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破茧成神之第八章(8)

作者:暗形 来源:纵横中文网

徐贵妃行事向来雷厉风行,不消等到第二日,司设房已将一批成色尚新的家具摆件送了来。令成墨心心念念挂叨了好久的手炉也赫然列在其中。

宫人们正忙着洒扫拾掇,原先破败的偏殿也终于逐渐添了丝生气。

沈惊鹤站在原地,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并没有走上前打扰他们。

后院的那株紫玉兰许是方被浇过水,根旁土壤还依稀有些湿润,和煦的微风袭来,裹着草木的香气送到院墙边。细叶微颤,浅绛色的花瓣从树上跌落,柔柔擦过他的鬓角。

微怔过后,沈惊鹤心头一动。他轻抬手,一片新落的玉兰瓣慢悠悠打着转儿落在他手心。白玉似的掌心里一点盈盈淡红,好看极了。

“你落在我的手里,那我呢?又身在何处?”

沈惊鹤低头望着那片色泽明润的花瓣,低声喃喃,面上有些恍然若失。

他自觉并不是一个多愁善感之人,前世孱弱的身体和复杂的时局让他根本分不出多余的心力来伤春悲秋,今生更是再入争斗,无时无刻不要一步十算,步步为营。他本以为自己的心已在两世为人的经历中变得坚不可摧,然而如今他才略带慌张地发现,原来一片轻得几乎感不到重量的玉兰花瓣,就能如此轻易地在他冷硬的心中破开一隙裂缝。

他第一次对自己再世为人的意义有了些许迷茫甚至是怀疑。再重复一遍昼夜不歇的勾心斗角、机锋暗藏么?再冷眼看一次污浊凡尘间无数蝇营狗苟人心易变么?

也许这一世只不过是上辈子的沈惊鹤临死前做的一场长长的梦,梦醒后,庄生亦是庄生,蝴蝶仍是蝴蝶。亦或是他生来就注定要做这世间数不尽的阴谋的见证者,老天见他上辈子早早逝去,一场场精彩的好戏无人捧场,于是又把他的魂灵从地府间揪了出来,赐给他一副新的身体,让他长命百年,岁岁寥落。

长风再起,这一次,却是把掌中的花瓣倏尔吹落。沈惊鹤回过神来,伸手向前一捉,却已来不及,眼睁睁望着一抹绛红落在尘土间,莹润的花瓣瞬间染尘。

他心神一震,仿佛被什么猛地击中,不由得失态地倒退一步,气息微微凌乱。

“不,我与你不同……我与你不同……”

他想,他在害怕。

虽然极其不想承认,但他并不愿意欺瞒自己。毕竟,这是他沈惊鹤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说真话的人了。

只有自己。

他不再看向泥土中的红瓣,只将头高高地昂起,望向碧瓦飞甍间露出的一片青天,望向高耸宫墙上隐隐显露的巍峨群山,一直像要望到白日的尽头。

“……我有那经天纬地才,我有那踏月凌云志。我才华无匹,天资英纵,我是鸿鹄扶摇九霄冲,不是燕雀深宫困樊笼。”

沈惊鹤踏着一地落红,漠然旋身走开。再次面对宫苑深深时,他又恢复了平日里的世家气度,整理妥当的表情同往常看不出有什么分别。

就好像方才这段前世不知何处听来的戏文不是念自他口,就好像那个傲然却分明含着一丝寂寥的笑不曾现在他面容。

他会好好地活下去,不顾一切,不惜一切。

只有活着,他的今生才有机会不再重演昨日,才能走上那条心所向之的道路。

……

成墨小跑着迎上抬腿迈入殿门的沈惊鹤,心中总觉得有股说不出的别扭。六皇子方才对着司设房的宫人时分明还好好的,怎么在后院转了一圈后,反倒整个人浑身上下的气质都变得更为深沉凛冽了?

他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约莫是后院景色多有萧疏,难免无端引人伤怀。生怕六皇子这个做主子的心情不豫,到时候受苦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成墨转了转眼珠,开口提议道。

“主子,您入宫这么段时日,还未好好逛过宫内吧?趁现在天色尚早,左右也无事,要不要让奴才陪着您出去转转?”

沈惊鹤闻言向他投来一瞥,蹙眉思索了片刻。

“我看你素来也不像是个好往外跑的,怎么今日好端端地,竟想带我去游览宫景?”

成墨暗暗感叹着六皇子的眼光毒辣。面对眼前的问题,他本有一套又一套的话能将其对付过去,但他看着六皇子清冷的眼,犹豫再三,不知怎的还是说出了真心话。

“奴才是看您兴致似乎不高,估量着兴许是后院杂草野树败兴,因而才想着……”

“竟连你也看出来了么?”沈惊鹤失笑摇头,“我只是……触景生情,想起了一些旧事罢了。”

他看着通向偏殿外的那条蜿蜒石板路,目光逐渐重新变得坚毅沉稳。

也许,出外走走,真的能帮他消解心头沉逾千斤的重担?他不是一个习惯沉溺于悲戚的人,坚强的意志,过人的冷静,方是他前世能硬生生拼出一条血路傲立高处的缘由。若他每一次对未卜前途感到迷茫时都放任自己随波逐流,那他上辈子怕是早已死上千八百回都还不够了。

“走吧,你来领路。”

成墨躬身在前开道,不时介绍着宫道两旁的琼台玉宇。说话间,他已眼尖地瞅见不远处一条清澈曲折的长溪,语气间带了少许兴奋。

“主子,前边便是宫中闻名的鲤鱼溪了,里头供着上百条精贵鲤鱼。宫中老人以前总爱神神叨叨说有鲤鱼修炼成精,奴才倒是从未见过,不过这鲤鱼,可着实是一等一的漂亮呢。”

溪水在阳晖下泛着层层金光,几尾红鲤正聚在一处游扬逐浪,三寸丹砂尾一摆,便溅起朵朵白珠跳玉似的水花。临溪建着一座八角攒尖琉璃顶的朱亭供人赏景,亭檐下挂着层层叠叠轻纱翠帷,倒教人将其间光景看不真切。

话音方落,成墨快走几步,掀开重帷。当他看清里边的情景时,脸上的笑意却是一僵,双目登时惊惧地放大。

“放肆!大殿下与五殿下正于此处品茗对弈,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竟敢前来叨扰?”

沈惊鹤听见亭中宫人尖利的呵斥,闭了闭眼,心下一声叹息,面上不由显露出了几分忧虑焦急之色。

早先还信誓旦旦自己不会去端妃大皇子门前讨嫌,谁料这一转眼,自己便主动送到了人家手上。宫中大大小小的赏景佳地莫说有几十处,怕是连百余处都不止。今日只是信步出门一逛,便一下冲撞了两位皇子。他这运气,到底该说是糟呢,还是好呢?

顾不得感叹自己的时运,沈惊鹤连忙几步快走入朱亭内,拱手谢罪道。

“未料得二位皇兄正于此处赏景,一时不慎,多有冲撞,还请恕臣弟愚驽之罪!”

“皇兄”一词方出,刚才还吵吵嚷嚷的亭内一下诡异地安静了下来,连一根银针落地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数道打量的目光一下子落到沈惊鹤身上,蕴含着的探究之意不言自明,其中更是有一道含着满满恶意的目光尤为尖锐。

沈惊鹤身形一顿,对这些视线没有多加理会,转过身来,冲着成墨的脸重重地扇了一巴掌,直把他打得生生跌坐在地上。

“没点眼力见的东西,不知道两位殿下在这朱亭中么?还不快滚过去请罪,看本殿回宫后怎么好好收拾你!”

成墨急忙从地上一骨碌起身,跪在原地不住“砰砰”地磕着响头,嘴里不断称罪。脸上火辣辣地疼,心中却是满怀感激。他在宫中浸淫多年,自然知道六皇子此举何意。这一巴掌打得虽重,但却抢在了大皇子之前惩戒了他,也就堵住了众人的口。否则,依着大皇子暴躁的性子,自己便是不被当场打死,也少不得要丢掉半条小命。

沈惊鹤却好似仍不解气,又在成墨背后狠狠踹了一脚,才复又转身恭敬道。

“这奴才顽劣不懂事,臣弟已替两位皇兄粗粗教训了一番。还请皇兄看在他年纪尚小的份上,饶了他一次。臣弟必将他带回宫中好生管教,日后再不敢如此莽撞行事。”

言罢,略抬了抬眼,这才有空看清亭内情状。

延伸阅读

山春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yej8.shtml
山春茶叶是由安溪茶农联盟组合而成的(取名为山春),是一个有针对性的对福建安溪铁观音在

博宏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pxqg.shtml
博宏干洗项目介绍:博宏干洗是上海博宏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在威海地区的总代理上海博宏机械制

车魔方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gb4e.shtml
24小时智能自助洗车商业模式,依托于扫码登录、移动支付和物联网技术的发展,又逢如今无

彩杰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dux2.shtml
彩杰节日用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圣诞节、万圣节、新年用品、节日用品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

大圣驾到小儿推拿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54g.shtml
大圣驾到小儿推拿所有的员工都是由正规中医药大学毕业,通过行业内的知名专家教授培训后上

美家画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putz.shtml
美家画。主营冰晶三联画、推拉电表箱、水晶框画等。在家居家具-家居用品加工行业获得广大

宠物宝宝用品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d6rd.shtml
宠物宝宝网成立于2006年,由于经营规模的迅速扩张,于07年11月迁入新址??上地高

鑫亮日用五金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urn6.shtml
鑫亮五金是一家专注于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优秀企业,主要产品包括道轨、铰链、合页、

盈潇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d79v.shtml
盈潇手机壳总部经销批发的手机保护膜、保护膜、、边框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

玩具反斗城玩具加盟  http://www.railsidemma.com/d2dv.shtml
玩具反斗城是国内外的玩具及婴幼儿用品少售商通过整合各类品牌向消费者提供全方位及一站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星修世第四章

    四左边,是丢在沙发上不停响的手机;右边,是节奏简明不扰人的敲门声。白潇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渣男”时,视线顿了顿,拿起手机并未接听,说了声:“请进。”原主的行政秘书兼助理小陈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份精致的请柬。小陈恭恭敬敬地站在办公桌前,余光瞄一眼还在响着的手机,顿时煞白了一张脸,她知道过来的时间又不对了

  • 火影之无限模组在线阅读第七节

    七、放开你的心灵艾莎从来没有尝试过在空中飞。如果说杰克刚拉住她的手的时候,艾莎还有一点羞涩的话。那么当杰克带着她慢慢地飞向天空之后,艾莎的内心就只剩下紧张了。杰克看出了她的心思,很是体贴:“不要怕,我教你怎么去驾驭风雪。”艾莎有些慌乱,下意识地跟着杰克的话做着。片刻功夫,风就成功地将艾莎托了起来。艾

  • [系统]国士无双在线阅读第六章

    “不会吧!历史也算总成绩?!”老师一说完,全班不淡定了。话说,他们一直都没有正视历史课,一到上课,乾坤大挪移,关系好的都坐一堆,把书堆得高高的,埋头聊天。“其实考的很简单,只有选择填空题。”选择题正确率25%,填空题高达0%啊!!!“言归正传,现在上课,第4课,夏传子,家天下……”依旧没有多少人听讲

  • 赐光系列之亦然之山野之地遇山贼

    在这一带,军阀游散队伍,山贼,土匪,伪军,有很多。军阀混战,今儿个来一方势力,明儿个来一方势力。山贼,土匪,也是大小有二三十伙。唉!真是生生死死,但留下的只有金钱。话说有一处山贼团伙,有枪有炮,人数八百多,势力在附近是排第四的。为首的张威龙,其弟张威虎、张威豹,手下十几个头目,平日里抢男霸女,有时连

  • 我在冥王星当球长之矮鬼?地鬼

    矮鬼的战力并不强,就算是扎堆一起上也就是不入流的货色,可是这是建立在没有使用吹矢的情况下​只需要破开一点点皮肤就能让你痛不欲生,接下来就是大量失血被终结生命值然后被送出**​一支全部配备吹矢的矮鬼小队,可以轻易猎杀三倍数量的同等级对手,它们天生就是淬毒大师​对付它们需要一点点准备,现在还不是时候​布

  • 弑神换天莫灵邪传第10章在线阅读

    林柔儿等人走远后,福婶见唐夏心事重重,整个人无精打采,便放她出去散散心,一会儿再来厨房。唐夏毫无目的转悠,眼神空洞,所行之处,草叶掉落,唐夏叹了口气,感悟颇深,要想在山上过上好日子,还得讨好寨主,她发现整个山寨的人,对凌绝恭敬无比,就连福婶,虽凌绝对她尊敬有加,但她却没有半点倚老卖老的样子,处处小心

  • 大秦之阴阳家掌教第9章在线阅读

    柏历离开后,孙主事便开始为沈农等五十名新杂役弟子,介绍杂役院的规章制度以及工作流程。孙主事煞有其事的一脸正色道:“虽然这里是杂役院,但我们也要正视自身,除了每日必须完成的杂役任务,身为杂役弟子,也需要注重修炼。当然了,没有灵根的弟子就多做一些工作嘛,也可以磨练你们自身的意志。”“至于工作,杂役院每一

  • 亡灵超度大师在线阅读第3节

    方浩对眼前的仓易实在是没什么信心,可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朋友做事有多执着,也就不再反对了,“那好,这是我不拦你。希望你成功。你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助你的,尽管说。”仓易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容,“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帮助的。我们快吃饭吧。等回到住宿区我再和你细说。”两个人没有浪费任何时间。尽快吃完了饭

  • 首富从十连抽开始第一章在线阅读

    第一章王少宇水蓝星东方。龍国的首都。帝都的一个医院中。“实在不好意思!风先生。”“我们全体医组人员已经尽力了。”“可是你妹妹的腿部骨骼实在是太粉碎了,不仅细胞已经严重受损,肌肉组织也已损坏了。而且最关键的神经系统已经坏死了,以现在的技术实在是回天乏力。”“所以很抱歉的告诉你,你妹妹以后只能坐轮椅了。

  • 撞鬼行大运第七章在线阅读

    第7章经历了一顿并不让人如何愉快的早餐之后,尚星耀还是认命地把之前组好的队伍带出了小屋。至于刚刚加入并立刻就坑了尚星耀一把的梅子茶泡饭,被尚星耀留下来看家了。他会这么做的原因,尚星耀打死不承认是被梅子茶泡饭的那碗红烧土豆给齁到了报复,他在飨灵的列表里仔细看了每个飨灵的技能,之后才做出的决定。本来梅子