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竹马谋妻之误惹醋王世子在线阅读第七节

作者:简音习 来源:言情小说吧

第七节 与帝奴交恶

虽然有些简单的用具,但那种又小又脏的地方,怎么招待得了这个天下帝座副会长呢。

白富美对着说不出话来的我投以不耐烦的眼神,并且说道:

「我看你的仓库也没什么好道具。这次看在食材的份上,就破例提供我的仓库当成做菜的地方吧。」

这家伙竟然一脸轻松地说出不得了的提议。

我还没理解她所说的话,脑袋暂时呈现停滞状态。白富美不理会我,转向担任士兵的两名公会成员说道:

「我今天要直接从这里转移到『建康』去,所以你们不用保护我了。辛苦了。」

话才刚说完,似乎已经到达忍耐极限的长发男就叫了起来。如果SWO的表情再现机能再精细一点,他的怒气应该已经让额头上多出两、三条青筋了吧。

「白……白富美大人!您移驾到这种贱民区 来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让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与您一起回家,这、这真是太不应该了!」

他那种夸张的言词,立刻令我感到退避三舍。竟然称呼她「大人」,我看这家伙应该可以算是白富美的疯狂崇拜者了吧。我心里这么想着并朝他看去,发现那个人也是一脸非常厌恶的表情。

「这个人啊,来历姑且不提,但剑技确实是非常高超。我想应该比你高个十级以上吧,克拉帝尔。」

「您、您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会比这种家伙差呢……!」

男人的破音响彻整条巷子。他原本用那看起来像三白眼 的凹陷眼睛。恶狠狠瞪着我,但又忽然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脸部表情为之一变。

「对了……你这家伙,应该是『豆腐渣』对吧!」

所谓的豆腐渣,是将「装备非常差的」与「非现金玩家」结合起来,SWO里专有的贬义词。虽然已经听惯了这个恶很恶毒的名词,但每次只要听到,心里多少还是会感到疼痛。这时我脑袋里又掠过第一个对我讲这句话、曾经是我朋友的脸孔。

「嗯,没错。」

我面无表情承认之后,男人更加气势凌人地说道:

「白富美大人,这家伙是那种只顾自己的自私鬼!跟这种人扯上关系绝对没有好处!」

至今一直保持平静的白富美,像是感到不快似地皱起眉头。不知道何时周围出现了看热闹的人墙,可以隐约听见从人群里传来「天下帝座」、「白富美」这些字。

白富美稍微瞄了一下周围人群之后,对着那名越来越亢奋的,名叫克拉帝尔的男人说道:

「总之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这是副会长的命令。」

丢下这句冷淡的话之后,白富美的左手拉住我大衣后面的皮带,然后就这样一边把我向后拉,一边朝着转移门大街前进。

「喂……喂喂,没关系吗?」

「没关系!」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当然我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她。留下两名士兵以及到现在还一脸遗憾的基友,我们两个穿过人群走了出去。我最后回头瞄了一眼,发现那个名叫帝奴的男人直挺挺站在原地,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直瞪着我看。而他那副恶狠狠的模样,就像残像般一直留在我的视线里挥之不去。

以下是小白写一个江湖天下同人:

话说中白父女及春徐三人辞别村人,往山中行去。他三人除了兰剑想早到山中好早些学剑外,俱都是无挂无牵的人,一路上游山玩景,慢慢走去,走到日已平西,方才走到无名山下。只见那里客店林立,朝山的人也很多,看去非常热闹。三人寻了一家客店,预备明早买些应用的物品,再行上山,以备久住。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三人商量停妥:中白担任买的是家常日用物件,如油、盐、酱、醋、米、面、酒、肉等;春徐担任买的是书籍、笔墨及锅灶、水桶等厨下用品,末后又去买了几丈长的一根**绳。兰剑便问:"这有什么用?"春徐道:"停会自知,用处多呢。"三人行李虽然有限,连添置的东西也自不少。一会雇好脚夫,一同挑上山去。路上朝山的香客见了他们,都觉得奇怪。他三人也不管他,径自向山上走去。起初虽走过几处逼厌小径,倒也不甚难走。后来越走山径越险,景致越奇,白云一片片只从头上飞来飞去,有时对面不能见人。

兰剑直喊有趣。春徐道:"上山时不见下雨光景,如今云雾这样多,山下必定在下雨。我们在云雾中行走,须要留神,不然一个失足,便要粉身碎骨了。"再走半里多路,已到舍身岩。回头向山下一望,只见一片冥漾,哪里看得见人家;连山寺的庙宇,都藏在烟雾中间。头上一轮红日,照在云雾上面,反射出霞光异彩,煞是好看。兰剑正看得出神,只见脚夫道:

"客官,现在已到了舍身岩,再过去就是鬼见愁,已是无路可通,我们是不能前进了。今天这个云色,半山中一定大雨,今天不能下山,明天又耽误我们一天生意,客官方便一点吧。

"春徐道:"我们原本只雇你到此地,你且稍待一会,等我爬上山顶,将行李用绳拽上山去,我再添些酒钱与你如何?"说罢,便纵身一跃,上了身旁一株参天古柏,再由柏树而上,爬上了山头。取出带来的麻绳,将行李什物一一拽了上去。又将麻绳放下,把兰剑也拽了上去。刚刚拽到中间,兰剑用目一看,只见此处真是险峻,孤峰笔削,下临万丈深潭,她虽然胆大,也自目眩心摇。兰剑上去后,中白又取出一两银子与脚夫做酒钱,自己照样地纵了上去。三人这才商量运取行李。春徐道:"我此地来了多次,非常熟悉,我先将你父女领到洞中,由我来取物件吧。"中白因为路生,也不客气。各人先取了些轻便的物件,又过了几个峭壁,约有三里多路,才到了山洞门首。只见洞门壁上有四个大字,是"漱石栖云"。三人进洞一看,只见这洞中共有石室四间:三间作为卧室,一间光线好的作为大家读书养静之所。又由春徐将应用东西一一取了来,一共取了三次,才行取完。收拾停妥,已是夕阳衔山。

大家胡乱吃了些干粮干脯,将洞口用石头封闭,径自睡去。

第二天清晨起来,中白便与兰剑订下课程,先教她练气凝神,以及种种内功。兰剑本来天资聪敏异常,不消多少日月,已将各种柔软的功夫一齐练会。只因她生来性急,每天麻烦李、周二人教她剑法。春徐见她进步神速,也认为可以传授。惟独中白执意不肯,只说未到时候。一日,春徐帮兰剑说情。中白道:"贤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难道不知她现在已可先行学剑么?你须知道,越是天分高的人,根基越要打得厚。琼儿的天资,我绝够不上当她的老师,所以我现在专心一意,与她将根基打稳固。一旦机缘来到,遇见名师,便可成为大器。现在如果草率从事,就把我平生所学一齐传授与她,也不能独步一时。再加上她的性情激烈,又不肯轻易服人,天下强似我辈的英雄甚多,一旦遇见强敌,岂不吃亏?我的意思,是要她不学则已,一学就要精深,虽不能如古来剑仙的超凡入化,也要做到尘世无敌的地步才好。我起初不愿教她,也是为她聪明性急,我的本领有限的缘故。"春徐听了此言,也就不便深劝。惟独兰剑性急如火,如何耐得。偏偏这山上风景虽好,只是有一样美中不足,就是离水源甚远。幸喜离这洞一里多路,半山崖上有一道瀑布,下边有一小溪,水清见底,泉甘而洁。每隔二日,便由李、周二人,轮流前去取水。李、周二人因怕懈散了筋骨,每日起来,必在洞前空地上练习各种剑法拳术。兰剑因他二人不肯教她,她便用心在旁静看,等他二人不在眼前,便私自练习。这无名山上猿猴最多,兰剑有一天看见猴子在山崖上奔走,矫捷如飞,不由得打动了她练习轻身的念头。她每日清早起来,将带来的两根绳子,每一头拴在一棵树上,她自己就在上头练习行走。又逼周、李二人教她种种轻身之术。她本有天生神力,再加这两个老师指导,不但练得身轻如燕,并且力大异常。

春徐每隔一月,必要去看望良儿一次,顺便教他的武艺。那一日正要下山去看望于他,刚走到舍身岩畔,忽见张良儿跑来,手中持有一封书信。春徐打开一看,原来是教读马湘写来的。信中说:"三日前来了一个和尚,形状凶恶异常,身上背了一个铁木鱼,重约三四百斤,到村中化缘。说他是五台山的僧人,名唤妙通,游行天下,只为寻访一个姓周的朋友。

村中的人,因为他虽然长得凶恶,倒是随缘讨化,并无轨外行为,倒也由他。他因为村中无有姓周的,昨天本自要走,忽然有个口快的村人说起周先生,他便问先生的名号同相貌。他听完说:'一定是他,想不到云中飞鹤周老三,居然我今生还有同他见面之日!'说时脸上十分难看。他正问先生现在哪里,我同良儿刚刚走出,那快嘴的人就说,要问先生的下落,须问我们。那僧人便来盘问于我。我看他来意不善,我便对他说,周先生成都就馆去了,并未告诉他住在峨眉。他今天已经不在村中,想必往成都寻你去了。我见此和尚来意一定不善,所以通函与你,早作准备。"

春徐见了此信大惊,便对良儿道:"你跟我上山再谈吧。"说时,匆匆携了良儿,纵上危崖,来到洞中。良儿拜见中白父女之后,便对春徐说道:"我因为马老师说那和尚存心不好,我那天晚上,便到和尚住的客栈中去侦察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到三更时分,爬在他那房顶上,用珍珠帘卷钩的架势,往房中一看,只见这和尚在那里打坐。坐了片刻,他起身从铁木鱼内取出腊干了的两个人手指头,看了又看,一会儿又伸出他的右手来比了又比。原来他右手上已是只剩下三个指头,无名指同三指想是被兵刃削去。这时候又见取出一个小包来,由里面取出一个泥塑的人,那容貌塑得与老师一般模样,也是白衣佩剑,只是背上好像有两个翅膀似的东西。只见那和尚见了老师的像,把牙咬得怪响,好似恨极的样子,又拍着那泥像不住地咒骂。我不由心中大怒,正待进房去质问他,他与老师有什么冤仇,这样背后骂人?他要不说理,我就打他个半死。谁想我正想下房时,好像有人把我背上一捏,我便做声不得,忽然觉得身子起在半空。一会到了平地,一看已在三官庙左近,把我吓了一大跳。

我本是瞒着我母亲出来,我怕她老人家醒了寻我,预备先回去看一看再说。我便回家一看,我母亲还没有醒,只见桌子上有一张纸条,字写得非常好。纸上道:'良儿好大胆,背母去涉险。明早急速上峨眉,与师送信莫迟缓。'我见了此条,仔细一想:'我有老母在堂,是不应该涉险。照这留字人的口气中,那个和尚一定本领高,我绝不是对手。我在那房上忽然被人提到半空,想必也是此人所为。'想了一夜,次日便告知母亲。母亲叫我急速与老师送信。这几天正考月课,我还怕马老师不准我来。谁想我到学房,尚未张口,马老师就把我叫在无人处,命我与老师送信,并且还给了我三钱银子做盘费。我便急速动身。刚走出十几里,就见前面有两个人正在吵架。我定睛一看,一个正是那和尚,一个是一位道人,不由把我吓了一大跳。且喜相隔路远,他们不曾注意到我,我于是舍了大路,由山坡翻过去,抄山路赶了来。不知老师可知道这个和尚的来历么?"

延伸阅读

缇念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ujb.shtml
缇念饰品是义乌市缇念电子商务商行经销商品,商行是项链、耳环、手链手镯、包包、围巾、服

合众高科环境设备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08w.shtml
HorizonEnvironmentalTechnologyLtd.是水处理技术投资

李氏立通鼻炎养生馆加盟  http://www.myseafm.com/bwtm.shtml
深圳市立通鼻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鼻炎中成药产品、市场开发的生物科技公司。李

津安瑞仪器仪表加盟  http://www.myseafm.com/xum2.shtml
天津市津安瑞仪器仪表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津安瑞”)成立于2010年,位于天津市。是一

DEBAO渔具加盟  http://www.myseafm.com/nohd.shtml
DEBAO渔具生产渔线轮,集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拥有经验丰富的设计和管理团

本色水晶加盟  http://www.myseafm.com/g4zp.shtml
本色水晶婴儿工艺品包装精美,本色水晶省去中间环节,一站式服务。是母婴用品店、婴儿游泳

富房不动产加盟  http://www.myseafm.com/68j6.shtml
成都富房不动产房屋经纪连锁有限公司于2000年4月成立,注册资金1400万元费用。同

庆达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vwx.shtml
庆达小饰品是金华市金东区盛宝布花厂经销商品,总部批发的头饰花、胸花、帽子花、鞋花、服

传奇加盟  http://www.myseafm.com/ytmr.shtml
效果泳装是兴城市效果制衣厂经销商品,总部是服装、泳装加工、销售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

绮梦加盟  http://www.myseafm.com/d5ur.shtml
青岛亿佰隆昌商贸有限公司位于滨海城市---青岛,公司自成立以来,依托青岛得天独厚的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HP)依旧如昔在线阅读第五章

    “枯藤老树昏鸦,老子被赶出家,小桥流水人家,烦闷无处抒发。”一人一马优哉游哉走在白皑皑的雪地里。抱怨声正是从被赶出门的韩仕嘴中念叨出。“韩林你个老王八蛋,说要派人保护老子!”“现在让老子一个人来自这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里。”韩仕想到临走时候,韩林语重心长对他说:“仕儿啊,老爹这几日左思右想。“”你这趟

  • 天堂里没有一往情深剑道奇才,华山剑圣【求收藏】

    依旧是那样的夜色,黑幕遮蔽了天空,唯有黑幕上点点闪烁的星光,是那么的与众不同。空气,特别的清新。华山思过崖后的一处隐秘小林子里,风惊玄懒懒的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着一根香草。“这个世界的空气,真的是好闻,还带着花香......”深呼吸了一口空气,风惊玄喃喃了一声,便是将双手当作枕头放在脑袋后,眼神有些

  • 八一八那些年我嫁的男神“经”[综]逆水剑诀

    红肿着脸回到洞府的林晨也没有急于翻看剑诀,而是运行《纳气决》第二层的心法,顿时一种疼痛感传遍了整个身体,日内灵气和筋脉骨骼血液都纠结在了一起,仿佛每一个毛孔都在经受着灵气的洗礼,皮肤也出现了非常强烈的刺痛。林晨此时已经疼出了一身的臭汗,牙齿咬的“咔咔”作响。本身逆脉而行就容易导致走火入魔,而现在林晨

  • 独家浪漫在线阅读第8章

    夏季气候闷热,经常容易突降暴雨,连带着让人心情也很烦闷。夏煜经过驱鬼的事,受到刺激大病了一场,他干脆直接请了两天假在家休息。大概是知道夏煜受到严重打击,徐梵这些天没再出现,夏煜一直紧绷的神经这才稍稍松懈许多。他怀疑再这么耗下去,自己真能紧张到脑袋出问题。陈巍跟孙程枫及其他同事都陆续询问了夏煜情况,陈

  • 青梅她很可口第十章在线阅读

    时来运转这个词在去年被记者频繁的用来形容春时,她的走红有偶然也有迈过一个台阶之后的必然,从最开始的初露头角到后来靠作品获得认可,她的人气几乎是成倍的上涨,颇有点势不可挡的意思。就在连春时都以为她或许可以的时候,不过是过了个年,现实便着急忙慌的给她来了一记响亮的反手抽,重新把她拍回了原地。春时是在福利

  • 火影之随身带着图书馆在线阅读第十节

    对于迹部景彦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比他小很多和他的儿子同岁的男人,身为迹部家在迹部老太爷去世以后手里面还存在着一点权力的长辈们来说,这件事情真的是可大可小。可是偏偏,对于迹部景彦这个人,他们又不能用什么强硬手段,毕竟……比狠劲的话,他们自问也是比不过人家的。而且,这件事情怎么说也是家事,对于

  • 今天厂花抢亲了吗在线阅读第三章

    朗朗碧空,巍巍青山,既让人感到天地亘古不变的浩荡,其间的流风云霞又在诉说着世事无常风云变幻。苍郁的青山深处,坐落着一幢祥云缭绕的仙宫。环绕着仙宫,有四重风景。最外层白雪皑皑,红梅如霞,雪地红梅之间,不畏严寒的丹顶仙鹤优哉游哉步行其间,翩然而舞,昂首清鸣。穿过冰天雪地,忽而一阵熏风迎面吹来,顷刻间冰消

  • 近墨者甜[电竞]在线阅读第二章

    长毛人是散居在西边的一群人,人数不多,却极为难缠。平时东边人根本见不到这些人。他们在自己的地盘搞些野毒药,锻造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器,工艺品,拿到东边杂市上售卖。他们虽然难缠,但是只要你不惹他,他们还是讲理的,毕竟他们一两个人单独出现,真打起来,你再厉害也抵不过一群人。所以也就就没什么问题。因为据说他们

  • 重生国外之肥女艾丽诊疾

    曲娅的伤情奇迹般的缓过来了,只是事后却没有任何当事人愿意提起这段经历,所以到最后曲娅都不知道自己究竟经历过什么,只察觉到自己养病这段时间师父、阳大人和张都尉三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了极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中最显著的一条就是阳大人和张都尉开始经常以探病为由来她帐子里蹭饭,这点让曲娅高兴又不高兴,高兴的是多了两

  • 九天皇族在线阅读第3节

    和加州清光一起前往大厅用餐,发现来吃饭的刀很少,只有寥寥几人,扶桑国吃饭时都是一人一份盒装的饭盒,桌上摆着的只有七个,有些位置还是空着的,可能是还没来。“哈哈哈,这不是鹤丸吗。”穿着华丽的深蓝色的狩衣,墨蓝色的短发缀着金色流苏发饰,昳丽俊雅的容颜,那双蕴着一轮新月的暗蓝色眼眸中闪过一抹恍然,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