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黎明岛之修罗地狱在线阅读第八章

作者:浪辰 来源:纵横中文网

“郑、郑叔!这是怎么回事!你别吓我啊!”李芸丽听到门反锁的声音吓了一跳,好在她反应极快,立刻从包里拿出手机按了下去。他们这种层面的人安全意识比较高,最怕突然被人绑架或者有什么意外,会随身带着报警的设备。

只是看郑新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李芸丽的心凉了半截。

“郑叔、你这是要干什么,我跟新杰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这么做他知道吗?”李芸丽决定先采取怀柔对策,期待眼前的人能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她走。

“知道,怎么不知道?”郑新杰诡异一笑,“你现在还认不出我吗?小芸。”这次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郑新杰用了他原本的声线说话。

李芸丽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你、你是新杰?!”门口的人没有说话,只用阴骘的眼睛盯着李芸丽错愕的表情,似乎十分享受这戳破真相的时刻。几十年被人踩在脚底下过活,他的不甘心早已经被磨得有些病态了。

“你这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李芸丽有点不知所措,她完全没想到自己会面对这样的局面。

“还不是张宏运的错!”郑新杰的眼中带着愤恨,“如果他当年没有骗我,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宏运?他骗了你什么?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李芸丽很诧异,张宏运跟她一样都是最近才见过郑新杰,怎么突然说是张宏运的错?

“误会?”郑新杰面露讽刺,“上次见面的时候,他可是一句一句拉着我非要让我听的。”

上次见面应该是十多天前的事了,李芸丽回忆了一下,那次他们三个都喝醉了,隐约中似乎确实看到张宏运边喝酒边哭,拉着郑新杰不知道说着什么事。而且从第二天开始,张宏运就变得天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道真的有什么事瞒着她?“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瞒了我二十多年的真相!”郑新杰耻笑道,“你猜,张宏运当初那个穷小子,刚开始的启动资金是哪儿来的?”

“这……”李芸丽确实不知道,她只以为张宏运是遇到有人投资了。听郑新杰这会儿提起,她才想到,当时那笔钱来的确实有点蹊跷了,竟然刚刚好解了张宏运的燃眉之急。“难道……那钱跟你有关?”李芸丽试探着问到。

“何止有关,你还记得我大学快毕业时为了一个项目废寝忘食的事吗?”想到大学时期的自己,郑新杰有种难以言说的自豪感,那是他人生还没跌落之前的最高峰了。“那个项目其实成功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那件事李芸丽记得很清楚,那是张宏运和郑新杰毕业前合作的一个项目,花了很多心血,也是两人初露锋芒的第一次尝试,但是最后却因为失败而不了了之了。她当时还因此安慰了俩人很久。“……成功了?”李芸丽有些错愕。

“不止成功了,张宏运还把它卖了个好价钱!买家同时给他提供了出国进修的机会!”一想到这样的机会原本也有他的一份,郑新杰的心态就平静不下来。“那时候大家都穷,他知道那笔钱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如果不是因为家里缺钱,如果不是因为失败的打击,如果不是没有办法……”他原本也可以有启动资金开始创业,也不会因为家里揭不开锅而随便找个短期能拿到钱的工作,更不会像现在这样,一辈子庸庸碌碌,被人颐指气使,翻不了身。而张宏运却可以成为业界精英、传奇人物!那些原本都是属于他的!

“我的机会,我的人生,都是张宏运毁的!”

郑新杰似乎进入了一种几近癫狂的状态,李芸丽有点害怕,脚步不由得后退了两步。郑新杰现在已经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了,张宏运的做法确实有错,甚至错的很严重,但是一个人怎么可能只因为有了起点就一定成功,也不会因为起点太低而完全追不上去。可是她不敢反驳,现在的郑新杰完全听不进别人的话。

“还有你!”郑新杰突然一把抓住后退的李芸丽,掐住她的脖子让她几乎呼吸不过来。“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却转身嫁给了张宏运!你的爱还真是让人恶心!”

“我……”李芸丽被掐的说不出话来。她当时并没有做对不起郑新杰的事,跟张宏运在一起也是分手很久之后的事了。那时候郑新杰因为家庭工作的原因不甘心,天天抱怨别人却没有为自己的梦想多做出一点努力,只会怪社会怪其他人,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才提出的分手。

虽然她自己觉得问心无愧,可到底是伤了郑新杰的心,这次好不容易遇见,李芸丽也是存着能帮他一把的心,才拉着张宏运和他一起聚聚。

没想到,这次聚会竟发现了张宏运二十多年前犯下的错误。这个错误,郑新杰是永远都不会原谅的。他从前有多么高傲,跌落之后就有多么怨怼、唾弃现在的自己。当他找到使自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因时,无论那原因是不是真的导致了他现在的境况,他都像疯了一样抓住这个情绪发泄的出口,抓住了这个怨恨的对象。把错误怪到别人身上,总好过自己承担。懦弱的人总会为自己找到借口。

看李芸丽被掐的面部充血,呼吸不畅,林之远勉强分出一份诅咒之力作用在手上,拿起桌边的酒瓶猛地砸在了郑新杰的头上。

登时,被砸的头破血流的郑新杰眩晕了一瞬,手上的力道松了一些,李芸丽连忙挣扎出来跌坐在地上。

不知道是缺氧的时间长了还是被吓傻了,李芸丽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瑟瑟发抖。

看着李芸丽惊恐盯着的方向,林之远突然察觉出了不对,立时回头看向桌面。

桌面上是林之远之前见过的那本书和一些辅助用品,还有一把匕首,在他们进门之前就已经被摆放好了,翻开的书页里覆盖着一层红光,在林之远进入屋子之后不断的对他进行攻击。

此时,书页里突然红光大盛,原本平摊着的书籍被红色光团拥着竖立起来,缓慢升至空中。红色的光芒越来越亮,连之前攻击林之远的红光也被收回,融入到这光团里。

好不容易没有了攻击,林之远还来不及松一口气,那红色光团突然发出一道刺目的光,直直射向郑新杰的头部。

是之前被他打伤的地方!林之远望着红光流转的轨迹,突然明白了现在的状况——献祭诅咒启动了!竟然是被郑新杰自己的血启动了!

林之远也是第一次看到利用邪术施展诅咒,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想要去打断的时候,那红光已经因为吸食了鲜血变得越发强悍起来。察觉到林之远的阻碍,红光一阵波动,随即像是惊涛骇浪一般的汹涌着袭向林之远。

不好,这红光的诅咒攻击变强了!林之远被这增强版攻击打的节节败退,他身体里的诅咒之力还是之前那个突然出现的死神给他的,这一路上已经被他用掉了七七八八,这会儿又遇上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攻击,他的防护支撑不了多久了。

然而这时,李芸丽那里也出了问题。只见被吸食鲜血的郑新杰突然像是发狂了一般,一把抓起桌上的匕首就朝着李芸丽刺了过去。而李芸丽此时还在因为刚刚的事而瑟缩在角落里不住颤抖。别说是躲开了,她估计连站都站不起来。

林之远看着这一幕心急如焚,可他被红光频繁的攻击打的根本无暇他顾,眼看着郑新杰的匕首就要刺入李芸丽的身体了,到时候吸食了两个人鲜血的红光只会更加厉害。一想到即将造成的后果,林之远一咬牙撤了防护,运起诅咒之力就要挡过去——

正在林之远觉得自己这次肯定要受伤了的时候,刹那间,一阵耀眼的白光铺天盖地围了过来,牢牢的护在林之远的周身,将肆虐的红光完全阻挡在外。同时,林之远一挥手打掉了郑新杰手里的匕首,成功将李芸丽救了下来。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破开了,大量的警察涌了进来,一瞬间将屋子挤满。林之远还保持着打掉匕首的姿势,呆愣愣的看着警察们制服了郑新杰后,给他带上了手铐,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最后走进来的,是仍旧穿着白大褂的沈医生,他的发丝有些凌乱,神情却依旧冷淡,目光在屋子里逡巡一圈后,在林之远的方向停顿了一下,随后便收回了视线,看向桌子上摆放的东西,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林之远整个人都是懵的,沈医生是来救他的吗?……不对沈医生怎么可能知道他在这里,而且沈医生根本就看不到他!刚刚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到现在都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刚刚的那道白光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突然闯入了一堆警察?还有沈医生,他是来做什么的?

林之远飘在屋顶看着屋内警察忙前忙后的封锁现场,感觉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计。如果说警察可能是李芸丽一进屋子时按下的警报叫来的,白光是保护他的暂且不提,沈医生怎么会在这里呢?

想到之前沈医生就对这件事很上心,不仅亲自询问情况,还调查过郑新杰的病历,林之远就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沈医生其实早就知道诅咒的事吧?林之远不由得又想起这个之前已经被他否决了的猜测。而且沈医生会不会是能看到他的呢?林之远突然有些不确定了。

要不要再去试探一下呢?林之远犹豫着。

延伸阅读

不孬冒菜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m9f.shtml
不孬冒菜是一家非常经典且传统的冒菜品牌,隶属于济南蜀之缘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创立于

百料源超市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6fxc.shtml
在迅速发展中,百料源超市积极承担企业公民的社会责任,始终在农超对接、稳价保供、应急救

一郎合金材料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puzp.shtml
一郎合金材料主营镍基合金、哈氏合金、高温合金、耐蚀合金、特殊钢、精密合金、可伐合金、

华钜君悦酒店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p2iw.shtml
华钜君悦酒店是花都区创新推出五星级很豪华酒店,楼高12层,建筑面积8万余平方米。位于

金中皇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b9fn.shtml
金中皇加盟详情河南金中皇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位于我国两大产金基地之一的“中国金城”灵宝市

圣芭黎珠宝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s86l.shtml
圣芭黎珠宝加盟_公司简介圣芭黎珠宝隶属广州市三森珠宝有限公司,脱胎于法国十五世纪专门

喜也乐洗衣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6z19.shtml
喜也乐洗衣是上海喜也乐洗衣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台湾正章“喜也乐”,是台湾Zui早的洗

渥玛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dqwg.shtml
渥玛女装是台湾渥玛国内外有限公司的产品,其公司.下设渥玛製衣厂.于2002年成立至今

蓬筚生辉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6c02.shtml
蓬筚生辉神像连锁店是中国神像排名靠前连锁店。公司创办于2006年,服务商标“蓬筚生辉

凹凸教育加盟  http://www.network808.com/gf7l.shtml
K12全科教育,刚需市场,朝阳产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柯哀之等待的守护在线阅读第十章

    星期四下午第二节课,9班是体育课,集合完后林欢颜就回了教室,正准备进教室的时候,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由自主的朝他跑了过去,嘴里小声叫道:“周一南!周一南!”周一南跑的太快,林欢颜跑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喘不过气来,慢慢停了下来,她轻抿嘴,身影在安静的楼梯口里有些孤零。我这是在干嘛啊……“林欢颜,你叫我?”

  • 校园之异能第一章在线阅读

    太平洋深海某区域,一艘潜艇游行在大海深处,朝着遥远的东方徐徐驶去。豪华的驾驶舱内,一男子负手而立,张望着钢化玻璃外的洪流,露出沉思之色。在他身后,站着一白发老者。“主宰,已经六年了,你也该回去了。”老者站在他身后,轻声说道。男子微微抬起了头,深邃的目光仿佛星空一般,似乎洞穿这世界的一切。“是啊,六年

  • 大唐:最强反王系统之日常

    第二天一大早的,里包恩是被一股冲他而来的恶意给刺激醒了,立马警惕的四处查看,但是什么也没发现,那股恶意来得快去的也快,到底是什么人,他沉思,然后低头看向院子“。。。你在做什么?”里包恩无奈,自家新收的学生在院子里打拳,但是那个拳法。。。为什么会透出一股老年人锻炼身体的感觉“打太极拳啊”纲吉抬头“早上

  • 原版末日在线阅读面具

    梦中,隐约感觉到头顶传来一阵冰凉,鼻子也无法呼吸,此时整个人似乎被某种东西束缚了一般,无法动弹。随着意识逐渐清醒,脑海里闪过许多生活画面:温暖的太阳,清爽的微风,以及还没体验过的大学校园生活。随着意识感觉越发强烈,不安的情绪开始蔓延至全身,对生的渴望逐渐放大,激活各处神经,先是手指稍微能动了一下,然

  • 夜幕酒馆在线阅读洗洗睡吧!

    阳光透过窗户玻璃撒了进来。办公室里。几个年轻职员精神萎靡,个个顶着黑眼圈,有的在打哈欠,有的在揉眼睛,还有趴在电脑前打瞌睡。“啊……终于收工了!”王昊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满脸倦容。他们几个昨晚通宵加班到现在,赶一个广告方案。“王哥,几点了?”王昊无精打采问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同事。“7:50,快上班了

  • 行于荆棘与繁花之初到帝国(1)

    帝国就如同人会腐朽一样,国家总有一天也会走向毁灭:就连千年繁荣的帝都,现在也不过只是个腐败的人间地狱,披着人皮的魑魅魍魉,嚣张跋扈的四处横行——微风轻轻的吹,暖暖的阳光覆盖着大地,小草在阳光的沐浴下吐出了嫩/嫩的小芽。新的一天来临。帝都的城门开启,繁华的大都市中,住民也开始忙碌起自家的生计。街道上,

  • 逃婚记在线阅读第2章

    洛飞的动作很快,而黄发美女也没想到洛飞如此胆大,没来的及反应,便已坐在了洛飞的怀里,不过接着这黄发美女就惊慌的挣扎着跳开。“黄皮肤的小子,你找死!”一个黑人大汉冲了过来,伸手就要向洛飞头发抓去,洛飞急忙头一偏,然后抓住黑人大汉伸过来的手,一送一扭,“咔嚓”,一声轻响,黑人大汉凄惨的叫了起来,“犹如杀

  • [综]不平等契约在线阅读第六节

    那个高个的就是我们学院武道社的社长,中级武师蒋颂,那个黄头发的叫宋飞,独自清理过一个区域,知道吗,连特殊部门都想邀请两个人加入,不过被拒绝了。”刘筱很自豪的说道。宋飞懒洋洋的靠在摩托车上,不时的双手捏成枪形,对着路过的美女啪啪啪的,引来一阵阵白眼。蒋颂目光一闪,已经看到了远处从车上下来的张岩。“这家

  • (旋风少女)如果第7章在线阅读

    去021报到的头天晚上,古枰拿到了密钥,制服和相关证件。这就意味着他已经正式入职,成了体制内的一员。虽说这是已经定好的事情,但是当拿到这一切的时候,还是不免激动了一夜。早上,他把自己收拾干净利落,对着镜子又看了自己好几遍,生怕有哪里留下瑕疵。021里的人眼光都毒的很,如果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会影响

  • 还珠之紫薇重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夜晚,落尘在躺在床上。看着外面仍在下雨的夜空,天上的星辰也因为污染全都躲藏了起来。“你现在在那?真希望早点见到你,不知道你现在过的如何了?肯定比之前好吧!唉!”落尘看着夜空不经叹息。“不过现在这边又有了一个所谓的妹妹,而且从记忆上看这副身体喜欢他的妹妹,而且他的妹妹也喜欢这个曾经的‘我’?希望我的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