这让她看上去活像个巫婆;身材宽大,个子不高,即使是肥大的袍子在她身上也显得有些紧凑。虽然用来形容一个老人似乎很奇怪,但伊菲斯看上去确实是那种近乎“满脸横肉”般的凶相。莫拉礼节性地敲了敲院长室的门,然后推门而入。八岁的小麦拉怯生生地

  • 风若清寒许第七章在线阅读

    要拍的是场打戏。女主是个侠女,在村子里大战烧杀抢掠的一伙强盗。谈宁和许珊珊演俩村姑,穿上粗布戏服,头发那么一弄,上点淡妆,两个人还真有点古代女人的俏丽风情。许珊珊有一句台词,强盗杀过来的时候她得冲谈宁喊“快跑”,两人回头看了看,没跑几步就被杀害了。这种没台词也不需要演技的群戏没什么难度,演完就能走。

  • 我吃掉了整个地球在线阅读第七节

    小天和青若一路随行,也不知道穿了几道走廊,三弯两拐之间,另一个家丁也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只剩下刚才抱怨那人还一路朝着前去。不多时,他也终于停下脚步,转到了一个房间内,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自己喃喃自语道:“要是这东西放到了饭菜酒水里,我就成了六少爷的帮凶,但是要一点儿也不放,他知道了也不会放过我,说是可

  • 魏梁风云录第六章在线阅读

    逛公司咯“Notsayintheirheart”“喂,有什么事情,辉”“总裁,我发现这段时间有人在调查可琴小姐”“是吗?谁?有那么大胆子,解决掉”夏纪枫冷冷的说道“总裁,是袁家的继承人袁净熙,您看?”“是熙,他要调查可琴做什么?你去给我查清楚来”“是的,总裁”那小子怎么会去查可琴呢?看来是她又惹什么

  • 异界之神秘圣尊命案疑犯

    刘支队长站在窗户边,两眼看着窗外,满脸愁容。“为何如此发愁,死了一个人而已。”刑警支队的白队长说道。刘支队长:“唉,死了一个人对于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市到真不算什么,我们每年因为意外死亡,交通事故致死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但问题就是,这起案件不简单。这位死者是位年轻女性,鉴定的报告上说明,死者生前曾经遭受

  • [综]告白假面在线阅读第三章

    在教务处办完手续领完书,上午第一节课已将开始了一半,辅导员带她熟来到新的班级,诺大的教室里,同学门抬头看向讲台,老师正站在讲台操作着电脑,绘声绘色的讲课。辅导员敲门打断“同学们,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简露抱着刚领的书,眼角挂着浅浅笑意,环视在座的同学“大家好,我叫简露,希望以后多多关照。”班里传来

  • 沈哥要从良是我主动要求的

    陆逅不是这个世界土生土长的居民。他是一名穿越者。十多年前,来自一个同样被称为地球的平行宇宙空间。穿越的过程很老套,不值一提。总之,他原本二十多岁的身体突然变回了婴儿状态,直接出现在乡下一个村落外不远处,最后被一对善良的夫妇收养。“你叫什么名字?”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暴力解决不了问题。杜卡奥叹了口气,看

  • 当顶流成了总裁白月光之看,那流星 冷雯雯转来我们班啦

    第二天早上雪儿从楼上走下来就听见冷雯雯说“爷爷雯雯也要去雨泽哥哥上的那个学校啦,好不好嘛。”冷雯雯用超级嗲的声音说(恶心死了...我要吐啦啊~~~~我受不了了...我去趟wc吐一会马上回来哈....88)“不行,去哪上课的话,会影响你雨泽哥哥上课的”爷爷为难的说。“不要嘛,雯雯就要去找雨泽哥哥,就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