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一起拯救世界吧少年第七章在线阅读

作者:咸鱼扑街 来源:纵横中文网

之后他就一声不吭悄无声息地观察着司宇的活动,不管司宇去哪儿干了些什么,他都会像影子一样跟着他,监视着他,无时无刻,形影不离。

此时坐在电脑屏幕前的司宇不禁感到一阵恶寒,如果他不是真的看不见的话,像这种几乎24小时全方位无死角地在一个人的目光注视下生活,他肯定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别的不说,单单就论这份心理压力,都足以给人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了。

哎,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给人家房间里装的那叫电子监控,人家却是直接给他整了个人形自走的监控设备。

司宇默默感叹,真是报应啊。

这天,司宇终于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正式租客。

对方是一个女人,26岁,名叫王美玲,本地人,司宇光是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对方肯定是个温柔美丽的人。

她租的是二楼最北面的房间,租金2000元,押三交一。除了签房屋合同的时候司宇出了一下场,其他方面的大小杂事都是王理颂出面打理的。

司宇本来希望挑个孔武有力的男性当室友,毕竟万一碰到什么危险的紧急情况会比较有安全感,但是可惜过去了这么多天,拢共也就王美玲一个人是真心打算租下来的,司宇没有挑选的余地,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王美玲除了是个弱女子之外,其他各方面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完美室友,她很爱干净,说话柔声细语的,心思又非常细腻。每次下班回来,她都会在路上经过的那家花店里买一束当天采摘的新鲜花束,有时候是玫瑰,有时候是月季或者百合。

她将花束放置在司宇常用的那架钢琴上方,以便司宇弹奏的时候可以闻到芬芳馥郁的香气。

借此希望他能获得更好的弹琴体验。

这件事情王美玲做的十分有耐心,几乎可以说是风雨无阻。

一个女人对于生活的热忱和巧思在此展露无遗。

她们不像男人,她们的爱体现在对一件事情所付出的心血和坚持上。

司宇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母亲的影子,他父亲从医,思维较为理性刻板,而他母亲是艺术世家出身,外祖父更是国际上都非常有名的音乐家和指挥家。

鉴于家庭的熏陶和培养,所以他母亲是一个非常感性和具有艺术家思维的人,“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就是她母亲的处世风格。

在司宇眼里,他母亲如果身上只剩下最后一百块钱,那么她肯定会拿这笔钱去附近的花店里买上一束最美丽的鲜花,然后将它摆在餐桌上,告诉孩子们:“看,这就是大家最后的晚餐。”

因为这种感情投射,司宇难得有了想要深入了解王美玲这个人的想法。

通过交谈司宇才知道,王美玲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上个月才刚刚离婚。她和前夫共同生育了一个女儿,本来两夫妻一个主外,一个主内,生活的也算幸福甜蜜,但可惜好景不长。

后来她丈夫不仅出轨了公司里的女下属,而且还为了能够离婚对她多次家暴和言语侮辱。

王美玲实在不堪忍受,她和前夫是在大学里读书的时候认识的,相知相恋的时候对方无比体贴温柔,这也让王美玲很快就沉沦在了恋爱的美好里,从而在学业还尚未完成的情况下就未婚先孕。

因为木已成舟,生米已经煮成熟饭,所以后来王美玲只能选择了辍学。

两个人也很快举办了朴素的婚礼,婚后王美玲全心全意在家洗衣做饭相夫教女,倾尽全部心血希望自己能做个贤惠的好太太。

前夫也很支持她,表示女人就是男人最坚强的后盾,在外面拼死拼活累了一天,最想看到的画面就是回家的时候**做好的那一桌热腾腾的饭菜。

可惜到了离婚上法庭的时候,她前夫的话风就变成了自己辛苦赚钱养家,而她则不事生产呆在家里坐享其成,不仅对家庭毫无贡献和付出,还眼界狭窄到特别喜欢疑神疑鬼,怀疑他和他身边无辜的异性。

她至今还记得,她前夫冲她喊道:“你没有为这个家赚过一分钱!是我养着你,养了整整四年!”

于是就因为她当时是个家庭主妇,没有任何的经济能力,所以法庭将她女儿的抚养权判给了她前夫。

而她,必须在工作之后支付给其自身工资的百分之三十五,作为女儿的抚养费。

而她前夫离婚后很快再婚,平日里都在尽可能的想办法不让她见女儿。

听到这里,司宇也有点唏嘘,但是他心里没有任何的为其感到悲伤或者对其前夫的做法感到愤怒不公的想法。他本来就没有什么共情的能力,而且他的家庭氛围从小到大都很和谐,父母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几乎没有发生过什么伤感情的争吵。

所以司宇无法理解王美玲的痛苦和无奈,同时又对此产生了更多的疑惑,为什么两个人明明已经不相爱了却还是不愿意分开?为什么离开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却还要如此伤心欲绝?孩子跟着爸爸能获得更好的成长环境,难道不应该反而觉得开心吗?

幸好司宇虽然情商不够,但是智商还是够用的,他没有把这些问题问出口,而是递上了一条手帕,给出了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他的家庭心理医师从小到大都在和他灌输:即使你无法理解一个人的感情,但只要记得对别人的成功和快乐感到高兴并给予肯定,同时对别人人生的不幸和挫折付出你的尊重和耐心,那么无论你走到哪里,你总不至于成为一个坏人。

但是司宇却不知道自己的这个举动在别人看来有着另一层涵义,首先王美玲是个年轻的美丽女人,单身,又刚好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心情低落。

司宇此时献殷勤,难免让人觉得他想趁虚而入。

更尴尬的是,王美玲本来还以为他和王理颂是一对。这也不能怪她多想,如今世界上爱情的表现形式是越来越多元化了,男人爱女人,男人爱男人,女人爱女人,这些都不稀奇。在地球的某些角落,甚至还有爱上非人或者无性别对象的人。

以前大家看到男人和男人共处一室,顶多怀疑他们在一起共同看片,现今要是大家看到孤男寡男共处一室,则是会怀疑他们自己本身就在进行不可描述的行为。

于是当王理颂买好菜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王美玲惊慌地一把推开司宇,脸上还带着星星点点的零碎泪痕。

王理颂:“…….”

王美玲尴尬又满怀歉意地看了王理颂一眼,随即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眼搞得王理颂满肚子问号:她到底怎么了?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

他不过就是出去买了个菜,才离开了不到半个小时而已,居然就已经看不懂剧情了。

王理颂只有无奈地耸耸肩,女人心呐,海底针。

被推开的司宇坐在地上也是一脸懵逼,他是谁?他在哪儿?他在干什么?

这还是他有生之年以来第一次被人以抗拒的姿态相对待,想当年在校园里,因为司则这个大众情人的关系,他也跟着沾了光。告白示好的女生一直很多,从来也没有哪个女孩子会说讨厌他的。

司宇心想:我这是被讨厌了吗?

晚饭就在一种诡异尴尬的气氛中度过了,王美玲低头专心吃饭没说过话,王理颂则偶尔对另外两人送去一瞥,反倒是司宇最没什么想法,他只是觉得今天对面两个人不同以往的异常安静,还有,就是糖醋排骨有点酸。

饭后,司宇打算和王理颂下盘西洋棋来促进肠胃的消化活动,王美玲则负责在一旁观战。

王理颂:“家里好像没有现成的西洋棋棋盘,等着,我去附近买一个。”

司宇赶紧拿出自己的iPad,表示目前正好有更方便的方法。他用指纹解开iPad的指纹锁,然后语音授权登录一个棋类软件的账号,之后在iPad的屏幕上弹出了一个西洋棋棋盘的界面。

只见黑白双方,各自的步兵、骑士、皇后等都已各就各位,棋手可以通过触控和声控两种方式来进行操纵对弈,果然是非常方便。

不过司宇还有一个担心,他问道:“你西洋棋下的怎么样?”

要是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棋篓子,那这下棋的乐趣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王理颂思考了一会儿,给了自己一个中肯的评价:“一般吧,我不太常下。”

司宇掩饰住了自己内心的失望,他对棋类**很狂热,从小到大都会在课余时间进行各类钻研,只不过在他身边没有人和他有共同的爱好,所以司宇一直以来都和电脑里的AI下棋,一解自己的相思之苦。

不过王理颂却看到了司宇脸上一闪而过的小表情,那种带着点王之蔑视的独孤求败的落寞,王理颂顿时自尊心受到了不小的挑战。

“你那是什么表情亲?要记住,你可永远都不能轻视你的敌人。”

司宇连忙收敛了内心的所有想法,他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等到**真正开始,司宇执白子,王理颂执黑子,双方都选择了先出步兵。

面对阵前两兵对垒,司宇略微一思索,便开口道:“主教-C4。”

话音刚落,软件系统便已经将白色主教移动到了C4的位置,司宇这一步当然不会是随便走的,他运用的是西洋棋里所谓的一套组合拳,如果对方上钩的话,他甚至可以在十步之内秒杀对手。

果不其然,王理颂也选择了出动黑色主教,并且落子的位置就在C5,两名主教也正式杠上了。

司宇不禁微微一笑,虽然他赢得毫无难度,对方也输的没有新意,但是赢的感觉啊,永远都不会让人感到厌弃。

延伸阅读

品筑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yuou.shtml
无锡市品筑装饰装潢有限公司是无锡的一家老牌公司。公司本着诚信、质量、品位等几个方面,

黎明练字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gn5y.shtml
“黎明练字”是湖南省黎明文化艺术教育咨询有限公司旗下的练字品牌,是教育部门批准的硬笔

淄博昆玉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9a5.shtml
智能感应开关诚招各地区加盟代理商

韵阁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nq8h.shtml
韵阁工艺品店是小叶紫檀佛珠、海南黄花梨、越南黄花梨、酸枝木雕、各类佛珠等产品生产加工

赛西尔门窗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rf4.shtml
塞西尔是一家集铝合金门窗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为一体的现代化企业,生产基地位于国内最

亲亲我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gjre.shtml
成人用品网店怎么推广?有没有好的工具推广?旺爆招商QQ:1872958782加盟亲亲

倩妮子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sjt9.shtml
倩妮子祛痘凝胶是由湖北中医药研究院、中南民族大学药学院的药学、皮肤科资深专家共同研制

龟博士汽车美容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6245.shtml
北京龟博士汽车清洗连锁有限公司是专业的汽车服务连锁机构,目前已建立了完善的加盟管理服

达源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dhki.shtml
东莞市达源机电设备有限公司富士总代理厂家直供,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一家从事进口自动化

金旺盛加盟  http://www.howfoodswork.com/yi13.shtml
金旺盛手机套在精密五金件加工方面积累了精湛的技术和经验,能完成复杂工件的开模、加工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际美食大亨之第一章(1)

    人见城的少城主出生的这一天,恰是这一年冬天最冷的一天。城主夫人难产,足足折腾了一天一夜,小公子才出世。少城主,人见阴刀。城主夫人产下少城主后日渐衰弱,没过几天便丢下尚在襁褓中的少城主去世了。襁褓中小小的婴儿虚弱的呼吸着空气,对于这个先天体弱儿子,人见城主甚至不敢上前去轻抚一下。先天体弱,重病缠生,这

  • 跑男之搞笑铭少在线阅读第2节

    随着清亮的嗓音一个明黄色的身影带着微风闯进了病房,及时挡住了正偷偷往外溜走的古笑。“你要去哪里呀?”鱼微笑脸盈盈的逼近,却令古笑尴尬的连连后退,直到抵在墙上两个人才停了下来。“我……我想起来还没有交钱,所以去处理一下。”古笑快速下蹲想要离开困局,却被鱼微快一步扯住衣领,她心急想要逃跑被衣领往后一带差

  • 我靠美食直播火遍了全宇宙怪异的梦

    盛夏,骤雨初歇,路边的树木苍翠欲滴,一场五十年罕见的暴雨将整个横州市清扫的干干净净。“恩…好痛……”横州城郊的路旁,一个年轻人躺在泥泞之中,似乎已经醒来,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与他相距十余米远的地方,一辆依稀能够辨别出模样的电瓶车正躺在泥泞之中。他叫林栋,是横州医科大学临床系的大二学生,因为家境困难,

  • 论幸运E与欧皇的完美融合[漫综]之大会找茬来

    长屿宗门占地面积广阔是不错,但要在仙门大会这天容纳来自五湖四海的各方修者,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仙门大会的举行地点其实是在长屿山脚下,因长屿而衍生出的长屿镇中。镇中人大都是未过长屿考核而被筛下来的外门弟子,有些浅薄修为,却不高深。他们有的因为家中无人离开长屿后无处可去,便干脆在此扎根,有的却是即便离开

  • 竹马撩人在线阅读啧啧

    宋景曜睁眼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自己的卧室里了。至于昨晚是怎么回来,他在心里随便猜了一下是不是被臂力极好的沈修竹公主抱回来的,下一秒就被自己离谱的想法逗笑,浑不在意地抛到脑后了。事实上,宋景曜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准确来说,应该是上一世。印象中他似乎在大学期间意外死了,然后就来到了这个世界,成为了在婴

  • 月夜下的的那个约定朋来客栈

    朋来客栈,茶水间。“你叫蒙逊?”一个体格强壮,皮肤白净的方脸大叔熟练的冲着茶水,漫不经心地问道。“嗯。”蒙逊小心翼翼地嗯了一声,转头看了看刘芒。“请喝茶。”大叔再给蒙逊递了杯茶水,看了看刘芒,朝蒙逊笑了笑,道,“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幽朋来,是朋来客栈的老板,云隐和我是非常要好的兄弟,他在信里说你是

  • 海贼:开局一颗飘飘果实在线阅读庆典

    从b班到e班没有多少路程,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木村良平找不到具体方位,跑了许多岔路才会迟到。透过e班的玻璃,木村良平发挥了班主任的专属技能,暗中观察,不过这次他是在找人,虽然看到了有几个学生在玩手机,但木村良平也没有冲进去举报,毕竟这种行为太过招人恨。加藤惠不在e班,木村良平有点抓瞎了,他唯一的线索就

  • 笔墨乱天下之艰苦训练(8)

    八月,已经是中秋了。走出地下河城,走出李家大院,赵顼忽然感觉阵阵凉意。明月高挂,赵顼抬头望月,似乎有点想念后世了。前路未知,不知道能走多远?在宋时还没有中秋节,看着有点感伤的赵顼,司马光和王安石都不知所以然。其它商人都睡觉去了,唯有那些被罢官的士大夫仍坚持做臣子的本份,一定要把赵顼送进营房。“圣上。

  • 秦时明月之星月缘在线阅读第四章

    灯光亮起的那一刻,唐序白脑海里响起某音乐节目开播时灯光出现时的“咚咚咚”特效声响。如此美轮美奂的舞台,是星光璀璨的演唱会现场没错了。杨琳琳等人多位女性被吓得花容失色,他们刚刚从无法逃离的绝望中回到舞台,现在又遇到这种情况,简直给他们沉重一击。一般颇为镇定的唐珀出声问道:“是不是电力系统恢复了?”他身

  • 久别重逢再次相遇第4章在线阅读

    “九九姑娘怎么还披着斗篷?是换洗衣物不合心意吗?”九九进来后,张钰笑问道。“不不不,是因为我习惯了。那个……我不是故意偷听的,我本来是准备向你道谢来着……”九九有点小尴尬。张钰摆摆手:“没事的,也不是什么要紧的秘密,九九姑娘莫自责。”说完便招呼九九坐下。书房较客房大一些,但单单是书架和便占了近一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