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我养大了宿敌的儿子在线阅读第5节

作者:渊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乐瑶走出寺外轻咳一声,正在花丛中忙得不亦乐乎的小丫头吓了一跳,赶忙捡了衣服巴巴的跑到女子身侧,一脸智商不够的表情笑嘻嘻道:“小姐快看,这边的蝴蝶好像都不太聪明的样子,我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抓了这许多只呢。”说罢,抖抖衣服,将蝴蝶都放走了,“也罢,我抓你们也无甚作用,都去采蜜吧。”

“采蜜的是蜜蜂,你这个智商,还嫌弃它们不够聪明。”乐瑶摇了摇头,我怎么就有你这么一个傻兮兮的侍女呢,悔之晚矣,悔之晚矣……

二人走出桃花坞,眼瞧着天色黑压阴沉,大雨将下未下,幸而偶尔刮过一阵阵凉风,倒比来的时候凉快不少,青鸾背了个空竹篓咋咋呼呼的走在前面,时而看着满树的桃花感叹,时而对着搬家的蚂蚁指指点点,时而又跳起来去追赶低飞的蜻蜓,真真是让人不省心。

路人不会以为我带了个傻子吧,乐瑶想着将覆面的轻纱又往上拉了拉,与青鸾的距离再拉远了一些。

“小姐,您倒是快点啊。”青鸾见自家小姐慢悠悠的晃在后面,赶紧停下来招了招手。

“滚……”乐瑶嘴角不由得抽了一抽,只觉得胸闷得很。

一路走走停停,终是在天黑之前到了家,这一路,乐瑶恨不能施个隐身咒将自己藏起来,心内想着,下次出门还是坐个轿子稳妥一点。

青鸾却是兴奋得很,采了一背篓的桃花,说是要拿来给小姐做桃花酿,勉强算她有心了。

二人才刚刚踏上自家店前的台阶,便见店内有人急急的迎了出来,环佩叮当,裙摆轻扬,可不就是早上才见过的那美貌的夫人吗?

“秦夫人,这天都快黑了,您是过来买什么宝物的吗?”青鸾满是好奇的问道,“何不明日再来呢,夜深露重,恐伤了身子啊。”

“姑娘,”秦夫人并未回答青鸾,只忙不迭的来拉乐瑶的手,双目垂泪,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请姑娘救救我相公吧。”

“这却是怎的了,早上见着不是还好好的吗?”乐瑶边说边命青鸾搀了秦夫人向店子里走去,又吩咐初彦沏了一杯上好的雨前龙井过来递与秦夫人手上。

“你先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慢慢说吧。”

秦夫人双手抖得厉害,勉强喝了一口茶稳了稳心神,这才开口道:“今日我家相公也不知是怎的了,早上从姑娘处回去便止不住的咳嗽,我着人请了大夫,只说是患了风寒,让泡一泡温水去去寒气,又给开了好些药,可是吃了药却并不见好,且因着沐浴时要将衣物去掉,可一旦除了衣物,他便愈加难受,嘴唇乌青,双眼无神似丢了魂般,我又命人赶紧给他穿好衣服,这才勉强恢复了点神志。”秦夫人说着又喝了一大口茶,顿了顿继续说道:“后来我家相公猜测,怕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作祟,因着姑娘送的那尊玉佛的缘故,才有所压制,所以我特来求姑娘救救我相公,还请姑娘出手,救救我相公。”那秦夫人言辞恳切,哭得更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乐瑶沉思了片刻,这才开口道:“林小姐,您本是林尚书独女,千尊万贵之身,肯屈尊来求我,可见您与秦公子,是真心相爱。”

“原来姑娘都知道了。”林芸儿见如此也不再隐瞒,“我与相公从京中过来,不想兴师动众,故所带侍从也不多,因着要回他的家乡,途经此地,其实相公家中本已没有亲人,但他高中后执意回来拜祭已过世的双亲,我作为妻子,自是要陪他一起回来祭拜的,”林小姐说着,复又看向乐瑶:“我与他相识相知相恋,虽也不过半年有余,但我爱他之心却比任何人都深,我只愿他好,别无他求。”

“若真是为他好,便少做些伤天害理之事。”乐瑶看着她冷声说道。

“砰”的一声,茶杯应声而落,未喝完的茶水混着茶叶洒了一地,微微晃动的烛光印照出女子错愕的眉眼,是啊,伤天害理之事,哈,姑娘不提她竟快忘了,可是……可是孽是她作下的,有报应也当是报应她才是,相公是无辜的。想到这里,林芸儿也顾不得相府千金的身份,向前趋了一步却是弯了双膝跪下身来,“姑娘,我不求上天能赦免我的罪过,但求姑娘能施以援手救救相公,我知姑娘绝不是平常女子,相公是无辜的,求姑娘救救他。”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男人嘴里的恩爱誓言,又究竟有几分可信?

“他是不是无辜的,也只有他自己知晓”

月光正明,想来下午的阴云已经散去了,街旁的一丛蜀葵花开得正盛,片片绿叶衬着姹紫嫣红的花朵,煞是好看,平日里竟没有注意,原来这花即便有绿叶相陪却还得要有人认真欣赏才行,红花绿叶……看来,我还得去趟冥界才行。

“罢了,你先带我去看看秦寒,余下的事,稍后再说。”乐瑶回过神,提了裙摆,率先走了出来,身后的青鸾赶忙扶起了林芸儿,只是跪得久了,膝盖痛的厉害,所幸店外停了两顶软轿,想是秦夫人以为必定能请得动自己,乐瑶也不客气,掀了轿帘坐上了其中一顶。

侍从簇拥着两顶软轿乘着月色而去,轿门上的锦带于微风里轻轻摇摆,侍从虽多,想来都是规规矩矩训练有素的家丁,并无吵嚷拖沓之声,青鸾自是也一并跟去了,独留下初彦站在月影里静静的瞧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出神,这一天天的,净留我一人看店了,这不是瞅着我好欺负吗,等小姐回来,非得跟她提一提,给我添点银两才行。

远处轿子里的乐瑶忽地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惹得一旁的青鸾赶紧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小姐可是觉得有点凉,方才忘记替小姐将披风带上了。”看小丫头带了点自责的神情,乐瑶不禁心底一暖,“无妨,只不知是哪个兔崽子在背后说我罢了。”

“这……”青鸾尴尬的搓了搓手,小姐不会怀疑是我吧。难道她发现我刚刚在心里说她不会照顾自己像个傻子了吗?

轿夫脚程倒快,正说话间,软轿便稳稳的停在了一栋宅子前,青鸾掀了轿帘率先下了轿,这才伸出手扶了乐瑶缓缓走下。

宅子看着虽不大,倒很是气派,大门旁两尊石雕威风凛凛,房顶雕梁画栋亦是精致非常,门口的红灯笼烛火正盛,照亮了牌匾上的林府二字。

“这是家父一个月前购置的一套宅院,因着我们回来的匆忙,只粗粗打理了一番,权当我们回乡的暂住之所。”林小姐自身后轻声解释。

“夫人这套宅院真是气派呢,别的倒也罢了,只这镇府的两尊石雕却是何物,这样威风神气,青鸾竟从来也没有见过。”

“那是神兽麒麟。”乐瑶正盯着石雕出神,“世人皆将麒麟当做祥瑞之物,或制成玉坠,或制为手串,或打成这石雕,不过都是为了求一个平安罢了,只是凡人愚昧,却不知这麒麟最是缺心眼且脾气暴躁的主,自己都保不了自己平安,哪里还能带给你们祥瑞。”

“小姐何故知晓得如此清楚,竟像是认识这麒麟一般。”青鸾凑着小脑袋眼巴巴的瞅着乐瑶,眼神充满了好奇,“您再给我说说吧。”

“眼下救人要紧,林小姐请带路吧。”乐瑶自是懒得理她,回了身朝身后的林芸儿点了点头

“是,姑娘请随我来。”

一时有守门的仆人赶紧提了灯笼在前引路,三人便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径向里走去,及进得院内,眼前便觉豁然开朗,原来府内竟还别有洞天,在外看着不起眼的宅子,里面却是拾掇得十分精致,亭台楼阁,假山花池,小桥流水,一景一物莫不是精心设计过的,因着是夜间,虽树上都挂了灯笼,但也看得不甚真切,朦朦胧胧,只觉得一花一草都是极美的。

好美的宅子,青鸾在心里感叹,看来这林尚书当真是不缺银子啊,只不知道还缺不缺婢女,这样想着,猛一抬头,便见自家小姐在前面阴森森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吓得她赶紧捂紧了嘴,小姐莫不是会读心术吧。

三人一路无话,想来林小姐必是担心相公秦寒的安危,一方绣帕被纤纤素手扭得几乎变了形。乐瑶只瞧了一眼,也懒得出声安慰,她本可以对林小姐说声无妨,但眼下,她自己心里倒有件事十分困惑,方才青鸾打趣,问自己怎会对麒麟如此清楚,她又何尝不想知道,似乎是在心底某个角落,有什么东西被尘封起来,一些久远的记忆,有多远呢,仿佛是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过了一个轮回,像是上辈子的记忆,陡然间从她脑海里冒出来,麒麟……这种神界的神兽,她又怎会知晓,只是刚刚有那么一瞬间,心中闪过一句话,那是一个男人说的话。

他说,仙子,我家神君想要的东西,谁也夺不走,他不想要的东西,谁也别想往里塞。想为难神君,我麒麟第一个不让。

神君,谁是神君?他口中的仙子是谁?为什么会从我脑海里冒出来?

嗡的一声,她的头又开始痛了,背上沁出了层层冷汗,青鸾眼瞧着自家小姐走的晃晃悠悠,忙关切的过去扶住了她的手,这些年来,小姐偶有头疼梦魇之症,只是近来,发作得似乎愈发勤了,请了大夫,也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说是伤神太过。

青鸾温热的体温重又拉回了乐瑶的心神,她抬起头,看了眼月亮,似乎比昨天更圆了些。

延伸阅读

港片世界当神探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hanlka.cn/pemj.shtml
人形血雾更加凝实,最终幻化出一位血袍老者。血色的长发散乱地披在双肩,最为可怕的是他的

鸿蒙判在线阅读未来的计划  http://www.hanlka.cn/dstm.shtml
八岁的夏秋能做什么事,其实除了房事之外其他的都可以做,比如顺手牵羊,比如打家劫舍,或

祭司大人请慢走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hanlka.cn/g6ce.shtml
在皮尔特沃夫的监狱里,每个角落都能清晰地听见两个人的争吵......“这儿的小兵可不

清穿之慧妃[清穿末世]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hanlka.cn/uxri.shtml
吴泽之前回来的时候,和吴夫人的说辞自然是矫饰了很多,再加上徐嬷嬷的帮腔,吴夫人自然也

[综]卯之女神不想被封印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hanlka.cn/a9nx.shtml
Chapter04“嘶……那个混蛋!”海堂熏瞪着坐在不远处的龙雅,喃喃道。龙雅秉持着

向往的生活之钢铁直男在线阅读第9节  http://www.hanlka.cn/p2cg.shtml
只见那条全身覆盖着黑色而且细密鳞片的赤魔蛇,摆动着细长的身躯和那三角形的头颅,沿着木

小清雨散文集在线阅读结束的战争  http://www.hanlka.cn/g31t.shtml
幽灵看着最近与骷髅军团的战斗报告,如今和骷髅军团的战事已经进入了白热化。不管骷髅军团

求生之屠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hanlka.cn/xsjf.shtml
“高枭,我们经过讨论,一致决定启动X计划。”炼金之星总部,会长办公室内丹尼尔凝重的看

总裁他演技爆表第六章  http://www.hanlka.cn/6uv0.shtml
顾行止话说的理直气壮,他上辈子使唤人使唤惯了,再说顾二郎以前在家是被当牛使的,一个人

神豪神级选择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hanlka.cn/xzpq.shtml
通天教主的碧游宫位于东海紫芝崖,也是截教道场。截教此时正值鼎盛,万仙来朝,因而此处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DNF:开局同步现实朝阳暖照来时路

    安琪,一个安静透亮的女孩子,如朝阳般,以一种纯粹的明亮,透进了文蚕的心房。粗粗的马尾束于脑后,随着微有些外八字却在文蚕看来优美的步伐,左右摇摆。她马尾的摆动幅度,往往清晰描绘着她的内心世界,心情越好,那马尾摆动的幅度越大。而如果随着她的走动,马尾一动不动,文蚕就会心里一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文

  • 我的师父是济公第5章在线阅读

    回到学校后,很随便的把我爸传给我的东西放在了行李箱里,反正这玩意儿我也不打算学,就算要学也没人教我啊。记得我爸给我的那本书叫《茅山符箓令》,这我就搞不懂了,张家的弟子学茅山的符干什么?后来才知道,张家真是牛逼,大部分的符咒都是张家祖先画的,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要用茅山来命名,当然这都是后话。毛观生也请了

  • 最佳萌主在线阅读第五节

    那边黄天星闻他应允,满面喜色,本想甩开衣服,但见对岸多有妇孺,便高高挽起裤脚,将衣襟扎在腰间,运劲于足,一步步往河中趟去。有生人下河,登时河中鱼怪蜂赶蚁聚,直往黄天星身上扑去。好多人都低叫出声,显是不忍眼见即来惨状。黄天星却是不荒不忙,低喝一声,浩然先天气形成尺余气墙,这时别说鱼怪,周遭尺余范围,连

  • 龙珠传超赛亚人在线阅读第七节

    【DEY组织总部】傅德合上全知之书,笑了笑,一如当年刚见到颜俞时的笑容“我最佳的作品,派上了最大的用处,看来离我们完成使命的日子,不远了。”常腾象征性的敲了敲傅德办公室的门,把季以润的研究数据递给了傅德,微微皱了下眉头,“没想到季以润真的挺有本事,但可惜,还是年轻了点。”“你觉得,他会想要当比斯的国

  • 水国风云之暗夜黎明在线阅读第八章

    做了一笔50万的大买卖,李风婉言谢过了阿泰厄尔好意挽留,雇了一辆豪华的马车,领着精灵女奴踏上了旅程。三天之后,李风正是踏进了横北平原。横北平原辽阔无际,多为亚热带灌木植物,是通往帝都的必经之地。来往商贾、佣兵络绎不绝。在这几天里,李风也从精灵女奴露丝的嘴里知晓了很多事情。当他得知露丝贵为公主的时候,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天,不知怎么的公司里总能看见许许多多好像大学生一样的女孩,往总裁办公室里走,但是不一会就很快出来。刘雅亦站在楼梯口,望着高高的十九楼被许多女孩都站满了场景,有些观为惊叹。“这怎么回事啊?”刘雅亦扯了扯吴葶葶的裙子,说道。“别扯了,裙子都快被你扯掉了!”刘雅亦才放了手,露出了一个抱歉的表情。“你不知

  • 寒山鐘聲到客船第3章在线阅读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当年在恃始山重创精灵族的星石落在地境一荒芜之地后,星石之魂脱石而出,渗入地下,星石随后被昼予天尊抢先寻到拿走。地下的星石之魂化为一粒石种,日久发芽生根,长成为一棵魁梧大树。后来,渐渐开始有人在此地定居,随着定居人数的增多,此地逐渐成为一个村落,名曰虚掩村。村里有锦花一户生姓人家,

  • 一人之下之最强动漫抽奖系统之堵人(10)

    “老大,蛮牛那狗日的手下有不少小弟,到时候咱们可不能硬拼啊!”“我知道,这事儿不能明着来,得去敲蛮牛闷棍才行。”王天霸朱小荣商议着复仇计划,学校外的一家烧烤摊子面前,聚集了十几个江城四中的学生。蛮牛站起身来举起手中啤酒压下众学生谈论声音,发言道:“兄弟们,新生里有个叫王天霸的不开眼的家伙,收保护费都

  • 时光里的温柔在线阅读第8章

    丁易愣神之间,那小姐忽然开口道:“有劳小师傅费心,花白衣在此谢过。”这一开口,丁易心中便是一颤,简简单单一句道谢,竟像一道清泉涌入心中,瞬间瓦解他的戒备之心。花白衣拿起香烛,简简单单地做了祈福。她轻声道:“我在京都之时,时常听人说起观棋寺,说寺中有一块天然巨石,巨石之上刻画有一幅棋盘,乃是当年太祖皇

  • 龙动九天在线阅读第7节

    每个人生下来都是王,但绝大部分人在被放逐的过程中死去。———————————————————秦风和唐仁日常拌嘴后,闲聊之下又不约而同的对于顾酒和茉茉这两个小姑娘来异国他乡执行什么任务才需要开店这个问题产生了好奇“小秦,你们在说什么呐?”少女的声音突然从背后响起,惊的与唐仁说的正欢的秦风一颤,如果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