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重生之明国飘摇在线阅读第9章

作者:坠魔de十四 来源:纵横中文网

阮jack直接怂了,她可是最怕水的,游泳什么也处于旱鸭子与死鸭子之间,她压低声音:“别挡着我。”

楚念淡淡的看着她,“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眼看着林肉丝那边已经开始撒欢来上自由泳了,要是再不遁就跑不了了,阮悠然有点着急:“那你让我怎么求你?”

楚念面不改色:“叫姐姐。”

叫姐姐??!!!

阮悠然眼眸一变,大义凛然:“除非我死!”

话音刚落,牛导的手一指:“贱贱要跑,抓住她,直接扔水里!”

说好的生死相许,怎么能这么没义气就跑掉呢?

牛导可是绝对的领导,她这一呼唤周围的人黑漆漆的跟乌鸦一样压了过来,阮悠然吓得脸色都变了,她看着楚念,不是吧,这个死女人真的这么狠心?

楚念定定的看着她,不是阮悠然要当陌生人的么?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从来不对陌生人施善心。

眼看着一个小助理跑过来都扯住阮悠然的手了,贱贱一个踉跄,千钧一发之际,她苍白着脸惊呼:“姐姐!”

虽然是慌乱中叫的,但这一声姐姐叫的楚念的心都酥了,似乎许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她有片刻的恍惚。当年,她的兔兔可是叫着姐姐对她做了很多事儿……

“啊啊啊啊!!!救命呀!”宁死不屈的贱贱已经被逼到了泳池边。

楚念这才回过神,她看着牛导:“别闹,她生理期。”

牛导抬起右手,比划了一个ok,“撤!”

刚刚还气势汹汹的人一下子全都撤走了。

阮悠然:………………

靠!!!!!!!!!!

她算是看明白了,这剧组的人现在是不是都姓楚了???

阮悠然化愤怒为力量,大中午的吃了二十多串烤串,吃完就睡,一觉昏睡到天都要黑了。

因为太困了,她睡之前没有洗澡,中午又是吃烤串又是跑着胡闹的,牛导包的蟹岛可不小,光是休息区就五百多平米,不仅有游泳池,还有沙滩海滩的,她还过去晒太阳来着,这会儿阮悠然感觉自己浑身都要臭了。

她懒洋洋的起身,本能的往旁边床一看,楚念正躺在床上卡杂志,仿佛知道她在看自己一般,她那黑白分明的清澈眸子一转,看向阮悠然。

“看什么看,把你眼睛挖下来!”

如此的暴躁蛮横不讲理,楚念却浅浅的笑了,她指了指桌子上的水:“蜂蜜水,喝了吧。”

阮悠然有一个小毛病,那就是睡醒后绝对有起床气,看什么都不顺眼,家里人都怕极了她这一点,在她睡醒之后基本有多远躲多远,唯有楚念,往往一个笑容一句话就能顺毛。

阮悠然才不屑去喝水,她哼着小曲迈着步子悠闲的进了浴室。

楚念坐在床上幽幽的出神,她也很困但就是睡不着,眼睛一直贪婪的看着阮悠然,怎么都看不够。

阮悠然这澡本来洗的挺开心,可没过十几分钟,她尖叫一声,水一下子被关上了。

楚念吓了一跳,她连拖鞋都没来得及穿,赤足跑了过去,一把打开门:“怎么了???”

这门被打开,一股子水蒸气夹杂着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楚念怔住了,她的心“砰砰”的跳,嘴唇有些干。

阮悠然的身材……

她从出道开始就因为这过于“早熟”的身材备受争议。

最早的时候,黑粉总会在她的微/博下撒欢留言,问她身体里到底有多少斤硅胶,没给阮悠然气死,到最后还是楚念勾着她的下巴,长发披肩,风情万种的说:“不要理她们,我验验货就好。”

上一次,俩人说好要离婚前,最后那一炮也是打的匆匆忙忙轰轰烈烈,真的跟上战场一样,你来我往的,哪儿有时间关注这个。

如今,三年的时光过去,楚念发现她的贱贱的身材细细的打量真的仿佛又“二次发育”了一般。

通体……晶莹雪白……

阮悠然简直要气死了,她拿起毛巾:“你出去啊!谁让你进来的!”

毛巾卷着水气砸了过来,楚念恍神,她偏开头躲了躲,并没有走,眼睛盯着阮悠然:“怎么了?好什么?”

阮悠然很生气,“你快出去,难道要我撵你走么?”

楚念挑眉:“好啊,你撵我。”

阮悠然:……

就她现在这样要怎么撵人。

眼看着人被逗的眼睛都湿润了,楚念关上了门,她的脸滚烫,心也不听使唤的乱跳。

这一个澡,洗的草率,阮悠然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耷拉着脸,一动不动的坐在床上。

楚念看着她,到底怎么了?连头发都不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阮悠然一抬头,她看着楚念:“戒指丢了。”

“什么?”楚念下意识的反问,阮悠然的眼圈一下子红了,她咬着唇声音哽咽:“戒指丢了。”

她今天玩的太开心居然把脖子上一直戴着的结婚戒指给丢了。

那戒指……是她刚刚满二十岁到了法定结婚年龄那一天,楚念买给她的,是对戒,她们一人一个。

她还记得那时候的楚念有多么的温柔,她抱着阮悠然,轻轻的吻着她的脖颈,用最甜蜜的声音说出天下最美的话:“嫁给我,我迫不及待的要拥有你,一天也不能多等。”

楚念的唇翕动正要说话,阮悠然深吸一口气,她逼回泪水生硬的说:“丢就丢吧,反正我也不在意了,现在就连老天爷都在为我做决定了不是么?”

阮悠然说完,她转个身裹着脖子,连头发都没吹躺下了,用倔强的后背对着楚念。

她虽然没有说话,可是被子下的身体却微微的颤抖。

楚念知道她哭了。

阮悠然无声的流泪,她哭的委屈,哭的难过,哭的伤心,把那些前尘往事都给哭出来了。

楚念、楚念、楚念……

她来这里之后,不只是一次告诉自己要忘记她。

她们已经不再是妻妻了。

已经决定要离婚了,还是她提出来的。

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她们在一起太久了,真的要将那份感情剥离,就好像从从身体里挑出筋骨,让人痛不欲生。

阮悠然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睡梦里,她看到了楚念,楚念一个人荡着秋千,她伸出一只手微笑的说:“来,兔兔,不要生气,都是我的不好。”

阮悠然哭了,她冲上前去抱住她,用力的捶打着她的身体:“为什么啊?到底是为什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你个坏蛋,你就这么狠心吗?你知道这三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吗……”

风吹过,吹干谁的泪,阮悠然是被林依依给晃醒的,她醒来后眼睛红彤彤的跟兔子一样。

林依依一脸心疼:“做什么噩梦了,哭成这样?”

阮悠然掩饰性的低下了头,“没事儿。”

“你看这是什么?”林依依笑眯眯的耍宝一样伸出拳头,阮悠然无精打采的看了一眼,“别闹了,我有点不舒服。”

戒指丢了,她感觉自己的魂儿也跟着没了,身体和心都特别不舒服。

林依依晃着她的胳膊:“你猜猜啊,猜中了我们去吃夜宵,你这一觉睡得也太久了,都快十一点了。”

阮悠然任她晃着自己动也不动,想起那戒指,眼圈又红了。

林依依瞅见了,她轻轻的叹了口气,摊开手:“这是我在沙滩上捡到的。”

阮悠然看了一眼,浑身一个激灵,激动的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戒指!!!我的!!!”

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林依依吐了一口气,“真的是你的吧?我感觉就是你的,好像看你在脖子上戴过。”

阮悠然早就被这巨大的失而复得的喜悦给冲击的浑身颤抖,她的手都直哆嗦,一把夺了过来,“在哪儿捡到的,谢谢你,依依,太谢谢你了!”她一把抱住林依依,用力的抱住,激动的热泪盈眶。

林依依被搂的都要呼吸不过来了,她笑着去推阮悠然。

俩人正闹着,门被推开了,楚念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看了看俩人没有说话。

阮悠然一看她进来,立马不笑了,她挑眉:“走,依依,咱们去吃夜宵。”

这下开心了,身体也不会不舒服了。

林依依看着火速换好衣服,在前面像是个小兔子一样一跳一跳的阮悠然轻轻的叹了口气,真是个孩子啊。

“依依,你在哪儿找到的?”

阮悠然真的很漂亮,她只要一开心看着人的时候,眼中仿佛有万千光芒。

林依依笑了笑:“也是凑巧了,当时打扫卫生的阿姨拿着这戒指来问我知不知道是谁的,我看着眼熟就想起你来了。”

阮悠然开心极了,“哪个阿姨?回头我要去给她送大红花。”

林依依不看她,“就打扫沙滩那边的。”

这顿夜宵阮悠然吃的舒服,她叼着牙签美滋滋的回到房间,正看见楚念脸色苍白,她艰难的用脖颈夹着纱布,一圈圈的给右手裹着。

阮悠然看了一眼:“你——”

楚念一抬头,眼里波光粼粼的看着她。

阮悠然就像是咬了舌头一样,把要问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明明是硬着心肠不想去关心的,可是阮悠然还是忍不住频频往楚念那边看,楚念以前最怕疼了,手上割一个口子什么的一定要让她亲着哄着才肯包扎,如今,三年不见了,她也变了。

楚念忍着疼,费了很大力气包扎好,她站起身子看着阮悠然:“这么开心,戒指找到了?”

阮悠然翻了个白眼,“我才没有开心。”

楚念不说话,盯着她看。

阮悠然冷哼一声,她把戒指“啪”的拍在桌子上,“是依依捡到了非要给我,我都不想要。”

“是么?”

楚念冷笑,她拿起桌上的戒指,若有所思:“你都不想要?”

她莫名的起了气场,硬是把阮悠然那一声脱口而出的“是”给按了回去。

“既然不想要。”楚念走到窗户前,猛地抬起手,用力往外一扔:“那就扔了吧。”

阮悠然惊呼一声,她一下子跑了过去,两手握着栏杆往外看。

这会儿天早就黑了,外面泼墨一样什么都看不见,只有远处点点阑珊灯光,阮悠然咬牙切齿的回头去望,楚念勾着唇:“不是不想要么?”

说着,她摊开手,闪着淡淡光泽的戒指正好好的在她手上。

阮悠然:……

楚念看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把戒指放在了桌子上,“兔兔。”

许久没有被楚念这么叫了,阮悠然的心一哆嗦,她低下了头。

楚念幽幽的:“你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

周围像是被按了静止键一样,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声音。

阮悠然一直低着头,她的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落在地上,碎成几瓣。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悠然含着泪,喃喃的:“我等了三年,拼了命就只想听见你一个解释,哪怕是一句让我等也好,可是都没有。楚念,我累了,我受够了这样为你流泪的生活了,我……我有多恨现在的自己你知道吗?”她抬起头看着楚念:“你试过吗?整整半年不出屋,天天看着手机发呆?你试过吗?从梦里哭着醒来,醒来后抱着你的被子从天黑坐到天亮?你试过吗?一次一次的想着你,到后来,想的太久太多了,都已经想不起你什么样子了……我累了,真的累了……”

楚念的泪终究也落了下来。

微凉的风吹过,俩人的泪全都碎了一地。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又陷入一片黑暗,以前,阮悠然很怕黑的,晚上都要她抱着睡撒娇要亲亲才肯。

而如今。

三年的时间,她也学会了一个人睡觉,一个人面对黑暗。

第二天一大早。

眼睛肿的跟桃一样的阮悠然起床了,她是一个非常信守承诺的人,她特意去管剧组的姐姐要了一个红包,包了一些钱进去,按照林依依说的地方,去找那个好心的保洁阿姨,到了地方,阮悠然千恩万谢的把红包塞进阿姨的手里,“真的太谢谢您了。”除了红包,她还真做了一个丑了吧唧的大红花非要给人家。

阿姨被说的一愣一愣的,她看着那贼丑贼丑的大红花哭笑不得:“阮小姐,真的不是我捡到的,我是负责打扫这边,但是没有捡到戒指。”

阮悠然挑眉,笑的甜美:“哎呀,我知道您要拾金不昧,但是我必须要感谢您。”

阿姨挠了挠头,“真的不是我。”她就是不肯收这钱,俩人正推搡着,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人走了过来,她看了看阮悠然:“你是说那个戒指么?”

阮悠然点头,眼睛一亮,“您也知道?”

保安笑了笑:“我知道,因为记忆太深了。我从昨天四点多钟站岗的时候就看到楚小姐一个人在这边找,她可细心了,一快石头都不放过,足足翻了五个小时才找到,手都被酒瓶子给割伤了,流了好多血呢。”

延伸阅读

巴马百岁源纯净水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x66n.shtml
广州道和饮用水有限公司创建于2013年,秉承“关爱自然、不断创新、勇于突破”的企业理

雀屏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0ph.shtml
近年来,人们开始倡导整体治疗观念,提倡自然疗法和绿色医疗,推拿作为自然疗法的一个主要

车宝贝魔力隔热罩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gbxi.shtml
车宝贝魔力隔热罩总部将多年的营销,管理经验全面运用于管理系统中,支持将管理体系准确的

莱贝恩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pwo3.shtml
莱贝恩化妆品是一家集高科技生物技术研究化妆品的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我司

伟迪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pr2r.shtml
伟迪翻斗车是一家集研发,制造,品控,销售,市场推广为一体的大型综合性民营企业.伟迪塑

车知恋汽车用品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ym9h.shtml
广州市车知恋汽车用品公司是一家拥有自主研发制造、组装中心和营销中心的综合企业。主要产

琉洁工艺品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derb.shtml
市琉洁工艺品是生产米上刻字、大米刻字、米雕配件的厂家地处中国的小商品之都――义乌。我

牛郎织女坊婚戒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x0x9.shtml
牛郎织女坊婚戒珠宝说白了就是在传递一种感情卖的主要是文化和感情.而国内的品牌只是在卖

景德镇秋虎陶瓷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pj35.shtml
景德镇秋虎陶瓷有限公司位于中国的千年瓷都——江西省景德镇市,是一家集科研开发、产品设

隆兴护肤品加盟  http://www.coralmarien.com/dpy2.shtml
隆兴护肤品(集晟春颜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风景优美的上海嘉定区南翔蕰北路1755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洪荒:最强魔祖罗睺第8章在线阅读

    这时,阳明先生上前一步,要来执他手,高澈原该躬身从命才是,只因双方适才还是敌对,又是初识,不免心中设了防范。眼见他颀长的手指搭上来,高澈不自觉双足倏地后撤,往后滑了开去。高澈不动声色间退行了三尺开外,也不觉阳明先生如何动作,他只轻飘飘踏出一步,又与高澈对面而立。刹那间,高澈背心一凉,冷汗沁出,再欲退

  • 美人恩(重生)在线阅读出走

    水仙山庄在绝情谷中极其幽静之处,距离她们现下这个所在还有一些路程,严绿虽然已经在裘千尺和公孙止的指导下开始武功启蒙,修习了些简单的内功法门,辛苦是辛苦,身体却也结实了不少,但现在这身体毕竟还是年幼腿短,如此慢慢地走过去,倒也需要不少功夫。一路上,那柔儿因心中忌惮,自然对她甚是殷勤的,严绿心中冷笑,也

  • 大秦:我成了嬴政堂弟之刀流(3/4)(6)

    “扮演对象如下:【观月初】、【潘凤】、【Mr.2冯克雷】。”蓝染沉默了一下,微微扯了扯嘴角说道:“先等等,新手任务不着急。”“嗯,我这边没有强制时间性。不过提醒你一下,在剧情开始前每十年你只能接受一次任务。”系统很好说话地提醒道。现在两人的关系不是主流的“系统仆从制”或“宿主奴隶制”,而是一种相对平

  • 他身上有怨气在线阅读第2节

    傍晚七点,猫爪直播平台,7326951直播间,屏幕还没有亮起,可房间里已经都是聚集的各路观众了。269713与7326951,并称为猫爪直播平台王者荣耀板块两大台柱。一个宝才,一个鬼才。前一位是以一人之力毒穿联盟的著名臭嘴,伪技术流真泥石流主播。后一位却是最近才异军突起的新人玩家,但是战绩十分瞩目。

  • 三国之猛将无双在线阅读想反咬嬴政一口?【3|5,求月票】

    子夜,两辆马车在近百侍卫的保护下成功离开邯郸,赶往了咸阳城。由于官道只够一辆马车通行,所以没办法并驾齐驱。吕不韦的马车在后面,赵姬与嬴政同乘一辆马车,在前面。官道两侧的树叶悉数凋零,只剩下枯枝在晚风中萧瑟起舞,周遭冷寂如死。夜色深沉,在前面开路的侍卫手中火把越来越暗。“终于可以回家了!”风韵犹存的赵

  • 紫丹大道之第三章(3)

    “拯救世界?”俞锦书差点没笑出声,看着段萧辰的目光宛如关爱智障儿童,“小朋友,你咋这么能呢?中二期还没过?世界是你想拯救就拯救的?”“我没开玩笑”段萧辰语气认真,“造成现在这副局面是因为丧尸的出现,只要能消灭丧尸,就能恢复以往的秩序”段萧辰神色认真,他显然是真的这么认为的,末世前他本就有一个大侠梦,

  • [梁祝]英台大大带我飞第6章在线阅读

    花漾撇了撇小嘴,“包子就做了二十个,当中饭晚饭吃的,我爸妈还没有吃呢。”皮蛋瘦肉粥配包子,放凉了也能吃。说曹操,曹操就到,花国庆夫妻回来了,浑身脏兮兮的,手都没有洗。花国庆看到两个侄子放假回家,非常高兴,洗了手就拍拍这个的后背,轻敲那个的肩膀,疼爱之情溢于言表,比亲儿子还要亲。花漾看在眼里,冷哼一声

  • 木榭的锦瑟雕年之太平间暴乱

    进入这里,看着都被白布盖起来的尸体,王萌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赵岩的胳膊。赵岩斜了王萌妹子一眼,很是不屑:“你既然害怕就不要来吗?要不咱们就回去吧!”啪!警花妹子重重的在赵岩的头上打了一下:“谁害怕了,你帮我看看这里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帮我问问他们!”“靠!”赵岩看着那一条一条的尸体一阵头皮发麻:“老子又

  • 重生之好命之久久

    直到颜久顶着“凯凯的小娇妻”手持双斧不满6级将下路人头收入囊中的时候,SWH基地爆炸了“这他妈什么adc?下路你们稳住啊?”沈一宵惊愕了“我擦凯凯你这前女友哪找的?”孙元冲着麦克风喊道陈翰被消磨了一大套回到塔下按下B回程补状态“别着急,才开始”朴智尚也就是FLY看着灰白的屏幕,整个人都僵硬了,出了装

  • 流年扉语在线阅读第2节

    清晨,当天边的缓缓泛着肚白色,也证明着黑暗将渐渐褪去,预示着新的一天也将开始了。在西城城外不远处有着一座破庙,虽然破却不显得脏,明显有人居住的痕迹。在庙里空旷的地方,夏星正坐在地上慢慢生着火,昨天卖了锦袍,今天可以改善一下生活了,煮了一点粥,加上早晨去郊外采了一点野菜,今天的伙食可比以往吃包子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